纔將還處在懵懂狀態的暗黑蛇人驚醒,上百蛇人紛紛舉起手中的蛇矛長槍,朝着亞龍獸射來。

頓時十幾根鋒利的蛇矛長槍,帶着凌烈風聲朝着亞龍獸激射而來。

看着激射而來的長槍,小夭和凌娜一聲驚呼。

而聶風則緊張的看着亞龍獸。

“叮叮叮………“

一連串金鐵相擊的碰撞聲響起。

當那十幾根激射而來的長槍和亞龍獸的骨架相碰時,全部被彈開。

鋒利的長槍竟然不能破開亞龍獸的骨甲防禦,被刺的生疼的亞龍獸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龐大的身體一擺,將身前的十幾個暗黑蛇人紛紛掃開,頓時清掃出一塊空蕩的地面出來。

突然出現的亞龍獸,頓時將聶風等人的危機化解。

看着威猛的亞龍獸,衆蛇人竟一時不敢上前廝殺。

在沒有聶風的命令下,亞龍獸則警惕的守護在聶風三人的前方,以防暗黑蛇人的襲擊。

緊張的局勢稍微解除後,聶風趕緊跑到小夭的身前。

看着小夭那蒼白的臉色,聶風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種難受的感覺,本想說些安慰的話,但是到了嘴邊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看着聶風欲言又止,還躺在凌娜懷中的小夭,弱弱的說道:“主人,我沒事,你不要擔心……..”

聶風急忙阻止了小夭再繼續說下去,“不要說話,乖,剩下的事情由我來解決,我一定會安全的帶着你出去。你不是說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嗎?等我們出去之後,我一定帶你到處轉轉。”聶風溫柔的說道。

“嗯嗯!”聽到聶風的承諾,小夭那蒼白的臉色,頓時佈滿了紅霞,看起來讓人心生憐惜。

“好好休息!”

“我要命令亞龍獸戰鬥,娜娜,小夭就麻煩你照顧了。”聶風沉穩的隊長凌娜說道。

聶風對小夭的關心,雖然讓凌娜有些羨慕,但她還是順從的答應道:“聶風大人,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顧好小夭。”

“恩!”

聶風冷靜的轉過身去,心念一動,那頭亞龍獸便溫順的朝聶風看來,好像是在等待聶風的指示。

“衝出去!”聶風大吼道。

頓時,亞龍獸仰天長吼,朝着大廳裏面的暗黑蛇人衝了過去。

шшш▪ тт kΛn▪ ¢ o

看到這頭巨獸發起了衝鋒,那一百多個暗黑蛇人,也紛紛激起了心中的血性。

一百多個蛇人,悍不畏死的朝着亞龍獸殺了過來。

“嘭!”衝到最前面的一個化液初期境界的暗黑蛇人,瞬間被亞龍獸那鋒利的長角給刺穿,順帶再撞飛了四個蛇人。


同時,也有數十把鋒利的蛇刃長槍刺在了亞龍獸的骨甲之上,擊起一片火星。

亞龍獸的骨甲也被刺出一道道裂縫。

“嗷!”

劇烈的疼痛讓亞龍獸嚎叫不已,頓時,又有五個蛇人被亞龍獸撞飛到大廳的牆壁之上。

衆蛇人看到自己的長槍能破開這頭巨獸的骨甲之後,頓時更加賣力將手中的長槍再次刺出。

亞龍獸和暗黑蛇人瘋狂的廝殺着,不時的有暗黑蛇人被亞龍獸的長角刺穿,又或是不時的有幾個蛇人被撞得飛了出去,然而亞龍獸身上的骨甲的裂縫也越來越大。

一分鐘後,在損失了近二十個暗黑蛇人的情況下,亞龍獸那不知道被刺擊了多少次的骨甲,終於被暗黑蛇人的長槍刺碎。

一把鋒利的長槍,瞬間插入了亞龍獸的後背。

“嗷嗷……..”

疼痛促使亞龍獸發出震耳欲聾的巨吼,亞龍獸一個挑刺,用長角將那個刺傷自己的暗黑蛇人狠狠的刺穿,然後再將那個蛇人高高挑起,最後一口吃進自己的肚子裏。

看着亞龍獸如此兇狠的吃掉自己的同類,剩下的暗黑蛇人更是不要命的向亞龍獸殺去。

頓時,亞龍獸的身體上又多了幾把鋒利的長槍。

暗紅色的血液不停的從傷口中流出,亞龍獸的動作現在越來越慢了。

衆蛇人嚎叫着,它們知道,這頭怪獸也支持不了多久了,只要將這頭怪獸消滅掉,那剩下的三人,就好解決了。

然而,就在此時,大廳的上空突然出現了強烈的魔法波動,一個近十米直徑的氣旋出現在衆暗黑蛇人的上空。

氣旋里面電光閃動,隱隱雷聲不停傳出,緊接着,一陣陣撕裂空氣的風聲從那氣旋之中傳出。

“嗖嗖嗖……………..”

整整二十五枚喀秋莎130毫米***從那氣旋中飛射而出。

衆暗黑蛇人,驚恐的看着那如同天雷般的喀秋莎***,沒有任何的反應時間,二十五枚喀秋莎***瞬間在暗黑蛇人羣中爆炸。

“轟轟轟……………..”

