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劉玉和王強二兄弟也得到了寶貴的喘息時間,極快地調整了一下體力靈力,再次向著風影月衝擊而去!

看到有效果,凌霄信心大增,各色箭術連綿而出,擰弦術與弱戰攻擊結合,時而還射出一支化形明箭,只是那化形暗箭而是需要太久的時間去準備,一時半會也沒辦法用於攻擊!

不過,就是這樣,那風影月也有點應接不暇了,時而有一兩支箭避過了他的防衛圈,射中身體。雖然每次都射得不算太深,但次數多了,身體上的不斷失血卻是讓風影月也漸漸承受不住了!

只是看著凌霄他們三人大佔上風,老皇帝卻是出了昏招,竟然招呼他那些所謂的皇家高手加入戰團,想要以多取勝!

可惜,以多取勝並不適合這種級別的戰鬥。其實要不是劉玉與王強於身法之上有著自己的突出之處,又各自領悟了速度的精義,他們二人也沒資格加入這場戰鬥!

更別說那些每天養尊處優的所謂皇家高手了,身法不光慢,而且還各懷機心,妄圖別人上去頂劍,自己好乘機立功!加入戰團只是瞬息之間,就讓那風影月逮住了機會!

說實話,這風影月也正頭疼於怎樣對付凌霄三人的攻擊,一看居然來了這麼多幫倒忙的,心下可是驚喜異常,身體一轉已是轉到一名皇家高手身邊,手形變掌為爪,輕鬆將其拿住,卻是立刻擋於身前,藉此擋下了凌霄的五支風羽箭!

趁著凌霄攻擊間隙,將手中業也變成屍體的「高手」運勁一拋,投向了劉玉,自己卻是藏身於后,一併向著劉玉襲去!

本來剛剛只有三人於場中周旋,空隙多,空間大,劉玉和王強還能勉強躲避風影月的攻擊,可是如今場中之人不下十三四個,躲閃空間已是大大縮小!眼看著風影月借屍體開路向自己攻擊而來,劉玉竟是生出一種無處可藏的感覺來!

身邊的「高手」們無一不是心機靈動之輩,竟然封死了劉玉的躲避路線,明顯得想要乘著風影月攻擊劉玉討些便宜!

劉玉就那麼被風影月劍擊中,拋飛的身影之上再次撒出一片熱血,眼中卻是充滿了不甘之色!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凌霄不由得五內俱焚,想著與劉玉的相遇、相戰、相交,氣血涌動之處,一口逆血再也忍不住噴出了口外!

「那個笨蛋的主意,還不趕緊把這些人召回去!」凌霄的喝罵傳遍整個演武場,老皇帝的臉上卻是一片鐵青,這時,他也感覺到自己的主意太過於想當然了,至少這批人上去之後,那風影月就再也沒受過什麼傷!

不過,想清楚歸想清楚,長期的帝王生涯卻是讓老皇帝將凌霄暗暗懷恨於心。心想你喊那麼大聲幹什麼,快點消滅這個惡徒風影月才是正理!

不過註定犯了錯誤就要承擔後果,場中風影月已是借著眾人的掩護,頻頻躲開凌霄的箭支,一個個地追殺著那些「高手」!

眼看著劉玉死了,王強也隨後拋飛出戰圈,倒於地上再無動靜,這風影月再無顧忌,手中劍影飛旋,不到十息時間,「高手」們已是全軍覆沒!

沒等風影月轉向自己,凌霄已是轉身開始逃遁,沒有劉玉和王強的牽制,自己一人還鬥不過這風影月,不過,凌霄還記得旗杆之中自己還有一張底牌,那就是得於張如海的「戰丹」! 戰丹威力不知有多大,畢竟凌霄也就得到這麼一顆,但現在情況緊急,也顧不得許多,身形飄蕩之中已是先風影月一步到達旗杆之下!情勢多變,這本來用作逃遁的後手如今卻成了凌霄的自救機會!

