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楓林島傳開以後,就有人來這裏跑船,一開始就有一些豪華大船,很少有像他們這種民用小船,而且能來這裏玩的,他們也不屑坐這些種小船,當然其中最主要的這小船不安全,即使是沒有豪華大船了,他們也願意等。

林楓看到他這只是一個民用船的時候,突然笑了一聲,這船價格實惠他相信,可是安全保障他可不太相信,不過對於他來說,這點安全根本不擔心,這點距離,他用不了幾分鐘就可以飛過去,不過爲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坐船的好,於是就上了這人的船。

這人沒想到他居然成功的拉了一個客人,要知道他來這裏幹了這麼多天,一個客人也沒有拉到,平時他都是划着船上楓林島看看,欣賞一下那些高科技,看一看那些美食。

“你是第一次來楓林島?”三十多歲的船伕見林楓一直眺望前面的楓林島好奇的問道,而且他看林楓的穿着還可以,應該也是等豪華大船的,難道他以爲只是我們這些小船在這裏跑?這麼一想後,他就認爲林楓是第一次來楓林島。

“呃?”林楓側過了身體,不知道爲什麼他會這麼問。

正在划船的船伕聽到林楓是第一次來後,頓時就來勁了,甩了甩自己前面的頭髮,一副自豪的說道:“我告訴你啊,這楓林島可是最近纔出現的旅遊景點,聽說楓林島的老闆是一個年輕人,這年輕人的勢力通天,很少出現在在衆人的眼中,不過我有幸見過拉過他一次!”

“哦?”林楓仔細的看了看他,什麼時候自己坐過他的船了,當自己是小白,與自己吹牛吧,看着他的樣子,也有些來勁了,看看他到底想說些什麼。

見林楓一副認真聽的模樣,這船伕繼續說道:“我告訴你啊,我這一生啊,最大的榮幸就是拉過這年輕人,長的英俊瀟灑,身旁還帶着幾個美若天仙的女子,那些女子對他是千依百順,其中一個女子說,我們做大船吧,他說坐小船比較愜意,於是那女子話也不在說,高高興興的上了我這條小船!”

不知道他是不是說渴了,嚥了咽口水繼續說道:“在一路上,我與他哈哈的聊個不停,最後他還邀請我到楓林島上玩,本來我說不去的,可是他死活都要拉着我去!你是不知道啊,楓林島的風景,就像是在天堂一般,還有那些高科技,保證你是從來沒有見過,很多記者科學傢什麼的,天天上去拍照瀏覽什麼的,肯定是想模仿人家的高科技。”

“不過我聽說,那些東西根本模仿不出來,至於什麼原因,我一個大老粗就不知道了,最後在給你說說楓林島那年輕老闆給我安排的美食,簡直是我一生之中吃過最好吃的美食,回家後我都不想吃家裏的了!”

一口氣,噼裏啪啦的說過不停,林楓則是在一旁一直笑,心想:“這傢伙的吹牛水平還真高,真是吹牛不犯法的!”

“馬上要到了!你上去吃吃那些美食,看看那些高科技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了,並不是與你在吹牛,我這人一生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吹牛!”船伕見要到了,立刻給林楓打了聲招呼,然後一本正經的對林楓說後面的話。

“噗!”林楓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笑了出來。


PS:本章結束 “噗!”

林楓笑出來以後,忙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我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所以忍不住就笑出來了!”

船伕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楓,然後點了點頭,快速的划動自己的船槳,口中還嘀咕道:“怎麼就不相信我說的呢?真是的!我就不相信我還會騙你不成,上面的美食什麼的,真的很棒!”

林楓在前面也聽到了他的嘀咕,不過並沒有理會他,只是在前面嘴角笑了笑,然後聚精會神的看着前面越來越近的楓林島。

很快,小船就到了碼頭,在前面站崗的夜王天使成員看到林楓的時候,忙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爲自己看走眼了,當他們確定來的人是林楓以後,呈現出一臉的激動。

“祝你玩的愉快,如果你有幸看到那年輕老闆的時候,幫我向他問個好!”林楓在支付相應的報酬給船伕以後,這船伕高興的說道,這種時候他還不忘記裝一下。

林楓剛剛踏上岸,船伕剛準備駕船離開的時候,正好看到四個夜王天使成員小跑上面,一旁的船伕以爲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這四人跑到林楓身前的時候,恭敬的站在林楓的面前,爽朗的叫了一聲:“少爺!”

“咚咚咚!”

