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本來抱着萬無一失的把握,但是沒有想到夏羽斐居然身手這麼厲害,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以至於這件事變得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掌控範圍。

夏羽斐單手提着昏死過去的陳奇與兩個廢物來到了小區外的車邊。賈明德今天出門特地沒有開車,就是想好解決完夏羽斐後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跑回去。

這倒是方便了夏羽斐,如果他們兩個公子哥是分別開車過來夏羽斐還真不知道拿另一輛車怎麼辦纔好。因爲他已經決定等會怎麼把這三個傢伙給抹了脖子!對於想打他注意的人,夏羽斐從來不會手軟,否則可能死的就是他自己。 等來到顧天偉的那輛陸虎邊上夏羽斐突施冷箭,一腳踢在了賈明德腿上!只聽“咔嚓”兩聲!賈明德已經狂叫一身倒在地上抱腿打滾了,他的腳怕是已經廢了。


“上車!”夏羽斐拉開車後座的門將陳奇和賈明德丟了進去,又命令顧天偉開車,自己坐在副駕駛位上。

顧天偉望着夏羽斐那冰冷的眼神不由得打了個冷戰,他現在纔開始真正的後悔起來。自己真是瞎了眼,好端端的聽賈明德挑撥來找夏羽斐的麻煩。現在可好了,羊肉沒吃到還惹了一身騷!

“開車去林南!”夏羽斐冷冷的命令道。

“啊?去林南?”顧天偉吃驚之下叫出聲來,林南相距S市何止萬里,怎麼開過去?

“少廢話,開車。”夏羽斐的冷言,讓顧天偉到嘴的話吞了下去,只好快速的發動了他的陸虎車,很快就消失在了S市範圍。

車開了一個多小時,夏羽斐一言不發的閉目養神。賈明德和顧天偉的心裏都憋着一口氣!他們兩個好歹都是S市的富家子弟,什麼時候受過這等的鳥氣。但是一想到夏羽斐深不可測的身手就只能無奈的在心裏嘆氣。

最後還是賈明德開口說道:“夏大少,這次冒犯你是我們不對。不過我賈家和顧家雖然比不上你們夏家,但是在S市的能量還是有些的!如果我們兩個有什麼事,你就算是逃到再遠也沒用。不如你放了我和顧天偉,我們兩也不會虧待你,不但。。。”

賈明德說到後來就已經開始服軟了,他算是看出來了,夏羽斐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魔鬼,天知道他把自己腿打斷了後開車到這荒郊野外的地方想幹什麼。

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夏羽斐回身又是“啪啪”地賞了他兩個耳光,冷冷的說道:“賈明德,你少在我面前放屁,你們賈家和顧家在我的眼裏根本就如同螻蟻!只要我想,隨時都能讓你們兩家在S市消失!就和孫家一樣!”

“孫,孫家真的是你滅的門?”一直沒有說話的顧天偉有些顫抖的問道。

夏羽斐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賈明德現在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是惹上了一個超過自己級別太多的人物了,孫家在S市的能量和他們家相比可是隻高不低。

他夏羽斐如果真的敢把孫家滅門那對於自己根本就是想殺就殺想捏就捏的,可笑的是他居然還想着要打殘夏羽斐。現在倒好,自己被夏羽斐打殘了不說,可能小命都不保了。

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夏羽斐看看這一段高速公路是建在高山之上,心裏動了動,馬上就要天亮了,如果在這裏將車弄下懸崖,估計是最合適的了。他當然不會真的要這輛車送他去林南,那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爲。

一想到這裏,夏羽斐忽然低下身子,一拉方向盤。

原本正心裏想着怎麼樣通知警方的顧天偉,根本就沒有想到夏羽斐居然蹲下身子,突然轉動他的方向盤。

車子毫無徵兆的來了一個大轉彎,直接衝出了高速公路,落下懸崖。

到達魔神系統三層後夏羽斐已經能使用《千術萬法》中的御風術了。在陸虎衝下懸崖的一瞬間,夏羽斐踢開車門,一個御風術飄飄然的飛到了山邊的林子裏。

陸虎車飛下懸崖,不大一會就傳來“轟”地一聲巨響,一團火光爆起。夏羽斐鬆了口氣,他還在想如果車燒不起來,他是不是要過去點一下火的,沒想到這車這麼聽話,自動燒起來了。

滿意的笑了笑之後,夏羽斐鑽入山林,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下。

當他再次出現在大路上的時候,已經是在眉山市的一個鎮中了。

此時已是第二天早上,夏羽斐隨意的找了個小旅館。洗了一身的泥塵,又找了點吃食後,才準備坐火車去林南。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小鎮中居然沒有開往林南的火車,無奈之下夏羽斐只能去邊上的長途汽車碰碰運氣了。

