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有期貨雖然在全國還沒什麼名氣,但是在南河省影響力還是蠻大的,甚至比一些全國性的期貨公司都有着不小的優勢。畢竟是本土企業,根扎的比較深。

韓峯工作的地方就是公司的總部,坐落在中州市的核心商圈——綠城CBD內。那是一棟三十多層的頂級寫字樓,其中的兩層都是他們的。一層是辦事大廳、交易大廳和客戶的操盤室,還有營銷部門;另外一層主要都是對內的,也就是除了營銷部門以外的其餘部門。

當韓峯來到公司的時候,公司的大門還是緊閉着的。這裏有先進的門禁系統,如果是正式員工,用自己的工作證一刷就可以打開,同時也就簽到了。進了大門還有每個部門的門也都有門禁,韓峯現在只是一個實習人員,手裏只有紙質的像名片大小的實習證,一個門都打不開,看來只能等有正式員工來打開門才能進去。

韓峯正準備靠在牆上,稍微歇一會,就見從電梯裏走出了一位漂亮的美女。只見她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下身穿着修身牛仔褲。看似隨意的穿着,卻正突顯了她窈窕的身材和自信良好的氣質。

她就是和韓峯一樣,也是實習生身份的李曉霞。他們是一同應聘一同面試,一同過五關斬六將進入公司的。只不過和韓峯不是一個學校,而是財經大學的。

“大妹子,早啊!”韓峯調笑着與李曉霞打了個招呼。

“你不是更早,這回可玩兒美了吧?”還沒等韓峯說話,就有接着說:“你走了倒是自在,只是可苦了我了。”

“他們又怎麼欺負你了,告訴哥哥,我給你出氣。”

撕毀契約:金主請滾開 唉,一言難盡吶!你還不是自身難保?我聽說這次你回來,吳有德和楊小春要給你下套呢,你可要小心點。”李曉霞嘆了口氣,壓低了聲音小聲道。

“噢,我倒要看看他倆能給我下什麼套?別套不着我,倒把自己套進去了。”韓峯不屑的說道。

“那你也要小心點,知道吧。”李曉霞有點擔心的看着韓峯。

“嗯,我會的,你放心。”韓峯隨口應了一聲,便低頭沉思起來。

這個吳有德是李曉霞的同學。韓峯和李曉霞進入公司之後沒幾天,他也通過後門進來了。他進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追求李曉霞,而李曉霞一直都不待見他。本想着從學校的門出來,就可以擺脫這個無聊的傢伙了,但無奈人家的爹有錢、有關係,聽說是一個什麼集團公司的副總。看來想在中州混,還真是不好甩掉這塊狗皮膏藥。

至於那個楊小春,是他們日內交易部的經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當上的,反正業務水平是爛的一塌糊塗,經理的架子倒是端得十足,頤指氣使的瞎指揮。日內交易部總共十幾個人,除了吳有德估計也沒有誰能看得上他了。

韓峯正在那尋思呢,就見楊小春氣喘吁吁地從樓梯間走了出來,手不時的在額頭上擦着。看來爬了這十六層樓,把這個一貫貪安好逸、好吃懶做的經理給累壞了。

“經理早!”韓峯和李曉霞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楊經理,您還鍛鍊身體呢?真是我輩的楷模啊!”韓峯緊接着又拍了拍楊小春的馬屁。不過這話在李曉霞聽來,卻不知道是對他的誇獎還是譏笑,可能後者的機率更大一些。


“是啊,不然我怎麼這麼精神,一般的小夥子都沒法跟我比。就是因爲我堅持鍛鍊,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啊,還真應該向我學習。”楊小春大言不慚的說道,臉上寫滿了得意。

不過,這在韓峯眼裏簡直就是恬不知恥。連倒杯水都要叫李曉霞去的主兒,還好意思說這些,你說不是恬不知恥是什麼?