聽到這聲少爺,一旁的船伕心臟跳個不停,感覺自己的心就要蹦出來一般,眼睛瞪的大大的,就像是死魚眼睛一樣的看着林楓,喉結不斷的浮動,周圍的人能聽得到他咽口水的聲音。

心中難以復加的問道:“剛剛他們叫這人什麼?少爺?難道說這人就是傳說中楓林島的老闆?剛剛自己在與他吹牛B的時候是不是有點…!”

一旁來往的人同時也充滿的驚訝,他們同樣也聽到了夜王天使成員叫林楓爲少爺的,他們對於這點並不是太驚訝,因爲他們聽說過楓林島的老闆是一名年輕人,這些人都叫他少爺,他們驚訝的是,林楓居然會坐這樣的一條小船來。

“那個,剛剛…!”船伕一臉尷尬的看着林楓,不知道如何是好,這牛皮給吹破了,一時間讓他陷入了難堪之中。

林楓向夜王天使的幾名成員點了點頭後,然後則身轉過了頭看着這船伕,笑了一聲說道:“你的牛皮吹破了,不過以後你可以給別人說這事了!要不要實現你剛剛說的那些?我請你?”

“不了,少爺,你去忙吧!”船伕忙擺手推辭道,他現在還怎麼還意思讓林楓在請他吃東西呢?

林楓憋了憋嘴,然後說道:“好吧!”說完以後,林楓先跨走出了第一步,發出自己的靈力感應去找楊傑威,發現楊傑威在沙灘旁,而且他還發現了一個熟悉人的氣息餘泰物,心中有些高興,餘泰物來了的話,那就更好了,免得還要去找他。

船伕看到林楓離開以後,心中後悔不已,不過想到自己以後可以與其他人吹牛的時候,那才叫爽,想了想,也高興的划着船離去。

十分鐘後,

林楓找到了聊得正開心的楊傑威與餘泰物,當他出現在兩人後面的時候,兩人皺了皺眉頭,因爲他們發現有人在慢慢的靠近他們,身後的林楓是故意露出的動靜,如果他想要隱瞞的話,他們兩人是發現不了的,最多隻能是用感覺感應出來。

兩人同時轉頭向後面看了去,看到來者的時候,兩個人都驚呆了,以爲是自己太想眼前這人,現在出現了幻覺了,可是想到也不太可能啊,因爲剛剛他們很少聊林楓的話題了,那麼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們看到這人並不是幻覺,而是真的。

“夜王!” 都市之至尊神豪系統 ,隨後忙站起身來。

林楓示意兩人坐下,自己也坐了下來,開玩笑的說道:“你們兩個還挺瀟灑啊!日子優哉遊哉的!”

兩個還以爲林楓是想怪罪他們不做事,臉上呈現出歉意,楊傑威忙說道:“夜王,對不起,請責罰!”

“夜王,請你不要怪楊左使,請責罰我吧 ,是因爲我今天才來,所以楊左使纔會陪我出來玩的!”餘泰物低頭說道,眼神中盡是對楊傑威的抱歉。

林楓見兩人緊張的樣子,輕笑了兩聲,有些無語的說道:“我有那麼恐怖嗎?我只是和你們開個玩笑的,搞得這麼嚴肅!”

“呼~”

兩人同時嘆了一口氣,聽林楓這麼說,他們才知道林楓是開玩笑的,頓時鬆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說道:“夜王,嚇死我們了,人嚇人是要出人命的!”

“好了,不說了,我給你說一件事!”林楓看到兩人會過了神以後,隨後準備說出自己這次來的主要目的。

看到林楓擺出了嚴肅的表情,兩人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忙開口問道:“夜王,發生了什麼事?”

“我接到了血煞盟的電話了,是他們盟主親自打來的!”林楓放下了一個重彈,讓兩個心突然跳動了一下。

兩人緊張的問道:“他怎麼說?”

“他向我下了挑戰,事情是這樣的……!”幾分鐘後,林楓將與血煞盟盟主談話的內容說給了兩人聽。

兩人皺了皺眉頭,面露難堪的問道:“夜王,他們這肯定是一個陷阱!你想怎麼辦?”

“不,我從他們盟主的口氣聽出了,這並不是一個陷阱,而且他對付我們夜王天使與其他組織的人,他心中覺得不屑用什麼陷阱!”林楓爲兩人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兩人點了點頭,他們覺得林楓說的有道理,血煞盟要對付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屑用什麼陷阱,這確實是一個事實:“夜王,你想怎麼做,直接吩咐就可以了!我們定會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他們兩人心中對林楓的決定是百分之百的做,而且他們兩相信,夜王天使的每一個都是這樣的,每一個人都將林楓奉爲神明。

“現在我們唯一的路就是和他們硬碰到底,主動出擊,否則等他們出擊的時候,我們會非常的被動!”

