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沉!”

夏侯天恩怒斥道:“你這是要造反嗎?”

夏侯天恩知道江沉就在赤虎軍大營後方,他面向江沉,大聲呵斥道。

“你腦子有坑嗎?”

江沉大笑道:“小爺我要造反的話,還會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調軍?麒麟軍閒賦半年,骨頭都要生鏽了,小爺我帶他們出去操練操練。”

“這是我逍遙王府的私軍!”

“識相的,你讓開一條去路,不然小爺我可就下令衝擊軍營了!”

江沉可不打算和這些老怪物多說什麼廢話。

無論是南宮天池還是北羽雄,都給了他深刻的教訓,能動手就絕不動嘴。

“給老子衝!”

見赤虎軍不動,江沉大聲喝道。

“衝營!”

聆刖的頭皮發麻,她不敢違抗江沉的命令,手持麒麟軍令,硬着頭皮喊道。

麒麟軍眼中滿是嗜血一般的興奮,他們手持兵器,如同一道鋼鐵洪流,衝向赤虎軍大營。

“讓開!讓他們過去!”

夏侯天恩覺得自己的腦袋都要炸了。

赤虎軍乃是大御三大王牌軍團之一,百萬赤虎軍當然能吃下十萬麒麟軍……但就算是赤虎軍能勝,也是慘勝!

王都之外,兩軍火併,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縱然是麒麟軍先出手,他夏侯天恩也難辭其咎。

逍遙王府搖搖欲墜,江沉又是孤家寡人一個,早就是亡命之徒了。但夏侯天恩不同,他的身後可有一家百十口人的身家性命。

更重要的是,麒麟軍是私軍,逍遙王世子拿着調軍令牌來調動自傢俬軍練兵,借道而過也無可厚非,誰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赤虎軍若是不讓路,就是夏侯天恩的不是了。

大御律法,王爵可有私軍十萬。

麒麟軍恰好十萬人,不多不少。

權衡了一番之後,夏侯天恩一聲令下,瞬間,百萬赤虎軍讓開一條路,任由麒麟軍穿營而過。

他只是在這裏監視麒麟軍,防止他們暴亂。

“麒麟軍一動,逍遙王就徹底無法翻身了,人皇雖然年少,但胸中有千萬溝壑,他絕對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

夏侯天恩眼中精芒閃爍。

“主人。”

聆刖跪地,將麒麟軍令交還到江沉的手中。

“參見小王爺!”

“參見小王爺!”

“參見小王爺!”

……

下一個瞬間,十萬麒麟軍齊齊跪地,山呼海嘯般的聲浪傳開,他們身後的赤虎軍瞬間膽寒。

“走,去見我爹。”

江沉站在馬車之上,大聲喝道。

“諾!”

……

十萬大軍開動,絕對不是一件小事,瞬間就傳遍金陵城。

先前還被江沉真的腦瓜子嗡嗡的各大世家武者,又一次瞠目結舌。

這小子要幹嘛,他真的要造反不成?

“果然年少無知,今日就是他們父子的死期了。”

北羽刑立在金陵城的城牆之上,遙遙的望着那滾滾洪流,喃喃的說道。

不知道爲什麼,他覺得自己的臉還有些疼。 第三十章

金陵城的中央,大御皇城。

人皇身穿紫色龍袍,伏在桌案小憩。

“陛下,麒麟軍動了。”

一個老太監來到人皇身邊,小聲的說道。

人皇擡起頭來,睜開惺忪的睡眼,他輕輕打了一個哈欠,道:“知道了。”

“要動手嗎?”

老太監輕聲問道。

“不用。”

人皇輕輕的揉着自己的太陽穴,說道:“慕傾雪和江沉走到一起,朕出手對付他,靠山王那邊不好交代。”

老太監微微的一怔。

“可是大統領已經出手對付慕傾雪了。”

老太監遲疑了一下。

“隨他吧,但朕不能出手。”

人皇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老奴明白了!”

