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缺錢,富人照樣缺錢,個人缺錢,大漢國同樣缺錢。

錢這個東西,任何人都缺,在老家建了一套房子,你還想在大城市買一套商品房,當你在大城市買了一套商品房之後,你又想買一套別墅了……

大漢國亦是如此,今年貿易賺了幾百億山姆幣,明年想賺更多的山姆幣,為什麼?基礎建設、教育、科研這些項目,哪一個不需要海量的錢?

「去年我還不怎麼敢跑這條路。」李力說道。

「為什麼?」陳宇問道。

「跑這條路,一旦遇到路霸,不但賺不了錢,還會倒貼一些。」李力說道。

「聽說路霸都被抓起來了?」陳宇說道。

「也不是都被抓起來了,大多數路霸都躲起來了,前段時間嚴打,扒手、路霸、賴皮、搶劫犯被抓了很多,有些還被判了死刑。」李力說道。

「哦!」陳宇應了一聲。

「年前的時候,在南山槍斃了好幾十個,我那天還去看了的。」李力說道。

「槍斃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槍抵在腦殼上,扣下扳機就完事了嗎?」陳宇不以為意的說道。

「槍斃的時候,有些犯人沉默不語,有些犯人痛苦哀嚎……人生百態啊!」李力感嘆道。

二人東一句西一句的瞎扯,不知不覺間,計程車就開到了五峰村。

「就在那裡停。」陳宇指著自己家的別墅。

「小兄弟,你家的房子真漂亮。」李力羨慕的說道。

「有啥漂亮的?在府城買一套房子花的錢,在我們村可以修幾棟這樣的。」陳宇說道。

「五峰豆瓣醬和五峰豆豉,是你們村生產的?」李力好奇的問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小兄弟,你看這樣行不,車費給我換成豆瓣醬和豆豉?」李力神情期待的問道。

「沒問題。」陳宇爽快的應了下來,把行禮拿下車,帶著對方去食品廠,拿了一些豆瓣醬和豆豉,考慮一番后,他送了對方几瓶五峰榨菜。

「謝謝!」李力道了一聲謝,開著計程車離去。

「十瓶豆瓣醬,十瓶豆豉,五瓶榨菜,總共一百二十五。」陳宇算了算后,拿出一百二十五塊,遞給食品廠的倉庫主管,也就是寧缺的母親。

「這錢就不用了吧?」蔣雲麗笑著說道。

「蔣阿姨,食品廠的東西,任何人都不能亂拿。」陳宇說道。

「嗯。」蔣雲麗點頭附和。

……

正月十五早晨,陳宇一覺醒來,就迫不及待的看向充值系統。

元宵節充值十萬,抽獎一次這幾個字,出現在屏幕上。

「卧槽,又沒有打折,充值什麼呢?」

考慮一番后,陳宇決定充值物理和化學。

「物理知識充值一百紙幣,你的物理知識達到初級。」


「物理知識充值一千紙幣,你的物理知識達到中級。」

「物理知識充值一萬紙幣,你的物理知識達到高級。」

……

「化學技巧充值十萬紙幣,你的化學技巧達到登峰造極。」

「學好數理化,走到哪裡都不怕!我的數學、物理、化學知識達到一星終極,三門學科的技巧也達到了登峰造極,我已是天南星最厲害的數學家、物理家、化學家。」

花了二百二十幾萬,得到二十二次抽獎機會,陳宇給自己充了一些運氣,便開始抽獎了。

「再接再厲!」

「再接再厲!」

「凡級技能升級一次,運氣不錯。」

「再接再厲!」

「凡級技能升級一次,運氣真好。」

「再接再厲!」

……

天生娛樂家 凡級技能升級一次,三次升級技能的機會,我升級什麼呢?」

連續抽了二十二次,抽中凡級技能升級三次,驚喜不已不已的陳宇,又有些難以抉擇。 孫勝男在神鳳上猛地吐出一口鮮血,雖然她騎著神鳳翱翔在天,但那三個副寨主實在過於厲害,在他們施展聯合戰技的時候,孫勝男再也無法保持優勢,被他們聯合發出的魂技衝天矢射中了左肩膀。

也就是這個時候,三個副寨主中的那個女人突出了她的堵截,瞬間便衝到了林羽的身後。

「小心!」孫勝男強忍住劇痛,應對著其他兩個副寨主攻擊的同時,朝著林羽撕心裂肺的大吼了一聲。

林羽聞言心中一顫,一股危機感讓得他驚恐異常,急忙想要朝旁邊閃開,然而,一股劇痛已經傳來,低頭看時,正見一柄短劍刺穿了他的胸口,暗紅色的血順著短劍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啊!」痛吼了一聲,林羽強忍住劇痛,右腳往後踢出,一腳踢在那女副寨主的身上,藉助反衝力,猛然往前衝去,那插在胸口的短劍亦是脫體而出,一道血箭往前飆射而出,噴在一個強盜的臉上。

那強盜頓時慘叫一聲,臉上的肌肉迅速的融化,不稍片刻,便是倒在地上抽搐了幾個,完全的失去了生息,再看他那臉龐,早已經血肉模糊,隱隱能看到不斷的冒著小小的血泡,卻是中了劇毒的癥狀。


「劇痛?」林羽見狀臉色劇變,但旋即便微蹙起眉頭,如果是劇毒的話,那此刻自己怎麼除了流血之外,並未有其他不適?

