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萬明軒好大氣,一出手就是1000金幣,真闊氣。”紫魂心道。

“這都是我的。”藍海叫道。

“我的不就是你的麼。”紫魂說着,便將藍晶卡收起來,謝過萬明軒,便出了拍賣行。

“得先買一個空間戒指,要不太不方便了。”紫魂說道,便走向一座相當豪華的武器鋪門前。

“聚兵閣,不錯不錯,進去看看。”說着就走了進去。

一進門,兩邊站着漂亮的招待小姐,一臉微笑的歡迎紫魂。紫魂正準備湊上去好好跟姑娘們進行深層次的瞭解,藍海一下暴起:“你個色鬼,幹正事要緊。”

“切~這怎麼不是正經事了。”雖然這麼說,但還是“目不斜視”的走到櫃檯前問道:“有沒有空間戒指。”

“有的,請問您要什麼檔次的戒指。”櫃檯小姐問道。

“都有哪些檔次的。”紫魂答道。

“有十立方的1千金幣,一百立方的一萬金幣,還有一千立方的五十萬金幣,一萬……”

“好了好了,怎麼這麼貴。”

“我們聚兵閣價格公道,空間戒指比較珍貴,所以價格要相對貴一點,請問先生要哪種戒指。”

“孃的,總共纔夠買個十立方,真貴。”紫魂鬱悶的說道。

“哼,想我皮格文大人身份尊貴,怎麼會捨不得這麼一點點金幣呢,那就把那個十立方的給我包起來吧。”沒想到紫魂竟然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完這句話。

只見櫃檯小姐微笑的臉瞬間黑了下來,頭上三道線問道:“十,十,十立方?”

“嗯,沒錯,誰讓你們這沒有更小的呢,那就十立方吧。”紫魂說道。

這下櫃檯小姐的臉色更黑了,眼看就要爆發,壓着火氣說道:“好的,客官,請稍等。”

於是狠狠的將戒指包了起來,紫魂將那藍晶卡直接刷完,拿着戒指走出了店鋪。

這時,只見櫃檯小姐喘着粗氣說道:“這,這,這世上怎麼還有如此不要皮面之人……” 「好了,不用比了,這場交流賽我宣布,南院獲勝,南院的所有學生可以在聚氣陣內修鍊兩個月的時間,穆凌則可以在東院的玄技閣選取一門玄技作為獎勵!」

這聚氣陣正是交流賽的一種獎勵,陣法師在這個世界並不稀罕,但對於冥荒學院來說卻也是一種不得多得的資源。

畢竟這聚氣陣內能夠壓縮天地間的玄氣,從而讓在裡面修鍊的人可以在短時間內吸收更多的玄氣,說白了,外面一年搞定的事兒,裡面半年,甚至幾個月就能搞定。

所以夜姬的話音落下,全場一片嘩然,這女孩到底有何特別之處,雙方還未交手,竟然直接判南院勝利。

「夜姬,這有些不公平吧,先不說這個女孩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貨色,兩者都還未比試怎能這麼輕易的判定南院獲勝呢,她是魂玄境,別忘了,雁玉也進入魂玄境初期了。」

唐婉婷不屑的輕笑一聲:「我說這位院長大人,一個小小的魂玄境初期怕還沒有資格在本小姐面前放肆吧!」

「小輩,怎麼和老夫說話呢,難道你的家長沒教你點禮義廉恥嗎?」

童虎的話讓唐婉婷的表情瞬間將至冰點,手中長劍毫不猶豫的指向童虎的鼻子喝道:「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你算老幾,仗著自己活了幾十年就他娘的在姑奶奶面前裝橫是嗎,你信不信我爹來能讓你跪下來給本小姐磕十個響頭。」

