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沐被劉老這麼一提醒,他才收回恍惚的神情,故作鎮定地說道:“早對劍神傳人之名如雷貫耳,今日才得已遇見柳兄,果然是名不虛傳,年少有爲,爲我輩楷模”。

“哪裏哪裏,剛纔聽到林兄以月作詩,句句繪製人口,林兄的才學已是泰山北斗,我也是仰慕林兄的才學,才上前欲與林兄討教一下作詩”。見這林青沐如此恭維我,果真是能耐得住性子。

旁人聽我們相互恭維對方,在他們看來我們兩人友好比較友好,但其實在我們心中已是生出好勝的火花,林青沐想在千凝面前讓我難堪,而我想讓他知難而退。

“既然柳兄主動與我比作詩,那我就當仁不讓了,我先來,請柳兄接我這句詩”。林青沐手腕輕輕一甩,打開手中玉扇,擡頭看了一眼月亮,然後低頭原地踩步,還未踩過六步,便拿起一隻毛筆,在一個留有空白的燈籠上寫下“孤巷雀鴉訴殤,已是霜木秋晚,何以冷月成殘”。

這林青沐果然是才華橫溢,這麼短時間一句詩便能奪口而出,果真是繼承了宰相林輝的才學,劉老見林青沐寫完,便將燈籠掛起來。

我輕輕捏一下千凝的玉手,低頭思索片刻後,一句詩詞也脫口而出:“落庭間孤人彷徨,巷陌孤木疏月斜,秋楓葉倦幾傷”。

千凝也拿起一支毛筆,隨着我的話音,在另一個燈籠上記錄下我的話語,不得不說,千凝寫字可真好看,都說字如其人,還真是那麼回事。

林青沐見我應對的如此之快,不免有些驚訝,驚歎的說道:“沒想到柳兄對詩詞歌賦,也能如此對答如流,那麼請再聽我這句詩”。

林青沐依舊擡頭望一眼明月,原地輕踩幾步後,玉扇一合,念出詩句的同時在燈籠上寫到:“月下峨眉倚鞦韆,嬌波啼紅空腸斷”。說完便看向了千凝。

“林兄的詩句不免有些過於悲傷,既然得不到的又何須強求,牽掛不忘只會徒添傷悲”。看到林青沐看着千凝時癡癡的眼神,不免心中氣憤不已,既然他想用哀愁的心情向千凝表達心意,我又豈能讓他得逞,我緩緩說道:“怨月愁煙一窗傷,落木故庭人無眠”。

“寄哀愁於明月,纔會讓彷徨的心有一個安放的地方,我向來不識天高地厚,放眼處自負才高八斗,雖是自命風流,倒也坦誠無憂,我這一生放蕩不羈,唯獨見到那位女子時,才覺自己竟有萬般柔情,不怕等不及,窮其一生,怕無歸期,怕空歡喜怕來者不是那個女子”。林青沐癡癡地看着千凝,深情地說道,只剩呼出千凝的名字。

在場的人此時也深知了林青沐的深情,年少時的林青沐仗着自己的肚中有幾滴墨水和宰相之子的名頭,成天在城中與紅塵女子吟詩作對,完全一副風流公子的形象,直至後來在街上偶遇千凝後,才覺自己的行爲是多麼可笑,從此性情大變,收住了自己放蕩不羈的心,漸漸地,變得溫文爾雅,只爲博千凝一笑。

雖聽說他經常與汪精同行,但是卻沒有汪精的暴虐之氣,看來這林青沐也是個苦情人,果然,自古多少英雄難逃一個情字,我不禁替他惋惜。

我轉過頭含情脈脈地看着千凝,千凝輕輕捏了一下我的胳膊,一臉幽怨,好像是在抱怨我非要來對詩,纔會遇見林青沐這麼難纏之人。

“人說林深時見鹿,海藍時見鯨,夢醒時見佳人,可實際林深時起霧,海藍時浪涌,夢醒時夜續,鹿見人而驚消失於林深,鯨踏浪而起擱淺與淺灘,亦如她見你如碌如驚,終究,鹿懼人前,潮退鯨落”。我看着林青沐的眼睛說道,我想告訴他,正如鹿懼人一樣,何必又這樣讓雙方都不得安寧。

