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飯,夢天便是領著靈夢瑤上了樓,將小丫頭安放在了房間之中,便是囑咐她不要亂跑,然後夢天一閃身便是自窗戶中飛了出去。

夜深人靜,月如水。

亡靈大陸,是沒有黑夜和白日的區分的。但是,在黑夜降臨時,本就陰暗的亡靈大陸,卻是變得更加陰暗了。

然而,此刻的血魂城之中,卻是依然活躍無比。

而夢天的身形,則是直接對著血魂城南部而去。因為在那裡,夢天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

這裡,是一座小山,山脈之上,無數的枯木何苦草覆蓋了山體,但也偶有青翠之色,但卻極少。

而夢天的身形,則是落到了小山之下,四下看了一眼,確定沒人後,便是施展身法,直接遁入到了地底之中。

……


這裡,是一個血紅的山洞,在山洞之內,無數通體血紅的石頭鑲嵌在牆壁之上,散發著紅色的光芒。

然而山洞之內的氣溫,卻是極為的陰寒,死氣瀰漫。

一道身影,便是在此刻突兀的閃現在了這座山洞之中,仔細的打量著這裡的情況。

「這個,應該就是血魂石了吧?」

夢天隨手拿起了一塊血魂石,頓時感到其中有著一股龐大的能量波動傳出。嘗試著用吞噬之力碰觸了一下血魂石,然後夢天便是感到了一股龐大的能量融入到了體內。

感受著增強了許多的能量,夢天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神色。

好東西啊……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七點左右……求收藏、求鮮花、求推薦……)「嘿嘿……好東西啊……」

夢天看著已經化成了粉末的血魂石,感受著體內那澎湃的能量波動,這可一點都不必至尊巔峰的亡靈體內的能量弱啊。

夢天目光火熱的看著這裡的血魂石,嘿嘿一笑,大手一揮,便是將這些血魂石全部吸收進了陰陽戒之中。

然後夢天繼續向著石洞深處走去,在那裡,夢天能夠感受到更為龐大的能量波動。

這些血魂石礦脈,幾乎是一些四通八達的山洞所組成的,所以夢天並不用破石開路,就能夠一直順通到底。

而在夢天這般前進下,這座還未被開採的礦脈之中的血魂石便是被夢天吸收了將近三分之二。

但是,在緊接著又吸收了剩下的三分之一中的十分之七八后,夢天便是停止了開採。

畢竟,寶物不取盡,這也是為了這座城市好。

因為還存在著一些血魂石,這裡,遲早會重新布滿血魂石的,這也是為了以後作考慮。

而夢天可不是那些為了利益而不顧後果的惡商,所以對於這一點,他還是極為清楚的。

然而,就在夢天轉身即將離開的時候,夢天卻是感到自己的靈魂力竟然在此刻顫動了一下。

在礦脈的深處,似乎,有著什麼東西。

夢天心神移動,嘴角邊時流露出了一絲笑意,然後便是對著礦脈的深處行去。

這裡,依舊是血魂石的天地,只不過這裡的血魂石,卻是比之夢天來路之上的血魂石,能量要強大了不少。

夢天眼睛放光的看著這裡的上百枚血魂石,這些血魂石,起碼也是達到了上品血魂石的地步,甚至還有一兩個,還特么的是極品血魂石!

「嘿嘿……」

夢天嘿嘿一笑,直接便是催動陰陽戒,將這上百枚血魂石,包括那兩枚極品血魂石,也是一同吸入了陰陽戒之中。

心滿意足的伸了個懶腰,夢天的雙眼中卻是流露出了一絲沉思。

血魂城既然被譽為「血魂石的故鄉」,那麼,這裡的血魂石礦脈,必定是極多。

那麼這樣說的話……嘿嘿……夢天的嘴角,頓時流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意。

然後身形一晃,夢天的身體便是消失在了這出礦脈之中。與此同時,這也預告著,血魂城必定迎來了悲劇的一天。

夢天這個惹事大王,他能讓血魂城消停?那才叫怪了呢!既然發現了這麼好的東西,夢天要是不去取一些,那它就不是夢甜了。

在之後,夢天便是直接穿梭於血魂城周邊各個山脈之中,不斷的收刮著血魂石。幾個時辰下來,血魂城所有未開採的血魂石礦洞之中,幾乎是超過十分之九的血魂石,都是被夢天所取走了。

