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的雷元素魔法,再次匯聚。這次形成的雷球,要比之前大了兩圈。

“咔嚓!”

很快,一道比之前粗大了幾分的雷電,雷霆萬鈞的劈落而下。

巨人還想如法炮製,利用骨杖去抵擋。

只不過,他那愚蠢的大腦,並沒有意識到這次攻擊的變化。

雷劫三檔,顧名思義,即將落下來的雷電,不可能只有一道。

所以,當第一道雷電,再次被巨人勉強當下後。 浮生爲息 ,第二道,第三道雷劫,便緊隨而落。

“不——”

絕望的一聲慘叫,巨人再也難以抵抗,直接被連續落下的兩道雷電,徹底淨化了。

“轟——”

大號巨人暴裂開來,化作了漫天的黑色雲煙,散落在了地面之上。

幸虧斷風躲避及時,並沒有被爆炸波及。只是,在巨人死後,它居然又跑了回去,從地上叼起了什麼東西,朝着姜焱跑了過來。

“什麼東西?”姜焱迎着它走了過去,近了纔看到,斷風嘴裏叼着的,竟然是大號巨人的那顆有些發紅的獨眼。

“就連那根古怪的骨杖,都被三檔雷劫打成了齏粉。這顆眼睛竟留了下來,應該是個好東西啊。”

並沒有覺得噁心,姜焱將這顆摸着有些溼滑的眼球接在了手中,

打量了片刻,他也沒看出什麼端倪來。只是,斷風傳過來的心念意識,似乎有些渴望得到它。

“你要吃?”看向斷風,姜焱笑着將眼球遞了過去。

斷風湊過來,開心的舔了舔姜焱的側臉,這才扭頭叼起了眼球,一仰脖就吞了下去。

“喂,不會有害吧!”看到它真吃了,姜焱有些緊張。

斷風甩了甩大頭,表示沒有問題。

下一秒,它渾身的肌肉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壯碩了幾分。同時,斷風那淡紫色的雙眸,也比以前有神了許多。

姜焱甚至可以看到,似乎在它的雙眼之中,有一道雷電要彈射而出一般。

“看你的樣子,這個眼球的效果很不錯的啊!”

飛身跳上了斷風那寬大的後背,姜焱輕撫着它的毛皮說道,“走吧,你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繼續前進!”

“吼!”斷風歡喜的低吼一聲,轉身朝着姜焱所指的方向,奔跑而去。

……

“坑爹啊,你們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打了一個,就跑出來一羣幫忙!”

石林遊走在一羣各式各樣的黑暗生物外圍,其手中雷光閃閃的大刀揮舞間,時不時的幹掉一頭魔獸之餘,嘴裏還有閒心吐槽着。

他和姜焱遇到的情況一樣,剛剛乾掉幾個小雜魚,結果就引來了好幾個。

他的擊殺速度,可沒有姜焱快。所以,姜焱那邊是越殺越少,他這邊卻是越殺越多。

鬱悶的他,差點就想扭頭跑了算了。

畢竟,他們領到的任務,可只是破壞傳送門核心就好。並沒有說,讓他們擊殺沿途的黑暗生物。

所以,他正在心裏糾結着,到底是在這裏爽一下再走。還是丟下這些小雜魚,直接前往尋找大門。

黑暗生物明顯不想給他思考的機會,這麼多生物的怒吼,足以引來頭領級別的存在了。


當石林看到那頭大號的黑暗蜘蛛時,猶豫不決的想法頓時消散不見了。剩下的念頭,只有趕緊脫離戰場,直接去尋找大門的所在了。

可惜天不從人願,人家大號黑暗蜘蛛,既然身爲頭領級別的存在,必然不會輕易的放他跑掉。 “嘶——”

看到石林轉身要跑,蜘蛛就噴出了一道黑色蛛網。

按說,以石林的速度來說,逃跑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可誰想,蛛網射來的速度,居然比他還要快。

幾乎是轉瞬既至,石林頓覺自己的行動受到了限制。低頭一看,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不帶這樣的……”

石林想哭的心都有了,只不過眼下的情形,並不允許他奢侈的浪費眼淚。

“領域!”

不再猶豫,石林展開了領域,腳下的黑色蛛網頓時被炸開。

“這是你們逼我的,你們逼我的!”

既然領域都展開了,石林也就不再猶豫了。暴怒聲中,揮舞着雷電閃爍的大刀,殺向了黑暗生物。

……

“這——就是黑暗傳送門嗎?”

