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時辰之後,大隊魔物帶著人類,慢悠悠地跨過雲崢所在的地洞。雲崢用念頭感知外界情況,他把洞挖的很長。確定裝著人類的籠子,會從他的頭頂經過。

當一個拉的籠子的魔獸,從雲崢的頭頂走過。雲崢趁此機會,悄悄地破開泥土從地底中爬出。攀上那裝著人類的籠子。

雲崢隱藏氣息的本事不可謂不強,那些魔物們都是神經粗大的東西,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雲錚的出現。

籠子里的人有人看到了雲崢,他們還沒來得及驚叫,就被雲錚打出的真氣封住了喉嚨。如此一來,雲崢便坐在籠子里,跟著這些魔物隨波逐流。

籠子內全是各種污垢和鮮血,刺鼻的氣味,令人難以忍受。雲崢坐在籠子里,不動聲色。很快這一隊魔物,拉著人進入了大山中。

魔物們全速前進,籠子里的人類被顛的慘叫不止。魔物也不管這些人的死活。

漸漸的進入大山深處,雲崢發現竟然沒有一隻蠻獸,來攔截這些魔物。而這些魔物們像是餓了,開始挑出籠子里被折磨致死的人,大口大口的吞食起來。

有些人還活著,也被這些魔物生吞了。

雲崢冷眼旁觀,他縱然心中有些不忍,也不能動手。

魔物拉著人類走了兩天,這一日天空中出現兩個人影。 這兩人衣袂飄飄姿態不凡,沒有使用真氣羽翼,就可以在天空中虛空踏步。

看到這兩人,雲崢心中咯噔一下。能夠虛空踏步,很顯然是靈氣境的武者。這兩個武者若是多管閑事,他可能會暴露。

那靈氣境的魔物也看到了兩個武者,他立刻仰天狂吼憤怒咆哮,直接鼓動血氣衝天而起,一手對著一個武者抓去。

他竟然要以一敵二!


「該死的魔物,真是愚蠢到家了!」雲崢在心中狠狠的罵魔物。

「魔物,都該死!」

總裁回歸︰追愛小嬌妻 敢殘害我人族,我送你們下地獄。」

兩個靈氣武者,遇到這種挑釁,自然不會視而不見。並且他們身為人類,看到籠子內同族的慘狀,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他們也不會置之不理。

三個靈氣境的高手,在長空中搏殺起來。下面的魔物,為搏殺的魔物搖旗吶喊,拍手助威。

那魔物似乎大佔上風,不停出手攻擊,人類武者只是迴避和防禦,很少回擊。看此情形,似乎最後會贏的是魔物。但云崢又在心中罵魔物太蠢,那兩個人類武者,很顯然是在消耗他的血氣。這魔物卻只知道一味的爭勇鬥狠,腦海中沒有一點城府和策略。

「也是,以魔物那鋪天蓋地的數量,強大的整體實力。他們若是聰明一點,人類早被他們滅絕了。不過此時,我卻不能讓這隻魔物失敗,必須把這兩個人類武者趕走。」

慢慢的魔物的血氣消耗越來越多,雖然看上去依然龍精虎猛,但已經有些后力不逮。

而那兩個人類武者,都露出譏諷笑容。他們覺得時機快要成熟,馬上就要反擊。

「就是這個時候!」雲崢心中想道,然後,他遁出念頭之劍。念頭之劍,一頭扎進一個靈氣武者的腦海中。

那靈氣武者慘叫一聲,抱頭痛呼!此時,靈氣境魔物一招打上來。那武者在雲崢的干擾下,根本來不及躲避。

「小心!」另一個武者高聲提醒,發出真氣攻擊魔物,想要圍魏救趙。

雲崢哪能讓他如意,念頭之劍從那名武者體內飛出,進入另一個武者的腦海。這想要救援的武者,也痛呼一聲,發出的招式立刻潰散。

轟隆一聲大響,那名被擊中的武者慘叫著,被打得吐血而飛。血氣在他體內爆炸,炸的他經脈俱碎,真氣逆流,傷勢越加嚴重,甚至不能維持飛行。

「走!」另一名武者,擺脫了雲崢的念頭之劍,立刻飛出去,接住那名被擊傷的武者,二話不說直接帶著他逃跑。

吼吼吼……

靈氣境的魔物戰勝對手,精氣神受到刺激,血氣越加凝聚,實力竟然有些提升。如果按照真氣修為體系來算,他算是直接貫通了一脈。

修為提升之後,這個魔物沒有返回,嚎叫著去追那兩個受傷的人。

「他媽的!」雲錚氣的直接罵娘,這魔物也太過好鬥了一些吧。

不過那靈氣境魔物去追人類,其他魔物沒有等他,而是拉的人類繼續前進。雲崢這才稍稍欣慰一些。

過了沒多久,渾身浴血的魔物回來了。他的精氣神有了更大的突破,很顯然是殺掉了兩個人類。若不是身上有傷,可能現在修為就要突破了。

那魔物絲毫沒有思考,為什麼兩個人類,會突然頭疼,被他擊中。他只關心,自己是否戰勝了。

雲崢更加欣慰,覺得這一跟筋的魔物,變得可愛起來。

不斷前進,一路上再也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兩天之後,雲崢終於看到了他想看到的。