而在這之中,夢天共得到了極品血魂石二十多枚,上品血魂石三百多枚,中品血魂石上千枚,下品血魂石更是不計其數。

而在這之中,夢天更是欣喜若狂的發現了一枚靈品血魂石,這可高興的夢天直接是傻笑了半天。

「嘿嘿嘿……大豐收大豐收……」

夢天嘿嘿一笑,但是覺得就這樣一走了之有些過不去啊。畢竟,這裡這麼多血魂石礦脈,其中的血魂石產量必定不少。

而這些未開採的礦脈自己都光顧了一遍,唯獨那些開採了的夢天還沒有光顧。

想到這裡,夢天極為猥瑣的一笑,然後身形瞬間隱匿於黑暗之中,再次收颳起了那些被開採了的礦洞。

這樣一趟下來,夢天又是得到了上千枚中品血魂石,兩百多枚上品血魂石,和五塊極品血魂石。

至於那些下品血魂石,夢天更是一塊沒動。現在的夢天,頓時覺得自己心腸真是太好了,沒有趕盡殺絕全部取走。

嗯,我真是太善良了!

夢天越想越覺得自己沒有去走那些下品血魂石,而是將它們留在了那裡,自己真的是台上晾了、太偉大了。

頓時,夢天在心中早已把自己誇上了天,大有一番自己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的意思。而因為偷了人家東西的那種懺愧感,也是在此刻消失了。

因為夢天覺得,自己絕對是個善良的人。不然,自己為什麼還會給他們留下那麼多下品血魂石呢?啊哈哈……我真是太……善良了!


就這樣,心情舒暢的夢天直接是大搖大擺的回到了客棧之內,然後直接上樓。

見到靈夢瑤這個小丫頭已經睡著了,夢天也是跑到另一張床上,蒙頭便是呼呼大睡了起來。

第二天,血魂城之中頓時掀起了一場風暴。

所有被開採的血魂石礦脈,除了下品血魂石之外,其餘的全部被洗劫一空。這等消息,直接是令得血魂城全城戒嚴,嚴查各個過路的人。

而此刻的罪魁禍首,早便是帶著小丫頭,雲遊天外去了。

而血魂城的正副城主更是被驚動了起來,滿臉憤怒的將靈魂力擴展到最大,不斷的在血魂城內外搜索著罪魁禍首。

然而,就這樣搜索了整整兩天,卻是沒有發現任何一個可疑的人。無奈之下,兩位城主大人只好認栽。

而經過夢天的這一次收刮,估計血魂城起碼得有上百年無法生產出中品血魂石以上的血魂石了。

不過,對於血魂城的事,夢天卻是一概不知,就算是知道,夢天肯定也會說:給你們留下那些下品血魂石就不錯了,還在這裡嘰歪,得了便宜還賣乖,真是狗眼不識好人心!

相信,夢天現在都在為自己的偉大感嘆著,自己的心腸,怎麼會那麼好呢?哎呀,連我自己都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心情暢快下,夢天便是帶著靈夢瑤小丫頭不斷的想著第三層次血海走去。只不過,在這路上,一路之上儘是山嶽。

不過,夢天倒也樂得自在。偶爾殺幾個亡靈,斗幾隻冥獸,獲取一些能量資源,倒也不錯。

而至於靈夢瑤,夢天更是不惜花費血本,拿出一堆堆的血魂石為小丫頭延續經脈,幫助其增長實力。所以,這些時日,兩人過的也是極為充實。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曦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四肢無力地平躺在被炸得忐忑不平的地面之上,他望着遠方的那幾名御靈宗弟子,他們正獰笑着朝自己逐漸逼近,曦晨不禁苦笑不已。

在看着青年文士的元神被這幾名御靈宗弟子誅殺之後,曦晨心裏就極爲清楚,作爲此事的唯一知情人,他們絕對不會放任自己活着離開,可是他現在又有什麼辦法呢?