“鹿懼人前?。。。。鹿懼人前。。。”林青沐一遍一遍呢喃着,我想他懂得了我的意思。

“她本是槐花院落閒散的人,執手信筆,小池塘邊跌坐看雲,挑眉煙火過一生,你又何必強帶她去登峯看霧”。說着,我再次轉過頭去看千凝,我兩四目相對,眼中盡是憐愛。

“柳兄,我。。。”。


不待他說完,我便打斷他的話語:“衆裏尋他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期待是所有痛苦的根源,林兄,或許你該回過頭去看看”。

一旁衆人的衆人被我們之間的對話,聽的雲來霧區,不知我們在說什麼,其實我們的對話都圍繞着千凝,林青沐對千凝癡癡不忘,而我勸他該去放手了。

“衆裏尋他千百度,慕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謝柳兄指點。。。這場比賽我輸了”。這場對詩終是以林青沐認輸告一段落。

“這就贏了?”。一旁的雲飛一臉疑惑地撓撓腦袋。

“既然林公子認輸了,那麼這盞燈籠便是柳公子的了”。一直在一旁靜靜看着不說話的劉老也是開口宣佈獲勝者。

“柳兄,在下先行告退,他日再邀你來府一敘”。說完,林青沐便想着一旁遠遠離去,我目送着他離開,直至消失夜色中。

待林青沐離開後,衆人也漸漸地散了去,場邊只剩我們幾人。

“兩位,可又想在這燈籠上提何字”?劉老輕輕將燈籠取下,遞給我一支毛筆,雲飛他們圍上來,不停地誇讚着劉老的手藝,惹得他笑聲連連。

“你來吧”。我將毛筆遞給千凝,順便輕輕颳了一下她的瑤鼻。千凝接過筆,不假思索地在燈籠上寫上兩行字:我用三生煙火,換你一世迷離。寫完朝我莞爾一笑,這是我第一次對她表明心意時說的話。

劉老接過燈籠看着兩行秀美的字跡,忍不住地讚歎道:“好字,好詩,今日見識了劍神傳人的風采,也見識了楊小姐地字跡,平日裏總聽說楊小姐的寫意畫和書法天下無雙,今日見到其一,也不枉我這一年勞累”。

最後,劉老又送我們沒人一盞很好看的燈籠後,便小心翼翼地收起攤子離開了廣場。

我們也拿着燈籠,歡聲笑語中回了楊府。 最後,劉老又送我們沒人一盞很好看的燈籠後,便小心翼翼地收起攤子離開了廣場,隨後我們也拿着燈籠回了楊府。

在開走到府門前時,千凝一再掙脫了我的手,不再讓我牽着她的手,怕被府內人看見,可我死死抓住了她的手,並沒有鬆開,另一隻手摸摸她的臉頰,帶着堅定的語氣說道:“乖,交給我”。

守衛看見我們,連忙上前迎接,躬身道:“小姐,公子們回來了。。。”。當他看見千凝的手被我緊緊握着,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們的手。

看着我們走進府內,才低頭竊竊私語道:“我剛纔是看錯了嗎?”

