而葉荒卻不同,葉荒本就是江湖中人,哪怕身在世俗之中,卻仍然是江湖之人,江湖上發生的一切都與自己有關係,躲都躲不過。

所以現在葉荒覺得很壓抑,但是李靈仍然跟小學生春遊一般。

葉荒看着旁邊專心烤雞的李靈。

“哎呀!燒到頭髮了!”

葉荒會心一笑。

想那麼多幹嘛,天塔了自然有高個的等着。

現在的葉荒絕對談不上是高個。

所以只要顧好眼前的就行了。 葉荒和李靈在山頂上吃完燒雞之後便走下山去。

“喂!光頭,你又沒有他聽說過一句話?”

葉荒轉頭:“什麼話?”

“放火燒山,牢底坐穿!你說我們剛纔那些火沒有息乾淨,萬一燒起來把這座山燒了怎麼辦?”

葉荒還以爲李靈要說什麼話,沒想到居然是這個,也是,李靈性子跳脫,說出這話也不奇怪。

葉荒還是認真的回答。

“不可能的,我已經將所有的火星全部熄滅了,不可能在死灰復燃的。”

“哦!”

“那萬一呢?萬一着火了呢?萬一一把火吧整個龍虎山都燒了,現在來參加武林大會的那些人也都被燒,我們豈不是要成爲真個武林的罪人,往後每天都要被追殺,這可比坐牢慘多了。”

葉荒自動把李靈最後的一句話省略了,只關注第一句話。

一把火將整個龍虎山燃燒,所有的武林同道都葬身火海。

魔教會不會也如同山火般迅猛?一把魔火將整個武林燃燒?

葉荒想着都不寒而慄!搖了搖腦袋把這些想法都扔出腦外。

自從上次心魔之後葉荒就便的神經兮兮的,這絕對不是葉荒之前的性格,或許只是葉荒這段時間休息不好,所以精神不好,所以胡思亂想,又或者這根本就是心魔在作怪。

“我說李靈,你能不能不要烏鴉嘴,怎麼可能嘛,我看你就是吃飽了撐的。”

“你才吃飽了撐的,還是吃雞屁股撐的!”

李靈上山的時候萎靡不振,下山的時候卻是滿血復活了,在葉荒身邊蹦蹦跳跳的。

“對了,明天你就要比賽了,對戰的對手可是個漂亮妹子哦,到時候你可要下手輕一點,不然你不心疼我都心疼!”

李靈突然說道。

是啊,明天還有比賽,姜琴,卻是是一個漂亮妹子。

“我肯定會全力出手的,但是那個漂亮妹子實力不容小覷啊,一不小心被虐的就是我了!”葉荒說道。

姜琴卻是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可以說是現在這個武林年輕一輩之中實力最出衆的女生之一,或許是第一,總之很強。


“最好把你打到滿臉開花!”李靈跳到葉荒面前,雙手握拳比劃了一下。

說話的功夫葉荒李靈已經走到山腳下,卻看見幾個龍虎山弟子站在上山的路口。

那龍虎山的弟子見到葉荒和李靈從山上下來上前問道。

“葉師兄是吧?”龍虎山的弟子早就吧本次參賽的所有選手的容貌記了個清楚,尤其是那幾個名頭巨大的,葉荒就是其中之一,是以葉荒不用介紹那弟子便將其認出。

“正是,怎麼,發生了什麼事嗎?”葉荒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還是問了一句。

“哦!是這樣的葉師兄,我們接到長老的命令要將上山的路口都給圍起來,不允許任何人上山,至於是什麼事情,長老並未交代。”

葉荒和李靈從山上下來自然不用攔,但若是上山的話便一定會被攔下。

看來是張野把剛纔的發現通知長老會了,下令封山應該是爲了更好的調查,和爲了警告諸人不要輕易上山。

“那就不打擾諸位師弟了!”葉荒牽着李靈的手就往山下走去。

“怎麼了怎麼了?我們不過是抓幾隻雞而已,龍虎山不會那麼小氣吧?直接把山了?有這個必要,況且張野也參加了!”

“說道張野,這傢伙中途走了,不會就是爲了舉報我們偷龍虎山的野雞?”李靈的腦回路還是一如既往的清奇。

“你腦子想的都是什麼?怎麼可能是因爲防備我們上山燒雞啊!”葉荒開口道。

“那你說是因爲什麼?”李靈並不傻,她已經發現了這肯定和張野中途離開,而和張野一起的葉荒肯定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這種他們都知道,而和他們一起上山的自己卻什麼都不知道的感覺讓李靈很不舒服。

“……我突然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多不定他們就是爲了防備我們上山偷雞!”葉荒也不能告訴李靈真相,因爲答應過張野,這件事不會對外張揚,雖然李靈也不算是外人,但是葉荒還是不想將真相告訴李靈。

爲什麼?可能是真相過於殘酷吧,這一路李靈已經經過了太多的打打殺殺,但其實本質上李靈比葉荒年紀還要小,只是一個高中生而已。

“切!不想說就不說嘛!”李靈撅嘴走到葉荒的前面。

“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

“哦?那你來說說看?”葉荒說道。

“你讓我說我就說,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我就是知道,可我就是不說!”

