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霆此話才剛剛說完,整個南晉大軍全數大笑不止,都已經自命難保,還想著取別人的性命,這所謂的黑風山王著實可笑得很。

盛威下馬緊握手中鐵槍,與慕雲霆的距離也更加靠近,還是那強橫的神色「就算整個雁雲山脈的山匪加起來,也攔不住我南晉大軍的步伐?看來你還是太天真了。」

對於盛威所言石仲並沒有懷疑,在王國之中,南晉是處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

手中鐵槍掃過在場每一個人,盛威大聲喝斥道「實話告訴你們,今日乃是奉我王聖諭,要征服整個雁雲山脈,從此時此刻開始,這雁雲山脈就納入我南晉版圖內。」


「此時此刻?當真是好大的口氣。」慕雲霆看似鎮定,心中也在不斷追問三鬼布陣事宜,或許下一刻就要廝殺。

盛威話音剛落又起意外,前方又傳來馬蹄作響聲音,待慕雲霆一看居然燕山山王張永,提領燕山大軍而來。

甲胄加身的張永,給人英武之感,完全出乎慕雲霆的意料之外。有了燕山大軍的加入,面對南晉軍隊慕雲霆也多了幾分信心。

盛威見張永出現臉色起了變化,凶戾的眼眸中,充斥著一股深重的殺意。

「山王,在下來遲了。」

「張兄前來相助,多謝!多謝!」

南晉大軍見張永發兵而來,第一時間拉起警戒線,戰火隨時都要開始。盛威鐵槍高舉,身後大軍動作迅速,不時之間已經是擺出殺敵大陣。

盛威語氣生冷道「燕山山王?數年不見,你倒是真能夠遊戲人間!」

「盛威少將,還是一樣英姿勃發!」

如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慕雲霆完全可以看出,張永在強忍著心中怒火。

「黑風山王慕雲霆,你可做好殞命的準備!」

聽盛威問話,慕雲霆哈哈大笑「沒有!因為死得人註定不會是我!」

「殺!」

黃沙漫漫里,全是刀光劍影,馬蹄疾,鮮血更紅。

今日黑風山乃至整個雁雲山脈,都註定成為人間修羅場,見盛威舞動鐵槍如盤蛇,一動就是陰狠無比,大步流星而來,已經不知道帶多少性命而去。

見如此狀況慕雲霆依舊冷靜,三鬼的醉生夢死陣已經成了,原本張永已經準備提刀就殺向盛威,卻被攔了下來。

「醉生夢死陣!發動」

下一刻

黑風山好似開始斗轉星移,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將整個南晉軍隊都籠罩其中,無論南晉士兵如何衝擊,都打不破這透明的枷鎖牢獄。

南晉大軍各個都是精兵強將,這雁雲山脈的山匪大軍,根本就不是其對手。

只是盛威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此地,遭遇這莫名怪事,怒而咆哮起來「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開始還有些許反抗,隨之只見陸陸續續。南晉士兵眼神開始迷離。

