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過,我知道這對已經成熟的樂克來說是一次巨大的挑戰,我想米總這後果應該你也可以想到,現在國外很多知名企業比如微軟集團就已經開始實施客戶等級制度,他們將會在每年不定期公開VIP客戶資料以此來勉勵廣大消費羣體也增進了公司與客戶的信任,所以我們不妨試試。”我對此番話也沒抱多大希望,畢竟這是國內,想要效仿國外的制度加以改革免不了一些業界人士的口舌是非。

我的話說完米藍進入到一段極長的沉默,沉默中我都把面前的白開水喝完了,她才平靜的說道:“還有呢?”

“還有……”我想了想,於是又說道:“我們目前先安撫所有被泄漏資料的VIP客戶,對他們的VIP卡做一次升級,然後再對公司所有VIP客戶做一次全方面的回饋,最後再召開發佈會公佈我們改革後的制度。”

我這翻話說完後米藍緊皺的眉頭終於得到了鬆動,對我說道:“明天上午九點半你到我辦公室來。”

“哦,好。”她並沒有給我一個肯定的答覆,只是要我明天去她辦公室,這樣的改革或許太大膽了,沒有反覆權衡根本不能斷下決定,所以我也並不再多說什麼。

和米藍的簡單會談後她便着急離開了,她離開以後我下意識的向窗戶外看了看,只見到樓下車位中她上了一輛黑色的賓利歐陸,這種天與地的對比之下我又自嘲般笑了笑,有些自言自語道:“我能想到的她應該也能想到,或者對她來說我剛剛所提的想法只是在浪費她的時間。”


無論怎麼說我始終自信了一次,就因爲我還有一絲在這座城市待下去的希望,因爲這座城市給了我太多悲傷和太多牽掛,我不甘就這麼離去,我要奮鬥我要改變我要逆襲。 離開餐廳後我便給王胖子打去電話,約了個地方見面,沒等多久她便火急火燎的趕來了,看着他那麼着急的樣兒,其實我挺擔心他的,我不知道我將我聽見的那些告訴給他後他會有什麼反應。

王胖子見到我便露出了喜悅的笑容,當即從煙盒裏抽出一根菸遞給我:“哥們,是不是解決了。”

我在心裏反覆權衡之後決定不再騙他,畢竟那是哥們一輩子的幸福,我能幫他的也只是將我所知道的告訴他。

我皺着眉頭,搖了搖頭說道:“算了吧哥們,我勸你還是做回以前的自己。”

聽我這麼說後胖子的臉色頓時暗下來,語氣也隨之變得低沉:“這麼說她還是把你拉進黑名單了?”

我點點頭道:“不止這樣,並且我還聽見了她身邊一個男人的聲音。”

“男人的聲音?”王胖子,情緒變得激動起來。

我再次點頭,繼續說:“對,並且聽聲音好像和她的關係不一般,肯定不會是普通關係。”

王胖子的情緒從緊張變得慌張,他一把抓起挎包站起來準備走,我喊住他:“你去哪?”

“我,我要去殺了那個孫子。”王胖子咬牙切齒,我相信這種事他做的出來。

於是硬拉住他,幾乎用吼:“你他媽瘋了嗎?你知道他在哪嗎?況且不還不清楚他究竟的身份嘛。”

經我這麼一說,王胖子愣了愣又坐回到位置上,點上了一根菸又將煙霧長長的吐出。我看着他現在這樣子有些心疼,也明白他現在內心的感受,因爲我曾經經歷過,我明白那種撕裂般的疼痛。

王胖子一個勁的抽着煙試圖用尼古丁來麻痹自己,許久他纔對我說道:“那現在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如果他是真愛她那就必須得將這件事弄明白,於是說道:“她現在還在天網工作嗎?”

胖子有氣無力的點點頭,說道:“在,我也去她公司找過她,可是門衛根本不讓進,於是我又在在她公司樓下等她下班,可是一連好幾天都等不到她,就好像她從另一個出口走了。”

聽着他這一番陳述,我笑了笑道:“不讓你進去那是肯定的,但是我不一樣,我以前在裏面上過班,和前臺那小妞挺熟悉的。”

王胖子似乎看到了一點希望,忙問:“那你帶我去行不行?”

