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驚訝。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真的說明了,這個古墓裏面應該有一些真的讓人瘋狂的東西。

不然這古墓不至於建得如此的精緻。

我拿起了其中的一個火把,隨後就往裏面走去。

這條通道很長,我走了許久之後才走到了盡頭。

這古墓裏面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地方,中間放置的是一口紅木棺材,還有一處供奉臺。

我往供奉臺上看去,只看見在功夫臺上還擺放着一幅畫。

一幅畫?

我走上前去,將那一幅畫給拿了起來。

將這畫給拉開了之後,發現這畫上面已經蒙上了很厚的一層灰。

看來這裏已經被封閉了很長時間了,所以才導致就連着畫上都蒙上了許多灰塵。

我將灰塵輕輕拍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山水畫。

這山水畫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所以我只是隨手便放在了腰間,將視線轉移到了其他的位置。

奇怪的地方是,像這樣的古墓應該會存放着很多價值連城的東西,可是這裏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幅畫,還有一口棺材和一處供奉臺,其他的就是四四方方的空間。

我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那些上層的官員知道這裏空無一片,只怕是要大失所望吧。

我並沒有在這裏逗留太久,我不能保證,這地方會不會有人過來巡視。

所以在逗留了一會兒之後,我便直接離開了這一處古墓。

我將這畫拿回了公寓。

我並沒有什麼欣賞這幅畫的意思,所以將這畫放在了一邊之後,我便思考起了最近這段時間之內,晨陽與地下拳擊場的陳老闆和張峯之間的事情。

他們現在並沒有真正達成合作,但是我想時間應該也快了。

費峯提出來的條件並不難,張峯和地下拳擊場的陳老闆一定會同意,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不過現在我全心全意想着的都是北地那邊的地下勢力一通電話忽然打了進來。

我看了一下是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直接就點擊了拒絕。

不過我沒想到那邊的人覺得沒有放棄,反而鍥而不捨的繼續撥打着我的電話。

我擰緊了眉頭,很想直接把這電話給拉入黑名單的,但是想了想最終還是選擇接了起來。

“陳驍,是你嗎?”電話裏面傳來了葉倩倩小心翼翼的聲音。

我愣了一下。

葉倩倩怎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不過反應過來之後,我只是淡漠的嗯了一聲。

“有什麼事情嗎?”

葉倩倩似乎抽泣了一下。

她說:“陳驍,我知道你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我的,我現在也不敢祈求你的原諒了,但是你能不能讓我再見你最後一面,見完你這最後一面,我就該離開這裏了,之前你說的話我已經有仔細的想過了,你說的的確沒錯,我留在這裏似乎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你不會原諒我,我也無法找到自己的價值留在這裏,只是會有人厭而已,所以還不如離開一了百了,這樣也能讓自己落得一身輕鬆自在,但是我希望在離開之前能得到你的原諒,畢竟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你能原諒我嗎?”

葉倩倩居然真的要離開這裏了?

我心裏有些疑惑,不過面上卻沒有展露出來,只是淡漠的說道,“葉倩倩你所做的事情早就無法讓我原諒你了,你自己應該清楚這一點,所以不必刻意打個電話說這件事情,你要離開那就直接離開吧,不用繼續在這裏逗留了,

在這裏繼續逗留下去對你沒好處,肖氏集團雖然已經倒閉了,但是他們的心腹還沒有離開,你留在這裏,也只是會淪落在他的眼線之下。”

我的話似乎並沒有讓葉倩倩觸動。

她的哭聲越發的明顯了起來。

“陳驍,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知道這一次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會原諒我了,所以我不祈求你的原諒了,但是你能不能跟我再見一面,只是最後一面就好,我太想念以前的你了,以前的你對我那麼好,是我不知恩不圖報,所以才變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葉倩倩說的話,在我平淡無波的心裏升起了一絲波瀾。

我終究是心軟了。

“我可以再跟你見一面,不過我這一次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有什麼話你最好在半個小時之內就說清楚。”

我知道建的越久牽扯就越多,所以不如提前將一切都解決,這樣對誰都好。

“沒問題!”葉倩倩在那邊連忙的應了下來,“陳驍,你就算只是要跟我建幾分鐘都行,我這一次目的本來就只是爲了見你一面,只要能夠見到你,其他的我便什麼也不在乎了。”

說到底葉倩倩也不過是個可悲的女人而已。

我心底裏面嘆了一口氣,但是面上卻絲毫不顯,只是平淡的說道,“你說個地點吧,我直接過去。”

“那我們就去雲閣吧,那裏是你比較喜歡去的地方。”

“行。”

約定好了地方之後,我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而我並不知道此時的葉倩倩眼底裏面已經充滿了瘋狂。

“陳驍,你就算看不起我又怎麼樣?只要你的人是我的就行,就算心不是我的,我也一樣有辦法給你帶回來!”