“小姐竟然被柳公子牽着手,這段兒時間總是聽其他人說小姐與柳公子互生曖昧,我還以爲是假傳”。

“真是郎才女貌啊,這下好了,以後就不用爲怎麼打發小姐的追求者而苦惱了”。

“是啊,那些個追求者,爲了見小姐一面或者送小姐禮物,都想收買我來着”

。。。。。。。。。。。。。。。。。。。。。。。

今天的楊府,也掛起了紅燈籠,整個府內喜氣洋洋的感覺,管家福伯說,這麼15年來,楊府還是頭一次掛起紅燈籠,慶祝煙火會。

此時楊旭正在祖房內,祭拜先人,這裏除了楊家先祖,還有兩塊特殊的靈牌,上面分別寫着‘先皇李志’和‘義弟劉邦’,楊旭手中拿着香,朝着衆多令牌深鞠了三個躬,鄭重地說道:“各位列祖列宗,如今柳兒已經回來了,我定不會再讓他經歷以前那樣的苦痛,先皇,我一定會守護好你我用心血灌溉而出的祥和的國土,老劉,你的女兒我照顧得很好,她也有喜歡的人了,你會高興的”。隨後他將香火插入香爐,便走出了租房。

此時江金瑤正在大廳內指揮下人們佈置大堂,將各式各樣的美味佳餚,一疊一疊地端上桌,擺放整齊,也拿出了楊旭珍藏許久的美酒,只爲清秋佳節與我們慶祝一下。

我們來到正堂,將手中的燈籠交給了下人,正好楊旭也來到了正堂,江金瑤看到我們連忙招呼我們過去落座,可是當楊旭夫婦看到我與千凝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不由深情一愣,眉頭緊鎖,卻沒有聲張,千凝想將手抽出,卻被我緊緊握住,她便低着頭不言不語。

綠竹剛欲離開,去跟其他的下人姐姐們一起共進晚餐,因爲平時綠竹並不與楊旭一家同桌吃飯,而這次江金瑤卻讓綠竹留下來一起吃飯,並讓下人添了一副碗筷。

綠竹也不拒絕,添碗筷的下人也並不覺得奇怪或者羨慕,因爲楊府對下人們特別照顧,這也就是很多人,爲何將進入楊家做事作爲驕傲,雖然其中一部分是因爲楊旭鎮國大將軍的名頭,另一方面是楊家對下人們的愛護,以前甚至有楊旭爲了一個丫鬟,怒殺一個官員的兒子,況且綠竹又是楊旭部下的遺孤,加上他們也特別喜歡這古靈精怪的小丫頭,所以即使綠珠在楊府受到這樣的待遇,他們也只是會心一笑,不羨慕不嫉妒。

帶我們落座後,千凝依舊坐在我的身旁,楊旭夫婦依舊眉頭緊鎖,看着堂內的氣氛有些消沉,我站起身說道:“義父,瑤姨,我想你們已經知道了我和千凝的關係,我倆是真心相愛,希望你們能夠成全我們,我願窮盡我一生來守護千凝”。

楊旭夫婦對視對視一眼後,楊旭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看着我們緩緩說道:“罷了罷了,千凝啊,我知道這些年因爲柳兒的事,你對我和你母親心中有隔閡,但是我們你依舊是我們最疼愛的女兒,你小時候我經常在外面征戰,都沒有好好陪你和柳兒,也是因爲我才讓柳兒遭受了他不該遭受的事,父親很對不起你們。。。。”。

“父親。。。”千凝的眼睛漸漸變得溼潤。

“這些年那些富家官宦之子,來府中爲你提親,都被我趕跑了,因爲那些人心術不正,我和你母親不想你受任何委屈,還有就是我們不想你離開我們的庇護,如今若是你能跟小風在一起,我也沒什麼可說的,我也該對你放手了,我已經破壞過一次你的幸福,我不能再破壞第二次”。楊旭凝重地說道,殊不知這個楊柳在他們心中留下了多少遺憾。

