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也沒什麼辦法,這些書籍存放的時間,至少也有上千年了,只是因爲此處從未有人來過,而且連風都沒有,所以纔沒有破碎。但是稍微遇到點外力,就必然會化作飛灰。

待到滿書架的祕籍,都化作飛灰後,葉天才不甘心的想要離開。可在這時,他卻在灰燼堆中,看到一頁完整的紙張。

葉天雙眼一亮,連忙將那張紙,從灰燼中扒了出來。這才發現,原來這不是紙,而是一張薄薄的獸皮。

獸皮之上,全是蠅頭小字,寫得密密麻麻。只在所有小字的開頭,有一行稍大一點的字:上古殘篇——神武化氣訣!

“神武化氣訣,不是神武練氣訣麼?神武練氣訣,是大陸通用的基礎功法,能夠煉化天地元氣,成爲自身元力。可這獸皮之上,寫的怎麼是神武化氣訣?難道是低級錯誤,寫錯了一個字?”

葉天心中好奇,不禁眯着眼,繼續看下去。

可越往下看,他越是感到驚訝,甚至是激動無比。這神武化氣訣,雖然與神武練氣訣僅僅一字之差,但區別,卻是極大的!

首先,這神武化氣訣,同樣是修煉功法,但其檔次,卻遠遠不是神武練氣訣可比!神武練氣訣,僅僅是最基礎的練氣法門,在大街上,花個幾兩銀子都能買到。而神武化氣訣,卻是上古殘篇,其品階,更是恐怖的地階上品!

之所以是地階上品,還是因爲神武化氣訣,僅僅是殘篇的緣故,如果是完整的話,這部功法,將是更高級的天品!

功法、戰技、兵器、武魂,這些東西的品階,都是採用同一劃分方式,那便是天、地、玄、黃,這四階,每階又分爲上中下三品。天階上品,是最頂級的存在。

而神武化氣訣,僅僅殘篇,就達到地階上品。

如果僅僅是地階上品的功法殘篇,還不足以讓葉天如此激動。畢竟一般的高品階功法和戰技,都必須達到相應境界之後,才能夠修煉,以現在葉天的實力,別說是地階功法,就是最低的黃階下品功法,他也要等到至少力武境九重的時候,才能修煉。力武境九重之前,大陸上的任何人,都只能修煉通用的基礎功法——神武煉氣決。

可這神武化氣訣中,卻有這麼一句話:“本功法中的修煉法門,極爲特殊,必須從力武境之時,便開始修習!”

這句話,給人的感覺本身就怪怪的。按照常理,實力低的人,無法修煉高品階的功法,但實力高的人,卻能隨意修習低品階的功法。可哪裏聽說過,有功法只許力武境武者修煉,而不許更高境界的人修煉的?

可神武化氣訣,就是這樣一部奇葩功法!

正在葉天對這功法大爲好奇,準備繼續研究之時,只聽得吱呀一聲,身後的房門被打開了。

一名少年,徑直走了進來,一眼看到了葉天手中的獸皮祕籍。

那少年冷聲一笑,臉上充滿了強大的自信,以及對葉天的不屑。他趾高氣昂的說道:“哼哼,快把你得到的東西,交給我,否則,我便殺了你!”

葉天看到這少年,又聽到這少年的話,卻是愣了一下。因爲這個少年,正是葉家的“第一天才”——葉進! “在刀魂墓時,葉進雖然救了我,但卻屢次對我出言侮辱,把我當成廢物般看不起,這一次,他又想仗着自己實力強,來搶我的東西麼?不過我葉天,也不是那麼好捏的軟柿子。”

葉天心中想着, 醫妃駕到:邪王滾下榻 。他微微一笑,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得到的寶物,憑什麼給你?”

“哼,就憑這個!”葉進冷哼一聲,伸出拳頭使勁攥了攥。“你應該也是葉家的人,難道不認識我是誰嗎?”

“認識,你不就是葉進麼。”

“認識我是誰,還不趕快把東西給我!難道你真的皮癢癢,想找死不成!”葉進說着,已經極爲不耐煩了,他上前一步,強大的威勢瞬間釋放出來。

葉天感受了一下,葉進的實力,是力武境七重的巔峯,可能只差一層窗戶紙,就能跨入八重了。這般實力,也的確厲害。

不過現在的葉天,也不是好欺負的。雖然他只是力武境七重初期,但實際戰鬥力,卻絕不遜色於七重巔峯!面對葉進的威勢,葉天絲毫沒有懼意,反倒是不緊不慢的,將那張獸皮收進了懷中。

“你……找死!”

看到葉天的動作,葉進的怒火終於無法忍受了。他直接就是一爪,探向葉天!

控鶴手!

這一招手法,葉天之前見過,正是當初葉進救下自己時,所用的控鶴手。控鶴手的奧妙,在於巧勁與卸力,對方的攻擊打在控鶴手上,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而控鶴手打中對方,卻是剛猛有力。

“巧勁與卸力麼?要說發力的技巧,有哪種戰技,比得了穿山破!”