“朋友,你去什麼地方?要坐車嗎?”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過來問道。

夏羽斐爲了讓自己看上去和正常人差不多,在小鎮上買了個揹包,隨意的塞了點衣服帽子什麼在裏面。這個男子估計是看到夏羽斐從火車站的購票處出來後要去坐長途車,才上前搭話的。

夏羽斐一看就知道這個男子是拉黑車,他對於黑車一直都沒什麼興趣,剛要搖頭拒絕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上了遠處的一輛大巴。

戴娜熙!

這個女人怎麼在這裏?夏羽斐微微皺眉,又聽到識海中的鏡悠悠傳來一聲:“任務:戴娜熙的交易,開啓。跟上吧,夏小子。”

“那車是到哪裏的?”夏羽斐擡了擡下巴,指向戴娜熙上的那輛大巴車,問那個拉黑車的男子。

“去港陸市的,順路麼?五十塊一人。”男子見有生意做,立刻眉飛色舞起來。

港陸市夏羽斐是知道,雖然和林南有些偏差,但是大致方向不錯,只是不知道戴娜熙去那裏幹嘛?對於這個外表清純可愛,實則殺氣濃烈的女人他總是下意識的想要保持距離,奈何任務卻事與願違。

輕輕嘆了口氣候,夏羽斐又瞄了邊上電子屏上去夏羽斐市的價錢,赫然寫着九十塊錢!難怪這些黑車有市場,與正規的長途車相比,他們只要幾乎一半的價格。

夏羽斐從隨時的包中拿出一頂鴨舌帽,將帽檐壓低後才點了點頭說道:“好,帶路吧。”

那男子好奇的看了看夏羽斐,纔將他帶到那輛大巴前大聲朝車上的司機叫道:“老陳!又來了一個,去港陸的,五十塊錢。”說完又離開繼續去叫人了。原來他不是司機,而是專門幫大巴拉客的。

夏羽斐上車的時候車上已經有十多人了,他找了個靠車窗的位置坐了下來,發現戴娜熙坐在最後一排上閉目養神,這小妞就算閉着眼睛的時候也有一種讓人憐愛的模樣。

又過了一會車上陸陸續續的又上了幾個人後,司機就發車了。

這種黑車一般都會選擇偏僻的路走,而不去走路卡林立的高速。但是雖然走的不是高速,車開的還算是平穩,根據司機的話,到港陸市需要開六個小時左右,現在走了兩個多小時了,應該還不到一半的路程。

一路上夏羽斐都很注意戴娜熙的一舉一動,他很好奇這個女人與那個尋找滄溟的史詩任務到底有什麼關係,而至於她的身份夏羽斐到是不怎麼好奇,畢竟自己的破事一大堆,哪裏還有工夫管她?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卻看到戴娜熙走到司機邊上說道:“司機師傅,這裏停下車,我要下車。” “這位姑娘,這裏荒山野嶺。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在這裏下車。。。”司機好心的提醒道。不過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被戴娜熙冷冷的打斷了:“這是我的事情,讓我下車吧。”

司機驚訝的看了戴娜熙一眼,見這姑娘雖然生的清純可人,但此時臉上卻冰冷如霜,特別是那雙眼睛似乎能吃人似的可怕。

“好,好。”司機嚇的打了個激凜,立刻停車開門。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除了這位下車的姑娘之外,後面還有三個男子一起跟着下了車,有兩個看上去是一起的,那一副痞子氣讓閱人無數的司機立刻猜出這兩人是幹嘛的。

而還有一個男子卻從上車之前就帶着一頂漁夫帽,大大的帽檐遮住了鼻子以上,讓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司機見三人下了車後哪裏還敢多管閒事,立即發動大巴,快速的在轉彎處消失不見。

夏羽斐好奇的看着那兩個跟着他們下車的男子,他真是搞不懂這荒郊野嶺的這兩傢伙下車幹嘛。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因爲這兩名男子已經戴娜熙圍住,其中一個人對夏羽斐瞪了一眼說道:“小子,別多管閒事!滾遠點!”

搶劫?夏羽斐心中冷笑,這兩個倒黴蛋也這回看來是踢到鋼板上了,居然打劫殺戮值1682的戴娜熙?真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了!