折過旗杆,凌霄取出一支風羽箭拿在手上,時間已是根本不允許開弓射箭,只得來一支甩手箭來引爆那戰丹了!偷眼一看,風影月就在身後不遠處,眼看就要到達旗杆位置,凌霄再無疑慮,可手動處,那融入了一絲靈力的風羽箭已是射了出去,竟不比龍形弓射出時的速度慢多少!

緊隨其後的風影月本來一直提防著凌霄的弓箭攻擊,此時見風羽箭射來,不免還有些奇怪!明顯得射得太偏了,難道是這凌霄終於要力盡了嗎?

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那化做一道黑光的風羽箭已是「嘟」的一聲射在了旗杆之上!緊接著「轟」的一聲,風羽箭命中之處已是爆炸開來!一團赤色火焰四射散開,正好將那風影月囊括其中!

看著戰丹生效,凌霄想也不想,弓箭出現於手中,四支風羽箭已是接連射入火焰之中!接著卻是看也不看結果,默默地催動著靈力與精神力於龍形弓上開始化形那明暗雙箭!雙眼之中更是運做目力時刻注意著那團火焰!

戰丹不愧為丹宗所產之物,其爆炸的威力連凌霄自己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大!那旗杆並未像預想的那樣斷開兩截,而是徹底於劇烈的爆炸之中化成了碎片!而那團火焰也並未立刻熄滅,而是翻滾燃燒著,久久不息!

等凌霄弓上明箭成形,暗箭也快要化形完畢的時候,那戰丹所化的火焰才慢慢熄滅!只是凌霄卻是心下一沉,因為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藍色靈力護罩,光華流轉之中,竟然絲毫未被那劇烈的爆炸和燃燒所損!

護罩之中,風影月卻是臉色鐵青,死死地盯著凌霄!原來風影月本身靈為四彩靈,只是出來執行任務還獲得了一個十分珍貴的法器,叫做水神護體!

這所謂法器乃是修為高深之人封存於某種器物之中的法器,只能使用一次,器物就會損毀!當然,如果器物本身品質很高,能多次使用的話,就是傳說中的法寶了!

風影月幾次死裡逃生都沒捨得用這珍貴的法器,可沒想到一時大意卻被凌霄所迫用了出來,心中對凌霄已是恨到了極處!看著火焰散去,趁護罩還在,已是奮力向著凌霄衝擊而來!

凌霄自己知道,化形明暗箭雖然不能殺死這風影月,但也是自己威力最大的一招了!如能命中,那風影月如今受傷之身,必會僵立片刻,而那片刻時間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的制勝之機了!

可是最能起到作用的暗箭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化開完畢,而風影月已經發起了衝擊!看速度絕對能在自己射出明暗箭之前衝擊到眼前,怎麼辦?凌霄不由得著急萬分,心思亂轉間還真讓凌霄想起了一樣寶貝!

儲物腰帶只需靈力激發即可使用,倒也不用非得用手卻取。也正是這點好處,讓凌霄用出了一件久已不用的寶貝,正是那桃子所送的南國紅豆玉佩!

靈力動處,風影月衝擊路線上卻是煙氣散化之中出現了一個女人!紅衣、白髮、赤足,手中有紅痣,正是南國紅豆!

別看這風影月今日於演武場之中四處亂殺,手下無一合之將,可真真看到眼前出現的恐怖身影,還是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再也不敢稍動半分!由此可見這南國紅豆的威名有多大!

凌霄正處於化形暗箭的關鍵時刻,自是不能亂動,也不能開口說話,所以使用玉佩所化的南國紅豆也只能冷冷地看定風影月,同樣不動、不說話!

這邊緊張對峙,老皇帝那邊卻是興奮了起來!南國紅豆威名滿天下,這老皇帝也是有所耳聞,如今看到紅豆出現,似乎還偏幫自己這邊,更是高興異常,大聲喊著,「紅豆前輩,希望你幫我李氏帝國誅殺此人,必有厚報!」

在老皇帝想來,南國紅豆實力強勁,誅殺一個風影月毫不費力,可他又怎能想到這眼前的南國紅豆不過只是一個幻象,並無半分威力,只能裝樣子嚇人罷了!

