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個竟然是殺手!”蘭德斯還沒有和殺手打過交道,更加新區盎然的看着場內,圍觀的衆人也沒想到會是一個刺客,也想看看,安特所謂的考驗是什麼。

“魯普你出來,和大家見見面!”安特叫出了自己左邊的大漢,而後突然想到,“你叫什麼啊朋友?”

“我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殺手,我也沒有名字,如果非要有個的話,叫我黑狼吧。”說完這句,枯瘦的手中,多出一對明晃晃的匕首。

“不親愛的黑狼,這裏是不讓動手的,我們要去鬥技場!”看見黑狼在這裏就要動手,安特精芒出面阻止。

這個黑狼聽到之後明顯一愣,忽然想起來了什麼,臉色霎時間彼岸的不太好看,馬上收起匕首,扭頭看向安特。

“比武要去鬥技場,着大家都知道,但比試的過程不許故意殺生,但意外致殘自己負責,我這位朋友是大劍士,希望有實力的朋友再來,不要白白獻醜!”安特又對比試的規則,詳細的對黑狼還是圍觀的人詳細的說了一遍。

“那是等招夠了人才去,還是現在就過去?”黑狼一直是面無表情,不拿匕首時,兩手自然下垂,毫無動作,跟一個石像相似,但兩隻眼睛賊光四射。

“不如現在先招收有意向加入的朋友,完事之後我去預定場地,明天上午鬥技場在比試高低如何?”安特說出了一個預先想好的辦法。

“可以,算我一個!”黑狼黃色的眼睛轉動個不停,但忽然身形一晃一道黑色旋風,就從場地離開,絲毫美麗蹤影。

“好身法!”安特笑眯眯的誇獎了幾句,轉頭對圍觀的衆人說道,“這個黑狼兄算一個,但不是正式的,所以報名的人不侷限於七人。”

蘭德斯有眼角一瞥,看向自己身後屋頂處,一個黑影正蹲在此地,正式消失的黑狼!

等了片刻,一個黃色短髮的青年越衆而出,穿着一個金色的魔法師跑,看徽章和衣服的顏色,蘭德斯可以清楚的知道,這個青年是金系大魔法師。

“我叫韋廉,也來報個名,你說的我全都明白,我是一個金系大魔法師!”這個叫韋廉的年輕法師所說,證明了蘭德斯的猜想。

“這是一個好兆頭,魔法師可是珍貴無比的,歡迎你的到來,不過按照規定,也要比試一下,明天上午去鬥技場!”安特看見竟然有一個魔法師前來,高興的兩眼都開始冒光。

之後又有幾人前來報名,但在蘭德斯眼中都是一些沒有太多戰鬥經驗的人,成不了氣候,要說最有實力的一個就是第一個黑狼。

安特還在鼓動大家,參加自己的傭兵團,蘭德斯沒有了興趣,就轉身離開,可這時感覺一道陰冷的目光射向自己。

蘭德斯從死亡中歷練多次,怎麼會疏忽,甩頭和這道目光相對。

這道充滿敵意的目光就是安特發出的,蘭德斯以銳利的目光回敬對手,絲毫沒有退縮之意。

蘭德斯無意間進入了殺敵的狀態中,一股股殺伐的感覺從身體向外擴散,周圍不少人都位置驚動,人羣一散,蘭德斯周圍已經空蕩蕩。

安特好像才發現蘭德斯,還用十分詫異無故的語氣說道,“這位幹嘛用這樣的目光看着我?我又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你覺得我是再看你嗎?我只是順便看看,你幹嘛那麼激動啊!”蘭德斯一聲輕笑,然後收起戰鬥狀態。

但蘭德斯這次知道上了這個安特的一個小當,但現在不是跟他計較的時候,等到野外,有機會在一次性除掉這個安特。

“這位兄弟,我看你的氣勢很足,有個冒昧的要求,還請兄弟見諒!”安特說完,沒等蘭德斯回答,就再次開口,“我向請你當我的副團長怎麼樣?由我親手和你過招?”