和李靈在一起總是很輕鬆,或許就是因爲這樣吧,從最開始的被迫和李靈在一塊,到現在的享受和李靈在一塊。

“對了!今天有登峯榜的比賽,我們去看一下吧!”李靈說道。

葉荒也突然想起來。

登峯榜和青雲榜是武林大會的兩個比賽的項目,一個是江湖上成名高手參與的,基本實力都在超凡左右,而青雲榜卻是給年輕高手的比賽。

要說兩個比賽哪一個更精彩,那無疑是登峯榜,因爲實力不同境界不同,甚至有可能看見一些老怪物出手,但是很少見,畢竟一些前輩不會自降身份來參加這種比賽,就比如老天師和方丈,他們本身就是傳奇,不需要任何東西來證明。

所以登峯榜更像是各大家族爭搶在長老會席位的比賽,畢竟登峯榜能夠提供八個長老席位,而青雲榜只能提供一個。

“今天好像還有風輕雲的比賽呢!”李靈認得的江湖衆人並不多,認識的超凡高手更是屈指可數,這風輕雲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話說回來,這個風輕雲還真是帥,如果我是女孩的肯定會喜歡上他!”李靈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荒一陣無語,什麼叫如果你是個女孩,你本來就是女孩好不後?

我們快去看吧,去的晚了說不定就看不到他的比賽了。

事實上李靈說的很對,去的晚了真的會錯過風輕雲的比賽。

李靈拉着葉荒一路走到登峯榜的比賽之地,這裏正是之前葉荒比賽的那個演武場,怪不得會分開比賽,原來是隻有一塊場地。

葉荒來的剛剛好,風輕雲的比賽剛剛開始。 風輕雲對陣的是龍虎山的一位高手,和張野也是同輩,不是說這個人輩分低了,而是張野在龍虎山的輩分實在高的嚇人,直接是老天師的弟子,也就是第二輩。

跟張野同輩分的,但是年齡七老八十的大有人在。

眼前這位和風輕雲對陣的卻是張野師叔張鳳亭的弟子,名叫張嵐,年齡在四十歲上下,與風輕雲一樣都是穿了一身道袍。

和青雲榜的對陣規則不一樣的是,登峯榜的所有比賽均是一對一,不存在那種團戰。

風輕雲的兵器是一柄劍,那張嵐的兵器同樣是一柄劍。

兩人又同屬道家,又都是那種看上去仙風道骨的人物,加上兩人的模樣都生的極爲俊俏,這場比賽卻是吸引了不少人。

有很多都是青雲榜的參賽弟子,應該是前來觀摩超凡的戰鬥是什麼樣的。


葉荒眼睛一掃就發現了不少熟人,葉家雙姝,明天自己的對手姜琴,喬祺,蒼梧子,還有——羅飛。

羅飛好像發現了葉荒的目光,轉頭對葉荒咧嘴一笑。

靈覺竟然如此恐怖?

葉荒自認如果有人相隔如此之遠查探自己,如果是沒有明顯的惡意的話,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發現的,而剛纔看向羅飛時絕對沒有一絲惡意,那羅飛是如何發現的?如此靈覺怕是和超凡都差不多了。

羅飛自然沒有感到葉荒的惡意,而且若是再換一個人這樣看相向羅飛,恐怕羅飛也不能發現,羅飛之所以能夠發現並不是因爲羅飛的靈覺恐怖,而是因爲葉荒。

也不能說是葉荒。

應該說是因爲葉荒身上的某種東西吧!

“比賽開始!”一聲口令打破了葉荒的沉思。

葉荒轉頭將目光移到場上。

“久聞龍虎山龍華劍法神妙無比,輕雲已經等不及要像嵐兄請教了!”

風情雲打了個稽首說道。

張嵐回到:“武當山太極劍更是厲害非常,一直沒有機會領教,今日能與輕雲交手,無論勝負卻是都值了。”

“廢話真多……”李靈小聲嘀咕。

“你先出手吧,在我龍虎山我便是東,讓客先出手也是常情。”張嵐負劍而立。

“在這擂臺上沒有什麼主客之分,還請嵐兄先出手吧。”倒也不是風輕雲謙讓,而是這太極劍本就是一個防守反擊的劍法,都是在拆招之中尋找勝機。

風輕雲又不傻,兩個人在擂臺之上看似謙讓的舉動其實也暗透玄機。

“既然如此……”

“那就得罪了!”

張嵐一劍刺向風輕雲!

劍若游龍!

看似樸實無華的一劍卻刺得人眼睛生疼!

張嵐一出手便是自己的羣裏一擊,沒有任何留手,高手過招,若有半分留手那便是輸!

風輕雲瞳孔緊縮!

“來的好!”

氣勢鼓動之下風輕雲衣服無風而動,腳下也隱隱露出一個八卦的虛影,風輕雲卻是已經將陣法鋪展開來。

說是陣法,其實不如說是風輕雲的一種領域。

張嵐一劍驚人,速度快的驚人,聲勢也驚人!

但是在張嵐持劍踏入風輕雲陣法之內時卻突然感覺自己速度猛降,這個速度不是指身體上的速度,在旁人看來張嵐的速度沒有下降半分,已經快要刺到風輕雲。

只有張嵐自己知道這一劍必然會被風輕雲擋下,因爲自己的真氣運轉的速度明顯下降了,身體的速度雖然沒下,但是由於真氣運轉的速度下降,所以這看似宛若雷霆的一劍卻是已經沒有之前真氣的加持。

速度便是再快也沒有用。

風輕雲看似緩慢的將張嵐刺來的這一劍盪開。

葉荒看的難受,不是因爲這此對招不夠精彩,而是因爲風輕雲那一劍,擋開張嵐的那一劍。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