這邊喊得熱鬧,凌霄卻是氣得快要吐血,心想還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本來還能拖延一點時間,但現在估計聰明如風影月肯定會發現破綻的!

果然,風影月聽到老皇帝喊話,先是一驚,做好了拚命的準備,可是久久不見那南國紅豆有什麼動作,卻是立刻就覺察到了異樣之處!

雖說眼前之人像極了傳說中的南國紅豆,可是卻不動、不言,而且身上並無半分強者氣息!再加上風影月自身就是幻術高手,片刻間已是看穿了這南國紅豆的底細!

心下再無疑慮,風影月再次開始向著凌霄衝擊,對路線之上的南國紅豆理也不理,直接穿越而過,而那看上去栩栩如生的南國紅豆也在風影月的穿插之下化成一團煙氣四散!

風影月囂張的聲音響起,「凌霄,我看你今天往那裡逃!」手中綠色長劍已是身劍合一刺到了凌霄近前!

而凌霄的明暗化形箭也恰於此時化形完畢,再不敢遲疑,撒手射出,幾乎頂著風影月的胸膛離弦而出!

射出明暗箭,凌霄只來得及扭了一下身體,那綠色長劍已是插入了胸前,幸好沒有刺中要害,不過劍上所帶的靈力卻是於凌霄體內大肆亂竄,破壞起來!

而明暗化形箭也終於起到了應有的作用,明箭與風影月那護體藍色靈力罩同時破碎!暗箭卻是瞬息間進入了風影月體內,頓時風影月與凌霄兩人僵立當場,同時不能再動!

不過凌霄卻是立刻開始催動起戰神戒指,開始拚命吸取竄入身體內的靈力,想要儘快恢復行動能力!他知道,對面的風影月護體靈力罩破碎,手中武器插在自己身體之內,而且暫時還不能動彈半分,正是擊殺此人的最好時機!

戰神戒指在凌霄的催動之下飛快地吸取著體內的靈力,可惜那風影月功力深厚,又對凌霄恨之入骨,一時半會竟是吸取不完!而對面的風影月卻是眼中清明之色越來越重,眼看就要清醒過來!

脖子之上青經爆出,凌霄雖然恨不得當場斬殺眼前的風影月,可他知道自己敗了,因為對面的風影月手指竟然已經開始微微動彈,也許下一個瞬間那風影月就能突破暗箭的控制,恢復行動能力!

凌霄不由得苦笑起來,同時想著,那個愚蠢的老皇帝這時倒不過來幫忙了,也許只是個普通的官差,一刀砍下,這風影月都會身首異處吧!可惜啊,可惜!

就在凌霄心若死灰,風影月手指動彈的越來越厲害即將恢復行動能力的時候,一個誰也想不到的人卻是已經凌空飛越至二人頭頂,一劍狠狠地向著風影月百會穴刺下!

竟是那癱倒在觀禮席上的老大臣!全場之中恐怕也就此人離得凌霄、風影月最近,竟讓他抓到了這個絕佳的機會!只是此時,這位老人老態盡去,周身氣機膨脹之下,一應偽裝之物紛紛震碎離體,分明正是那久不現身的劍先生!

風影月似乎也已感覺到了頭頂之上的危機,臉上猙獰之色盡現,手臂動處,綠色長劍已從凌霄體內拔出,還想格擋一下!只是他的動作也就止於此步了!劍先生全力刺下的劍光已是突破了他剛剛來得及涌動的護體靈力罩,從百會穴一刺而下,直至沒柄!

至此,一代惡人風影月終於伏誅!凌霄傷口飆出一片血霧,也再支撐不住,同時軟倒於地!那些被風影月擊殺的官差,包括凌霄的三十五位箭手、劉玉、王強、張陷陣俱倒於血泊之中!

演武場之中唯有劍先生一人獨立,場外的老皇帝等人驚喜若狂!只是生者喜泣,死者卻難瞑目!

