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兄猜的不錯,的確如此。”

白起微微一笑點頭應道。

得到白起的證實,元桑心中暗暗僥倖,幸好沒有和白起發生衝突,元桑身後的衆人更是議論紛紛,一時間場面有些雜亂。

“安靜點,不怕白兄笑話。”

元桑板着臉向衆人呵斥一聲,然後表情一轉,恭謹的向着白起道:“白兄見笑了,既然白兄是去參加圖文排位的話那真是太好了,正好我們元木部落也要去參加圖紋排位,若白兄不介意的話,不如等兩日一起出發,倒時候也好有個照應。”

聽了元木的話,白起眉頭一皺,並不想和他們攙和到一起,但是既然對方提出了,白起又不好拒絕,而且自己還沒有問出結果。

心念一動,出聲道:“難道貴部落也要去參加麼?”

“呵呵,是的,要知道百年排位賽就連離火殿都會到場,屆時若我元木部落能有人被選中,那麼就是一飛沖天了,我們元木部落就會前進一步。”

說道這裏元桑的聲音中一陣狂熱。

“那麼元兄也會參加麼?你們參加的話是代表自己的部落,還是以你們領主部落的名義呢?”

白起一連問出兩個問題,至於領主部落,就是圖紋十二部落,其下的每個附屬部落,都將圖紋十二部落當做領主部落。 “白兄說笑了,我們這種附屬部落哪有用自己名義的權利,當然是以領主部落的名義參賽,而且我們部落也只有一個名額而已,至於在下修爲低微哪有機會得到那個名額。”

說道元木部落的參賽名額,元桑明顯很是興奮,根本沒有因爲是以領主部落的名義參賽感到不滿,反而很是感激的樣子。

但是說得到名額,元木明顯有些失落,頓了頓繼續道:“我們部落參賽的是少族長,說起少族長就厲害了,今年剛滿二十歲,修爲以到了神通初期,你說厲害不厲害。”

說道這個少族長,元桑更是激動不已,語氣中只有敬佩沒有絲毫的羨慕嫉妒之意。

“聽元兄說來,這個少族長真不簡單呢?若是有機會白某真想見上一見。”

白起眼中精芒一閃,二十歲神通初期,其資質定然不一般,恐怕就是和白河竹幽幽這些人也有一拼,語氣中毫不掩飾自己的好奇之意。

“哈哈,我想會有機會的,說了半天還沒請白兄進部落,白兄且隨我來,有什麼等下再說不遲。”

元木本就是一個心思玲瓏的人,聽到白起這麼說趕緊趁機邀請。

“嗯、那好吧,就依元兄之意。”

白起略一沉吟,就應了下來,說真的白起還真想見見這個少族長,要知道這麼個小部落,能出這麼一個天才,又豈能簡單了,更何況還擁有了參加排位賽的資格那個,實力定然不簡單。

要知道圖紋十二部落,哪個部落中不是人才濟濟,能夠看得上這麼一個小部落的弟子,實力又豈能差了,於是做了個請的手勢跟着元木向着部落中心走去。

元木將白起帶到部落中心,入目是一個還算華麗的接待大廳。

“白兄,請坐,你在這稍等片刻,我去請族長,我想他非常樂意見你。”

元桑將白起引坐後,對着一旁的侍女道:“還不去給客人奉茶。”

“元兄不必客氣,不用勞煩,你且去便是。”

“嗯,那好吧,元桑先失陪了。”

說罷,元桑便向外走去。

白起無聊的坐在房中,漫不經心的打量着房中的裝飾,在白起看來還算雅緻。

“哈哈,這位小兄弟,就是白起吧。”

在白起喝完一盞茶後,一個豪爽的聲音在門外就響了起來。

白起舉目望去,一個入境後期的壯漢出現在門口,身後跟着元桑還有一個黑衣男子。

“您就是元木族的族長吧,在下白起見過族長。”

白起見此人一副忠厚和善的模樣,趕忙起身拘禮道。

“哈哈,白起小兄弟客氣了,老夫名爲元木,若白起小兄弟不介意,叫我一聲元木老哥便是。”

白起雖然看起來一副內斂的樣子,沒有絲毫氣息顯露,但是原始如此元木越是不敢小覷白起,豪爽地說道。

“元木老哥看得起白起,那就依元木老哥之意。”

白起也不是迂腐之人,當即變硬了下來。

“好,白起小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來我給你介紹下這兩位。”

說着,就親切的來着白起的手臂,另一隻手指向身後的兩人道:“這位不用說你也知道了,他叫元桑,至於這位也是我們部落的高手,叫元吉,修爲比元桑還要高一些,入境中期。”


“元吉見過白兄。”

待元木說罷,元吉就親切的說道,其表情沒有絲毫做作。

對於元木部落的衆人,白起還是很喜歡的,最少都是豪爽之人,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表面的僞裝,但是初步印象並不壞。

於是回禮道:“元吉兄客氣了,叫我白起便可,無需這些繁文禮節。”

“好,白兄弟果然好爽,等會定要和白兄弟一醉方休。”

見二人都沒有客套,元木大笑一聲豪氣的說道。

“好,既然元木老哥說了,那麼白起定然從命。”

說起來喝酒白起還真不怕,要知道白起前世一聲鐵血,哪次大勝不是和部下暢飲一番,不僅爲了慶功,更是和部署增進關係。

“那白兄弟請吧,咱們今日什麼也不談,只管暢飲,有什麼事等明日再談不遲。”

元木一邊說着一邊拉着白起向外走去。

此時已是半晚時分,元木部落正是晚餐的時間,而且跟在元木身後走在街道上發現,街道上是安靜異常。

於是輕聲道:“好安靜啊。”