這群魔物拉著人類進入一個巨大的山洞,那山洞向下傾斜,非常幽深。不知下潛了多少,周圍已經變得一片漆黑。

雲崢在這種黑暗的環境中,勉強可以視物。接著雲崢看到,正前方有一個巨大的深淵,深淵內傳出陣陣的硫磺味兒,帶著邪惡的氣息。

雲崢驚喜的渾身顫抖,他可以確定,這個深淵可以通向地底魔淵。

緊接著,所有人類和魔物進入一個巨大的籠子。那靈氣境的魔物,抓住這個巨大的籠子,帶著人類和魔物緩緩的飛起,然後沖入深淵。

雲崢更加的沉靜,距離成功還有一步之遙。這時候更加要保持冷靜!

雲崢這才知道,地底魔淵到底有多麼深。這靈氣境的魔物,帶著他們足足下潛了一天一夜。這種趕路方式,只有靈氣境界才能堅持。

一天之後,終於著陸了。雲崢終於進入了魔淵!

魔淵並不像雲錚想象的那樣,永遠漆黑,沒有光亮。如果真是這樣,魔物和魔獸,也不會有眼睛。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除了沒有天空,更加荒涼一些,幾乎和地面上一樣。

這裡腳下是大地,頭頂上也是大地。頂上的大地,放出火紅的光芒,輻射著灼熱的能量。那上面,有什麼東西在無時無刻的燃燒。硫磺的氣味,正是在這種燃燒中產生的。

在這種輻射下,雲崢竟感到血氣之力微微波動。似乎想要突破。同時,一種暴虐的意識,也想影響雲崢的念頭。

原來如此!雲崢稍稍有些明白,為何魔物血氣強大,並且暴戾嗜殺。

當雲崢他們落地,忽然幾十個血氣強大的魔物,一擁而上,抓著鐵籠子飛起來。如此多的魔物,把雲崢嚇了一跳。他不敢輕舉妄動,繼續蟄伏在籠子內。

魔物們帶著籠子飛行,讓雲崢沿途領略到了魔淵的風景。魔淵之中也有山川盆地河流,也有植物和各種動物。

這不過這裡的植物,也是殺性駭人。這些植物,虯扎蒼勁,枝葉都像鋼鐵一樣,稜角分明犀利尖銳。有些植物還帶著爪牙和大口。這一路上,雲崢看到無數魔物喪生在植物口中。

至於魔物和魔物之間,更是每時每刻都殺戮不止。這一路上雲崢看到了不下於幾百場戰鬥。

同時,他們這個小隊也受到無數次攻擊。因為鐵籠子內有人類,人類對魔物的吸引非常大。

即使有靈氣境的魔物護航,也有無數魔物不要命的衝上來,想要吃掉其中的人類。這其中就有很多的靈氣境界魔物和魔獸。

幸好這一隊人多,襲擊的魔物都被強勢轟殺。雲崢在其中卻心懷惴惴,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魔淵的強大超過了他的想象,這一路上遇到的魔物,沒有一個低於兵氣境界之下。靈氣境的魔物,更是如大白菜一般,隨處可見。

如果這些魔物都進入了地面,那還有人類什麼事兒。

而且如果自己悄悄地進入地底,以自己人類的身份,在魔淵中簡直如指路明燈般耀眼。一定會吸引無邊無際的魔獸和魔物,到那時就算自己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殺的。

「見機行事,見機行事!先暫時蟄伏!」雲崢告誡自己不要衝動!

走著走著,雲崢遇到了其他的小隊。另一個小隊也和他們一樣,有無數的人類被關在籠子里,然後許多靈氣境的魔物駕護航。

兩個小隊聚在一起,繼續前進。過了沒多久,這樣的小隊越來越多逐漸組成一個巨大的隊伍。

而籠子內的人類已經超過了十萬之數。

忽然,雲崢嗅到濃烈的血腥味兒。在這硫磺氣息鋪天蓋地的魔淵中,能夠嗅到血腥氣味,可想這血腥味兒是多麼的濃烈和龐大。

小隊越聚越多,人類的數量漸漸的接近了百萬。而那靈氣境的魔物,也達到了一萬之數。 魔物入侵人類,只要拿出百分之一的實力,就能滅絕人類。但人類現在還在地面上,主宰著地面。

可想當初雲家始祖,是多麼的強勢和偉大。

還有自己的母親雲綵衣,殺入魔淵中還能全身而退。又是多麼的強大和耀眼!