然而,此刻的情況根本不容他多想,連續釋放了兩次大金刃術,他的靈力已經少之又少,面對強盜們的圍攻,唯有奮力抵擋。

「怎麼可能沒有中毒?」那女副寨主死死的盯著林羽,又望了望手中那把沾著暗紅色血液的短劍,臉色陰晴不定,嘟囔道:「不可能沒中毒,這種毒就算是魂尊來了都受不了,何況是他這個即將魂力消耗殆盡之人,不可能,這暗紅色的血液說明他肯定中毒了的,但是……」

望著林羽依舊有餘力殺她手下的強盜,女副寨主心中驚疑不定,但旋即便是臉色發狠,騎著劍齒虎朝林羽衝去,沿途那些強盜無不主動讓出路來,讓得慢的,她亦不閃躲,直接指揮著劍齒虎踩了過去。

千金婢 !」冷哼一聲,女副寨主手中短劍再次朝著林羽刺出。

林羽正一拳轟飛一個實力隱隱達到先天戰者的強盜,那對轟的力道讓得他連續倒退了幾步,心中再次傳來警覺,急忙狼狽的朝旁邊滾去,但速度終究還是慢了一點,雖然躲過了心臟位置,但依舊被女副寨主的短劍刺穿了左臂。

「啊!」劇痛讓得林羽差點暈死過去,但他殘留的一點意志告訴他,不能暈,暈過去就再也沒有醒過來的機會了。

「殺!殺!殺!」連續怒吼了三聲,林羽強自提神,鮮血遮住了他的眼睛,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紅色,一個轉身,一拳狠狠的砸在那女副寨主的肩膀上,林羽將肩膀上的短劍拔出,往前方一擲。

那女副寨主哪裡想得到林羽還有戰鬥力,被他一拳轟得連連倒退,只覺得整隻手臂都要廢了一般,此時見他將短劍飆射過來,嚇得魂飛魄散,急忙一伸手,抓過旁邊的一個強盜擋在身前。

那強盜被林羽擲出的短劍刺入胸腹,頓時慘叫一聲,吐出一口暗紅色血液,全身抽搐著瞪大了雙眼,回過身去死死的盯著女副寨主。

女副寨主一腳將那死去的強盜踢開,一揮手,那劍齒虎猛然衝出,與她一左一右對著林羽夾攻。

五六百個強盜圍在四周不敢上前,那女副寨主與劍齒虎來勢洶洶,林羽根本沒有退路,此時的他已經是強弩之末,體內的靈力甚至還不足以覆蓋住他的身體,只能支撐著他巍巍顫顫的站立著。

劍齒虎與女副寨主的身影在林羽的瞳孔中越放越大,林羽想要舉起雙拳還擊,但已經全身無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死神不斷的接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股黑氣從那些死去的強盜身上升起,像是受到了什麼召喚一般,急速的朝林羽身上匯聚而來。

黑氣一入體,便是迅速的轉換成了靈力,瞬間便是恢復了一小半的靈力,雖然還不足以讓他施展大金刃術,但應對面前的殺機,卻是綽綽有餘。

沒有去想這些黑氣是什麼東西,也沒有去想黑氣為什麼會進入自己的體內,林羽此時只有對生的渴望,只有對強盜的殺意。

神鳳之上的孫勝男此時亦是滿身是血,她雖然能夠飛在高空,但魂力消耗同樣巨大,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她大量服用了丹藥的結果,此時見到林羽那邊居然有如此神奇的一幕,心中不禁一陣振奮,之前以為必死的局,沒想到居然能夠堅持到現在這種地步。

