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歡也望着她說道:“可是我現在就想做壞事!”

陳爾嵐嬌羞的推開他:“怎麼給你一點陽光就燦爛呢?剛表揚你就要得寸進尺了,不是告訴你我晚上要去陪我媽了,改天行不行?”

她含情脈脈的看着左歡,這還讓左歡怎麼能忍得住?他望望停車場內空無一人,馬上就撲了過去。

~~~~~~~~~~~~~~~~~~

廖雲澤一睜開眼就看到了那個讓他感到很親切的女人,她正從一個紙袋裏拿出幾個餐盒,裏面傳出誘人的香味。

女人把那幾個盒子打開,都是些普通的家常菜,但對作了一個多月乞丐的廖雲澤來說,無疑就象是饕餮盛宴了。女人把他扶起來一點,拿了個勺子一口口的喂他,還仔細地用紙巾抹去他嘴邊的油漬,等到廖雲澤吃得差不多了,她把剩下的東西全扔進了垃圾桶,把牀頭櫃擦乾淨,這可是這間屋子裏唯一能擺點東西的地方了。

女人坐到廖雲澤牀尾,遞給他一杯水:“你的傷恢復得很好,再休養個幾天應該就可以試着活動了,不過骨折要完全癒合還要很久。”

廖雲澤喝了口水,放到牀頭櫃上,右肩還是隱隱有些疼痛,他問道:“我睡了多久了?”

女人淡淡一笑:“一個多月了。”

廖雲澤吃驚道:“這麼久?我還以爲我就睡了幾天!”

女人答道:“多休息對你傷勢恢復有好處,我就讓你一直睡着的。”

廖雲澤看自己的身上很乾淨,也沒有什麼異味,肯定是這女人經常在給自己擦拭身體,可是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她又怎麼可以讓自己睡足一個月不醒?他忍不住問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我以前雖然有錢,但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甚至連安全都沒法保證!”

女人笑了:“你還很在乎你以前所擁有的?你現在已經擁有了這個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廖雲澤茫然的搖頭表示不明白。

女人凝視着廖雲澤的眼睛:“你是不是看到我就覺得我很親切?就像一個久未謀面的親人一樣?”

廖雲澤點頭。

女人繼續說道:“我也一樣!不過我知道你是廖雲澤,而你不認識我罷了。”

廖雲澤心裏有太多疑問了,正想說話,女人制止了他,緩緩說道:“以前我過得很開心,我有一份很有意義的工作,有一個小我半個小時的妹妹,我認爲接下來的人生就是這樣了,直到發生了一個意外,我受了一點傷,但是受傷過後我覺得我變得不一樣了,我開始憎恨周圍的東西,我的脾氣開始變得古怪,甚至覺得我的妹妹都變得面目可憎,雖然我們是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說到這裏輕聲的笑了起來。

笑了幾聲,女人又繼續說道:“直到有一天我們去醫院看望一個受傷的同事,我在你的病房外突然感覺到了一些東西,我什麼都明白了!”

廖雲澤也在回想自己被那紅色的東西進入了手臂後,不也是變得脾氣古怪,也開始憎恨周圍的東西麼?難道她也被那種物體進入了身體?

女人臉上又出現了那迷人的笑容:“我明白了我開始變得不普通了,我不再是個平凡的人,或者說,我不再是人類了!你也一樣!”

廖雲澤大驚:“你也被一個紅色的物體攻擊了?”

女人笑道:“那種東西叫魅靈,是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另一種生物,只是真相一直都被掩蓋,普通的民衆根本不知道罷了。”

廖雲澤微微擡起自己的右臂,並沒有什麼不同尋常的變化,他猶豫着問道:“你是說那種魅靈進入我們的身體後我們就不是人類了?我們也變成魅靈了嗎?”

女人站了起來,在廖雲澤面前轉了一圈:“魅靈可沒有這麼完美的身體,我相信我們倆現在是一種全新的物種,我們結合了人類和魅靈的所有優點和能力,只要我們完全吸納了這些能力,我們就能站在生物鏈的頂端,這個世界都會被我們主宰的!”

廖雲澤完全相信她說的話,因爲他也有要征服這個世界的想法,他對女人說道:“我也有類似的感覺,我身上也有很強大的能力,但我不知道怎麼使用它,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

女人兩手輕輕擡起,屋子裏所有的東西都隨她手的動作懸在空中:“因爲我本來就有超能力,而當時我的工作就是負責清除這種生物,在我明白了這一切後,我的超能力,也就是精神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爲強大的靈魂之力,如果我們能把它完全掌握的話,就是我們成爲這個星球的神的時候了!”