聽到白起的聲音,元木神祕的一笑並沒有多說,白起沒再多問只是跟在其後。

向前繼續走了數分鐘,白起忽然聽到前方漸漸傳出了人羣嘈雜的歡呼聲,前方也若隱若現的散發着火光。

片刻後,白起一行來到了一個廣場上,廣場中火光沖天,元木族人全都聚集在一起,燒烤、喝酒、吃肉,場面很是熱鬧。

看着眼前的情景白起眼神不由的一陣飄忽,不免想起了前世和部署一起吃肉喝酒的場面,和眼前是如此相似。

“白兄弟走,到這邊來…咦,怎麼了白兄弟。”

走在前方的元木招呼着白起,卻發現白起迷茫的表情,疑惑的問出聲。

聽到元木的聲音,白起這才反映過來,抱歉的一笑道:“沒什麼,只是看到眼前的場面有些感慨,看來貴部落很團結啊。”

“哈哈,白兄弟說的不錯,咱們部落雖然弱小,但是心其,你也看到了,咱們部落吃飯都是聚到一起,好了白兄弟來這邊坐。”

元木招呼着白起,來到廣場中唯一一個石桌前坐下,然後又對元桑元吉二人道:“你倆,叫人準備些烤肉,和烈酒,今日咱們好好招待下白兄弟。”

“是,我們這就去。”

二人,應了一句,就向着人羣中走去,然後吩咐下去。

“元木老哥,有句話不知道當問不當問。”

待二人下去,白起出聲道。

“白兄弟,有話儘管問,不必婆婆媽媽的。”

元木毫不遲疑的應道。

“聽說貴部落的少族長,天資出衆,年僅二十歲就達到了申通初期,不知元木老哥可否引薦一番,白起也想見識一番。”

見元木點頭答應,白起將心中好奇說了出來。

“我當是什麼事,原來是想見那孩子,一定是元桑告訴你的吧。”

元木沒有拒絕,頓了頓繼續道:“只是要見他的話,白兄弟還要等幾天,前些日子,他偶有所感,進入了閉關,突破神通中期,我想也差不多該突破了。”

說道少族長,元木也是一副自豪的模樣,畢竟有這麼一個孩子的確是一件,值得人驕傲的事情。 聽完元木的話,白起心中一驚,沒想到這所謂的少族長又要突破,同時暗暗咂舌不已,看來此人的天賦果然不一般呢。

當即出聲道:“原來是這樣啊,那麼恭喜元木老哥了。”

“哈哈,白兄弟過譽了,白兄弟年紀輕輕就有了參加圖文排位賽的資格,想必修爲定然不弱,而且白兄弟隱匿修爲的本事,就連老哥也看不透,不知白兄弟可否告知老哥呢?”

元木眼神緊緊盯着白起,等待着白起的回答,白起聽後,眉頭不經意的一皺,沉吟道:“既然老哥問起來了,白起定然如實相告,實不相瞞,白起如今不過入境巔峯的修爲,比起少族長卻差了不止一籌啊。”

說着白起將氣息展開,只不過只是釋放出普通入境巔峯的氣勢,保留了自身真實的修爲。

“哈哈,白小兄弟也不簡單啊。”

元木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附和一聲。

又道:“不說這個了,他們過來了,咱們用餐的時間到了。”

白起順着元木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元桑元吉二人,帶着一羣人,擡着酒肉走來。

擺好食物,元木當先拿起一罈酒,扔給白起,白起輕鬆的接在手中。

元木自己也抱起一罈,向着白起示意一下道:“白小兄弟,咱們來喝。”

白起沒有絲毫遲疑,就向口中灌去,火辣的液體順着喉嚨咕隆咕隆的流入腹中。

一罈見底,白起放下酒罈,回味道:“好酒。”

“哈哈,白兄弟好酒量,來吃肉。”

元木也放下就論壇,真心說道。

“嗯,元老哥,請。”

就這樣,四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白起也是感慨非常,多久沒有這麼痛快的喝一場了。

知道半夜四人也纔有了絲醉意,慢慢的元桑先倒了下去,沒有去管元桑,三人繼續拼酒,隨後元吉也倒了下去。

只有白起和元木還在繼續,看着爬在桌上的元吉和桌子下面的元桑,元木鄙夷道:“白兄弟別管這二人,才這麼點就趴下了,元某也有好久沒這麼盡興了,白兄弟一定別讓我失望。”

“元老哥都這麼說了,白起又豈敢不奉陪到底呢?來元老哥咱們繼續,這一罈我先幹。”

白起說着又抱起一罈酒,大灌起來。

知道天矇矇亮,二人還是九億濃郁,只是在二人還要繼續的時候,元木部落中心的一個木塔中,突然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

感受到這股氣勢,白起和元木皆是一驚,就連醉倒的元吉和元桑,也被驚醒。

“是誰,誰來元木部落撒野。”

元吉醉醺醺的大吼一聲,元桑更是不堪,搖晃着身體,拿出一柄巨斧大吼一聲:“何方小兒,速速受死。”

“咯咯,元桑,你是找揍麼?”

一個清脆的女聲,戲謔道。

聽到這個聲音白起眉頭一皺,向着元木望去,就見元木表情一陣驚喜,同時兩眼放光的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而元吉和元桑聽到這個聲音,相視一眼都露出一副,震驚的模樣,同時眼底深處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懼。

隨後白起就看到,一個窈窕的女子出現在視野中,來者一身紅衣,面容嬌豔萬分,乍一看還有點妖嬈的感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