只見戴娜熙一改往日清純可人的模樣,冷冷的盯着兩名靠近她的男子一言不發。

“小妞,你就乖乖的聽我們的話,等會好好我們哥倆讓你好好的舒坦舒坦!嘿嘿。”那名叫夏羽斐滾遠點的傢伙此時臉上正滿臉YIN笑的說着,看他的表情就是知道他想做什麼了。無奈的摸了摸鼻子,這兩個男子的下場他已經可以猜到了,此時只是抱着一種看戲的心情站在一邊。

戴娜熙好奇的看看了眼這個帶着鴨舌帽的男子,她原本以爲這三人是一夥的,結果卻似乎不是。那麼這個男人又是什麼人?他擺明着是胸有成竹的不怕攤上事,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你不準備離開麼?”戴娜熙無視了面前的兩個男人反而饒有興致的問夏羽斐。

夏羽斐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我只是沒見過搶劫的,特別是劫色的。所以看看。”

戴娜熙聞言又甜甜一笑道:“你還真是一個奇怪的人,那你要不要等會幫我一下?”

“我不喜歡打架。”夏羽斐搖頭拒絕。

“嘻嘻,”那女子愣了愣隨即笑起來,繼續說道:“我可不是要你打架,是等會幫我將這兩人搬到樹林裏面埋了。。。”

兩個劫匪本來還有些兇悍的盯着夏羽斐,他們見夏羽斐非但不害怕的立即離開,反而興趣勃勃的看着他們,就對夏羽斐有些提防了。

當他們聽到這女人說找夏羽斐幫忙將他們給埋了,哪裏還忍得住,其中一個劫匪拿起手裏的匕首就對這女人的胸口刺去。


只聽“咔嚓。。。啊!”兩聲之後,這動匕首的男子已經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名劫匪還沒有反應過來,當時就有些發愣。但是夏羽斐卻看得清清楚楚,戴娜熙是在那個劫匪伸出匕首刺她胸口的時候,快速的抓住了這男子的手腕,然後往上一扳。

將這男子手腕扳斷的同時,手背在匕首的後面打了一下,這匕首就猶如長了眼睛一般刺入了這高個男子的咽喉。

好快!夏羽斐暗暗咋舌,整套動作瞬間就完成了。夏羽斐覺得如果光是速度的話,這戴娜熙根本不比自己魔神系統第二層的時候差!又想到自己第一次遇上這小妞,那時候居然自己還英雄救美了。現在想想,那時候根本就是狗拿了耗子罷了。

夏羽斐又想到,如果在幾天前和戴娜熙起衝突的話。光靠速度自己和她根本不知道會鹿死誰手!又想到那個龍組的龍七也是如此。

想到這裏夏羽斐不禁有些危機感,看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高手存在的!自己唯有拼命的提升魔神系統纔不至於和前幾任的魔神繼承人一樣。

另一名劫匪總算是清醒了過來,雖然只有幾個呼吸的時間,但是他心裏已經明白,這次撞到鐵板了,想也不想,轉身就想跑。

只是戴娜熙哪裏肯讓他就這麼跑了?忽然一腳踢去,地上的匕首從高個的咽喉被踢出。然後又是一腳踢在匕首上,匕首猶如長了眼睛一般刺入了那名逃跑男子的後心。

“你的膽子不錯,我不是讓你幫忙打架,你看,現在已經用不着你打架了,你只要將這兩人幫我拉到樹林裏面埋了,他們身上的錢都是你的了。”解決完兩個打劫的痞子後,戴娜熙輕描淡寫的對夏羽斐笑道。

“如果他們身上沒錢呢?”夏羽斐指了指地上的兩具屍體,好奇的回了一句。

“呃。。。”她根本沒想到這個看不清臉的奇怪男子居然還真會考慮錢的事,一般人早就按着她的話去做了,哪裏還會問這事?

戴娜熙嘆了口氣,心想今天不會遇到個神經大條的男人吧?當下又嘆了口氣,從揹包裏掏出一疊錢拉下了一半,遞了過去說道:”如果沒有錢,這些就是你的了。“

夏羽斐接過錢,看看銀行的出納章還在上面,看樣子原來應該是一萬,被戴娜熙扯了些走,應該還有四五千左右,想不到她出手還真是挺大方的啊。

夏羽斐滿意的笑了笑,將錢放進揹包中,點頭說道:“那好吧,這生意我就接下了。”說完就一手拖着一個劫匪的屍體進入了路邊的樹林。

看着這男人輕鬆的拖着屍體進入樹林,戴娜熙眼裏露出一絲欣賞,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力氣不錯,而且膽子也挺大,就是不知道長的怎麼樣。”