“我的千凝終於有喜歡的人了,也了卻了爲孃的心頭的問題,小風啊,千凝我們就交給你了,要是千凝再受委屈我可饒不了你”。江金瑤用用手帕擦着眼淚一邊囑咐我。

我握住千凝的手,拉着千凝的手緩緩站起身,向楊旭夫婦作出承諾。“您二老放心,我願窮盡我一生來守護千凝,不讓千凝受一點點委屈”。

“謝謝父親和母親成全我與小風,我依舊會居住在府中,我依舊在你們身邊”。得到了楊旭夫婦的祝福,千凝這一刻也就放下了所有心中的隔閡。

“對了,有空去跟你秦叔還有舅舅他們也說一下,他們爲你的婚事和幸福,可沒少費心血,記得,去給你劉叔叔也說一下,他要是知道了,也會很高興的”。楊旭用力眨了眨眼睛說道。

“來來來,先坐下吃飯,其他事情以後再說”。江金瑤擦去眼淚,一臉笑顏的喚我們坐下。

“小風,真好呀,你這藏了這麼久,終於是說出來”。這時雲飛再也忍不住激動心情,在一旁樂呵呵地笑着。

“那你什麼時候向張老爺子介紹清熙這個孫媳婦啊”。我一臉壞笑着看雲飛和清熙,清熙聽到我說出孫媳婦時,臉微微一紅低着頭不說話。

綠珠更是張大嘴巴一臉看戲的樣子,看着她那模樣,我忍不住打趣道:“你還笑,明天我出去就給你找個婆家,把你嫁了”。綠竹一聽吐了吐小舌頭,低着頭不言不語。

瞬間飯桌上氣氛再次變得跟往常一樣,在一片歡聲笑語中,不過這次我也有千凝給我夾菜了,雲飛依舊跟楊旭一杯一杯地拼酒,綠竹不停往嘴裏塞東西,吃的不亦樂乎。。。。。。。。。。。。

雲飛的酒量不怎麼樣,卻還總愛喝,果不其然,被楊旭灌得不省人事扶回了庭院,綠竹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陪着千凝依舊坐在池塘邊的小亭內,依靠在一起看着月亮映入池水,美不勝收。

“秦將軍,楚將軍我都見過,剛纔義父說的劉叔叔是誰?我怎麼沒見過?”我摟着千凝的肩膀好奇的問道。

千凝突然情緒變得低落,腦袋想着我靠了靠,幽幽說道:“劉叔叔跟親叔叔他們一樣,是父親以前的結義兄弟,聽父親說有一次剿滅山匪時,爲了保護父親他們撤退,劉叔叔捨身取義,後來父親每年都讓我去拜祭劉叔叔”。

“那我們有空去祭拜一下劉叔叔吧”。我親吻了一下千凝的額頭說道,但是當我伸手去觸摸她的臉頰時,她的眼角卻有一點點淚水。

許久後,已是深夜,我們便往庭院走去,到了她庭院的門口,我剛要轉身進去,卻被我拉住。

千凝一臉疑惑的看着我,我一把將她拽到我的懷裏,摟着她的腰溫柔地說:“既然義父義母都同意我和你在一起了,那麼今晚我要跟你共寢一室”。

不由千凝任何反抗,我便彎腰將千凝抱起,千凝驚呼一聲很生氣的說:“好你個登徒子,佔我便宜,快放開我”。

任由千凝的小拳頭打在我胸口,我徑直的抱着她走向她的房間,終是她放棄了反抗,腦袋埋在我的懷中,嬌羞不已。

PS:來,猜一猜,爲什麼朱無極他們都比較疼愛千凝,僅僅是因爲千凝是楊旭的女兒嗎 不由千凝任何反抗,我便彎腰將千凝抱起,千凝驚呼一聲很生氣的說:“好你個登徒子,佔我便宜,快放開我”。

任由千凝的小拳頭打在我胸口,我徑直的抱着她走向她的房間,終是她放棄了反抗,腦袋埋在我的懷中,嬌羞不已。

翌日的清晨,輕輕喚起懷中的千凝,躺在牀上抱着千凝溫存了好一會兒後,我們穿起衣服,丫鬟們端來熱水,我們仔細洗漱後,千凝坐在鏡子前化妝,我則溫柔地爲她梳着頭髮。

然後我們徑直來到我們的庭院,此時清熙和雲飛也早早起來,太陽也剛剛暫露初角,東方的天際被鍍上了一層薄薄地紅光,正直夏末秋初,早晨微微有一些涼,但是空氣無比清新,今天是個好天氣啊。

