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兩人,很久之前就認識了,那時候,忘情道尊還不是天衍教的掌教,她們之間,更是親如姐妹,所以蕭家一出事,忘情道尊就趕忙來到蕭家,要解救蕭家,可是她卻只從蕭家救出了無雙!

所以,兩人之間,根本就是無話不談,無話不說,所以,無極的事情,她也從來沒有隱瞞過忘情道尊!

“你沒有弄錯吧,他真的來這裏了嗎?”忘情道尊也爲無雙高興,言語間,多了些親切!

“不會錯的,他肯定來了,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沒有出現,我也無法確定他的方位!

但是,他肯定就在這裏!”蕭無雙喜極而泣,言語越來越激動!

“看來,我這侄兒,的確不凡,竟然能夠隱藏在這裏,不被發現,不過,他爲什麼不出來與你相認,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成?”忘情道尊誇讚一番!

眼神掃過戰場,最後,看向無極所在的方向,那邊的靈獸依然沒有動作,忘情道尊,這一刻,不僅有了些猜測!

繼續道:“我想,我這個侄兒就隱藏在那個方向,原來我以爲,那邊的靈獸,只是爲了守護棲鳳樹,但是現在看來,也有防備他的意思!”

聽到忘情道尊的話,蕭無雙眼睛更亮,看向那個方向,不斷的打量,心中也贊同忘情道尊的推測!

這個事最有可能的了!

不過,聽到忘情道尊的話,無雙心中更是多了一份自豪驕傲,能夠被忘情道尊稱讚不凡,她也是面上有光!

而且,無極既然在這裏,卻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由此可見,無極的修爲的確很不一般,至少藏匿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夠窺探的!

若不是因爲自己和他有着血脈的聯繫,也不能感應到,無極就在這裏啊!

“他既然來了,肯定會出來的,只是,我真的很想見他啊!”蕭無雙心中急切的說道!

“好妹妹,耐心的等着吧,他該出現的時候自然會出現的,我想他此刻,應該比你更加急切!

但是,既然他沒有出現相認,一定是有着他的用意!”忘情道尊,看着喪失冷靜,完全沉浸在激動期待中的無雙,不由揶揄一聲,甚至對無雙的稱呼都改變了!

聽到忘情道尊的稱呼,無雙並沒有覺得意外,因爲私底下她們都是以姐妹相稱,公共場合下比較少而已!

不過,她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道:“姐姐又笑我。”

然後兩人嬉鬧幾句,就繼續觀看起場中的戰鬥,只是,無雙卻是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斷的看向,無極他們隱匿的方向!


“難道母親也發現我了嗎?對的,血脈的聯繫,母親應該也是感應到了自己,纔會不斷看向這邊!

只是她並不能確定自己的方位而已,母親現在一定也很想念我!”

空間屏障中,無極看着無雙的動作,心中激動而溫暖!

這說明,母親對自己的思念。

不過,無極現在卻是不想出去,也不能出去,他要等,爲了自己的目標,他也必須等!

現在,他就要隱藏在暗中,到時候,才能掌握主動!

“少主,你真不出去和師傅見面嗎?我可從來沒見過,師傅這麼心不在焉急切的模樣,想來,師父肯定很想見到少主!”

傾城也注意到,無雙的表情,笑着說道!

“等等吧,也不差這點時間了!”無極強制壓下心中的激動,強行鎮定的說道!

“嘿嘿,無極兄弟,肯定也很想見到母親的,不過,我更期待,無極兄弟和母親見面的場面,更加震撼!”

武神天笑嘻嘻的看着無極,揶揄道!

“武大哥也取笑我?什麼震撼不震撼的,不過肯定會很感動。”無極此時心情大好,聽到武神天的話,不由多了些笑意!

“感動?”傾城和武神天均是一陣疑惑!

“當然了,你們不覺得,母子從重逢的時候,場面會很感動嗎?”無極如此,說着心中更是期待,同時也有些忐忑,他也在想着,和母親見面,自己會怎麼做,要怎麼說。

於是,不由有些慌亂的感覺!

“嘿嘿,藏得好深,難過一直沒有發現你們三個!”

wWW●тt kдn●¢〇

就在這時,空間屏障中,突然出現一個聲音,這個聲音,不屬於,無極三人任何一個!