也許在場的所有人之中,也只有凌霄一人在為那些死去的戰友而無聲哭泣!那爽朗的近乎於憨直的張陷陣,那視死如歸的三十五位箭手,那認真做著看門人的劉玉,那剛剛悔悟不久的王強,一個個身影在凌霄眼前盤旋!

他們相信自己,更加想著為這個熱愛的國度做點什麼!可是,因為上位者的無情、無能,他們白白的死去了,甚至可以說他們本來都能活下來,死的毫無價值!

劍先生隱忍至最後,一招定生死,凌霄不知道是對還是錯!他兄弟們的死有很大的原因是劍先生一直沒有出手,可也正是因為劍先生忍到了最後,抓住了最佳的時機才能誅殺掉那風影月!

凌霄的心很冷,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想,他只知道如果自己處於劍先生的位置,肯定不會這麼做,而是會與兄弟們一路拚命殺賊!

戰神戒指的作用下,竄入體內的異種靈力已被吸盡,胸膛上那可怕的傷口也已收縮不再流血!可凌霄的心卻是痛的,他蹣跚著竭力爬了起來,默默地收拾著兄弟們的遺體!

一具、又一具,凌霄固執地不讓任何人幫忙,也不開口說話,甚至不理睬老皇帝和太子!只是收拾著那俱已殘破的三十八具屍體!

也只有同為三十八箭手而僥倖活著的另外三人才不被凌霄所排斥,最後,四個身影拖著四架裝滿屍體的板車蕭瑟地離開了這充滿著血腥味的演武場!

只是凌霄四人並沒有看到身後老皇帝那陰霾的目光! 箭宗小院的後花園之中,不大的地方竟是密密麻麻地壘起了三十九座墳頭,全都是凌霄的兄弟,當然還有那可憐的小如之墓!

三天,整整三天,凌霄端坐於各個墳頭之前,默默地立著墓碑!張陷陣、劉玉、王強、三十五位箭手,每刻好一個墓碑,凌霄的臉色就更加蒼白幾分。等三天後,終於刻好了所有的墓碑,凌霄本就重傷的軀體再也支撐不住,終於軟倒在了這三十九座墳頭之前!

那三名僅剩的弓箭手也不過剛剛恢復點元氣,也曾苦勸凌霄以身體為重,可惜凌霄那裡能聽得進去。如今眼見凌霄暈倒,三人也急了起來,立刻通報給了劉大少!因為劉大少才算是凌霄的親傳弟子!

要說清醒過來的劉大少父子也是頭痛萬分,當初受那風影月控制,因為訂婚的事情,與王老將軍一家已是勢如水火。如今清醒過來,想要再彌補可就不那麼輕鬆了!特別是阿貝姑娘,雖然心裡清楚,自己的情郎是受妖人控制才做出種種不合理的舉動,可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因此劉大少也就不免常處水深火熱之中了!

只是聽到自己師傅心傷若死,暈倒墳前,卻是立刻趕了過來!而善良的阿貝也通情達理了許多,竟是不再與劉大少糾纏瑣事,跟著劉大少一同來到了箭宗小院之中!

實際上要說凌霄受傷過重,也不盡然!當日火拚風影月受傷確實不輕,可是憑著強壯的軀體和戰神力丹的救護作用,所受一應輕、重之傷,基本上已是完好如初了!

之所以凌霄昏迷不醒,主要還是因為心中之痛已是達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身體應激反應之下才會出現的保護機能罷了!

換句話說,只有凌霄自己想通了,才有可能醒過來,一日想不通,一日昏迷;永遠想不通,可能永遠清醒不過來!

心急如焚的劉大少接連請了不少的所謂神醫名士,可惜正所謂葯醫不死病,像凌霄這樣自我封閉的情況,這些普通的醫生又豈能用藥石治好!一個個大夫神情自信而來,卻又倍受打擊而去!