蘭德斯聽完這話嗎,頓時有一種感覺,這個安特通過某種手段,知道了自己就是蘭德斯,千幻面具對他無用。

蘭德斯暗暗地想道。

大宋小農之一代天驕 ,不知道是出是什麼組織,於什麼目的?要殺兩個女生,但和這個安特肯定有關係,所以這個安特肯定也十分想除掉我。

這些想法閃電般的從腦子中轉過,隨後開口說道,“我還是想做個自由傭兵,不想有種束縛在身上,謝過了老兄的好意!”


說完蘭德斯就像轉身走,可安特又再次提出一個更過分的要求,“我想你提出挑戰,身爲一個劍士認真的挑戰,輸者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安特鄭重其事的王者蘭德斯。

蘭德斯瞳孔一縮,怒上心頭,自己不是怕了你,而是有事情懶得理你,還一再找死,,我就提前讓你去死好了。

狠勁一上來,冷哼幾聲,“哼!小小的跳樑小醜,也敢胡來,我就接受挑戰,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我欣賞你,才做出這樣的舉動,千萬不要以小人之心想我,若果不想決鬥大可以離開,我自當沒有說過!”安特把事情挑到這個份上,他道大義凜然說起來風涼話。


蘭德斯輕蔑的看了一眼安特,用傳音的辦法和安特直接對話,“水賊過河麼就別裝蒜了,既然你願意找麻煩,我就奉陪。”

蘭德斯這一句話,雖然沒有說明,兩個人的身份和關係,但也算給了足夠的暗示,並且帶有很重的挑釁意味。

“明日鬥技場我去揍你!”蘭德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指着鼻子對安特說道。

蘭德斯一直以來都是低調行事,行走在衆多人們的視線以外,可是這次比較特殊,懷疑這個安特可以看穿自己的僞裝,要是把自己的行蹤告訴給兩個教派,自己將永無寧日。

在這就是安特也想殺掉自己,這樣的禍害正好藉助明天的比武,殺掉他雖然出了一會風頭,但除掉了一個心頭大患,也算划得來。

蘭德斯沒有在聽下去,直接往人羣之後的傭兵工會走去。

血紅色的建築,紫紅色的大門,彰顯了傭兵生活在鮮血之中,劍盾的徽章高掛在門口,這裏就是傭兵工會。

和一般的傭兵工會相比,也是那麼嬉鬧,但多了一分秩序,少了一份吵鬧,更是沒有打架的在,看來聖城的懲罰力度是很嚴的,要不然走在生死邊緣的傭兵不會這麼老實。

蘭德斯在人羣中也進入了大堂之中。

一進來看見最對多的當然就是人,幾乎遮住了這裏的所有裝飾品,唯有三樣,可以清晰地看到。

就是正對大門的魔法牆壁,這道牆壁呈現出水晶一樣的光澤,上面滾動着一個有一個的信息,都是些任務的說明。

左面的牆根有一排櫃檯,是傭兵接受委託和交任務的地方,右面有五個獨立的小門,緊緊的閉合着,這裏應該是發佈任務的地方,爲了保護委託人的隱私才設計成這樣。

蘭德斯在人羣中擠向左面櫃檯窗口!

“先生請問有什麼能幫助您的嗎?”窗口裏坐着一位穿着粉色衣衫地少女,甜甜的對蘭德斯問道。

“是不是有個給韋森預留的任務?”蘭德斯這些天一直用的是化名,好在傭兵接任務是靠徽章,因爲好多傭兵出於好全考慮,會經常變更姓名。

少女在自己的臺子上點指着,原來少女眼前也有一塊魔法屏幕,等來片刻,少女標誌性微笑,“是的有一個,是D級任務,請把您的徽章給我!”

蘭德斯把徽章遞了過去,只見櫃檯裏面微弱的起滅間,少女把徽章還了回來,“先生好了,給您從接到交,都弄好了,也因爲這個任務的大量積分,您從G級升到E級傭兵了!”