其實,按夏羽斐現在的力氣本可以輕鬆拎起兩具屍體的。不過他怕有些太過驚世駭俗,就低調了一些,畢竟現在在外面,萬事總要低調一些纔好。

將兩具屍體拖入樹林後,夏羽斐還當真搜起屍體的身來。不過這兩個倒黴鬼也真沒什麼錢,兩個人總共加起來也就一千來塊現金。卡到是有幾張,但是那東西沒個屁用。

隨後他又對着泥地隨便打了一掌,地上立刻出現一個大坑。又將兩個倒黴鬼丟進去後,丟了兩個火球下去。那兩具屍體立刻被燒成黑礁。

夏羽斐無奈的笑了笑,心想自己殺人是從來是管殺不管埋的,但是這次收了幾千塊錢,居然還得當一次義工。

又是一推掌,將周圍的土堆埋回了坑中。 等一切做好後夏羽斐又慢慢悠悠的走回了原處,戴娜熙見他回來饒有興致的問道:“你不怕我?”

想不到夏羽斐更是奇葩一朵,好奇的反問道:“你會殺了我麼?”

“呃。。。”戴娜熙愣了愣,搖頭說道:“不會!我又不是殺人狂,你不冒犯我,我幹嘛要殺你!”

不是殺人狂有1682點的殺戮值噢?夏羽斐心裏嘀咕了一句。不過表面以後問道:“噢,既然你不殺我,我幹嘛要怕你呢?”

這次戴娜熙真的被打敗了,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好吧,算你贏了。我叫戴娜熙,你呢?”

“夏羽斐。”夏羽斐摘下漁夫帽微笑道。

“啊?你你你。。。”戴娜熙看着那雙清澈的眼眸,一時驚訝的不知說什麼纔好。

“我什麼我?”夏羽斐微笑的問道。

“你怎麼在這裏?”戴娜熙伸出手在飽滿的小胸脯拍了好幾下,那副模樣哪裏還有剛纔殺人不眨眼的氣勢,只有一個鄰家小妹被嚇到的可愛。

“正好有事出來,在車上看到那兩個傢伙跟你下車,就想看看什麼情況咯。”夏羽斐繼續笑道。

“有事出來?好吧。”戴娜熙明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繞,眼珠一轉後嘻嘻笑道:“夏羽斐啊,我記得你說我們是朋友來着的吧?”

夏羽斐看着這小妞笑的那麼奸詐,故作失憶的反問道:“有麼?似乎、好像、可能、大概。。。”

“就是有!”戴娜熙皺了皺小巧的鼻子,滿臉興奮的插嘴道:“既然我們我們是朋友,那麼你是不是該幫我個忙呀。有錢賺的噢,而且比收拾那兩個打劫的好玩的多了。去不去?”

能不去麼?給你幫忙估計就是任務的內容了。夏羽斐有點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又想到這個戴娜熙一會像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一會又像是鄰家小妹,這樣的反差真心讓自己受不了啊。

戴娜熙見夏羽斐一直不說話,還以爲夏羽斐有顧慮而不去了。又說道:“如果你怕有危險的話,這就不擔心了。因爲我會保護你的!”

夏羽斐苦笑道:“好吧,你保護我。說吧,要我幫你什麼?”

戴娜熙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甜甜一笑道:“從這往北走,大概三十多里路的,就有一條公路直接通往海天嶺的旅遊景點。在那裏有個小的旅行社,我有兩個箱子放在那邊,我看你力氣那麼大,就幫我拎箱子陪我去做個交易就行了。至於報酬,給你五萬怎麼樣?”

去拎個箱子就是五萬,這錢也太好賺了,就算任務夏羽斐也會考慮去一下的,何況現在的他是不得不去。

“好,就聽你的。”夏羽斐說道。

“嘻嘻,我就知道我的運氣不錯。坐個長途黑車還能遇上你,走吧!”說完戴娜熙就開始在前面帶路。

現在雖然是山嶺之中,但是戴娜熙卻輕盈異常,絲毫不見吃力。她甚至刻意放慢了腳步,就是怕夏羽斐跟不上自己。可是後來她卻驚奇的發現夏羽斐看似悠悠閒閒的走着,卻絲毫沒有跟不上的跡象,反而自己不論加速還是減速這個男人總是能如閒庭散步般的跟在自己身後三米的位置。

戴娜熙又開始暗暗的打量起了夏羽斐。她是知道這個男人身手不錯,否則也不會很傻很天真的讓他去幫自己拿箱子。只是現在他表現出來的這份從容和淡定,似乎實力還要在自己之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