葉天心中冷笑一聲,蘊含穿山破戰技的一拳,迎面轟出。

砰!

爪與拳相撞,發出一聲悶響。由於兩人的招式都蘊含巧勁,所以給人的感覺,就是這一計碰撞,力道並不大。

可下一刻,葉進卻是一咧嘴,痛呼一聲,捂着肩膀處迅速後退!

“怎麼可能?你這一擊的力量,怎麼傳到了我的肩膀處?!”葉進大爲意外,驚叫着說道。

而葉天,心中也不禁暗歎:葉進這傢伙,的確有幾分本事,自己的穿山破,本應該穿透到他的臟腑中才爆發,可葉進憑藉巧妙的卸力,竟然讓力道在肩膀處,便爆發出來!

不過饒是如此,葉進的肩膀還是受傷了,僅僅一擊,就傷在了葉天手中!

“小子,你到底是誰?你蒙着臉,難道不是葉家的人?是了,葉家小輩中,哪有人是我的對手,更別提傷到我!”葉進面色鐵青,似乎是安慰自己一般說道。

葉天卻鄙視的撇了撇嘴,道:“打不過我,就說我不是葉家的人,葉家第一天才的名頭,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可你既然打不過我,就算是葉家第一天才,在我面前又有什麼炫耀的資本?”

“你……誰說我打不過你,我剛剛只是大意而已!況且我最厲害的,並不是控鶴手,而是刀!”

葉進很不服氣,抽出了身後的長刀,再次攻來。

葉天見狀,也抽出了一把長刀。這把長刀,是之前族比中,他從對手那裏奪來的,是一把黃階下品戰刀!

帶有品階的戰刀,對元力有極大的增幅作用,遠遠勝過普通戰刀。葉天用上這把黃階下品戰刀後,與葉進之間的元力差距,幾乎就可以忽略不計了。

葉進的刀法,剛柔並濟,十分飄逸。只見他縱身一躍,身姿似燕,力量卻是如虎狼一般,當頭劈向葉天。同時他口中喝道:

“青雲刀法!”

“霸刀訣,三連斬!”

葉天則是施展霸刀訣,而且頃刻之間,揮出三刀!三刀的力道,一刀比一刀強,而且充滿了一往無前的霸氣。

鐺鐺鐺!

三聲重響過後,葉天和葉進,都被震退出去。兩人都踉踉蹌蹌,站穩腳步。

葉天手中的刀,依舊在錚鳴,彷彿渴望着繼續戰鬥;可葉進的刀,卻被砍出了三個豁口,成了殘刀!

“你的刀,竟然具有品階!看來你在這祕府中,得到的好處還真不少啊……”葉進雙眼通紅,對葉天手中的刀嫉妒不已。他自然而然的認爲,葉天這把刀,是從祕府中得到的。

葉天也不解釋,趁着勢頭,繼續狂攻。

葉進原本就不佔優勢,此時又沒有了兵器,更是難以招架。不一會兒,就被葉天壓迫地連連後退,身上的衣服,都被刀刃劃破了好幾處!

“中!”

葉天大喝一聲,左手使出穿山破戰技,卻只是一記虛晃;同時右手的戰刀,趁着葉進閃避之際,直接架上了他的脖子!

冰冷的刀刃,貼着葉進的皮膚,讓他不敢再動彈分毫。豆大的汗珠,也不斷滑落下來。

“你……想怎樣?”葉進有些顫抖的說道。


“我沒想怎樣,只是想用事實告訴你,你自認爲是天才,但在有些人面前,你不過是廢物而已。還有你放心,我不會殺你,因爲我說過,欠你的一條命,一定會還你。”

說罷,葉天直接收回了長刀,再也不理會葉進,直接離開了房間。

而葉進,自刀下逃過一劫後,直接虛脫般軟倒在地,大口喘息着。直到葉天從他的視線裏消失,他纔想起剛纔葉天的話,回味起來:

“你自認爲是天才,但在有些人面前,你不過是廢物而已……”

“我不會殺你,因爲我說過,欠你的一條命,一定會還你……”

“我在他面前,不過是個廢物而已嗎?妄我一直以來都自認爲是天才,可在他面前,卻被當成廢物!還有,他說他欠我一條命,但是他到底是誰,怎麼會欠我一條命?”葉進的心中,疑惑不已。忽然間,他腦海中閃過了一個人影——那是個少年的身影,那少年的身材並不高大,但神情,卻一如既往的堅毅!

