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不滿的揉了揉鼻子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這並不妨礙她表達對那個傢伙的憤怒。

「希望那傢伙今天走路能夠小心一點……」

「哈嗤!」

森近霖之助忽然猛的打了個噴嚏人也情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怎麼啦?被詛咒了嗎?」

魔理沙疑惑的看著他關切的問道。

「去去去胡說八道你以為我是你啊!」

以自己低調做人的處世方式森近霖之助可不認為自己會像面前這個到處惹事生非的傢伙那樣會被人詛咒。

「肯定是昨晚在外面露宿的時候不小心著涼了。」

夏去秋來也是時候該換秋衣了。

哦對了所有的厚衣服好像還埋在那堆已經變成廢墟了的舊香霖堂下面要快一點取出來才行不然就再也穿不了了。

森近霖之助這樣想著一時沒注意腳正好踩在了一瓶不知從那個地方滾過來的可樂。

「撲通……」

靈夢愕然的望著仰面朝天摔在地的倒霉男人好半響才把嘴合了。

「不好意思手滑了。」

「看果然是被詛咒了吧!」

魔理沙抱著雙手蹲下來樂呵呵的對森近霖之助說道。

「對哦霖之助看樣子你真的被什麼厄運纏身了要不要我幫你祛除一下。放心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價錢我不會開太高的。」

靈夢聞了聞手的麵包眉頭一皺又將它扔回到原處。

「變質了……」

剛被朱鷺子扶起來聽到她的話森近霖之助面部肌肉不禁抽搐了幾下。

「你們兩個傢伙就是我最大的厄運了……」

四個人花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才總算是把東西都搬了進來。靈夢和魔理沙立刻毫不客氣的就把森近霖之助那張專用的躺椅佔據了。

「累死我了啊!」

魔理沙伸了個懶腰感覺再也不想動彈了。

「魔理沙你能不能過去一點好擠呢!」

巫女扭了扭身體不滿地道。

本來就已經是熱得滿頭大汗了現在還兩個人緊挨在一起不覺得難受才奇怪。

「我也沒辦法哎喲靈夢你別老推我啊!」

「剛才我搬的東西比你多先讓我躺一下。」

「開什麼玩笑。」

魔理沙當然不樂意了明明做的事情一樣多憑什麼要自己讓開。


「喂你們兩個小心點可別把我的椅子都弄壞掉了啊!」

森近霖之助不禁直搖頭了本來是叫她們來幫忙的怎麼現在反而覺得不用她們來更加好一點。

靈夢和魔理沙又推了對方一把終於停了下來倒不是她們聽從了森近霖之助的話只不過是因為鬧了一陣兩人覺得更加熱了。

「吶香霖你這裡什麼時候也安裝一台空調啊?沒有它可真受不了。」

魔理沙用手那頂黑帽子不停扇著風說道。

「空調?安裝它做什麼?」

重建后的香霖堂雖然算得是煥然一新了但是依然到處漏風安裝空調沒多大用處。

況且他也有風扇了。

森近霖之助想了下搖了搖頭。

「再說了這夏天都過去了還要空調幹嘛?」

「笨吶今年裝好了明年夏天不就可以派用場了嗎?」

「你想得太長遠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店裡物品的擺放森近霖之助滿意的拍了拍手掌。

「霖之助以後記得要經常打掃啊!別又讓這裡也變得跟以前一樣到處都發霉髒兮兮的。」

靈夢伸直雙腿懶洋洋的對他道。

女總裁的貼身管家 知道啦真是啰嗦。」

安寧了片刻掛在牆壁的那台陳舊的機械鐘突然「鐺鐺」的響了起來。

「咦12點原來都已經這麼晚了啊!」

魔理沙爬起身撓撓頭幫忙搬東西不知不覺的半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嗯對了那幫傢伙怎麼還沒有回來呢?」

東方遙那個傢伙竟然扔下她們兩個女孩子做這些粗重活自己卻帶著一群小鬼到外面玩耍去了實在是可惡至極。

可是沒辦法誰讓她和靈夢賒欠了森近霖之助那麼多東西又沒有錢只能用這種方式償還了。

「吶香霖這次我們幫了你這麼一個大忙那以前欠下的帳就可以一筆勾銷了吧?」

「對哦!」

靈夢一聽也趕緊點頭差一點就忘了這一茬了。

「那怎麼行。」

森近霖之助忍不住翻白眼了這兩個傢伙也不想想都在自己店裡拿了多少東西卻沒給錢。

「最多一半。」

「切~~小氣。」

靈夢和魔理沙在心裡同時大為鄙視這個黑心的商人。


又等了一會兒依然沒見到東方遙他們幾個的身影。

「我出去一下。」

魔理沙等不下去了戴帽子一溜煙的就衝出了門外。

「等等我也一起去。」

靈夢稍一愣神也趕緊追了去。

「吖嘞吖嘞總算可以安靜下來了。」

看著兩個人一轉眼就跑得不見了影子森近霖之助在門口發了一陣呆才轉身走回到屋子裡面去。

「朱鷺子一起準備午飯吧!」

「好的店長。」

女孩應了一聲快步跟了他。

「店長中午吃什麼好呢?」

「嗯……你來拿主意吧。」

「我想想我想想不如就吃麵條好不?剛才我發現了一包新類型的以前都沒吃過。」

「隨便了。」

「那要準備東方大人他們那一份嗎?」

「算了不用管他們的。」

「明白了。」

剛剛進入了秋rì午時的陽光照在身依然讓人感覺有些熾熱難耐。靈夢仰臉定定的望著湛藍的晴空忍不住一陣的失神。

「怎麼了?靈夢。」


見她莫名其妙的停了下來魔理沙只好又跑回到她身邊。

「吶魔理沙你說幻想鄉以前的天空也有這麼藍的嗎?」

靈夢指著天空似乎是在問她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語。

「不知道。」

魔理沙抬頭眯眼盯著天空半天最後很乾脆的答道。

「這麼無聊的事情我才沒興趣理會呢!」

「思想簡單的傢伙就是幸福啊!」

靈夢也覺得自己問錯人了就對方那種個xìng會在意這種問題才奇怪呢!

「啥?」


「沒什麼我們快走吧!」

「停下來的是你要走的也是你真是麻煩。」

「啰嗦……」

本來還以為東方遙他們不過是在香霖堂的附近誰知道靈夢和魔理沙在周圍的樹林轉了一圈才總算見到了他們幾個。

「喲。」

看到她們兩個來了我舉起杯子打了個招呼。

「喲你個頭啊!」

看著男子竟然如此優哉的坐在了樹蔭底下喝著茶魔理沙二人就有些氣不打一處出。

「真是的我還以為你們都回去了呢!害得我們找了半天。」

「抱歉抱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