不過,韓峯這麼想也沒有冤枉楊小春。其實是,楊小春昨天拿到了體檢報告,保健顧問對他說“如果再不加強鍛鍊,他的三高症很可能向縱深發展”,一直活的很下三兒的他,今天早晨纔想起來爬樓梯。誰知爬了一半就爬不動了,在那歇了好大一會兒,這才磕磕絆絆的爬到十六層。心裏卻直罵娘:“這他媽的太累了,明天可不爬了。”

韓峯和李曉霞跟在楊小春身後,走進了辦公室。韓峯看着他那五短的身材,梳的油光鋥亮的頭髮,走起路來一竄一竄的,像極了長腿的肥腸,就忍不住想笑。但是卻又不敢笑只能憋着,以至於憋得滿臉通紅,渾身顫抖。

李曉霞覺得韓峯不對勁,就以詢問的眼光看着他,韓峯用手一指楊小春。而此時的楊小春可能是昨天晚上吃多了,要不就是早晨吃壞了,反正是特別配合的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響屁。而且是那種壓抑着的、拉着長長尾音的屁。

這一下韓峯可受不了了,一下子笑了出來。多虧他機敏的在笑出聲音的一瞬間,用咳嗽壓制住了一些,聽起來不太像是笑。但是韓峯很快感覺到他後續還有大笑,他只好大聲說:“呀…呀…,不好,肚子疼……”之後連忙往廁所跑去。

而此時的楊小春,還以爲韓峯是在爲他解圍,於是說:“嗯,怪不得韓峯放了這麼一個特別的屁,原來他的肚子疼。”

“啊,我的肚子也疼……”一直憋着的李曉霞,終於再也忍不住了,也趕緊往廁所跑。

於是,陸續來上班的同事,大都聽到了從男廁所發出的放浪笑聲,女廁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

楊小春的臉色也慢慢變成了豬肝色,摔門挪進了他的辦公室。剛剛走進來的吳有德見楊小春的臉色不對,也趕緊跟着鑽了進去。 韓峯在廁所笑夠了纔敢出來,剛剛坐下,就見吳有德帶着他一身的肥膘揹着手,一臉的陰笑向他走過來,眼神頗有些得意:“韓峯,楊經理有請,趕快進去吧。”,說完用手一指楊小春的辦公室。

“是麼,你不是假傳聖旨吧?”韓峯一臉的鄙夷,不過還是起身去了。

韓峯走進經理辦公室,只見桌子上兩臺22吋的液晶顯示器,並沒見人。剛想退出去,就聽見顯示器後面一個聲音說道:“小韓啊,怎麼不動?過來坐。”

這聲音給韓峯嚇得一激靈,定了定神,稍稍踮起腳纔看見肥腸一樣的楊小春堆在椅子上:“是,楊經理您有什麼吩咐。”韓峯畢恭畢敬的說道,心裏卻是把他祖宗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小韓啊,來先給我倒杯水。”楊小春先給韓峯來了個下馬威。

“我說小韓啊,你最近表現的不錯,所以我準備給你個機會…”楊小春接過水杯,盯着韓峯,嘴裏的話卻是一頓。

“一切還靠楊經理的信任和栽培,我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韓峯見狀,馬屁連忙跟上,也不知道這肥腸又出什麼壞主意。

“你也知道,我們部門只能進兩個人。吳有德、李曉霞和你表現都不錯,李曉霞是女孩子自然要優先些,就不說她了。現在你和吳有德只有一個人能留下,我考慮吳有德比你晚來幾天,所以想先給你這個機會,你要好好把握。”楊小春皮笑肉不笑的說。

“不知……?”韓峯聽他一說這事,就知道他們準備拿他開刀了。

“是這樣,在我們這裏沒別的,一切憑實力說話,你看我跟吳有德私下關係好,但是對於工作,我都是一視同仁的。誰有水平誰上,沒有水平就是天王老子也沒用。所以,今天我給你準備了一個賬號,裏面有十萬塊,你今天如果能盈利30%,那你就可以留下來。否則,只好請你另謀高就。畢竟我們這是企業,不能養着一些只吃飯不幹活的廢人,你說是吧?”楊小春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如果沒有見他一臉的壞笑,還以爲他是多麼正直呢。