本來如果能將凌霄送到丹宗的話,憑著丹宗那些世外高人的技藝說不定很快就能治好凌霄。可惜如今除了凌霄,沒有誰知道丹宗所在!

正所謂哀莫大於心死,凌霄的情況正是如此,從根本上來說,他是自己不願醒來!甚至當這個念頭根深蒂固的時候,天下間恐怕再無一人能讓凌霄醒來,直至凌霄就此死去!

要說凌霄昏迷不醒,這李氏帝國之中最高興的莫過於那老皇帝了!本身對凌霄就不算太看重,要不是國難當頭,不得不依重凌霄,興許老皇帝早就動手對付凌霄了!

而且,在老皇帝心目之中,凌霄算得上是殺掉他最看重的三皇子的罪魁禍首了。再加上對武力高深之人的忌諱之心,如若凌霄依然清醒的話,這老皇帝說不定還真得會行那卸磨殺驢之舉了!

如今凌霄昏迷,老皇帝心下高興,為堵天下幽幽眾生之口,卻是接二連三地開始封賞凌霄!金銀財物不說,就是爵位都封了個定國公!要知道俗世王朝稱公的可都是王家子弟中的俊秀人才,封外姓之人稱公,還是數百年來頭一次!

不過,覺得愧對凌霄的人中,劍先生算得上是最愧疚的一個了,他知道自己關鍵時刻沒有出手,是真得傷了凌霄的心!凌霄昏迷不醒恐怕更多的就是源於此因了!

夜色繚繞之中,一片歡慶祥和的京都城之中,小小的箭宗院子里卻是莫名地瀰漫著一股悲傷的氣氛!凌霄安靜地躺於卧室榻上,看上去就好像只是睡熟了一般!想盡一切辦法終究一籌莫展的劉大少痴痴地看著自家的師傅,心中悲痛莫名!

他想起來了初見凌霄時,師傅那瀟洒的模樣,十箭中的,替自己贏得了比賽;初入京都那無盡的驚艷,一燈如豆的小小水靈比斗中贏過了星火派的高手;李氏帝國幾次危機,凌霄不辭辛勞奔波,翻盤於危難之中!

如今師傅卻只能獨自一人靜靜地躺在這小院之中,天下間又有誰能知道,如今這李氏帝國之所以還能繼續存在延續下去,正是因為師傅的拚命啊!

想著想著,劉大少卻是再也壓抑不住內心之中的痛苦,奪門而出,默立院中,無聲哭泣,一股無能為力的情緒在心間糾纏不休!正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緣未到傷心處!

劉大少剛剛退出門外,凌霄床前卻是立刻就化出一個身形,面容蒼老,道士打扮,正是那已經貴為國師的劍先生!

看著凌霄昏迷之中依然不時微蹙的眉頭,劍先生不禁一聲長嘆,靈力涌動之間,道門清音開始不斷灌入凌霄耳中,「凌霄,醒來,逝者已去,徒傷悲!他們死得其所,英魂永存,你卻不能就此歸去!你還有家、還有親人、還有徒弟、還有朋友!」

似乎這道門清音極為耗費功力,不過三言兩語,劍先生已是周身汗出如漿,不過看著依然毫無動靜的凌霄,劍先生咬牙支撐著,卻是換了一種說法,「我知道,凌霄你恨,恨我不出手,你怨,怨這老天收去你的好兄弟,不過,凌霄,留有用之身才能解恨,才能滅怨!醒來!」

幾句說完,面前的凌霄依然毫無動靜,劍先生搖頭嘆息,只得隱身歸去,只是他轉身的剎那間並未發覺,凌霄的手指竟是輕顫幾下之後才又恢復平靜!

良久,靜謐的卧室之中卻又傳來幾聲微不可查的嘆息之音,「痴兒啊!一將功成萬骨枯,還有什麼看不透的啊!這紅塵煉心劫果然厲害,歷劫之人無恙,受苦的卻是應劫之人!」

話音未落,卧室之中煙霞輪轉之中,一個纖細的手指頭悠然點向凌霄額頭,散化之間隱約能見到紅衣、白髮、赤足!