廖雲澤興奮了,這不就是他所要尋找的答案麼?散盡了萬貫家產,受到了這麼多非人的折磨和痛苦,要的不就是這個答案麼?他的眼裏流出了激動的淚水,苦盡甘來的淚水!他在心裏狂笑呼喊着:是的!我要和她一起征服這個世界!我可以登上世界之巔了!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以前叫崔青婷,現在我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蓋雅!”

(感謝一日三省600、嘿嘿嘿AAA、lfsjjp等幾位兄弟的打賞!) 十月末的CD市下過幾場雨後總算是入秋了,學校裏的漂亮姑娘們都換上了早已準備好的秋裝,在學校的街道上爭奇鬥豔,小夥子們也不幹落後的換上了自己滿意的行頭,摟着自己的基友,希望能吸引住某個姑娘的眼球。

左歡扯了扯自己的帽衫,問陳爾嵐:“我的穿着打扮是不是有點幼稚了?”

陳爾嵐很認真的上下打量左歡一番:“不是幼稚!是弱智!”

“哎!”左歡垂頭喪氣的說:“陪我去買幾件不弱智的衣服吧,要不我總覺得人家看你的眼神不對。”


陳爾嵐好奇道:“怎麼看我了?”

“帶着個小朋友逛街,那些人肯定覺得你是在採陽補陰!”左歡說完就做好了挨一腳的準備。

可陳爾嵐沒有生氣,反而摟緊了左歡笑嘻嘻的說道:“怪不得姐姐我覺得這陣子皮膚變好了呢,原來還有這個說法啊?”

左歡沒法反駁,只有狠狠的親了她一口,引來周圍男生一片妒忌的目光。

現在左歡在學校已經成了那些屌絲們的偶像,CD市的十佳青年之一,又有份在他們看來很霸氣的警察工作,還泡上了電視臺最美的主持人,典型的人生贏家啊!不過就是穿着品味差了些。

陳爾嵐撩起被風吹亂的長髮,問道:“週末我要去省裏錄個節目,你和我一起去吧?錄完了節目我們可以在那裏玩一天。”

左歡嘆口氣:“爾嵐,我現在都被套在CD市了,沒科長的允許,哪裏也不能去的。”話還沒說完,陳科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一接通,電話裏就傳來陳科的大喊聲:“馬上來酒店開會,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宣佈!”聲音大得旁邊的陳爾嵐都聽見了。

她從包裏拿出鑰匙說:“你開我的車去吧,我就在你們學校裏逛逛!”

左歡很是抱歉的說:“我儘快回來,爭取給陳科長請個假週末陪你。”

來到酒店房間就看見陳科在裏面不停的踱步,臉都快笑爛了,江梓月在一旁微笑着擺弄那盆植物,左歡奇道:“有什麼好事把我們大科長樂成這樣?”

陳科擺擺手:“等會說等會說!肯定是好事。”

左歡走到江梓月面前問道:“梓月,你先給我透點風唄,我這人心理承受能力差,要是一會接受不了怎麼辦?”

江梓月笑而不語。

一會其他的同事都出現在電視裏,連剛出院的崔青梅都來了,她這次傷得不輕,人都瘦了很多。

陳科見人到齊了,咳嗽兩聲拉下了臉,可還是藏不住那笑意,弄得臉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看起來甚是恐怖,這老頭平日裏那麼沉穩,到底是什麼事高興成這樣?

“同志們!今天這麼急把大家叫來開會,是有件大事要告訴你們!”他又故意停了一下賣個關子,吊足了衆人的胃口,弄得左歡都想脫下鞋子扔過去。

“老美那邊宣佈找到了阻止魅靈進化的辦法!我們和魅靈的戰爭就要結束了!!”說到這裏,他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

大家先楞了一下,然後都歡呼尖叫起來,左歡更是藉機和江梓月擁抱了一下。

好半天大家才穩定住情緒,陳科繼續說道:“他們在一個多月前發現了魅靈進化必須要持續接受到一種電波,所以他們發明了一鍾干擾裝置,安裝到世界各地的能量探測儀裏,就可以改變那種電波的頻率,破壞掉魅靈進化的一個必備條件。”

左歡插嘴道:“那麼多怎麼裝啊?”

陳科瞪他一眼繼續說道:“現在這個裝置已經設計修改到非常成熟,可以由太陽能供電持續工作,而且技術簡單成本低廉,已經開始量產,剛剛在世界各國首腦大會上全票通過了安裝方案,首先就會在人口集中地區進行安裝!”

他從包裏摸出了一個象鴿子蛋一樣的電子儀器:“就是這個東西,它發射的干擾電波輻射半徑可以達到十公里,已經運送到了各個省市,會在一週的時間裏完成安裝過程,一個月內可以完成國內所有地區的覆蓋!”

陳科怕左歡插嘴瞪着他繼續說道:“一些貧窮的國家會由國際組織無償提供資金援助,而地球面積最大的海洋區域會由所有的國家共同負責,整個工程會在六個月內完成!也就是說一週後我們省內就不會再有魅靈出現,半年後世界上不會再發現一隻魅靈!我們勝利了!”

大家又歡呼雀躍起來,左歡從陳科手裏拿過了那個“鴿子蛋”,就這麼個小東西幫助人類贏得了這場和異類生物的戰爭,這個勝利是不是來得太過容易了?

大家都在歡笑着、尖叫着,可能是左歡於魅靈戰鬥的時間太短,體會不到他們經年累月與之抗爭的辛苦,左歡把玩着這個發射裝置,心裏面總覺得有哪裏不對,但看見他們這麼高興左歡又不忍心說出來影響他們的心情,還是算了吧。