“當然不行,你放心吧兄弟我一定給你個完美答案。”

“那,那就拜託你了。”王胖子並沒有因此而有那麼一點點的興奮,也許他已經想到了最壞的結果。

是啊,無情的生活總是這樣揉捏我們,我和王胖子無疑是最倒黴的北漂之一,可是那麼多年過去我們還是咬着牙堅持了過來,我就不信眼前這點困難就讓我們妥協了。

我笑了笑拍了下王胖子的肩膀道:“謝我就不用了,把茶水錢結了就行。”

然後我便離開了這家茶餐廳,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下午的兩點鐘,沒什麼事的我決定現在就去天網一探究竟。

坐上地鐵半小時後我便來到了曾經工作了三年的地方,這裏的一切還是那麼熟悉,守大門的保安還是喜歡抱着茶杯眯着睡眼。

我向老大爺打了聲招呼他並沒有攔我,我便大步走進了電梯,半年沒回來了這電梯還是從前一個樣,噪聲太大似乎都能感覺到鋼絲在晃動,太可怕了。

十三樓很快就到了,前臺接待依舊春風拂面喜歡在上班時間玩着微信吊着高富帥。我悄悄地走到前臺在她不注意的時候猛地嚇她一跳,只見她身子頓時往後一扭用一種扭曲的表情打量着我。

我對她拋了個媚眼,道:“咋了?是多久沒見過這樣一個帥哥了?”

“李,李洋?你,你怎麼回來了。”她的反應很驚訝,連說話都結巴了。

我繼續對她放電,貧道:“怎麼?不希望我回來麼?”

她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的話了,只是放眼朝辦公廳看了看,又小聲對我說道:“我不是聽說你都在樂克混到市場部經理了嗎?”

我很是自豪的一笑,並沒有壓低聲音道:“對呀!”

“那你……”她又向辦公廳看了看,似乎想說那我還來這裏做什麼。”

我也不再逗她了,恢復到正常語氣說道:“我向你打聽一件事。”

“什,什麼事?”她還是有些提防我。

我嘆氣道:“哎,你不要像看賊一樣看着我,我不是來打聽天網的消息,只是想打聽一個人。”

“誰,誰呀?”她有些疑惑,又向辦公廳環視了一圈。

“我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就知道別人都叫她小莉,對了她好像是公司的財務。”

她恍然大悟般乾笑一聲,說道:“你說的是馮莉莉吧!”

“好,好像是吧!”我也不確定,以前就聽胖子叫她小莉,況且以前我們還是同事我都不知道她叫什麼。

前臺小妹繼續幹笑,道:“人家現在可是紅人,什麼財務喲!”

我聽着好像裏面有故事,於是繼續追問:“說說看?”

“她現在是秦總的私人助理,哎,簡單說就是秦總的小情人兒吧!”

看來我的猜想沒有錯,之前在電話中那個男人的聲音我是覺得挺耳熟,原來是秦總,也就是天網的老大我以前的老闆,我一向對他這個人沒有什麼好感。

前臺小妹有些疑惑的問我:“欸,你找她啥事呀!”


“沒啥事,謝了啊!改天請你吃飯。”

說完我便走了,幾乎還能看見她那茫然不解的表情。至於這個前臺小妹其實我對她的印象挺不錯的,就是懶了點但是爲人處事挺不錯的。

知道真相後的我並沒有立刻告訴給王胖子,我知道他的脾氣,估計現在告訴他,他一準提着菜刀去天網鬧個天翻地覆,索性再瞞他一段時間,這段時間帶他出去感受下他以前那些奢靡的生活,以此讓他漸漸忘記這些疼痛。

但是我自己又一次被可惡的現實給洗腦,馮莉莉這樣的傳統女人也都會因爲金錢而拋棄愛情。也許吧!也許在現實面前所謂的愛情就是那麼的一文不值。類似這樣的案例我見得不少,王 曉曉就是其中之一,唯有何雅自始至終她沒有去追求所謂的榮華富貴,哪怕平凡一生也心甘情願。

所以我還是相信這個世界會有不期而遇的驚喜,我也一直在等待屬於我的驚喜。 晚上我又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給房東匯去了五千塊的房租後又在小區外炒了一個揚州炒飯買了兩瓶冰鎮啤酒便回家享受我這奢靡而又愜意的小時光。

爲了不讓房間變得安靜,我把電視聲音放得最大,一直在心裏堅持千萬不要想起某個人,可窗臺上那兩盆在風中搖曳的風信子不得不讓我又想起了她,她在我生命中已經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好像已經成爲了我身體中的一部分,就好像眼睛耳朵,缺了一樣就很難適應。

喝了兩瓶啤酒後我的思緒才漸漸變得模糊起來,好似這個房間裏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不再真實。

在我的無病**中手機鈴聲終於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米小艾打來的,於是又恍恍惚惚的接通道:“什麼事?小艾,”

“大叔,你快出來,我要去騎單車。”米小艾的聲音總是那麼清純,她這個小女孩曾經還是我幻想成爲女朋友的對象,但經過這段時間的浮浮沉沉我對她已經只剩下妹妹一樣的感情。

我抹了一把臉,說道:“在哪呢?”