方纔運轉元力之後,曦晨無奈地覺察到,他體內的傷勢遠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的多。他放出神識內視一番後發現,如今自己不僅全身的經脈完全的鬱結,甚至在剛纔爆炸中產生的巨大沖擊之下,連丹田都貌似受到了嚴重的波及,造成了不小的損傷。

此時此刻,雖說無鋒重劍就靜靜地擱置在曦晨的身旁,觸手可及。可是憑藉曦晨如今的狀態,別說用其去戰鬥了,他就是輕微擡一下手指,都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曦晨不由得苦笑不已,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自己究竟算是螳螂還是那隻可憐的蟬?他艱難地扭過頭去,最後深深地望了一眼始終平躺在身旁,陪伴着自己的無鋒重劍,緩緩地將臉頰斜靠在其冰冷的劍刃之上。

“抱歉啦!老夥計,雖然我已經將那神靈聚元草搶到手了,可是我的小命也快沒了。”

曦晨嘴角含笑,他感到眼前的視線一陣的模糊,頭腦疼痛欲裂,鮮血順着其額頭上的傷口不斷地滴下,流過他俊逸非凡的臉頰,落在了無鋒重劍黑色的劍刃之上,並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地滲透了進去。

正在這時,無鋒重劍的獨立空間內,在那片無邊無際漆黑色的虛空當中,一雙碩大的眼睛猛的睜開,閃爍着凶神惡煞般的光芒,其中似乎又隱隱約約帶有一絲興奮之色,好像久困牢籠的囚徒一般,蠢蠢欲動。

無鋒重劍在吸收了曦晨的鮮血之後,開始閃爍起邪異的紅光,它彷彿受到了召喚一般,身子劇烈地顫抖着,發出嗡嗡地劍鳴聲,那聲響甚是具有穿透力,沿着空氣迅速的傳播開來,直達天際。

剎那間,九霄之上電閃雷鳴,一道晴天霹靂瞬間劃破了天空的寧靜,彷彿欲想將這片混沌的天地劈成兩半一般,聲勢之浩大,令人心悸不已。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氣,在這道霹靂過後,轉瞬之間也是變得烏雲密佈,雷電交加,彷彿上天在這一刻被徹底的激怒了,想要向塵世間降下天罰,懲處這無盡的罪惡。

那幾名御靈宗的弟子心中一凌,盡皆在原地駐足不前,他們面色驚懼地擡起頭來,仰望着頭頂之上變幻莫測的天空,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呆呆地說不出話來。

天空之上的威壓實在是太過於驚人,這些御靈宗弟子感到體內氣血沸騰不已,元力不受控制地在體內橫衝直撞,甚至連元神驚嚇的縮成一團,不自覺地顫抖着身軀,甚至到了後來,那些元神險些抵擋不住這滔天的壓力,幾欲破體而出。而看他們驚訝的表情,顯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何會剎那間發生如此變故?

高義等人此刻的內心驚懼不已,不知道爲什麼,他們突然間感到身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威壓,將自己籠罩在內,與其相比,自己簡直就是天地之一粟,汪洋之扁舟。而一雙無形的巨眼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彷彿想要將自己吞噬進腹中一般。

可是高義等人四下打量之後,卻沒有發現任何的異樣,除了他們之外,只有前方躺着的那個半死不活的小子,以及他身邊那柄看似十分霸氣的重劍。

高義面色疑惑不解的望着天空中正互相靠攏在一起的雲層,心中暗想:“難不成這附近有什麼絕世異寶出世,或者是哪位神變期境界以上的前輩將要在此渡過天劫?若是真的如此的話,那還是快點兒退去爲好,以免無緣無辜受到波及,天劫的威力可不是自己這種小人物可以承受的起的。”

可是,當高義看到距離自己不遠處的曦晨之後,他的面容之上又露出一絲躊躇,眼瞅着那株逆天級別的神靈聚元草就在眼前,觸手可及,若是就這麼輕易地放棄,又未免太過於可惜了,還是先將這小子迅速解決掉,將那仙草攏入囊中之後再逃離此地,反正看此情形,也不多在乎這一時片刻。