左歡把“鴿子蛋”還給陳科,悄悄說道:“後天我想請個假去趟省裏行不行啊?”

陳科笑容滿面的拒絕了左歡:“還有一週的時間你都堅持不過去?要站好最後一班崗懂不懂?”

他作了個讓大家安靜的手勢:“我們異能局的主要職責就是清除魅靈,可能有同志會問,要是以後都沒有魅靈出現了我們不就失業了?上面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讓我告訴大家,我們的待遇不變,只是以後的工作重心會偏向於幫助警方!”

待遇不變?大家又歡呼起來,這就是又有錢拿又不用工作麼,不過想想上面也不會讓這羣有着特異功能的人在社會上晃盪,花點錢養着以防後患唄!

現在異能局和公安局每個月給左歡發的工資有五萬多,怎麼也夠左歡舒舒服服的混吃等死了,不過左歡還是想先達成從小時候都在構思的一個願望:開間網吧!

以前看見網吧里人家玩得興高采烈自己又被那幾個“未成年人嚴禁入內”大字擋在外面,那時候就有了長大掙錢後一定要開間網吧的願望,上大學後家裏給的零用錢又非常有限,每次去就只能玩幾個小時,現在左歡也有了快二十萬的存款,可以付諸於行動了。

趕開在電腦面前笑得流口水的陳科,上網查了下現在開間網吧的條件,結果第一條就讓左歡大失所望“中心城區網吧計算機數量不少於120臺,場所最低營業面積不低於240平方米”這樣就算只配四千一臺的電腦都要花五十萬,加上裝修鋪面租金什麼的沒一百萬拿不下來,上哪去找這八十萬的缺口呢?左歡鬱悶了!

(現在網吧審批標準早解禁了,營業面積大於20平就能申請,爲了故事的發展,暫時用以前的吧!)

陳爾嵐發來條信息讓左歡開完會到學校南門的一間咖啡廳去找她,左歡和陳科打了聲招呼,想着自己的小心思,一會就到了她說的地方。

咖啡廳里人不多,陳爾嵐正和對面一個男人說着什麼,左歡越看那人越是眼熟,走近了纔想起來這不是區委鍾書記的大公子鍾凱麼,幾個月前因爲想給文倩下藥被自己揍了個半死的那位‘潮男!’自己還被他弄進了警局,後來還是求助的陳科才放出來的,想不到在這裏碰上,看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是又想來撬自己的妞?

左歡坐下就摟着陳爾嵐宣示主權,毫不客氣的對他說道:“鍾大公子好久不見啊!你的傷都好了?”

鍾凱臉皮也夠厚,笑了下說道:“早沒事了,你來了我就不當燈泡了,嵐嵐你考慮下我說的,我就先告辭了!”

嵐嵐!叫得這麼親熱?左歡正想發火,陳爾嵐抓住左歡的手微微搖頭,然後微笑着和鍾凱說:“我會考慮的,那就以後再聯繫,我和我男朋友再坐會。”

他走遠後兩人異口同聲問道:“你怎麼會認識鍾凱?”想不到會如此默契,兩人都笑了起來。

左歡就先把怎麼和這小子打過交道的事講給陳爾嵐聽,她聽左歡說完後也是嘆了口氣說道:“早知道他不是什麼好東西,想不到那麼下三濫的事也想去做!他也是我們C大畢業的,又因爲他爸的關係和我一起吃過幾次飯,後來還追過我,現在說是搞了個傳媒公司,想請我過去當副總。”

左歡有點慌:“你知道他是什麼人還說要考慮?”

陳爾嵐搖着左歡的胳膊說:“人家算得上是有錢有勢,能不惹就不惹,我說考慮一下是給他個面子。”

“他爹是區委書記,你姚叔叔是市委書記,你還用給他面子?”左歡有點奇怪。

陳爾嵐淡淡的說道:“出了醫院那事姚叔叔就被叫去黨校學習了,肯定會被調走的,再說我也從來沒有依仗過他,這些***,能不惹就不惹吧。你給你們科長請到假沒有啊?”

左歡老老實實的回答:“陳科不準假,不過有個好消息,還有一週的時間我就不用去幹那些危險的事了,以後就可以天天陪着你。”


“真的啊!那可就太好了”她興奮的抓住左歡的手,看看左歡又問道:“那你怎麼還像有心事的樣子呢?”


左歡的確有心事,不是那八十萬,而是心上有塊大石頭,“鴿子蛋”一樣的大石頭!

(今天兩章一起更新,晚上有事上不了,繼續求花求收藏!) 左歡和陳爾嵐又繼續坐了會,她見左歡一直有點不高興的樣子,捧着左歡的手說:“你有什麼心事告訴我好嗎?我們既然在一起了就要分享所有的喜怒哀樂啊!”

左歡總不能告訴她“鴿子蛋”的事吧,他就說了我想開間網吧還差了很多錢,陳爾嵐一聽就笑了,說:“這還不簡單,加上我的不就夠了!”說完就去包裏翻銀行卡。

左歡趕緊按住她的手說道:“爾嵐,我愛你!我也知道你愛我,但是作爲一個男人,我的自尊心是不會允許我用你的錢的,開個網吧又不是什麼大志向的事,只不過是想完成我童年的願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去強求。”

她見左歡說得堅決,也就沒有再勸說,而是從旁邊拿出個大大的購物袋:“你的自尊心不會不允許你的女朋友給你買件衣服吧?快試下!”

袋子裏是件皮夾克,左歡不知道是什麼牌子,但摸起來相當舒服,穿在身上大小也合適,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左歡對陳爾嵐說道:“謝謝老婆,不過雖然我長得帥,但是你也不用一直盯着我流口水吧!”