老太監的眼睛一亮,他瞬間明白人皇的意思,“老奴告退。”

若人皇事必躬親,還要他們這些臣子作甚?

“和逍遙王相比,斷月山纔是心腹大患啊。”

待那老太監走後,人皇仰天長嘆,“還有兩個月,斷月山的人就要來了。能否渡過此劫,還得看那江沉的分量夠不夠了。”

斷月山的人降臨之前,江沉絕對不能死。

……

麒麟軍浩浩蕩蕩,朝着金陵城的東方而去。

夏侯天恩看着麒麟軍所去的方向,忍不住打了一個激靈:“那小子竟然敢帶着麒麟軍朝着武功府去了?”

本來,夏侯天恩還想率領麒麟軍在後尾隨,防止江沉真的胡作非爲。

但是他看清楚江沉所去的方向之後,便將這個心思打消了。

大御武功府可是大御的武道聖地,別說十萬麒麟軍,就算是整個大御所有兵馬,也不敢去武功府搗亂。

這一次,江沉沒有坐在馬車裏,而是騎着一匹高頭大馬,得意洋洋的走在麒麟軍的最前方。

而慕傾雪……與江沉同乘一騎,她那軟綿綿的身體,緊緊的靠在江沉懷裏,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慕傾雪的下半身恰好貼在江沉的小兄弟上。

這一路上,江沉抱着慕傾雪,臉蛋通紅,小心肝撲通撲通直跳,他的小兄弟在那柔軟的腰臀之間害羞的擡起頭來。

“禍事了禍事了!”

“江沉被府主大人丟出大門之後,惱羞成怒,挾持了傾雪師妹,又帶人殺上山了!”

“大膽狂徒,還不快放開傾雪師妹!”

十萬麒麟軍浩浩蕩蕩,來到大御武功府大門之外,瞬間,整個武功府大亂。

十萬麒麟軍連武功府的大門都攻不破,但有史以來,卻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武功府的諸多弟子不明所以,不禁都有些慌亂。

“江沉喪心病狂,竟然敢帶兵攻打武功府!”

“武功府弟子集合,保衛武功府!”

瞬間,就是一陣雞飛狗跳。

就連武功府中的諸多導師和長老,也都有些亂了。

在這個時候,那些心志堅硬如鐵的麒麟軍軍士,心裏都開始打顫。

不是說帶他們去見王爺嗎?怎麼轉眼間就來到大御武功府的山門外了?這是要攻打武功府嗎?

他們這些人,連給武功府塞牙縫的資格都沒有。

“江沉,你要幹什麼!?”

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從武功府的正門中走出來,看着騎在馬上的江沉厲聲喝道。

此人正是付玉堂和南宮情的師父,武功府外門長老崔玥,丹海境三重修爲。

此刻 ,崔玥的雙目之中幾乎要噴出火來,付玉堂和南宮情的事情鬧的滿城風雨,就連他也受到牽連,名聲受損。

現在見到江沉竟然敢帶着麒麟軍上武功府,他哪裏坐得住,直接衝出武功府大門。

崔玥對武功府有絕對的信心,現在武功府正門的防禦陣法已經開啓,十萬麒麟軍,連武功府的門都進不來。

武功府中,可有百餘位神海境長老,聯手一擊,可滅百萬大軍。

“我要幹什麼?”

江沉抱着慕傾雪那柔軟的身軀,笑着說道:“當然是送我家傾雪寶貝回家的了?”

“崔玥,放開陣法,打開武功府大門。”

慕傾雪依舊靠在江沉的懷裏,她朝着崔玥冷冰冰的說道。

“這……”

崔玥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後他強硬道:“不行!江沉狼子野心,現在帶着大隊人馬前來武功府,分明是圖謀不軌,慕傾雪,縱然你是府主的孫女,也不能這樣肆意妄爲!”

“你確定不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