姜焱等人一定不會想到,第一個趕到並找到傳送門,不是那個強悍的變態隊長,也不是擁有皇者級機甲的拉達克,而是看似最弱的安娜。

其實,這種結果應該是即在預料之外,又在預料之中的事情。

身爲光明系魔法師的安娜,自然對黑暗的感知力,要比其他人高許多。

面對遇到的黑暗生物,她的擊殺速度,比姜焱還要快上許多。

沒辦法,姜焱是七系魔法師,使用魔法的時候,也就會多想一些。

而安娜就不同了。

她可是純粹的光明系魔法!

面對黑暗生物,考慮都不需要考慮,直接用光明魔法將至淨化就可以了。

傳送門忽然光芒一閃,一個姜焱見過的土猴子傳了出來。

“光明飛彈。”

本着能節約就節約的想法,安娜只是打出了一道最簡單的光明魔法。

剛剛走出來,還沒等適應外界的土猴子,就悲催的被光明飛彈直接淨化了。

不再理會逸散開來的煙塵,安娜左手取出了幾張魔法牌。那是分別前,姜焱遞給她的雷系魔法牌。

只要手裏捏着它們,安娜就覺得心裏踏實了許多。

給自己罩上了一圈光明護罩,用光明信標設定了位置後,安娜就咬着嘴脣,走進了門內。

……

另外的凌洛菲,拉達克,石森那邊,進展都很順利。

爲了讓機甲擁有擊殺黑暗生物的能力,卡塔恩在他們二人臨行前,給他們換上了好幾個基數的光明彈。

所以,擊殺黑暗生物的時候,拉達克與凌洛菲的速度,也是相當快的。

至於沉穩的石森,他可不像自己的弟弟那樣。看到黑暗生物,就蛋疼的撲上去,不考慮後果的廝殺。

他是能繞開的,儘量繞開。不能繞開的,在吸引了敵人以後,在用速度,將它們刷掉。

一路上,他基本都是在繞來繞去,並沒有產生什麼太過激烈的戰鬥。

……

“我去……這……這就是黑暗空間?尼瑪,我怎麼聞着像是進了沒人打掃的公共廁所……”

姜焱帶着縮小後的斷風,踏進了尋找到的黑暗傳送門。頓時被迎面撲來的臭味,薰得差點沒直接吐死。

門內的空間,是一個蜿蜒向下的山洞階梯。各種惡臭的味道,就是從下方飄上來的。

給自己加持了一個水罩,隔絕了惡臭之味,姜焱才覺得舒爽了一些。

低頭一看,嘴角一勾,姜焱轉而又笑了起來。

縮小版的斷風,就如同一隻小貓。此時的它,正將腦袋耷拉在姜焱的手臂之外,吐着可愛的舌頭,用力向外吐着什麼。

如此看來,這裏的腐臭味,別說是人了,就連魔獸也都無法忍受。

擡腿往下走了一段距離,轉過一個轉角時,姜焱突兀的與迎面而來的獨眼巨人相遇了。

倆人相遇之後,俱是一愣。獨眼巨人更萌,眨巴着懵逼的大眼睛,盯着姜焱看了半天。然後又用大鼻子,如同狗一般的一頓狂嗅。

水罩很好的隔絕了姜焱的氣息,獨眼巨人問了半天,愣是沒聞出個所以然了。

再加上,這裏的腐臭味實在是太大了,他只好放棄了。

在他那簡單的大腦裏,能出現在這裏的,按說應該就是同類纔對。

所以他並未在意,側着身子就從姜焱的身邊蹭了過去。

“腦殘……”

姜焱嘴角抽了抽,給了他一個非常貼近實施的評價後,繼續向下而去。

“恩?”

不知道獨眼巨人想到了什麼,忽然疑惑的轉過身來,再次看了看姜焱的背影。

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不對的地方,巨人剛想咆哮,姜焱的雷劍就已經殺到,並刺入了他那大張的嘴巴之中。

“笨蛋。”

姜焱本來就沒想就這樣放他離開,錯身的那一刻,他就釋放了一把雷霆飛劍。

也許就是因爲感受到了雷霆之力,巨人才停下身來。只不過,一切都晚了。

“入侵,入侵,有外人入侵,有外人入侵!”

又向下走了一段距離,姜焱忽然聽到頭頂傳來了一陣呱噪。

擡頭一看,居然是一頭黑氣繚繞的怪鳥,倒吊在洞頂之上。如果不仔細看的話,在這昏暗的空間裏,根本就很難發現它。

揮手打出一道雷電,將它電成了飛灰。姜焱的眉頭,卻已經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可不相信,那個怪叫拐角了一陣,這裏會兒一點反應都麼有。


“去吧,將入侵者消滅!”

下方響起了的聲音,讓姜焱在腦海裏直接就想到了召喚者。

“雷霆盾牌。”

即便如此,在沒有看到真正目標前,姜焱也不打算就此呆在這裏等着捱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