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翠郁失聲道:「又不是什麼藝術品,畫它幹什麼呀!你看你畫的多醜啊,我剛才誇你畫的好,那是因為你不會畫畫。你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敢去畫神像,你想人家替我揍你是吧?」

說到後來,聲音竟是越來越憤怒。

張無為打圓場:「我們主要是畫建築物,這些塑像屬於民俗風情的一部分,雖然很別緻,但是不是我們考察的重點。我們主要是考察民居的構造和格局,做文化廣場或者復原歷史遺迹的時候非常有參考價值。至於畫那些塑像,是寶萱的專業習慣,她一看到有年份的藝術品就特別喜歡,可以理解。」

聽到這番語氣懇切的解釋,王翠郁的臉色稍微鬆動了些:「行了,小張,我知道了,你說是來找我們幫忙,其實是讓我們放心的同意寶萱跟著你去縉村。」

張無為頓住,他真的不是這個意思,不過還是將錯就錯:「是,請您放心,寶萱是我的同事,在輩分上還要喊我一聲師叔,在公在私,我都會照顧好她的安全。」

王翠郁果然不放心:「說有什麼用?只要寶萱是去縉村,我這心就是懸著的,她就在家裡哪也不去,我的心才能放下。」

趙寶萱翻了個白眼,撅起了嘴。

張無為看了暗暗好笑,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主動把桌上的圖紙收起來:「趙先生趙太太,打擾了,明天早上見。」 蕭河在見到自己的手臂化為灰燼,整個人愣了數秒之後,終於爆發出一聲怒吼:


「不!!!」

一雙眼睛變得赤紅如血,蕭河的一張臉變得更加恐怖,巨大的腦袋一陣抖動,臉上的橫肉上下跳動,那雙兇猛的目光,似乎要吃人。

東方修哲瞥了一眼幾乎已經失去理智的蕭河,沒有任何的同情,反而譏諷道:「竟然還能夠喊出這麼大聲,看來你還挺精神啊!」

「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蕭河突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鬥氣,所產生出來的氣流,吹得地面上的沙石四處橫飛。

東方修哲衣服狂舞不止,處於風口的他,非但沒有移動分毫,反而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

「你要殺了我?我很好奇,你要怎麼殺了我?」東方修哲有些好笑地看著對方。

蕭河將牙齒咬得咯吱吱響,一身殺氣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他突然一聲大喝,運足鬥氣於腳上,猛地向著東方修哲胸口踹去。

「這就是你要殺我的方式?」

東方修哲輕輕一揮手,便是化解了蕭河這全力地一腳。

「碰!」

在擋下這腳時,東方修哲依舊紋絲不動,不過腳下的地面卻是下陷了數米。

蕭河並不甘心,一連又踹出數十腳來,俱都無法傷到東方修哲分毫。

「現在該輪到我了,好似你的防禦很強悍。我倒要試一試。」

想到辰月與辰星兩人的傷,東方修哲臉色陡然一寒。運起真元力於手掌之上,向著面前的蕭河直接拍去。

他這一掌,並不迅速,原本蕭河是可以躲開的,但一股無形的力道,卻在蕭河想要閃躲時,束縛住了他。

「碰!」

很輕的一聲悶響,然而蕭河的身體卻是直線飛了出去。並且口中噴出的血液猶如噴泉般駭人。

「嗖!」

東方修哲身形閃動,在蕭河落地前又是一掌拍出,結實地印在了蕭河的後背之上。

「碰!」

依舊是一聲悶響,伴隨著,還有骨骼碎裂之聲。

「哇!」

蕭河差點將五臟六腑給吐出來,整個人瞬間萎靡了下去。

東方修哲的前後兩掌,幾乎要了他的命。

蕭河努力地張著嘴。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嘴中不斷地有血沫冒出,根本就發揮不出任何聲音來。