正當高義心中打定主意,欲將曦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速速斬殺之時,天空中的烏雲突然間激烈地翻滾起來,頭頂之上的那片天空,空間變得扭曲,甚至出現了道道空間裂縫,彷彿在這一瞬間即將破碎開來,發出聒噪刺耳的雷鳴聲,震徹九霄。

天色如今已經變的甚是黑暗,烏雲黑壓遮天蔽日,而且越發的陰沉,道道銀白色的玄雷如同雷龍一般,紛紛扭動着龐大的身軀,在雲層中穿梭糾纏,發出朝天的嘶吼。

突然,一道銀色的玄雷奮力地掙脫開雲翳的束縛,從九霄之上狂嘯一聲降下凡塵,而它所劈向的目標,竟那個躺倒在深坑旁邊,一動也不動的弱小身影。

曦晨眼瞅着那道玄雷竟朝着自己急速劈來,苦笑連連,自己雖說不上是什麼好人,但也絕不至於壞到這種地步吧,沒想到竟然會遭到晴天的霹靂。

曦晨欲起身逃走,可是如今他的身體受到重創,已經徹底地麻痹,絲毫動彈不得。而且這道玄雷的威力大的驚人,恐怕當初曦晨在雷劫之境中經歷的最後一波玄雷,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吧!

曦晨心念一動,試圖召喚了一下儲物袋中的靈犀盾,想要再次使用它進行防禦,可是靈犀盾依舊無動於衷地呆在儲物袋中,絲毫沒有出來幫忙的意思。

曦晨無奈地搖了搖頭,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苦苦掙扎了這麼久,最終還是難違天命。”

原本正待走向前去,坐收漁翁之利的高義在看到此情景之後,頓時嚇得面色蒼白,他急速運轉體內元力,御起身下的黑色甲蟲,忙不迭的朝着遠方飛遁,遠遠地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而其他三名御靈宗弟子也是一驚之下緊隨其後,逃遁飛離此地。

在幾名御靈宗弟子離開的那一剎那,那道聲勢浩大的玄雷便轟然落到地面之上。與此同時,火龍谷內突然間颳起一陣驟風,掀起地面破碎不堪的沙塵,瞬間瀰漫在整個火龍谷。

御靈宗弟子驅蟲拼命飛遁,直到懸浮於長崎山之頂,在確定徹底沒有危險之後,他們這才落下身來。

高義等人呆呆地望着那束威力驚人的玄雷,硬生生地劈在地面之上,雖然心中焦急萬分,可是卻無能爲力,他們面露悲傷之色,身體都在不自覺的顫抖。

當然,這些御靈宗的弟子如今會如此的失態,自然不是因爲擔心曦晨的生死,就算此番曦晨不被玄雷劈死,他們也絕不會放任曦晨離開,畢竟作爲當事人之人,曦晨可是親眼目睹了青年文士的死因,一旦放任其離開之後,他到外界將真相傳出去,那高義幾人就會受到宗門內部的嚴厲懲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人不爲己,天誅地滅,雖然曦晨並未得罪過他們,甚至可以說是間接地拯救了他們的性命,但是爲了自身的利益,這些御靈宗弟子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殺死曦晨,踩着他的屍體,作爲前進路途上的墊腳石。

高義等人此刻揪心不已的,是曦晨身上的儲物袋,那裏面可是有着一株通靈的神靈聚元草,看這玄雷的威力如此之強大,估計別說是那倒黴的傢伙了,就是他腰間的儲物袋也會一併化爲灰燼,消失在天地間,那株神靈聚元草自然也不能倖免。

“該死!這傢伙造了什麼孽了,竟然晴天遭到雷劈。”

高義面目猙獰,憤恨不已的說道,他此刻心中有種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感覺。

那道聲勢浩大的玄雷持續了許久,至今仍未散去,彷彿力量無窮無盡一般,此時高義等人的心中已經徹底放棄希望了,如此威力巨大的玄雷,莫說對方一名小小的開元期修士了,就算真的是鍛體巔峯修士在此,也未必可以將其硬生生抗下,即便那人甚是神通廣大又能怎樣,如今他早已經是強弩之末,連身體都動彈不得,自己隨便一個手指頭都能活活碾死他,那道玄雷連自己都感到心悸不已,他又怎能抵抗這上天降下的懲罰。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