原來是青銅色的徽章好像明亮了幾分,並且在徽章最下方刻有一個小字E,蘭德斯看了看,轉身就要走,可少女有開口了,“對不起先生,我發現您還哦註冊了一個傭兵團,叫做英雄,我有責任提醒您一下,由於您傭兵升級,已經滿足了第一個傭兵團升級的標準。在滿足剩下幾個條件,就能升高傭兵團的級別。”

在少女的介紹下,蘭德斯知道升級傭兵團的條件。

傭兵團長的傭兵等級必須等同或高於其傭兵團等級。

傭兵團等級不同,需要有不同等級和數量強者坐鎮。

升級傭兵團,最重要的一個條件,就是依靠傭兵任務給予的積分,積分夠了才能升到下一級,E級傭兵團以下沒有自己的傭兵團徽章,只有在D級傭兵團以上纔有。

原則上傭兵團無論什麼級別,人數都不設上限,但又下限的管理。

蘭德斯這次D級任務一共賺取了五百積分,才讓他一下子升級到E級,一般的G級任務給的積分只有幾個,要湊夠幾百要很多任務才成。

“也就是說我要把傭兵團升到E級,需要我是E級傭兵,並且是大劍士,另外還需要一名F級傭兵,並且是劍士級別。”蘭德斯按照條件自己覈對了一下。

發現自己如果去劍士工會測試下,就會成爲一個大劍士,到時候只需完成另一個要求,就能把傭兵團升級到E級。

蘭德斯又想到了不知道去向的比爾,唉聲嘆氣的說道,“也不知道那個骷髏現在怎麼樣,如果有他在,恐怕我也能升級傭兵團了!”

蘭德斯想到自己的同伴,有意思難過,正要擠出人羣離開傭兵工會,少女有連忙叫住蘭德斯,“我說先生,你還真着急,任務獎勵都不要了嗎?”

蘭德斯恍然大悟,自己還真是笨啊,“有多少錢?”

“嘿嘿!我真懷疑這是個C極任務呢,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獎勵!”少女皎潔的一笑,從下面拿出一個盒子,給了蘭德斯,隨後囑咐道,“您最好會去再看!”

蘭德斯掂量了一下,裏面顯得空空蕩蕩,似乎就是一個空盒子,手中一晃,把盒子收回到了昊天塔之中,從人羣中擠出傭兵工會。

“我要不要去劍士工會考覈下大劍士呢?”蘭德斯站在門外,向要去劍士工會,後來忽然想到,“劍士等級考覈要實名考覈,比傭兵公會要嚴格很多,現在的我部太方便!”

但蘭德斯沒有回去自己所居住的客店,而是和一位路人打聽出了兩個地方,一個是鬥技場,着必須要提前去看看,另外一個是坊市,是出售各種材料的場所。

《天衍大傀儡術》分爲十二個等級!

最低級的傀儡材料還差三味主料,太陽黃晶、綠蘿木、雪葉,所以向去碰碰運氣。

按照路人所指,走了不到一個時辰,蘭德斯來到一個巨大的正方形建築面前,一道黑色大門緊緊閉合,一個骷髏頭正好壓在兩扇門的中間,門前有不少人在叫喊着什麼。

蘭德斯來到一個大漢近前,“兄弟這就是鬥技場嗎?”

這個大漢長相兇惡,可說起話來異常的溫柔客氣,“別叫大哥,我可比你小很多,叫我老弟就好!”

看着大漢溫柔獻媚的樣子,蘭德斯一陣陣的不舒服,感覺這人好像要推銷什麼似的,結果證實這樣。

“您是新到聖城的吧,這個就是鬥技場,有兩種用途,每天晚上開始官鬥,都在同一級別進行,連勝一百次,就能去相應等級的元素池中修煉一天。第二種用途是在白天,拱各位強者切磋只用!”這大漢一連串的介紹,讓蘭德斯大致明白了鬥技場的作用。

“不知道着元素池是什麼?”蘭德斯還真命聽說過元素池這一說法。

而大漢沒有回答蘭德斯問題,而是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小本,諂媚的說道,“大哥您看看這個,這時今天晚上官斗的對決情況,您可以作爲觀衆進去,還能按照賠率壓勝負!”

看着大漢的一臉笑容,蘭德斯知道今天要是不買這個小本,自己就不用想知道元素池的下落了。

“我買下就是!”蘭德斯扔給了大漢一個銀幣,大漢趕忙說道,“那用的了這麼多啊,你太客氣了,簡直就是我的貴人!”

客氣話說的好聽,不過銀幣已經塞進自己腰包。

“相比你在城門區的時候,看到了聖山的全貌,也看到了在閃耀區域的一個個池子!”大漢提醒的說道。

蘭德斯響起了在山腰以上的部分,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池子,裏面有霧氣升騰!