不遠處觀看的辰月與辰星兩人,深深地感受到了她們與東方修哲之間的實力差距,要知道,在與這位老者戰鬥的時候。她倆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可結果,卻仍舊沒有戰勝老者。

說句老實話,如果沒有這一次的戰鬥,兩人雖然也清楚與東方修哲的實力有著很大的差距。不過,卻不會像現在這樣急切地想要變強。

東方修哲用幼小的手掌攥著老者的脖子。蕭河那碩大的腦袋顯得更加突出。

「你這樣的傢伙也是古族么,我可真沒有想到。」

東方修哲真想一拳將這傢伙的腦袋打爆,不過想了一想,他突然改變了想法。

手掌按在蕭河的頭頂上,搜魂之法已然使出。

此時的蕭河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力氣,可嘆他這位聖級高手,最後竟然落得一個任人擺布的下場。

時間沒有用太久,蕭河的一雙眼睛已經翻白,整個人明顯失去了意識,他的身體一陣收縮,又變回成先前那副矮胖的樣子。

東方修哲的神情變得越來越專註,蕭河的很多記憶,對於他來說充滿了誘惑,尤其關於三元亞次方裡面的內容。

長出一口氣,東方修哲終於完成了搜魂之法,低頭望了一眼猶如爛泥一般的蕭河,不禁感嘆世界如此之小,遇到的這個老傢伙,竟然是「玄霆七老」之一。

更沒有想到的是,「玄霆七老」為了要得到傳說中的天火,約定在七日後的「天火崖」會合,到時候「玄霆七老」將會聚在一起。

這也就是說,曾經與菲米莎有過恩怨的那位魏索,也在其中。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剛剛不久前,東方修哲還跟菲米莎說過,要是日後有機會遇到了這個傢伙,一定要把他活捉回來任由菲米莎處置。

「這可真是天意啊!既然『玄霆七老』干過無數傷天害理的事,那麼七日後,一併將他們除去好了。」

通過對蕭河記憶的讀取,東方修哲了解了關於「玄霆七老」的很多事情,沒有想到這七人竟然是臭名昭著。

扭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還在專註察看那枚納戒的菲米莎,東方修哲決定這件事暫時還是不要告訴菲米莎,不然的話,以菲米莎的個性,一定會提前找過去,自身有危險不說,也有可能打草驚蛇。

東方修哲可不想放走一人,他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得乾淨。

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要給菲米莎一個驚喜,想想菲米莎突然見到被五花大綁的魏索,表情一定會非常精彩。

想通了這些后,東方修哲又低頭看向還沒有斷氣的蕭河。

「這一身修為浪費了實在是可惜了,不如也製成傀儡好了。」

單手捏了一個奇怪的印訣,在蕭河的額頭上輕輕一點,瞬間便將蕭河那原本就微弱的靈魂給煉化成了一顆指甲蓋大小的珠子。

至此,地上躺著的只是一具沒有靈魂的屍體。

「怎麼樣,那三件法器還在吧!」

東方修哲笑著走了過來,從讀取完蕭河記憶之後,他便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這個時候,菲米莎一臉激動地抬起頭,兩眼冒光地看著東方修哲,說道:「修哲,這回我們又發了,他的納戒裡面,有著好多好東西!」

「哦?都有什麼好東西?」

東方修哲有些明知故問,他主要是想知道菲米莎為了哪件東西激動。

「你看這是什麼?」菲米莎有些炫耀地從納戒之中取出一件東西來。

東方修哲仔細一看,那是一件外形奇特的護腕,護腕的表面有著一層光滑亮麗的鍍膜,通體呈現黑色,隱隱有光滑從上面閃過。

這件護腕,也吸引了辰月與辰星兩人的視線。

「這是什麼,好像不是普通的護腕!」辰星喃喃自語道。

「錯了,這根本就不是護腕,這是三元亞次方的通行卡,這個東西,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擁有的。」