“好的夜王,我馬上去準備!” 雛田的武神強踢

PS:本章結束。 次日,

楓林島只剩下夜王天使的人,其餘的遊客一個也沒有了,在昨日,林楓告訴楊傑威這件事以後,他立刻就發出了通告,楓林島在即將來臨的十五天之內不營業,禁止對外開放,希望衆人在下午五點前搬出楓林島,造成的損失,楓林島也會對他們進行賠償。

在楊傑威發出通告以後,大家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們也很配合的,而且他們每人都可以獲得一筆錢,這對他們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

對楓林島上的旅客發出通告以後,立刻聯繫其他殺手組織的人,楊傑威將事情說給大夥聽,大夥都認爲是陷阱,在將林楓分析出來的給大家說了一遍以後,衆殺手組織頭目覺得有道理,最後不過大家一致決定,先到玉清市集合再說。

而林楓在餘泰物哪裏獲得了六十萬的積分,現在他已經有了一百二十萬的積分,看着這個數字,他心中都有些激動,對於這次的廝殺,他更加的有信心,同時也想到餘泰物尋找積分的速度也太快了,快得讓他感到睡不着,當然這些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宇宙探寶器的功勞。

此刻,

夜王天使中,實力到底A級以上都集合在楓林島的 廣場上,這次林楓只是打算帶A級以上的異能者參加這次戰鬥,A級以下去了也只是活活的送命;同時林楓也給其他殺手組織說了這件事。

夜王天使現在有十七名A級以上的異能者,其中五名A級老牌異能者(包括楊傑威與劉琴),六名A級中期異能者,六名A級初期異能者,這些實力最要是來者與實力十人小組。

林楓站在這十七人的面前大聲說道:“今天,我們夜王天使即將與一個強大的敵人戰鬥,勝敗在於你們!倘若你們害怕了,那麼我們只有失敗,如果你們無謂,等待我們的就是勝利。”

突然林楓的眼神變得凌厲了起來,咆哮道:“你們是否敢戰?”

“敢~!”一聲蕩氣迴腸的聲音在廣場上不斷響起。

聽到如此有底氣的吼聲,林楓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雖然這不是一個只喊口號的世界,但是從他們的語氣中,林楓能讀懂他們心中的那份信心,同時林楓也相信他們,只要他相信,這一切就夠了。

林楓將目光轉向了十人實力小組,嚴肅的看着他們:“現在,你們十人實力小組表現的機會到了,這同樣也是對你們一次考驗,只要你們這次能活下來,那麼你們這個團隊即將有一個響亮的口號——夜使者!”

“我等定會拿下夜使者這個頭銜!”十人實力小組激動的說道,只要他們這次能活下來,只要這次戰鬥勝利了,迎接他們的即將是夜使者霸氣的頭銜。

林楓點了點頭,嘴角勾勒出一道滿意的笑容:“現在我宣佈,出發!”

衆人深情的看了一眼楓林島,看了一眼夜王天使的城堡還有島上夜王天使的其他人,因爲他們知道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看到楓林島的樣子了,一旁夜王天使的成員看到這種情況,一時忍不住,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血煞盟的總部。

“你們兩個安排的事情怎麼樣了?血煞盟的盟主看着左右兩個使者問道,眼神中帶着渴望,不知道他渴望的是什麼,或許是與林楓的一戰。

兩名使者忙點了點頭,恭敬的回答道:“盟主,血煞盟所有A級以上修爲的人即將到來!”兩人心中有些疑問,對付夜王天使以及其他殺手組織的人,根本不需要血煞盟太多的人,爲什麼所有的A級以上的異能者都招呼來了,盟主難道是想保證萬無一失?

在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們發現盟主變了很多,有時候脾氣比較怪異,不像是以前他們的那個盟主,如果是以前的那個盟主,肯定不會與林楓通話,直接就是殺到楓林島上去。

血煞盟的盟主也看到了兩人疑惑,不過他並沒有開口爲他們解釋什麼,淡然的點了點,隨後就轉身走到了主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很期待這次的戰鬥!我很渴望你們的來臨!”血煞盟盟主坐到主位上後,心裏嘀咕了一句,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末日與田昆看到自己盟主浮現出笑意,本想問問是什麼事情的,但是想到自己一個手下,如果盟主想告訴他們肯定會給他們說的,既然盟主不說,那麼最好還是別問了。

我的潑辣女室友

幾個小時後,

玉清市,

十幾個人來到玉清市郊外的一片空地上,陸陸續續的又有一些人快速的跑了過去與另一幫人交流,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一臉的沉重,在經過幾十分鐘的時間。

又來幾批人,其中看似這些人的領頭人不斷的眺望遠方,似乎在等什麼人一般,其中有一名身穿黑白袍衣的老者說道:“怎麼夜王天使的人還沒有來?”