「要想屠村,先問問本大爺!」口中怒喝一聲,孫勝男咬了咬牙,將身上僅剩下的十來顆丹藥猶如嗑豆子一般全部服下,豪氣萬丈的御著神鳳對著兩個副寨主主動發起了進攻。

孫勝男的戰鬥經驗極為的豐富,兩個副寨主一時間拿她沒有辦法,只能拼盡全力的抵擋。

「你們拖住那個娘們,待我殺了這個小子就來助你們!」女副寨主回頭朝其他兩個副寨主大吼了一聲,旋即指揮著劍齒虎逼近林羽。

「誰能砍上他一刀,獎勵一百金幣!」再次大喝,女副寨主率先指揮著劍齒虎咆哮著朝著林羽撲了過去。

周圍的強盜聽聞有金幣獎勵,一個個咬了咬牙,揮舞著大刀圍了上來,瞬間便有十幾把大刀朝著林羽砍下。

面對如此攻擊,林羽哪敢大意,急忙撐起一片靈力盾,將所有攻擊擋了回去,右拳覆蓋著靈力一拳一個的將周圍的幾個強盜全部轟飛出去。

「吼!」女副寨主指揮著劍齒虎趁林羽轟殺強盜的時候,猛然將他撲翻在地,血盆大口朝著林羽的腦袋咬了下來。

林羽見狀嚇得倒出一身冷汗,急忙將拳頭往前一送,正好塞入劍齒虎的血盆大口內,驚險的救回了一條命。

劍齒虎嘴巴猛然合上,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讓得林羽凄厲的痛叫起來,急忙渾身靈力一陣,將劍齒虎震得嘴巴張開,拳頭迅速的收了回來,一腳往上踹出,借著劍齒虎往後倒退的空間,急忙爬了起來。再看那拳頭之時,只見上邊血肉模糊,兩個血洞洞穿手背,正是劍齒虎的兩顆獠牙所傷。

「殺!」猶如受傷的野獸一般,林羽低吼一聲,卻是急速衝進了強盜群中,靈力覆蓋住全身,用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對著強盜開始衝殺。

沒有人想得到林羽在這個時候還有餘力主動衝殺,猝不及防之下只得連連後退。

但林羽哪能讓他們如此好過,整個人猶如旋風一般,每欺近一個強盜的身,便是對準那人的死穴,將對方擊得當場死亡。

林羽越戰越勇,強盜們肝膽欲裂,根本沒有多少戰鬥的意志,在林羽的衝擊之下,沒有一個人能抵擋住他的一招。

對準死穴的攻擊,蘊藏著死氣的靈力,成為強盜們的催命符。

「大家頂住,他沒有多少魂力了!」女副寨主愣愣的望著如同殺神一般的林羽,她不明白,為什麼戰鬥了這麼久,林羽依舊還有魂力,她不明白,為什麼林羽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卻依舊生龍活虎?

待那一聲聲凄厲的慘叫聲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的時候,女副寨主急忙大喝了一聲,朝著林羽追殺了上去!

然而,此時的林羽根本不與她對戰,只憑藉著速度不斷的衝殺在強盜群中,每一次衝擊,都必將帶有一個強盜的性命。

「站住,你跟我打!」女副寨主急速的追趕著,不斷的用魂技騷擾著林羽,但很快她便發現,他的魂技除了擊殺自己的手下之外,並無其他用處。

她急速的追殺著林羽,但卻始終連林羽的衣角都夠不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林羽將她的手下一個個的殺死。

「你給我站住!」再次大吼一聲,女副寨主只感覺自己要瘋了,然而,下一刻她眼中精光一閃,卻是停下身來,轉過身朝村落衝去,大笑道:「你們給我拖住他,我去殺了那些村民再說!」

林羽正殺得興起,聞言目眥欲裂,愣神之下,被一個強盜狠狠的在背上砍了一刀,但他顧不得背後的劇痛,急忙從強盜群中殺出一條血路,朝著女副寨主追了上去。

「你不是速度很快嗎?來追我!」女副寨主得意的大笑,幾息時間便沖入村落,那些村民哪裡是她的對手,只一照面,便有五六個人死在她的手上。

因為有了這五六人的阻擋,林羽在女副寨主再次出擊的時候,終於趕到,接下了她的攻擊。

「受死吧!」女副寨主不驚反喜,一把拉住林羽的雙拳,指揮著後邊的劍齒虎朝著林羽猛撲了上來。

林羽急欲掙扎開,但女副寨主死死的將他拉住,一時間根本掙脫不開,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劍齒虎張著血盆大口朝自己的腦袋要了過來 看了看個人信息,陳宇想了想后,決定先把祖龍煉體訣,升到凡級最高境界。

一念之間,凡品技能升級次數,從三次變成兩次,相應的,祖龍煉體訣從金剛不壞境界,提升至至剛至柔境界,其後就是靈級了,目前可望而不可及。

靈級的祖龍煉體訣,升級第一次要一百塊下品靈石,升級第二次要一千塊下品靈石,一百億紙幣才能兌換一塊下品靈石,他離一萬億紙幣還很遙遠。

「還有兩次機會,出神入化境界之後,是返璞歸真,最後是超凡脫俗,我所有武功都達到了出神入化境界,兩次機會可以把一門武功升到超凡脫俗。」

「單純的把一門武功,升到超凡脫俗境界,有些得不償失,何不用錢先把兩門武功,升級到返璞歸真境界,再用兩次升級,把兩門武功升到超凡脫俗?」

祖龍煉體訣是絕世外功,除了外功之外,他還會輕功、內功、飛刀、劍法、刀法、指法等。

想了想后,陳宇決定把混元一氣功與踏雪無痕,升到超凡脫俗境界。

在他看來,內功和輕功,比刀法、劍法、指法更為重要。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