菲米莎一邊說著,一邊愛不釋手地撫摸著這件物品。

「可我怎麼看它都是一個護腕啊!」辰星一臉的不解。

「這東西,我一直夢寐以求,想不到今天,這個夢終於實現了。」菲米莎的聲音依舊是那樣的激動,好半天她才對辰星解釋道,「你們看好了,我現在就給你們演示一下。」

說著,菲米莎的指尖輕輕地抵在物品的表面上,一絲鬥氣緩緩注入。

原本漆黑附有金屬光澤的表面,竟然閃現出奇怪的字元來。

辰星一下子瞪大了雙眼,上面的奇怪字元她雖然看不懂,她卻已經明白這真的不是護腕了。

上面的字元,很明顯是一種信息,說來也怪,這種奇怪的字元,竟然與咒符上面的字元,有著三分相似。


「我以前學過讀取這些符號,不過學得不是很多,你們看這個符號,代表著我們所處的環境是一元界,這個符號代表著最近的傳送陣方位,還有這個也很重要,它代表著斗戰大陸的專有服務站。」

見辰月與辰星兩人似懂非懂的樣子,菲米莎忙又說道:「這種通行卡,只有完成服務站里提供的一系列任務,才有可能獲得。那種任務,非一般實力的人能夠完成,而且就算是有足夠實力,不知道服務站的位置,也是無用,這也就使得這種通行卡非常珍貴。好在這種通行卡沒有身份限定,得到的人都可以使用,只需向著它的表面注入一點點能量即可。」

「一元界是什麼?」辰月好奇地問道。

「據我的理解,一元界就是咱們所處的這個世界。」菲米莎想了一下解釋道。

「那麼說還有二元界了?」辰星忙搶著問道。

「這個當然了!不然的話,又怎麼會叫做『三元亞次方』呢!據說二元界,是另外的世界,什麼樣子我也不清楚,而且也沒有聽說什麼人真正去過,去過的人也未必會說!」菲米莎有些感嘆地說道。

「那三元界是什麼?」辰月又問道。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很多人也想知道三元界是什麼,雖然有著種種傳聞,但沒有一種是值得信服的!」

辰月與辰星都沉默了,轉頭看向東方修哲,她倆想聽聽東方修哲的看法。

可是,東方修哲只是苦笑地聳聳肩,他也無法解釋什麼是三元界!

「有了這個通行卡,以後在一元界的各個大陸穿梭就省事多了!」

菲米莎的腦中浮現出了那片她再熟悉不過的大陸——暗淵大陸。

更是想起了她的母親,也不知道自己離家出走的這十幾年,母親她還過得好么?

更是不知道,那件事的風波有沒有結束,又是如何收尾的?

想起了太多牽挂的事情,菲米莎的一雙眼睛,竟然有星光閃動。

「想家了?」東方修哲突然開口問。

菲米莎抬起頭,嘴角強自露出一個笑容,說道:「我的家,在南王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趙寶萱有點懵,不知道老大怎麼這麼快就收工,不過還是很配合的問道:「為伯,你明天早上幾點鐘過來,想吃什麼早餐?」

張無為笑笑:「不用麻煩,我家裡有食材,我六點鐘到小區門口,進車庫需要報門牌號嗎?」

趙寶萱看看時間,已經快十二點了,刨去路上這一來一回的時間,減去洗澡用餐的時間,減去分析圖紙的時間,老大睡不了兩個小時了啊!


她有點擔心,又不好當著爸媽的面跟老大商量這些事:「為伯,我送你下去坐車。」

張無為輕笑:「不用了,這一路很我很熟。」

他的意思是他下樓之後要去公司,而不是回家。

趙寶萱聽懂了,就沒有堅持,把張無為送到門口道了再見,關上門就想往自己房間溜。

王翠郁怎麼可能就此放過呢,哼了一聲:「過來,我有話問你。」

公堂都升好了!

趙寶萱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告訴自己,按照老大教的話去說,就一定不會吵架,就一定不會挨罵。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