一想到這些,雲崢就有些熱血沸騰。

「雲家每一代最強人,都會在魔淵中歷練。將來有一天,我也要在魔淵中大開殺戒。」

漸漸的,雲崢看到前面有一座巨大的宮殿。那宮殿具有典型的魔淵風格,頭角猙獰,鋒利尖銳,高聳入雲。

不對,魔淵中沒有天空也沒有雲。這座巨大的宮殿,頂部直接抵在魔淵上方,那不停燃燒的地方。

所有的小隊,目的地都是那個宮殿。在宮殿的下方有一座湖,非常廣闊而巨大的湖。

然而這個湖,卻非常令人驚悚。因為它是血紅色的,非常粘稠,並散發著濃烈的血腥味兒。讓人猜想,這是不是血液匯聚而成的湖泊。

雲崢的猜想得到了驗證,飛在最前面的小隊,將鐵籠子中的人類提出來,然後一刀割開喉嚨的血管。

滾燙的鮮血從喉嚨中噴涌而出,流進那個湖泊中。

如此情景,將鐵籠子內的人類全都嚇壞了。有些人試圖逃跑,雲崢發現,竟然有和他一樣,沒有受傷,實力人依然存在的人。

但這些人中內沒有靈氣境界,就算是有,在一萬多靈氣魔物的面前,也無法逃脫。

沒有人可以掙脫,全部被割開喉嚨,鮮血流入血湖。那些血液流乾的屍體,直接被拋入血湖。

終於輪到雲崢了,雲崢並沒有反抗。無論反抗與否,結果都是一樣。

一個魔物扯著雲崢的頭髮,割開雲崢的喉嚨。

雲崢的鮮血噴涌而出,流入湖泊中。他全力運轉念頭之力,將自己的氣息掩蓋,盡量使自己顯得非常虛弱。同時控制心跳和呼吸,偽裝成一種瀕臨死亡的狀態。

那為雲崢放血的魔物,被雲崢的表象欺騙了。他以為雲崢就要死了,而他後面還有很多人要放血。於是他直接把雲崢的身體,扔入血湖中。

雲錚立刻將自己沉入血湖的底部,以免被魔物發現。

被放出很多鮮血,雲崢有些虛弱。但是這並不是致命的危險。雲崢踩在血湖底部,產生咔嚓咔嚓的聲音。雲錚用念頭一掃,發現這血湖底部,堆積了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人類骨頭。

同時,不停地有骨頭,從血湖頂部掉下來。這血湖,竟然有腐蝕**的能力。那些屍體被扔入血湖中,血肉立刻腐蝕掉,變成骨頭沉入湖底。

這湖底的人類骨頭何止百千萬!雲崢心中悚然,難道這血湖內的血液,全都是由人類的鮮血組成的嗎?

光想一想,雲崢就感覺頭皮發麻。這血湖廣闊無邊。並且深達十幾丈。如此多的鮮血,需要多少人才能堆積出來!這些魔物到底在地面上,偷竊了多少人類。

「他們這樣做,有什麼目的?」雲崢覺得,自己想要的秘密就在那座宮殿中。

那宮殿在血湖中央被血液圍繞,同時上接魔淵頂部,造型非常獨特。魔物只知道殺戮和破壞,雲崢從來沒聽說過魔物會建造宮殿。

「進去看看,我有一種感覺,這個宮殿內有不同尋常的東西,裡面有我需要的!」

雲崢在血湖底部行走,他封閉著七竅,不讓血湖內的血液進入自己體內。走著走著,終於來到大殿的邊緣。但云錚卻不敢離開血湖,因為大殿四周,都站著魔物。這些魔物好像是在守護大殿,他們的境界都非常高,沒有低於靈氣境的。

雲崢釋放出念頭之力,觀察大殿外圍情況。好在魔物對念頭智力非常不敏感,他們根本沒有察覺到雲崢的存在。

漸漸的,雲崢發現,很多魔物頻繁的進出大殿。這些魔物都帶著大量的東西進去,出來的時候卻空著手。

雲崢用念頭之力,掃過他們帶進去的東西。發現那些東西的,能量波動都非常活躍。其中蘊含的精氣,非常龐大。

這竟然是一些天材地寶,很顯然是產自魔淵。難道這裡是魔物們儲存寶物的地方?

「不對,魔物們自私自利。遇到寶物都會獨吞,怎麼可能會大公無私的交出來,放到這個宮殿中。這件事情太蹊蹺了。必須要進去看一看!」

「不過不能打草驚蛇,必須要等待機會。」

雲崢雖然心中焦急,但依然耐著性子,在血湖底部等待。好在,此時以雲崢的境界,十幾天內不吃不喝都不會有問題。一旦氣息不暢了,就悄悄露頭深吸一口氣。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被雲崢等到了機會。

一個魔物帶著大量的物資,飛躍血湖,想要進入大殿中。但他帶的東西太多了,而捆綁的繩子又不太堅固。正好飛到血湖上,繩子忽然斷裂,許多巨大的箱子落入血湖中。

「好機會!」雲崢心中驚喜,他立刻游過去,打開一個箱子鑽了進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