“就在我們那天去的那個溼地公園。”

“哦,好,我馬上就來。”沒辦法,爲了不讓自己孤零零的面對這個屋子,我答應了米小艾。

二十分鐘我便來到了北運河旁邊的溼地公園,還在不遠處我便看見了一個瘦小身影努力地蹬腳踏板。

我衝她招了招手喊道:“嘿,小艾。”

米小艾穩穩的停下了單車對我露出一個笑臉,指着不遠處停着的一輛單車迴應道:“大叔你去騎那輛。”


“哦。”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於是並騎上了一輛自行車。

本來我對我騎車的技術相當自信,可那次車禍後我凡是隻要見到兩個輪子的車子都會產生一種恐懼感,尤其是晚上。

不過我還硬着頭皮騎上了單車,跌跌撞撞的跟在米小艾後面,米小艾倒是非常享受,殊不知我現在手心都開始冒汗了。

騎了一段距離後我終於停了下來,不打算騎了就在路邊的石沿上坐了下去,點上了一根菸看着米小艾那享受的樣子,似乎她的快樂很容易被滿足。何嘗不是呢,如果我有一個像米藍一樣的姐姐我肯定比她還要會玩。

我突然對米小艾的生活產生了興趣,她對我說過只比米藍小一歲,也老大不小了應該不會一天到晚只知道玩吧。

等她停下來的時候,我才問她:“你不會天天都那麼閒吧!”

“那不然呢?像我姐姐一樣整天24小時有20小時都在工作?”米小艾好像對她目前的狀態挺滿意的。

“你不會覺得無聊嗎?”

“會啊!所以我才找你和我一起無聊嘛。”

“可是我也有我的事要做呀!”

“那可以等你做完了我在找你呀!”她的話雖然這麼說,可哪次不是火急火燎的召喚我出來,並且從來不問我有沒有時間。

“其實我認爲你可以幫你姐姐分擔一點,我看你也挺聰明的。”

“我纔不去了,她的工作好枯燥好乏味的。”米小艾把臉一歪,似乎一點也不敢興趣。

我再也不說一句話,因爲我差不多已經看出來了她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敗家女,如果沒有她姐姐,她什麼也不是。

沉默了好長一段時間她又拉着我起來:“大叔你快起來,我們再騎一圈。”

“你騎吧!我太累了,騎不動了。”是真的不想騎了,不是敷衍她。

她當即對我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道:“不會吧!你才騎了兩圈就累了?你是男人誒怎麼一點運動細胞也沒有!”

其實我很想說我和你能一樣嗎?如果不是內心恐懼叫我騎一晚上我也不喊一句累,但是我這樣說,只是進入到一段無休止的沉默。

米小艾不再強求我,自己又去騎了兩圈後又帶着兩瓶礦泉水來到我身邊,主動擰開一瓶遞給我:“諾,大叔請喝水。”

“謝謝。”我接了過來便喝了兩口。

她歪着頭凝視着我,許久說道:“大叔,我怎麼發現你今天心情不太好?”

我嘆了口氣道:“我被公司開除了。”

米小艾皺了皺眉,道:“啊!是你的原因還是公司的原因呢?”

“不知道怎麼說,算是個人原因吧!”

“哦……那……”米小艾想說什麼但又沒說。

我主動接過話來,說道:“可是你姐姐今天來找我了,她給了我一次機會讓我解決此次商場泄漏的事件就可以讓我繼續留在公司。”

“那你解決了嗎?”

“沒有,只是想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已經告訴給你姐了。”

“那她怎麼說?”米小艾似乎還挺關心這事的。

“她沒說話,就叫我明天到她辦公室。”

米小艾當即露出一個笑容,道:“那恭喜你了。”

“恭喜我?”我有些納悶。

“對呀!如果姐姐會有這種反應,差不多就已經接受你的想法了,所以祝你好運。”

“啊!哦,謝謝額。”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先謝謝米小艾的好意了。

米小艾小手一揮,說道:“沒事,大叔我告訴你,我姐姐就這樣一個人,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誇過任何人也從沒有給過任何人肯定的答覆,如果她不同意你這個想法,那她當時就會否定你。”

“哦……你很瞭解她?”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