一點之後,人影消失,卧室之中再次歸於平靜,只是凌霄的手指卻是震顫的更加厲害!似乎正在竭力地抗爭著什麼!

事實上,身雖不能稍動,凌霄的心頭卻是清醒無比,正如劍先生所想!此刻的凌霄只是將自己封閉於精神世界之中不願歸來而已!

他在懺悔,他在道歉,他在痛苦地自責,為什麼相信自己的那些好兄弟一個個死於面前,自己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為什麼,那些上位者只關心自家的權力,卻絲毫不關心別人的死活!

糾結之中,劍先生說的那些話凌霄倒也聽到了,道門清音正是驚醒靈魂的密術,在劍先生前後兩番勸導之下,凌霄的神智也略微有些清醒。只是想要醒來的凌霄卻是發現自己困於精神世界過久,竟然無法自行醒來,原本那控制自如的精神世界此刻竟然如同牢籠一般,將自己困於其中,不得脫身!

還好,正是此時,那南國紅豆的一指彷彿一把鑰匙,再次開啟了凌霄的精神世界,好似一縷神光降下,引導著凌霄終於走出了牢籠!

五感再次回到感覺之中,喉嚨乾渴,四肢無力,腹中更是餓的厲害!不過凌霄的眼神卻是更加明亮,心中對於那些權貴們看得異常清楚,也終於有點明白真正的世外高人為什麼從不出現於這世俗爭鬥之中!

就那麼不斷地恢復著身體的控制力,凌霄定定地看著卧室頂上那些花紋,心中卻是想著此生再不糾纏於這世俗爭鬥,是非對錯自有公論,自己的道路只在於那永恆的弓箭之路之上!

天色終於大亮,凌霄起床洗漱一番,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的,邁步出了屋門之外,卻驚訝地發現劉大少居然神色睏倦地睡於院中石凳之上!

看著熟悉的面容,凌霄心下一陣溫暖,知道劉大少算是真正關心自己之人!不過,凌霄卻是由劉大少想起一事,正是那國器之變!

劉大少與劉文遠都擁有太子所賜國器,可這國器雕刻卻像個定時炸彈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其真正的佔有佔有者永遠是那些無恥的皇族之人!

心中一動,凌霄手撫劉大少頭頂,靈力涌動之處已是控制著戰神戒指開始搜尋那國器之力!捕捉,吸收,無聲無息之中,屬於劉大少的鼠形國器靈力被戰神戒指吸收一空,變成了一塊普通的玉佩!而劉大少依然熟睡!

與劉大少不能明說,凌霄卻是十分相信劉文遠大人的處事智慧,事不宜遲,這大清早的凌霄已是潛入了劉府之中劉文遠的卧房之外!

幾聲清脆的敲門聲,劉文遠應聲而出,開門后愕然看到竟然是傳聞之中永遠不會再醒來的凌霄門於門外!

直到凌霄將一切事情盡數告知,劉文遠還是有些接受不了!拋開凌霄奇迹般的清醒不說,就說那心目之中象徵著榮譽、地位的國運十二器,竟然還暗藏著皇家的殺著,就讓劉文遠有些不寒而慄!

凌霄才不管許多,很乾脆地控制戰神戒指吸收了劉文遠國器之中的靈力,就那麼轉身離去。只留下劉大人獨自思索著什麼!

劉府之中出來,凌霄對這李氏帝國已是再無半分留戀之情!除去自己凌家堡還處於李氏帝國之中這個事實,凌霄心中與李氏帝國的感情卻是一點不剩!

脫去這層枷鎖,心靈輕盈不少的凌霄此刻只有一個念頭!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自己的歷練不能就此終止於李氏帝國之中!

留書一封於太子,只提凌家堡對於凌霄的重要性,其它則一字未提!凌霄自信,憑著自己強大的武力,凌家堡定不會受到半點牽連!否則,一個恐怖武者的怒火是李氏帝國所不能承擔的。風影月亂政就是前車之鑒!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