這身穿黑白袍衣的老者不正是前些日子出現在夜王天使開業大典上天空之城的城主徐空嗎?這幫人正是前來與血煞盟決一死戰的其他殺手組織,一開始,楊傑威通知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有些猶豫,不過心中想着,如果到時候夜王天使被滅了,他們也不好過,一種脣亡齒寒的氣息染上了他們心思,這才讓他們有了來的心。

“他們不會不膽怯了吧!”另外一名老者說道,這名老者是暗影島島主溫強,他的膽子比較大,爲人也比較義氣,在楊傑威通知到的時候,他是第一個響應的,他之所以會這麼說,主要是因爲見夜王天使的人還沒有來。

裁神盟奇飛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摸了摸自己下巴的鬍子說道:“不可能吧,我們實力加起來的也不差了,如果在加上夜王天使中夜王這名S級異能者,我們想要戰勝他們,機率還有的!”

這裏的人都是一些A級以上的異能者,大概有五六十人左右,這樣的組合足以掃蕩所有的國家異能組織了。

“在等等吧!”金束寨的金往開口說道。

PS:本章結束。 “不好意思,我們來晚了!”金往剛說完後,一陣呼嘯風聲傳來,隨後林楓的聲音就傳到了衆人耳中。

衆人看到林楓與楊傑威等人後,莫名的增加了一絲沉重,如果林楓他們不來的話,他們就可以解散了,能活一天是一天吧,既然林楓他們來了,那麼他們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林楓掃視了一眼衆人的實力與相關的人數,心中一喜,整體實力還不錯,對着衆人說道:“很好,整體實力超出了我的想象,五六十個A級以上的異能者,這次戰鬥我們勝率增加了不少!”

大家看到夜王天使居然有十七名A級以上的異能者,心中微微有些驚訝,同時他們都很贊同林楓的說法,尤其還有一名S級中期的異能者,他們更加贊同林楓的說法,平時他們這麼多A級以上的異能者根本就不可能聚在一起,如果不是因爲發生了這件事,大家都是各忙各的。

見衆人表示同意他的說法,繼續說道:“雖然大家有明確的組織,但是我還是希望一會大家能聽我的指揮,如果不齊心的話,我們的戰鬥力會下降不少!”

“這點沒問題!”天空之城的城主徐空隨先表態道,這是一個強者爲尊的社會,誰有那個能力誰就上,誰就來領導大家。

徐空都表態了,其他人更是沒有什麼想法,不用林楓說,他們都將會聽從林楓的安排,這次戰鬥,其中夜王天使纔是主要的主力,直接點頭答應。

“出發!”看到衆人沒有什麼意見,林楓大聲說道。

血煞盟總部大殿之中。

臺階上的主位上坐着三人,而下面則是站滿了人,大概有一百三十多人左右,這些都是一些異能者,他們的實力都是在A級異能者以上,平時想見一個A級異能者是那麼的困難,可是現在A級異能者彷彿是那麼的不值錢,一抓就是一大把。

而且他們這些多人,並不只是A級異能者,裏面還有四名S級中期的異能者,也就是說,加上血煞盟的左右兩個使者,大廳之中有六名S級中期的異能者,還有一名不知道什麼實力的盟主。

這種實力來對付夜王天使他們一等人,實在是綽綽有餘,只要那六名S級中期的異能者就能打他們一個落花流水。

坐在主位上的正是血煞盟的盟主,看着這些A級異能者與S級異能者,嘴角露出了一絲滿意, 輕輕的蠕動了一下嘴皮:“不錯,不錯!夠了!”

左右兩個使者聽到他們盟主說的話,心中有些疑問,如果只是說不錯的話,他們還可以理解,但是夠了,他們就有些不理解了,這可是一百多個A級異能者,恐怕星球一大半的國家異能組織A級以上異能者加起來也沒有他們多吧,現在只是對於夜王天使和其他人,簡直就是綽綽有餘了,夠了,他們就有些不理解了。

“既然他們想挑戰我們,那麼我們就認真的對待他們,讓他們知道我們血煞盟並不是他們這種小垃圾組織可以惹的!”發現了左右兩個使者有些疑惑,盟主立刻解釋的說道。

大家同樣也有些疑問,聽到盟主的解釋以後,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原來是想讓他們看看他們自己是多麼的不知天高地厚,如果敢動他們血煞盟的人,盟主肯定是想借這次機會將血煞盟的威名再次大震,不愧是盟主,就是考慮得周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