聽到這個聲音,三人都是大驚不已,三人,誰也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夠進來這裏!

隨着聲音落下,三人前面的空間,突然泛起一圈圈漣漪,而後四個身影出現在了無極三人的面前!

這四個身影模樣怪異,並不是修士,而是靈獸,說話的,正是最前面一個銀色的靈獸!

這四個靈獸氣息強大,說話的銀色靈獸,並沒有完整的形態,飄渺虛幻,散發着強烈的空間氣息!

另外三個,有一個是無極很熟悉,竟是魂妖,只是這個魂妖比起無極之前遇到的,強大了何止萬倍,恐怖的靈魂氣息,讓人看着,就有種眩暈的感覺!

另外兩個,分別是一個火焰精靈一般的靈獸,完全由火焰凝聚,散發着爆裂的氣息,最後一個卻是一個虛影,一顆棲鳳樹的虛影!

“時空之靈,火焰精靈,魂妖,棲鳳樹的靈智!”

看着四個不速之客,武神天眼神不由睜大,驚呼出聲!

“而且,都是至尊級別的靈獸,甚至接近了帝尊!”

武神天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看着四個出現的靈獸,驚呼連連!

“閣下,好見識,沒想到,竟然能夠認出我們兄弟四個!”說話的是時空之靈,這時空之靈,說是靈獸,其實,是時空本源誕生了靈智的能量體而已!


至於,火焰精靈和時空之靈也差不多,這是火焰中而生的精靈,這裏會出現火焰精靈,也沒有好奇怪的!

棲鳳樹,上火鳳居住,那麼火鳳在的地方,就是涅槃之火的匯聚之處,這個火焰精靈,應該就是這麼誕生的!

至於。魂妖就不用說了,這完全是一種靈魂和能量的結合體,至於棲鳳樹的靈智,就不用解釋了,正是那顆,火鳳居住的棲鳳樹的靈魂!

現在,顯現出來!

“我明白了,之前我們遇到的種種,就是四位的手筆吧,時空之靈和魂妖組合,就是我們都中招,而火焰精靈,就擊殺那些炮灰凝練生命之火,供給到棲鳳樹之上!”

武神天沒有正面回答時空之靈的話,心中一點點平靜下來,推測道!

然後一頓有道:“之前我好不甘心,有人在空間上的造詣超過我,但是,知道了一切,卻是我自視過高了,時空之靈,那是時空的寵兒,可以完美的施展空間之道,我在你的面前,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了,你的空間掌控,已經很強了,要知道,我也是找了好久,才發現你們藏在這裏!”時空之靈聲音飄渺,但是卻多了中讚歎的語氣!

無極自始至終聽着他們的談話,在知道了這四個靈獸的身份,無極心中也是驚駭不已,從腦海中無極尊的記憶中,也找到了關於他們的知識!

這四者,一旦聯合起來,擁有詭異強大的能力!

就像,他們之前遭遇那樣,空間大道和魂妖掌握的靈魂之道結合。形成了一個迷幻的空間,甚至影響着,那些修爲低下的炮灰!

而最後,火焰之靈吞噬後,凝練生命之火,灌輸到棲鳳樹上!

這一切都是完美的配合,讓無極都無法發現異常!

只是,知道了真相後,無極才更爲疑惑,這四個靈獸爲什麼找他麼,找他們有感什麼呢?

如此,想着無極心中,不由一陣警惕,反倒是傾城輕鬆萬分,饒有興致的打量着,這四個恐怖的靈獸!

不過,也幸好這四個傢伙,脾氣不錯,並沒有在意傾城的眼神!

自顧自的和武神天交談,雙方還是很和諧的,並沒有激發出一點矛盾,武神天和時空之靈相互不斷的吹噓!

無極甚至有停不下去的感覺!

和無極有着同感的,還有另外一個,那就是火焰精靈,火焰精靈本事涅槃之火中誕生,本身更是火,性格自然有着火的爆裂,聽着兩人的談話,之覺的虛僞萬分!

不多時,就變得暴躁起來,再也聽不下去了,打斷他們的話道:“你們到時臭味相投,都是這般虛僞,對了,時空,這是不是就是知己啊!”

火焰精靈的話顯得很單純,最後的一句反問,更是多了些,喜感,聽到他這話,無極嘴角不由掛起笑容!