一個個都陷入內心潛在的黃粱美夢中,如泥牛入海不能自保,道陣一出凡是精神意志,不夠堅強者者全數淪陷,若是長時間處在道陣之內,所有軍士將失心而亡。

南晉少將盛威身在道陣中,感覺到腦海中,開始出現一些異樣念頭,在不斷侵擾著自己的意志。

「哼!小小把戲,就想讓本少將沉淪?」

身為縱橫沙場的少將,盛威的精神意志,著實不是一般士兵可以比擬。強大的精神意志抗住,醉生夢死的誘惑,卻也大大削落盛威的攻擊力。

之前不管是面對慕雲霆與張永,都有必勝的把握,現在事情開始變得微妙起來。

再看到身後大軍,無不是眼神迷離,都在夢境中,不斷的沉淪下去。看到這樣的情形,盛威怒火衝天面容如凶神。

「燕山山王,我看你等這一刻,恐怕已經等了很多年了吧!」

「如你所言!」

「這兩人之間到底有何等仇怨。」現在慕雲霆心中,已經開始猜想起來。

大敵當前,慕雲霆已經無心多想,凝神運氣片刻整個人萬獸上身,凶威赫赫,虎目狼性近在眼前。

慕雲霆鐵拳緊握,張永長劍出鞘,黑風山下氣氛從來沒有如此驚訝過。

「來吧!來吧!讓本少將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少手段!」

盛威豪氣干雲,話語落下鐵槍脫手,如毒蛇出洞,惡龍出水。

橫掃一片也是寒光千萬點,耀眼不見萬物,鐵槍來回招招都兇橫無比。

慕雲霆鐵拳在前,如萬獸奔走,張永長劍更是刁鑽,一出招都是取其要命所在簡直讓人防不勝防。

「蠻牛沖!」

拳如牛角一往無前橫衝直撞,與鐵槍連連對轟!如此神勇也是,讓盛威心中暗自吃驚「如此強悍的肉身?簡直是舉世罕有!」

慕雲霆戰意勃發拳腳相交,大開大合里毫無顧忌,再看張永長劍里恨意綿綿不斷,鋒芒霹靂,恨不能直接取了盛威的項上人頭。


「黃金獅子吼!」

三人交戰來回不斷,對敵兩人盛威也是不弱半點下風,鐵槍強勢招式也是出神入化,如龍擺尾,青魚游水,千萬變化都在一念之間。

「這麼多年,你還是如此差勁,真是讓我太失望了!還要遊戲人間多久!」

盛威一聲質問,換來的只有張永無盡怒火,讓對方青峰長劍變得越發的兇狠。

槍與劍的錚鳴聲音不斷,飛沙走石里,張永雙目已經沖火。

「這才對嘛!可惜想要殺我,再給你一百年也是不可能!」儘管深陷道陣中,盛威卻很是從容,招式絲毫不弱半分「難道你以為找來一個助力,這樣就可以殺了我?」

「要殺你的人是我!」


慕雲霆一拳打出千鈞勢頭,強行撼動盛威的攻勢,揮發勁力片刻就是大汗淋漓,體內開始不斷燥熱起來,莫名感覺到一股起來,在靈魂深處力量爆發開來。

見慕雲霆越發勇猛,盛威心中也開始有些許不安,在他眼中慕雲霆就如,一頭即將脫困的惡魔。

在對著牢籠在不斷的咆哮著,不斷的撕咬著,下一刻惡魔就要舉起的大手。

「啊!」

狂嘯聲回蕩在黑風山上,胸膛上那一個神秘的時間紋印,開始綻放出絢麗的光芒,光芒普照整個雁雲山脈。 驟然!

情況大變

此時所有的都眼睛都投向慕雲霆,從胸膛為源點開始,周身各處都起了變化,不斷散發出神秘詭異的光芒不斷的涌動開來,漫天普照,宛如交織出一張大網,直接罩住整個雁雲山脈。

時間紋印的光芒,在這一刻彷佛成了眾人的噩夢,誰也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見的一顆。

在場數萬人都被困在光芒中,四肢難動,彷佛被定身一樣,只留下四處張望的緊張眼神。

「吼!」

又是一聲震人心神的怒吼,自黑風山地底傳來,音波強烈開始不斷震動大地。

衛然等人看著懸空的慕雲霆,周身被時間光芒包裹,好似整個人都陷入玄玄。

衛然小聲道「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的發生太過突然,縱橫沙場多年的盛威,也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情況。

此刻眼前的黑風山王,宛如置身神話世界中,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顯然他已經完全超出人類的理解範圍。

「這?這是怎麼回事」張永心中也是忐忑,慕雲霆給自己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詭異的時間異光,吞天並日月,懸空而立慕雲霆不動如山。

這一刻

他已經不再是個體的存在,自慕雲霆胸膛散發出來的時間光芒,如是有靈性,開始滲人整個雁雲山脈,山脈與時間異光,不斷交融成為一體。

時間在一分一秒過去,眾人都是無比的緊張,漸漸地異光開始減弱,慕雲霆再度出現眾人眼前,但神秘氣息更加凝重。

「現在如果不殺了他,誰都不會知道接下來,將要發生何等事情。」盛威開始鼓動起張永,讓他與自己一同聯手斬殺慕雲霆,這一個不安定的因素。

「怎麼?堂堂的南晉少將,也會有害怕的一刻?」張永冷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己動手!」慕雲霆還處在詭異境界中,盛威手中鐵槍已經提了起來。張永見狀強勢亮劍開來「怎麼?難道你以為你有本事,擋住我九轉追魂槍?」

張永道「你可以試一試!」

慕雲霆還在時間異光的籠罩中,意識開始不斷穿梭在宇宙各個時空,億萬光年的時光,開始在腦海中不斷來回。

……

「這是怎麼回事?意識開始穿梭空間與時間,還是億萬光年,再這樣下去這小子會陷入沉睡狀態」黑虎連聲大呼面色失色。

黑龍道「我們一同出力,強行催動苦海青燈,用青燈之光壓下這世間異光!」

話不多說

三鬼開始運轉秘術,傾注畢生鬼力,導入苦海青燈內。

在時間異光包裹中的慕雲霆,那腰間的翡翠色小燈,開始漸漸散發出瑩瑩弱光。

籠罩整個雁雲山脈的時間異光,突然間一道青色光華,如天刀斬開時間異光生成的混沌世界。

一束天光斬開蒼穹,千萬道神之光,在雁雲山脈全面爆發開來,席捲千里之外。

神識再度清明,慕雲霆雙目有神,看著盛威「看來你是想要趁火打劫,南晉少將果然是心狠手辣!」

見慕雲霆靈台清明,張永高懸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反之盛威的情況就大為不同,對方的異變給自己,帶來不小的震駭。

「就算你手段再多,今日也必死無疑,這雁雲山脈註定,要納入我南晉國的版圖!」

當盛威說起這句話的時候,張永神情里也是更加的怒憤,已經無需多言,運氣通靈殺人一劍就要揮發開來。

「轟!」

就在張永出劍的前一刻,山石崩裂大地搖晃,聲聲轟鳴如萬千怒雷聲,又如凶獸開口咆哮。

飛沙走石中,身陷三鬼醉生夢死陣的南晉大軍,可謂是死傷慘重。

駭然的巨變,此時仿整個黑風山活了過來,山峰中不斷冒出滾滾黑氣來,化成龍虎踏青雲,直上九天攬月弄星宇。

天象異變,滔滔氣勢恢宏無邊,堪比諸神降臨也不過如此,北風呼嘯,參天大木化齏粉。

大地開始不斷陷落,黑風山深溝不斷出現,如血盆大口張開,準備吞噬了生靈性命,一陣又陣慘叫聲,開始回蕩在整個黑風山當中。

黑虎道「這下玩完了?在時間異光與青燈之光相撞一刻,居然破壞了黑風山地底封印!這下囚困多年的荒獸要現世了!」

「轟!」

一聲轟然巨響,打碎了無數人的肉身,瞬間血肉模糊了草木當中。

或許是因為黑風山地下世界的開啟,隱隱約約中的那一股召喚,已經開始清晰起來,慕雲霆目光投向開裂的黑風山大地。。

厚重的大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的開裂著,如死神的觸角在不斷的張開。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