“那中元素池濃度,恐怕人一進去,就會爆體而亡,還談什麼修煉!”蘭德斯立刻否決了大漢的說法。

“看您就是明白人,是我沒說清楚,我們所說的元素池不可能是那些!”大漢的笑容自打拿到一個銀幣之後就沒停止過,“我所說的只是通過大陣,汲取出來的一小部分,通過玄奧的大陣釋放在每個區域的元素神殿的元素池中。”

蘭德斯也盤算起來,“那個元素池可以節省不少修煉時間,到是有些動心了!”

正在這時,一道聲音在身後響起,“韋森大哥,原來你在這!” 轉身一看,一身潔白的皮甲,紫色的齊肩短髮,優雅的身姿,俊朗的外表,原來是女扮男裝的喬娜,正在自己身後。

“哦,小二通知你了把,爲什麼不在店中等我,我正要回去呢!”蘭德斯圍繞喬娜轉了三圈,嘿嘿笑着說道,“你這個女娃子啊,你怎麼裝扮都不像是男人,要不你恢復女兒身吧。”

喬娜使勁白了幾眼蘭德斯,“韋森大哥這麼說嗎,我就去告訴威爾遜,你我是從沙柱區域跑出來的,他一定非常願意見到你!”

蘭德斯看着喬娜眼睛閃爍着勝利的光芒,知道自己又短處握在了這個丫頭手中,希望他不要提太過分的意見。

“我們只是好運,走了出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但我也希望你保密,你還沒有說出去是吧?”蘭德斯爲了確信還是在問了一回。

喬娜搖了搖頭,勝利意味十足的說道,“我要是說了,你還會這麼自由嗎?但是我這人嘴快,還愛說夢話,你說該怎麼辦呢?”

蘭德斯看着喬娜閃着金光的眼睛,知道自己要挨宰了,現在蘭德斯心裏十分納悶,“我怎麼老挨宰啊,不知道着丫頭提什麼條件!”

“事情也很簡單了,就是你要陪我進一次死亡沙雲!”喬娜剛剛說完,蘭德斯就一皺眉頭,剛要反駁,喬娜強者又說道,“還有一件事忘了和你說了,有個叫蘭德斯的傢伙,把太陽神教和戰神宮都得罪了,兩個教派正在滿天下找他,你認識他不?”

此話一出,蘭德斯驚出一身冷汗,使用了千幻面具,怎麼他還能看出來?就算看出我真面目,也不可能知道蘭德斯這個身份啊!

驟然瞳孔一縮,好像盯住獵物一般盯住了喬娜。

“啊~”一聲驚呼喬娜倒退了數步,隨後趕緊說道,“你要幹嗎?我可提醒你啊,我一害怕就大聲的開始說夢話,這裏也有兩大教派的教堂分部的。”

蘭德斯一聽這話就泄氣了,本來喬娜不是自己敵人,自己沒有理由斬殺此女,在者如果真動手,劍士執法隊就會活剝了自己,現在只能聽喬娜的想法。

看到蘭德斯如同泄了氣的皮球,喬娜頓時神氣十足的上前一步,好像勝利者一般對蘭德斯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可不認識蘭德斯這人,一切的事情都是威爾遜大人告訴我說的。”

蘭德斯這才恍然大悟,本來就懷疑喬娜是不可能看穿自己,原來是深不可測的威爾遜看穿了自己,着下倒也不冤枉了。


“原來是威爾遜看穿的,那到是可能,接着說吧,他有什麼要求!”蘭德斯干脆變成十分懶散的樣子,有種任人宰割的摸樣。

喬娜看到他這個樣子,想笑有憋了回去,趕緊說話以免笑出聲,“威爾遜大人好像跟你有過約定是吧,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蘭德斯無奈的點了點頭,眼睛望着天空。

“他讓我和你一起去死亡沙雲裏,至於什麼任務,他會親自告訴你的,還有就是···”突然說道此處的喬娜,臉色微微一紅,頓了半天沒有說出來,這下弄得蘭德斯一愣。

“就是什麼?你倒是說啊,彆扭扭捏捏的!”蘭德斯瞪着大眼睛催促着。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