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個目標是不可能完成的。如果讓一個操盤高手在巔峯狀態,偶爾達到這個目標還是有可能的。但是讓一個還在實習階段的見習操盤手一天之內盈利這麼多,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這分明就是一個圈套。吳有德早就慫恿楊小春把韓峯開掉,但是楊小春還想利用韓峯牽制吳有德。

“這樣,不但可以拿到更多的好處,還能讓吳有德這小子收斂些。別整天跟自己沒大沒小,好像他就是經理似的。要不是拿了他爹的錢,瞅到不會瞅他一眼,怎麼也輪不到他。”楊小春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但是今天早晨,韓峯放浪的笑聲讓他感到忍無可忍,加上吳有德添油加醋的勸說,終於忍不住出手了。不然,也顯得他這個堂堂的經理大人,太沒品了不是。

本來這個目標只定在20%,但是吳有德說要以防萬一,兩人商量了半天,最終纔出來了個30%的目標。

韓峯聽了一愣,原本他以爲楊小春會找個理由直接給他開了,畢竟一個部門經理開除一個實習生就是一句話的事,沒想到還真給了這麼個機會。雖然看起來不可能完成,但是現在的他可不是一般人了,是能預知最高最低價的人。

“怎麼不說話? TFBOYS家有小萌物 ,還是……”楊小春有些得意起來,心中暗道:“看你小子還笑得出來吧?”

“哦,是這樣經理,如果我能達到這個要求,是不是就……”

“那當然,如果你今天能盈利30%,就可以提前轉正,我親自給你辦手續。”

“那就多謝經理大人的栽培了,到時候我一定要請您喝酒。”韓峯一臉的笑容,連自己都感覺有點假,“只是不知道這個要求…,能不能,能不能……”。

“我說小韓哪,這可是最低要求了,你看我們部門現在的……”楊小春想了想自己部門的那幾個人,張了張嘴還是沒好意思說出來。

“好,既然您都這麼說了,我一定完成目標。到時候就可以提前轉正了,是吧經理。”韓峯再次提醒了一下,省的他到時候不認賬。心中卻罵道:“這個又想當biao子,又想立牌坊的肥腸,到時候看你還說啥。”

“那當然了,我說話一向是算數的。只是你要加油啊,不然我可就沒辦法了。”楊小春看着韓峯的表現,不禁鄙夷起來:“你還能完成啊?看起來跟真的似。”

“行了,你先出去準備一下,一會兒我把帳號給你。”楊小春把手一揮,自己感覺真是很不錯。

…………

吳有德見韓峯走進了經理室,撇了撇嘴不屑的想:“老子動動手指頭,你就得斷條腿。我一張嘴,你的工作就沒了。跟我鬥,你還嫩着呢。”


忽見李曉霞向他看過來,趕緊的走到李曉霞的身邊,諂媚說道:“曉霞,你今天真漂亮。一會兒下班,我陪你去逛街吧?”

“吳有德,你把韓峯叫進去幹什麼了?”李曉霞正色道,她對身旁這個不學無術的胖子一點好感也沒有。

“你說他呀!那是經理叫他有事,估計過了今天就得捲鋪蓋回家了。”吳有德眼中透出得意的神色,“到時候公司裏,只有咱倆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了,哈哈。”

“不懂的詞別亂用,糟蹋了。”李曉霞一看他那副德行就沒好氣,“是不是你出的餿主意?”

“怎麼會?我知道你很看好他,幫他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一臉無辜的吳有德心裏卻想着:“特麼的,這臭小子有什麼好?要權沒有,要錢沒有,要啥沒啥的窮屌絲,怎麼會看上他,什麼眼光?”

…………

吳有德正纏着李曉霞說話的功夫,韓峯就從經理辦公室出來了。但是吳有德並沒有從他的臉上看到一絲的沮喪,反倒是有些興奮。“這怎麼可能,跟我預想的不一樣啊?”