~~~~~~~~~~~~~~~~~~

今天陳爾嵐起了個大早,她要去省裏給自己的節目拍攝一些素材,那裏正在舉辦一個珠寶博覽會。簡單的梳洗了一下,稍微化了一點淡妝,就上了電視臺等在樓下的採訪車裏。

左歡這時發來條信息讓她注意安全,她心裏甜絲絲的,想不到這頭只會睡懶覺的豬這麼早就在掛念自己,連忙回過去條信息:“晚上就回來了,不用擔心,麼麼噠!”

攝像王哥打趣道:“這才七點鐘,小兩口就捨不得分開了?”

司機師傅也笑道:“左歡那小子有本事啊!就這麼把我們臺花給拐走了,整得臺裏那些小年輕生活都失去了目標!”

陳爾嵐居然羞紅了臉,嗔道:“兩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八卦,趕緊買點早餐吃吃,要開三個多小時呢!”

三個小時後,採訪車停在了SC省城會展中心的停車場裏,陳爾嵐提醒大家把證件掛好,又吩咐司機師傅不要走遠了,就帶攝像王哥和助理小周進到了博覽會場裏面。

這屆珠寶博覽會規模很大,來自許多國家的珠寶商人都在這裏設置了展位,共有5個場館上萬平方米的展出面積,好在今天只是媒體採訪日,要是到了公衆開放日的話這裏就會人頭攢動,擠得水泄不通的。還好陳爾嵐只是爲了節目要拍攝一點素材,並不需要一一的走訪,不然忙到天黑都肯定回不去的。

按照拍攝計劃她們先拍了幾個有代表性的翡翠玉石展位,再拍一點黃金和鑽石的鏡頭就差不多了。陳爾嵐帶隊來到了匯聚了世界各地鑽石商的2號場館,她隱約記得最大的鑽石出產國是非洲的博茨瓦納,陳爾嵐就一路唸叨着:“找黑人找黑人!”

總算讓她在場館中找到了個全是黑人的展位,拍完幾個需要的黑人拿着鑽石微笑的鏡頭後,再拍幾個黃金的鏡頭就可以收工了,陳爾嵐隨意地用手撩起滑落的頭髮,就是這個動作讓旁邊展位上的一名珠寶商注意到了她手上戴着的粉鑽。

他快步走過去攔住陳爾嵐,很有禮貌的說:“這位美麗的女士,我是來自緬甸的珠寶商,我很喜歡彩色的鑽石,如果我剛纔沒看錯的話,您手上戴的是一粒粉鑽吧?不知道可不可以讓我看看呢?”

“緬甸不是產翡翠的麼?對鑽石感什麼興趣呢?”陳爾嵐心中雖然疑惑,但看那胖胖的緬甸商人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還是伸出了手。

緬甸商人並沒有馬上去看那鑽石,而是從懷裏拿出一塊白布,墊在自己手上纔去握住了陳爾嵐的手觀看起那鑽石來,看了幾眼又拿出一個放大鏡繼續看。

陳爾嵐有點不耐煩了:“對不起先生,我們還有拍攝任務,我要走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