我們今天不約而同地起這麼早,是因爲要執行昨天我所說的那個計劃,一個月的超強訓練後,我們也正好去放鬆一下,因爲再過不久,我和雲飛就要隻身離開楊府,離開白風城,跟隨秦浦深去另一個地方繼續修煉,或許要離開很久很久。

而我們要離開事,卻沒有告訴千凝和清熙,千凝一個人多年習慣了,離開我一段兒時間並不會怎樣,而清熙自從被我們救下後,每天都跟雲飛呆在一起,若是知道雲飛有一天要離開,她又該去依靠誰,雖說這段兒時間與千凝相處下來,兩人行同姐妹,但是雲飛依然不放心清熙一個人。

許久後,綠竹走了進來,見我們都在庭院中,綠竹剛欲詢問,就被千凝和清熙拉着進了房間,看着千凝她們進了房間,轉身對雲飛說:“我們也該去準備一下了”。我和雲飛轉身出了庭院。

清熙的房間內,一臉疑惑地綠竹被清熙按着坐在梳妝檯前,綠竹小心翼翼的問道:“清熙姐姐,你。。。”。

“乖,坐好就行了”。清熙摸摸綠竹的頭,笑着說着,然後將綠竹紮好的頭髮解開,拿起案臺上的檀香木梳,輕輕爲綠竹梳着頭髮,綠竹被清熙突然的舉動弄得不知所措,但是清熙的溫柔感染着她,漸漸地,綠珠放下心中的疑惑,靜靜地坐在鏡子前,沐浴在清晰的溫柔中。

待頭髮梳好後,千凝拿出一枚精緻的梅花白玉簪和一支碧玉玲瓏簪遞給清熙,清熙將綠竹那烏黑如泉的長髮一絡絡的盤成髮髻,梅花白玉簪鬆鬆簪起,再插上一枝碧玉玲瓏簪,長長的珠飾顫顫垂下,在鬢間搖曳。

綠竹怔怔地看着鏡中的自己,忍不住伸手摸摸頭上梅花白玉簪和碧玉玲瓏簪,小臉激動的看向千凝說道:“小姐,這玉簪可是夫人送你的,可是很名貴的,我怎麼能用”。

“這兩個簪子就送給你了,我簪子還有很多,你帶着多好看”。千凝看着鏡子中的綠竹,忍不住誇讚道。

“小姐,你真好。。。”。綠竹雙眼水霧瀰漫,千凝拿出手帕輕輕擦去綠竹眼角的淚水,寵溺地說道:“不能哭奧,妝會花的”。

“走吧,雲飛他們應該也已經準備好了”。清熙看着綠竹稚嫩可愛的小臉蛋,忍不住輕輕揉了一下。

“清熙姐姐,我們是要去哪兒?”。綠竹揉揉小臉蛋好奇的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

。。。。。。。。。。。。。。。。。。。。。

楊府門口,我和雲飛站在一輛豪華寬敞的馬車前,這馬車是管家福伯爲我們準備的,待千凝她們來到後,我們一行5人便驅着馬車朝着東邊緩緩駛去,行駛了許久後,終於在一塊廣闊的草地停下馬車。

此時太陽也已經完全升了起來,大地漸漸的變得暖和,一層薄霧還未消散,籠罩着這片草地,猶如一個仙女的輕紗,在天底下,一碧千里,而並不茫茫。那些小丘的線條是那麼柔美,就象沒骨畫那樣,只用綠色渲染,沒有用筆勾勒,於是,到處翠**流,輕輕流入雲際。