韓峯倒是沒有理會盯着自己的胖子,而是安心的坐下來,準備打開內部使用的行情交易軟件。他要先大概篩選一下,選出一些波動幅度大、交易活躍的品種,以備使用。

“成敗在此一舉!”不一會兒就要開盤了,韓峯心中暗暗給自己加油。雖說自己已經驗證了神奇的預知能力,但是這是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多少還是有一點緊張的。

韓峯打開了軟件,全神貫注的挑選品種合約,連已經開盤了都沒有察覺。他已經選出了銅、橡膠和大豆的主力合約,作爲主要交易的對象。

因爲根據他的預知能力提示,今天銅的最高價是59160,最低價是56320,價差達到了2800多,波動幅度足有4.8%。再乘以8倍左右的槓桿化,只要這一筆就可以完成任務了;橡膠的波動幅度也有3.9%,也是8倍左右的槓桿化;大豆的波動幅度稍低2.1%,但是它的槓桿化達到了16倍。


也就是說,這三筆無論哪一筆做足了,今天的任務就算是圓滿完成。但是,韓峯還是又選出了鋅和棉花作爲後備交易對象。如果主要交易對象在時間上配合不好的話,可以及時頂上,不至於亂了方寸。

因爲他知道,自己雖然可以預知最高最低價,但是卻不知道另外一個關鍵的因素,那就是時間——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最高價或最低價,所以一定要有備無患。

韓峯把這些做完,才伸了伸腰。剛想放鬆一下,卻忽然發現開盤已經四十多分鐘了,而楊小春還沒有把賬戶給他。

“難道又有什麼變化?他不準備給我這次機會了?”韓峯心裏有點沒底了。 而此時在楊小春的辦公室裏,楊小春正和吳有德喝茶呢。

楊小春吸溜了一口茶水想到:“韓峯一走,再想找藉口要錢的話,可能就沒有這麼順當了,不如……”

於是看似閒聊的說:“有德啊,你父親最近挺忙的吧?有段時間沒見他了,有空的話我請你們爺倆吃飯。”

吳有德一聽這話,就知道這小子又想要好處了,“特麼的,辦這麼點屁事就要好處,要不是我要追求李曉霞,八擡大轎請我來這破地方我都不來。”心裏雖然不舒服,但是嘴上還是說:“哦,那哪能讓你請客啊,你掙錢也不容易,哪天我跟我爸說,你放心!”

楊小春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聽這話就不舒服,心裏暗道:“這話裏有話啊,嫌我要的多了?現在沒錢誰給你辦事啊,何況是招了你這個四六不懂的廢物,我擔着多大的責任呢!”

但是看在錢的面子上,還是忍一忍吧,不然剛搞定的小三,要鑽戒的錢還沒地方出呢,於是便說:“行啊,你看着安排吧。”

之後略一沉吟,繼續說道:“有德啊,雖說咱們關係好,但是有些程序還是得走。一會給你個賬戶也操練一下,好好準備準備,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過幾天也是要考覈的。”

“考覈你妹!還不是想要錢。”吳有德心裏忿忿的,嘴裏卻說:“是,是,我一定好好準備,該準備的都會準備好的。”

“那就好,你出去把韓峯叫進來吧,現在都開盤一個小時了,也不能太過。”楊小春眯着那雙老鼠眼,心裏想着昨天和小三嘿咻的時候……,真是爽啊,年輕就是好!

…………

韓峯拿到賬戶的時候,已經十點多第一節馬上就結束了,看來只能等到第二節了。

他選擇的滬銅受空頭的重襲,大幅低開。這主要是受外盤影響,由於米國的製造業數據差於預期,從而加劇市場對全球銅消費產生擔憂。倫敦金屬交易所的期銅價格大幅下挫將近4%。這也導致了滬銅直接低開4%,價格是56790。