相當於中級火系羣攻魔法的喀秋莎***,如疾風驟雨般,將爆炸中心的幾十個暗黑蛇人炸成了一塊塊粉碎的血肉。

雖然暗黑蛇人以身體強韌著稱,但是這些暗黑蛇人的實力才只是化液初期境界,在相當於中級火系羣攻魔法的喀秋莎***的攻擊下,一樣不堪一擊。

瘋狂的爆炸,將整個大廳炸的劇烈搖晃起來,那幾根巨大的石柱也開始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嚓嚓嚓………”

一陣陣石柱斷裂的聲音響起,眼看整個大廳即將倒塌。

“快跑!”聶風一聲大喊,瞬間從凌娜懷中抱起小夭。

而亞龍獸在聶風的命令下,聽話的朝着大廳外衝去。隨即,聶風三人緊跟在亞龍獸的身後,朝着門外衝去。

此時大廳內還剩下十幾個暗黑蛇人,劇烈搖晃的大廳也瞬間讓它們慌了神。

趁此機會,亞龍獸猛衝而過,將那十幾個暗黑蛇人撞得東倒西歪。

短短一百米,不停的有石塊從那高高的房頂掉落下來,一根根石柱不停的倒下。

瞬間將那十幾個暗黑蛇人埋葬在裏面,就在聶風他們衝出大門口不遠時,身後那巍峨的宮殿轟然倒塌。

“呼!”

三人長長的舒了口氣,終於結束了這場兇險的歷程。

(繼續求收藏、求點擊、求鮮花!拜謝拜謝啦!如果覺得故事有意思,還請多多評論哦,每一條評論我都會認真的對待。) 看着後面那化成一片廢墟的宮殿,聶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緊繃的心情才慢慢舒展開來。

輕輕將小夭放下,聶風很沒紳士風度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喘氣。同樣,凌娜和小夭也各自坐在地上,慢慢的將那緊繃的心情平復下去。

轉過頭,聶風看向小夭,此時小夭的臉上稍微好了些,不像剛纔那樣的蒼白。

“小夭,現在感覺怎麼樣?”聶風關切的問道。

“還好,只是胸口有些疼,過段時間就好了。”小夭幽幽的說道。

聶風突然想起小夭的神祕治癒能力,急忙說道:“你不是可以治癒傷口嗎?替你自己治一下啊!“

“不行的!我的現在境界還太低,只能治癒一些外傷,這種精神力方面的受損,還治不了的。“小夭解釋道。

“哦!那你好好養傷,這些天我們好好休息,呵呵!“聶風微微一笑。

“恩!主人真好,這麼體貼小夭!“小夭感動的說道。

“哪有,其實我應該愧疚的,我不應該對你發火…….“聶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

“主人,你還怪我嗎?“

“恩?”

“就是…….我騙了你的事!“小夭低聲的說道。

“這樣啊!我不生氣了,只要以後你不騙我就行了,呵呵。“聶風憨憨一笑。

“好的,主人真好,以後我再也不騙主人了,呵呵!“小夭頓時喜笑顏開。

“恩……“

聶風轉頭看向身後的那頭還在滴着血的亞龍獸,此時亞龍獸趴在地上,喘着粗氣,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差點忘了這個大功臣了,聶風拍拍自己的腦袋,朝着亞龍獸走了過去。

虛弱的亞龍獸看着聶風朝着自己走來,那黯淡的眼神閃出一絲亮光。

“嗚嗚……..“一聲輕哼,亞龍獸用它那巨大的腦袋輕輕的蹭着聶風的手掌。

聶風用手輕輕的迎合着亞龍獸的動作。

感受到聶風的撫摸,亞龍獸舒服的哼哼着,好像身上的傷痛減輕了許多一般。

看着那還兀自滴血的傷口,聶風頓時心疼起來,都是爲了自己受的傷。

亞龍獸你受苦了,聶風輕輕的在亞龍獸的耳邊說着。

亞龍獸有靈性的眨了眨那斗大的眼睛,好像是聽懂了聶風的話,發出一陣模糊不清的聲音。

聶風用手輕輕觸摸着亞龍獸背上的傷口,傷口之上還插着十幾根鋒利的蛇刃長槍,殷紅的血液不停的從那槍桿之中殷殷流出,將附近的地面染成了一片刺目的暗紅色。

當聶風觸摸到那觸目驚心的傷口時,亞龍獸發出一陣深沉的痛哼,看來它很疼。

那十幾根長槍,猙獰的紮在亞龍獸的背上,看起來是如此的恐怖。

聶風不敢拔出那些鋒利的長槍,因爲他知道,如果他將那些長槍拔出的話,也許亞龍獸會死的更快。

“嗚~~~~嗚”

亞龍獸發出一陣悲鳴,也許知道自己即將死去,爲自己而哀的吧。

“哎~~~”

旁邊的凌娜和小夭發出一聲悲嘆,要不是這頭亞龍獸,他們三人肯定死在了那些暗黑蛇人的手中,爲了保護自己等人,這頭亞龍獸卻付出瞭如此沉重的代價。

聽到亞龍獸的悲鳴,聶風的眼睛忍不住有些溼潤起來,對於這頭忠心的巨獸,聶風還是很感激的,然而看着它即將死去,自己卻無能爲力,這讓聶風很受傷。

可能是感受到聶風心中的悲哀,亞龍獸顫巍巍的邁動着步子,朝着聶風一點點挪過來,伸出它那粗大的舌頭,舔着聶風的手掌,應該是在安慰自己的主人吧。

“哎~~亞龍獸,我真對不起你,要是沒有我的強制召喚,也許你還在你的世界,和你的恐龍美眉逍遙快樂吧,都怪我害了你。”聶風看着亞龍獸那雙碩大的眼睛,悲傷的說道。


“嗚~~~~~”

亞龍獸一聲低低的長呼,好像是迴應聶風的話一般。

“誒!”聶風突然想到了什麼,但又一頓,自言自語的說道:“哎,不行!小夭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還能讓她再勞累了。”聶風頓時又偃旗息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