「你……」

唐婉婷這番話可謂是犀利至極,周圍一些學生更是暗暗咋舌,還好沒得罪這位大小姐,溫柔的外面下面竟然隱藏了一顆如此潑辣的心。

「童虎,當我不存在是嗎?」

夜姬眉頭一皺,臉色也是冷淡了下來,她竟然沒有責怪唐婉婷,這讓周圍的學生不僅暗暗猜測起這個姑娘的身份。

制止童虎之後夜姬沖唐婉婷說道:「這位就是唐家的大小姐唐婉婷吧,你怎麼不在天劍學院有空來咱們冥荒學院了。」

夜姬的語氣明顯緩和了許多,當童虎聽到唐婉婷這幾個字之時,身軀明顯顫動了一瞬,臉色瞬間蒼白了下來,顯然,他也是知道這個名字的。

他懼怕的並不是唐婉婷這個名字,但她身後的唐家卻是不得不讓他色變,那是萬林域內和五大學院並駕齊驅的勢力。

甚至其實力還要趕超單個的學院勢力,而唐婉婷本身的天賦也是極為不弱。

童虎剛才的話可謂是將唐家和天劍學院直接得罪了個遍,唐家可是出了名的護短。

「她就是唐婉婷?咱穆哥牛叉啊,曉霜投懷送抱,沒想到唐婉婷竟然也不遠千里來給穆哥暖床。」

南院的陣營之內,竊竊私語聲不斷響起,一個個更是將唐婉婷和穆凌之間的關係直接定位。

「喂喂,先別聲張,要慕容曉霜那個小妮子回來看到穆哥帶回來個不差於她的女孩,這事兒就不好辦了,先靜觀其變,別壞了咱穆哥的好事。」


「對對對,還是虎哥想的周到!」

唐婉婷自然是不知道台下已經將她當成了口中的話題:「夜姬院長你好,正好遇到穆凌,所以就來冥荒學院玩玩兒,你們不用管我,我和穆凌在學院逛逛就行。」

唐婉婷自然是沒必要解釋那麼多,而且她說的也的確是實話,不是穆凌的話,她不可能會來冥荒學院。

夜姬點了點頭,唐婉婷的潑辣她也是聽說過的,現在對她這種態度就算好的了。

「既然如此,交流賽就到此為止吧,南院的學生明日便進入聚氣陣內吧,至於穆凌,一會下午便來我東院的玄技閣去取玄技吧!」

夜姬離開之後,童虎臉上的怒火再也掩飾不住,只是此刻他還真沒有動手的勇氣,先不說夜姬會對他出手,面前的虛崖就不是他能夠戰勝的。

「穆凌,你很不錯,不過這個世界大的很,千萬別小小年紀就在中途出什麼岔子啊。」

童虎冷哼一聲,轉身憤憤的離開了此地,也就在他轉身的瞬間,全院的學生再一次沸騰起來。

「穆凌,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不過你做的很不錯!」

虛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欣慰之色,交流賽算不得學院最大的盛世,但因為穆凌的緣故,吸引了學院近三分之二的師生前來。

而穆凌也並未讓虛崖失望,整個南院,再一次因為穆凌而揚眉吐氣,這種感覺,正如社會最底層的奴隸突然一夜之間暴富起來。

「看不出你小子還是個萬人迷嘛!」

唐婉婷子在一旁略帶戲謔,但這戲謔的笑容之中卻似乎有一絲格外的滿意。

而應對這種話,穆凌同樣是格外有譜,臉上的冰冷已經盡數退去笑道:「那是自然,要不然你會跟著小爺我的屁股後面來冥荒學院么?」

「混蛋,你欠打……」

穆凌被唐婉婷的突然翻臉嚇了一跳,連忙說道:「長老大人,莫虎還有李斗,李修先交給你們了,我先走一步。」

話音落下,穆凌眨眼之間消失在了比武場中間,而他的身後,一道艷麗的身影緊隨而至。

「穆凌,你給姑奶奶站住,不要臉的傢伙…」

「喂,別看了,人家都走了!」

台下,學生已經漸漸散去,唯獨幾道女生卻是留在原地還在痴痴的望著穆凌離開的背影如痴如醉。

「我說,你走火入魔了啊,看看那個女孩,那是唐婉婷啊,唐家的天之驕女,你還是看看就好,別動什麼歪腦筋了啊!」

「呸呸呸…誰動歪腦筋了,我只要這樣看著他的背影就好,無論在哪裡!」

「……」

雁玉的眼神顯得格外的複雜,這前前後後的大起大落的確大大出乎她的預料之外,她喜歡有前途有實力的年輕人。

這會讓她倍感面子,這種面子僅僅只靠一張漂亮的臉蛋是遠遠不夠的。

穆凌離開,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好似自始至終都沒看到她一樣,這讓她感到了一種由衷的恥辱,似乎穆凌從頭到尾都是這麼對待她的。

「即使依靠唐婉婷,你也是鬥不過司馬風的,即使現在贏了他,穆家遲早都是司馬家的囊中之物,你可能還不知道你的穆家已經快要在生死邊緣做徘徊了吧!」

雁玉的眼中閃過一絲狠辣,由曾經對穆凌的喜歡,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轉變成了一種刻骨仇恨。

可惜,無辜的穆凌似乎也沒做過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所以他自然也想不到雁玉對他的恨意再一次提升了一級,此刻他心中嚮往的是東院的那片神聖之地,玄技閣。

而在所有人為穆凌的勝利而興奮之時,東院的主任風風火火的趕到夜姬所在的地方慌亂的說道:「院,院長,慕容曉霜出事了!」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紫魂走出聚兵閣後,呼的一聲說道:“幸好我紫魂大人反應快,能隨機應變,雖然只買了十立方的空間戒指,但仍然表現出了富家老爺的氣度,震得那櫃檯美女一愣一愣,看我的眼神都是崇敬中帶着敬仰,敬仰中帶着憧憬,想我紫魂大人現在在她眼裏肯定是……”