這個開盤價格與韓峯預知的最低價56320,還有一段差距,空頭乘勝追擊,已經在九點四十三分的時候,一舉拿下最低價56320。

之後受國內滬銅庫存連續三個月減少的消息鼓舞,返身向上,一直到開盤價附近纔開始震盪。到第一節結束的時候,已經在開盤價附近形成了一個小的整理平臺。

韓峯另外選擇的橡膠和滬銅的走勢差不多,而大豆則一直在昨天的結算價附近徘徊,到目前沒有大的波動。

他利用休息的時候,又做了一下比較,發現還是做滬銅比較好。這時候,第二節馬上就開始了。

第二節一開始,就見滬銅迅速的向上衝了一下,幾乎就要突破整理平臺了。韓峯迅速的打開5分鐘K線,覺得在這個位置應該還會有一次下探,纔有可能拉起到達預知最高價。於是決定按兵不動。

果不其然,這只是虛晃一槍。在眼看就要突破的地方,一頭栽下。只一筆大單直接把價格打到了平臺底部。而後就是很小的單子在底部來回的拉鋸,韓峯判斷這回可能是真的介入點了,於是迅速的建立了2手多倉。十萬塊錢還剩下一點零頭,正好防範風險。

就在韓峯建倉後不到10秒鐘,一筆大單直接突破整理平臺,向上進發。在跟風盤和空頭止損盤的帶動下,銅價快速攀升,不到一分鐘就漲了將近1000塊錢。之後才漸漸慢了下來,盤口上方這纔出現稍大一些的賣單。

但是,盤口顯示買單仍源源不斷,不斷吞噬壓在上面的賣單,根本沒有回調整理的跡象。這樣僵持了幾分鐘後,空頭再次潰敗,多頭乘勝追擊。

“難不成要直接衝擊預知最高點59160?按理來說,中間最少會有一次調整,不管它,先看看再說。”韓峯心裏想着,但是眼睛卻死死的盯着屏幕,生怕錯過了任何的微小動向。

這一次,價格直接到58500附近才停下奔騰的腳步。韓峯又迅速的打開5分鐘K線圖,現在的價格已經到了60週期的壓力位。而且這60週期的均線是向下的,表示在此的壓力很強很大。

再看盤口,買單的速度和力度都有很大程度的下降,與剛纔的調整時完全不一樣。韓峯看到這,迅速的把2手多倉平掉,落袋爲安。

這次操作歷時20分鐘,扣除各項費用淨賺24%還多。看來,很快就可以完成今天的任務了。韓峯這時不免有些得意起來,心中壞壞的想:“楊小春看到時候會是什麼表情呢?哈哈哈。”

韓峯稍微放鬆了一下,就又全身心的開始盯盤了。他又快速的翻看了一下橡膠和大豆,發覺大豆的操作機會來了。

現在大豆的價格正在預知高價附近,韓峯馬上開了幾手空倉。但是大豆的價格波動不像滬銅那樣迅猛,而是在不斷的拉鋸戰中步步爲營,不知不覺就到中午收盤了。

到目前爲止,韓峯總的盈利已經超過33%,下午還有望繼續擴大戰果。看來,吳有德和楊小春的得意算盤是打錯了。

…………

韓峯關了電腦,收拾了一下亂七八糟的桌面,準備去吃飯。這時,就見吳有德走過來,臉上帶着得意的神色說:“怎麼樣,韓峯?掙了多少錢了,要不要我給你指點一下?”

“呦,這不是吳公公麼,您老睡醒了?放心吧,反正還沒爆倉。”韓峯反譏道。

“是公子,公子,知道嗎?” 快穿系統:寶貝,你認錯人了 ,轉身走了。他最煩別人這麼叫他,可是好多人一見他就忍不住這麼叫。誰讓他長得那麼像公公,再加上他不長鬍子更像了。

本想借機嘲笑一下別人的,結果反被嘲笑了。吳有德心裏那個恨呀,都怪自己的父母,怎麼能讓自己不長鬍子呢?

他要是能打過韓峯,早就打他了。可現在打不過人家,那也只能出陰招了,“看你完不成任務,我怎麼編排你。這個公司不要你,別的公司你也別想進。”

韓峯看着憤憤離開的吳有德,輕輕的搖了搖頭。如果他知道了吳有德的想法,一定會把這個假公公變成真公公,可不止是搖頭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