雖然是夏末秋初,但是草地卻依舊綠油油的,上面點綴着五顏六色不知名的野花像是給綠毯所繡上的美麗圖案,這裏還是我和雲飛在營中修煉時,無意發現這裏的,當時就覺得很美,沒想到現在可以用來幫綠竹實現小小的心願。

“我們到了目的地了,下來吧”。停穩馬車後,我喚她們下馬車。

“好美啊”。三人看到眼前的景色,皆是驚訝的稱讚不已。“我們爲什麼來這裏啊”。綠竹歪着腦袋問到,一路上綠珠問了好多次,我們都沒有告訴她,也算是個小小的驚喜。

“當然是來玩啊”。說着我擡手朝着前面的草地甩出一道風斬,風斬所過之處,地方的青草被削去了一截,在一擡手,一股強風吹去,吹走了地上的斷草。

我從儲物戒中拿出了管家福伯爲我們準備好i的各式各樣的東西,雲飛也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張寬大毯子,鋪在地上,我將東西放在毯子上,清熙一一擺弄·整齊。


我們圍坐着在毯子上,看着欣喜不已的三人,我緩緩解釋道:“在我的家鄉,每年的春季,都會出去踏青,就是一家人找塊草地,就像現在這樣坐在一起,吃東西,還有就是放風箏,”。說着我從儲物戒又拿出5個做工精細的風箏,遞到他們面前。

“放風箏!”綠竹看着手中的風箏,狂喜不已,可以放風箏玩,因爲我記得綠珠跟我說過,以前她父親在世時,總是帶着她放風箏,所以我想帶她來放風箏,還好今天風不太大,超級適合放風箏。

“是啊,放風箏,本來這個應該是在春天最好,但是因爲過段兒時間,我和雲飛會出去修煉,或許會離開很長很長一段兒時間,又或許很快就會回來。。。所以,我想趁着今天爲綠珠完成心願的同時,也能和你們在度過一段兒愉快的時光。。。”我的心情無比的沉痛,若不是爲了心中一個未來,誰又願意離開自己最愛的人。

當我說完後,五人陷入了一片死寂,一陣清風憑空而起,拂過我們的臉頰,吹起了草地陣陣漣漪。“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清熙眼睛漸漸地變得微紅,因爲壓制着不讓自己哭出來,而聲音輕弱,搓揉着自己的衣角問道。

看到清熙如此憐人模樣,雲飛變得手足無措,一下子撓撓頭,一下子看看我們,磕磕巴巴說道:“清熙,你聽我說,這次修煉很危險的,我們都沒有把握能全身而退,所以你不能跟我們去”。

“我不怕!只要能跟着你”。清熙帶着哭腔堅定地說,依舊強忍着不讓眼淚流出來。

再次陷入了久久地沉默中,千凝水霧瀰漫雙眼,卻依舊假裝鎮定自若,綠竹低着頭把玩着手中的風箏,但是小鼻子上卻掛着一滴搖搖欲墜的淚水,雲飛一臉苦相的看着我,在向我求助。

“人生啊,總有很多不如意,也有很多如意的事,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又豈在朝朝暮暮,一時的隻言片語,怎麼能道盡酸甜苦辣”。我看着千凝眼睛,強壓着自己內心的顫抖勸着她們。

“我等你回來”。千凝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淚水,擠出一絲微笑。

PS:你們是否覺得綠竹和男主會有什麼樣的未來 “人生啊,總有很多不如意,也有很多如意的事,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又豈在朝朝暮暮,一時的隻言片語,怎麼能道盡酸甜苦辣”。我看着千凝眼睛,強壓着自己內心的顫抖勸着她們。

“我等你回來”。千凝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淚水,擠出一絲微笑。

可是我看在眼中,卻痛在心中,我多想抱住眼前這個故作堅強的女子,若是我們沒有相遇,千凝肯能依舊是那個深居簡出不問世事的女子,我們的相遇,融化擋在我們面前的冰牆,也融化了千凝與這個世界的隔閡,我也多想抱抱千凝,可是我不能,這樣只會徒添傷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