“白癡。”藍海說道。

“呸,什麼呀,肯定是無比偉岸,小屁孩懂什麼,切~”

藍海一陣無語,白癡都看得出來那女孩現在肯定氣死了,但也不與他爭,反正紫魂的無恥是有目共睹的。

“蒼天啊,剛借的一千金幣還沒捂熱乎,就花完了,藍海你這個敗家子,哎,算了,先回去吧,一星期以後再來。”紫魂說着走向城外。

只見藍海的魂魄七竅生煙,入定差點走火入魔,這紫魂端是無恥中的極品啊。

回到羽堂門,藍海問道:“這僞魂境我已修到巔峯,爲何還是沒有一點要突破的跡象,下一層聚魂境到底何時才能修成。”

“創魂決共分爲六層,僞魂,聚魂,補魂,生魂,創魂,靈魂,到了創魂境就已經是神念師了,想必靈魂境就已經飛昇仙界了,你身爲殘魂,又從胎盤期就與創魂決合二爲一,是最符合修煉創魂決的身體,但創魂決本來就是極難修煉,你能在三個月內衝擊到僞魂境巔峯已經是奇蹟了,聚魂是六個層次中第一個關卡,還有創魂和靈魂都是難以衝擊的關卡,慢慢來吧,十年內衝到聚魂就相當不錯了。”紫魂說道。

“十年,我等不上,五年內定要衝擊聚魂。”藍海恨道。

說完便入定開始修煉,此時紫魂便再次掌控身體,全身藍光閃爍,瞬間紅光大現,突然又恢復正常,這時已是紫魂掌控身體,“嘿嘿,小薇薇,哥哥來找你深喧了~。”說着隻身飄向林詩薇的房中。

哎~,林詩薇小小的心靈恐怕要遭受非人的虐待了。

………………

“無賴,我告訴你,這次若還像上次那般無恥,以後白天別想掌控身體。”藍海“叮囑”道

“聒噪,想我紫魂大人知書達理,善解人意,向來以慈悲面世,怎教你這一說成無恥之徒。”紫魂無恥的說道。

只見一個身着煉丹師服飾的老頭飛着,臉上盪漾着一絲邪笑,不是那紫魂又是誰,一星期已到,兩財迷是來收錢的。

來到萬寶拍賣行門前,掏出貴賓卡,由接待小姐引領到貴賓室。

“皮大師,這是這次拍賣的物品,請過目。“說着遞過來一本精美的冊子,便退了出去,紫魂打開一看,都是這次要拍賣的東西。

“咦,這玩意挺好啊,看看咱需要點什麼。”說着仔細審視冊子上的東西。

“嗯?這個,好熟悉。”紫魂看着一套繡花針狀的武器說道。

“這不就是繡花針麼,還分到武器欄,這麼小能有什麼威力。”藍海說道。

“不對,這絕不僅僅是繡花針這麼簡單,不然我不會有這麼熟悉的感覺,想我紫魂大人怎麼說也是超級變異頂級功法,這點常識還是有的,這件武器我們一定要拍下來,幸虧起拍價不高,不然就是神器也不買。”

“嗯嗯”

嘿,這倆財迷,沒救了。

說着,又翻閱着拍賣手冊。

時間很快過去了,拍賣行也陸陸續續的坐滿了人,這時拍賣會也正是開始了。

只見拍賣臺上上來一個漂亮的姑娘,一笑傾人國,邁着嫵媚的步伐盈盈而來,看的紫魂一陣春心蕩漾。

“噓~~噓”紫魂流着口水眼裏滿是星星的趴在貴賓室前面一面巨大的單面玻璃前,對着臺上的美女吹着流氓口哨,幸虧這貴賓室隔音不錯,而且從外面看不到,不然即使不是真身,藍海這會兒也該氣死了。

“你這無賴,沒想到如此下流,我真是眼瞎了,才挑了你這麼一件功法#¥%&……”藍海憤怒謾罵着紫魂,但現在的紫魂哪裏顧得上啊。

只見臺下,嫵媚女子說完開場白後,就命人擡上了第一件拍品,是一柄長劍,通體透明,劍長五尺,劍柄呈紅色。

“這柄火紅冰心,是由著名煉器師火千語傾力打造而成,擁有火焰加成,附帶火屬性,只需將念力輸入進去,就可以揮發出火念力,劍柄上篆刻了兩個聚火陣,能更有效的發揮其作用,那麼這柄火紅冰心起拍價500金幣,每次加價100金幣,開始起拍。”

嫵媚女子說完就聽見臺下600,700開始響起。

“1000金幣”紫魂說道,“嘿嘿,這把劍送給小薇薇,可以拉近你們倆的距離,怎麼樣,冷小子,我多爲你着想。”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