對於,火焰精靈的脾氣,無極很是欣賞,他也不喜歡,這種虛僞做作的場面!

聽到他的話,武神天和時空之靈,都是一陣尷尬,武神天訕訕一笑,不知道如何應對!

時空之靈,就顯得淡定的多了,沒有理會火焰精靈,對武神天道:“你別在意,火靈就這個暴脾氣,沒有修養!”

“混蛋,時空你給我說清楚,是誰沒有修養!”火靈,聽到時空之靈的話,頓時大怒,身上的火焰,更是爆發出來,大有,得不到滿意答覆,就出手的架勢!

“是誰,還不明顯嗎,在場這麼多人,心中都有數,我也就不多說了!”時空之靈淡然應對!

火靈卻是更爲憤怒了,他最受不了時空之靈,這種莫不關心的表現,但實際上又很傷人的話!

不過爲了做個有修養靈獸,他還是忍了下來,沒有爆發出來。它不傻,所以他不會上時空之靈的當!

而魂妖和棲鳳樹之靈,卻是習慣了他們這種爭吵一般,都沒有說話,又好像沒有聽到他們的爭執一般!

而無極卻是驚呆的看着這一幕,不明白,爲什麼他們出現,然會演變成鬥氣的一幕,心中不由生出一個好笑的念頭,難道他們是來逗笑的嗎?

要是,時空之靈和,名爲火靈的火焰之靈之道無極的想發,估計會有將無極打成豬頭的想法啊!

傾城,和無極的想法差不多,而且更是古怪,心中驟然浮現出一句話來,尼瑪,秀智商啊!

而後,咯咯嬌笑起來,笑的花枝亂顫,笑的毫無形象,無極被她發笑不斷顫抖的身體,摩擦下,心中的念頭,頓時消散,生出一股火焰來,不過他的意志力,還是很強大,並沒有做什麼不雅的舉動!

而時空之靈和火靈,在聽到傾城的笑聲,卻是止住了爭吵的聲音,沒有繼續下去,他們也發現了氣氛有些古怪,兩者不由一陣尷尬!

武神天看出了他們的尷尬之情,不由笑着轉移話題道:“還不知幾位,爲何尋找我們,不會是要殺人取火吧……” “聰明,我們的確是來殺人取火的。 ”

聽到武神天的話,火靈大笑着說道,聲音中滿是暴戾的氣息!

話音一落,空氣都凝固下來,無極心中一緊,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武神天的表情頓時凝固下來,原來他只是嬉鬧之言,畢竟,之前和時空之靈的談話還算愉快,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但是,卻沒想到,自己的話,成真的了!

於是,面色頓時鄭重下來,警惕的頂着四個靈獸!

“蠢貨,還挺會開玩笑的,沒看到我們的朋友都當真了嗎?

三位,不要介意,當然,如果是之前,我們的確有這個打算,不過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魂妖突然開口,眼神全部放在無極的身上,他在無極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同類的氣息殘留,而且,無極隱隱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三位不用這麼緊張,我們的確沒有惡意!”這次開口的是棲鳳樹之靈,樹身之上,突然出現一張嘴巴,從嘴型看來,還是在笑着,於是也很溫和!

“那你們,來這裏有什麼目的。”無極開口道!

“求助!”

時空之靈口中認真的吐出兩個字來!

“求助?爲什麼?”無極好奇的問道

“因爲,在場這麼多人類修士,我只從你們身上沒有感覺到敵意,顯然,你們不是爲了我們的王而來,就算是,也不會傷害它!”棲鳳樹之靈,肯定的說道!

“爲什麼?你憑什麼這麼肯定!”無極眼神凌厲的看着它,很好奇,他那裏來的自信!

“哈哈,棲鳳樹之靈乃是我們的王氣息感染而生,可以感受到他人的情緒,是敵是友,只要它說沒有,你們就不會傷害我們,甚至我們的王,而且,我也能感受得到你的強大,你給我的感覺,比在場所有的至尊都要強大!

所以,也只有你們能夠幫助我們的王!”魂妖看着無極,眼中露出一絲警惕,對無極,他有着本能的恐懼!

“不錯,我們來此的確沒有惡意,準確的說,還是有求而來,你們的王,應該就是火鳳吧,我族老祖,和火鳳前輩,還有着一段聯繫,我這次來,其實就是尋求幫助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