我並不知道葉倩倩這些陰狠的想法。

過了幾分鐘之後,我便直接趕去了雲閣。

在民國那邊有我的專屬包廂,不過葉倩倩顯然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重新開了一個包間。

當我去到雲閣的時候,服務生下意識的就要把我帶去那個專屬於我的包間,不過在我說我的包間不在那裏之後,服務生顯然有些呆愣。


“去214包間。”我對着服務生淡笑了一下。

服務生立刻明白了我到底是什麼意思,連忙的點了點頭,緊接着將我帶去了214包間。

當我推開包間門口的時候,看見的就只是葉倩倩端坐的身子。

她一看見我,就以極快的速度朝我走了過來,在我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手就直接勾住了我的胳膊。

我下意識的就要將手給抽回來,看着我已經收回來了的時候,葉倩倩似乎覺得有些低落。

不過我並不願意再跟葉倩倩有什麼瓜葛,所以這個時候抽離是最好的。

我與葉倩倩一同走到了沙發邊上。

只見葉倩倩勉強的笑了笑,隨後便給我倒了一杯酒。

她說:“陳驍,這一次應該算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所以陪我喝杯酒吧好嗎?”

葉倩倩說着就將酒遞到了我的身前。

我警惕的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杯,並沒有選擇接過來。

葉芊芊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又是尷尬的笑了笑,緊接着將杯子裏面的酒一飲而盡,“陳驍,你放心吧,我不會再做什麼蠢事了,所以我絕對不會給你下藥的,我知道現在下藥只會讓你更加的厭惡而已。”

我沒有說話,但是眼裏的警惕已經消減了下去。

葉倩倩既然已經親自喝過這杯酒,那就證明這杯酒應當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了。

“陳驍,我忽然好懷念從前的日子啊,如果當初我沒有嫌貧愛富,我沒有跟他在一起,你現在是不是就會選擇我了?”

葉倩倩端着酒杯,滿臉的懷念。

“過去的事情就不必再提了。”我並不想提起以前的事情,所以在葉倩倩剛開口的時候便直接掀了過去。

葉倩倩苦笑了一聲,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隨後自己端着那杯酒與我的酒杯碰撞在了一起。

“陳驍,你真的跟周舒結婚了嗎?真的不是因爲氣我,所以才那麼說的嗎?”

“已經結婚了。”我面色平淡的點了點頭。

我跟周舒,的確已經結婚了,這一點倒是沒有作假。

只不過,我並不想告訴葉倩倩,我跟周舒,並不是旁人想象之中那種關係,我們兩個人只是有名無實的假夫妻罷了。

葉倩倩要是知道了這個,只怕會越發的纏着我。 “陳驍,我真的好後悔啊。”

葉倩倩說着就要直接往我懷裏躺。

我警惕的端着酒杯站了起來,退後了一步,躲開了葉倩倩的雙手。

葉倩倩又是笑了一聲,看起來並沒有絲毫失落的感覺。

“陳驍,其實我不介意你跟周舒結婚的,只要你重新跟我在一起就好,你知道嗎,沒有了肖氏集團的支持之後,我媽的病情已經越發的嚴重起來了,我知道我們的病情不管多嚴重都不關你的事,也不是你應該承擔的,

但是我忽然想到了以前願意拿出全部積蓄就爲了幫我還債的你,我到底是有多瞎了眼,纔會把以前的你給弄丟了,你是不是對我也滿心憎惡?”

葉倩倩說着又是一杯酒倒進了嘴裏。

我沒有阻止葉倩倩。

不過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一大半了。

我面色淡然的看了一下手錶,緊接着提醒道,“你還有最後一半的時間,有什麼事情你可以儘管說,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也可以提,能幫的我儘量幫。”

葉倩倩一聽立刻擡起了頭。

就在我以爲葉倩倩會找我要錢的時候,葉倩倩果然只是面色慘淡的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陳驍,現在在你眼裏,我是不是那種只會找你要錢的女孩,已經不再是你心目中的那個清純的女孩子了?”

我沒有說話。

不過事實上我現在的確是那麼想的。

但凡當初的葉倩倩願意好好的觀察一下,我就能注意到我身上不一樣的地方。

只不過當時的葉倩倩一直以爲我就只是一個窮司機而已,所以自然也沒有什麼想要了解我的時間。

“陳驍,你再陪我喝一杯吧,就當這是一杯餞別酒了。”

說完這句話後,葉倩倩走到了我的面前,將酒倒進了我的杯子裏面之後,自己便一飲而盡,並沒有等我。

我也沒有多想,而是順勢的將酒倒入了嘴裏。

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裏面,葉倩倩還是在向我不停的倒着苦水。

我聽得有些厭煩了。

但是這也算是最後一次相聚,所以我並沒有說話,只是任由着葉倩倩,不停的向我倒着苦水。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