“難道是他?不,不可能,他已經死在刀魂墓中了!而且憑他的實力,怎麼可能打敗我!不可能……”

葉進使勁兒搖頭,口中不斷說着“不可能”。可剛剛少年的那兩句話,還有刀魂墓中那個倔強少年的身影,卻如同刀刃的冰涼觸感一般,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

……

葉天從房間中走出,又繼續搜查了另外十幾個房間。可他沒有連續的走大運,接下來的這些房間中,都沒有什麼寶貝。

他也不在意,離開了這座大殿,去往下一座。至於懷中的《神武化氣訣》,他打算以後有時間的時候,再仔細研究。

一邊走路,葉天一邊回憶剛剛的戰鬥。現在的他戰鬥經驗尚淺,每一場戰鬥,都是他積累經驗的好機會,多多回憶更是能夠事半功倍,鞏固自己的戰鬥技巧。

“剛剛與葉進一戰,我雖然勝了,但其實我與他的實力差距,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大。葉進之所以會輸,主要還是因爲我在氣勢上壓住了他,再加上這把黃階下品戰刀的緣故。”

“可如果將葉進,換做是力武境八重的對手,恐怕我還是難以戰勝。就像那柳家的第一天才,柳子方,似乎就是力武境八重的實力。若是遇到他,不知道我能不能應付。”

“唉,可惜我最近學會的刀滅無極戰技,發揮不出其應有的威力,不知到底是我施展的時候,哪裏出了岔子。如若不然,這一招的威力發揮開來,足以滅殺力武境八重武者!”

一想到刀滅無極戰技,葉天就不禁惆悵不已。在迷霧金光武魂所展現的畫面中,這一招是何等的強大,合抱粗的大樹,一擊就能輕鬆斬斷!可輪到他自己施展時,這一招卻是威力平平,根本沒有畫面中的威力。

至於其中原因,葉天根本不知道,只能慢慢摸索。

“喂,你是誰?怎麼跑到我這裏來了!”就在葉天思考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聲呼喝。

他循聲回頭,看到對方後,再一次愣住了:對方竟然又是個老熟人,而且正是他要找的人之一,葉勇!

這也太巧了吧?剛剛是葉進,這又是葉勇,自己還沒找上他們,倒是他們紛紛自動送上來了。

此時的葉勇,一臉憤憤不平,怒視着以布遮面的葉天。

“這片區域,是千刀門的人劃分給我的,由我負責搜查,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難不成,你想搶我地盤中的寶物?”

聽葉勇這麼一說,葉天明白了,原來葉勇把自己當成是入侵者,來搶東西的人了。不過葉天要做的,又豈只是搶東西那麼簡單?

葉天先是四下看了看,確定沒有別人後,便化作一道閃電般的影子,衝向葉勇!

www● тTk án● ¢ ○

看到這一幕,葉勇嚇壞了,轉身就要逃跑。可他的速度,哪裏能跟葉天相比,轉眼之間,就被葉天追到了。

葉天一把掐住葉勇的脖子,雙眼之中,充滿殺氣。

“不……不要殺我,你要什麼儘管開口,我都給你!”葉勇已經嚇破了膽,顫顫巍巍的說道。

“我要什麼都給我?呵呵,我要的是你的命!告訴我你哥哥在哪,我可以給你個痛快!”葉天話音一落,直接一腳踢在了葉勇的膝蓋上。

只聽咔嚓一聲,葉勇的膝蓋應聲而碎!

跟葉勇這樣的貨色,葉天才不會囉嗦,他也不怕葉勇不招供,反正想找到葉洪,還可以有很多種辦法。

“啊!唔……”葉勇痛得滿頭冒汗,想痛聲哀嚎,可他的嘴卻被葉天捂住,吱吱嗚嗚發不出聲。

“再叫喚的話,我就只能先把你的舌頭割下來了,如果你不想要你的舌頭,儘管叫出聲來。”說罷,葉天鬆開了捂住葉勇嘴巴的手。

葉勇雖然還是劇痛無比,但迫於威懾,還是強忍着沒有叫喊。他惶恐的看着葉天,道:“你是誰,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爲何要這樣對我?”

“回答錯誤,我問你的,是你哥哥葉洪在哪!”

話音一落,葉天又是一腳,把葉勇的另外一個膝蓋也踢碎了!

這一次,葉勇差點又叫出來,不過卻強忍住了。他癱倒在地上,痛得渾身顫抖,趕緊說道:“我說,我說。我哥哥葉洪,之前被千刀門的人分配到了那更深的區域,負責查探那邊的兩個大殿。這會兒,他應該就在那裏。”

葉勇一邊說,一邊指了指遠處的兩座大殿。

“那我再問你,你們跟柳家,到底有什麼關係,柳家對葉家,又有什麼圖謀?”

“柳家?這個……我不知道!”葉勇聽到柳家兩字的時候,渾身一震,之後所說的話,則是躲躲閃閃,沒有一點底氣。

“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你的兩隻手,似乎也該廢掉了!”說着,葉天作勢要去擰斷葉勇的手臂。

“別,別,我說!”葉勇顯然被嚇壞了,趕緊求饒,連珠炮般招供起來。

不過葉勇所知道的,也並不多,他只是將前段時間,柳家柳子方、柳子健和柳洪易父子三人,用兩枚丹藥收買葉洪的事情,說了出來。至於更深層次的陰謀,葉勇卻沒有提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