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因爲《名尚》的風頭大大蓋過了《時尚今典》,一向都能沉得住氣的許英傑突然有些坐不住了。

一天之中開了兩個會,和下屬們商討對策。

在他看來,《時尚今典》一直是業內典範,而《名尚》是後來者。

更何況,盛傳《名尚》的負責人一直不務正業。而他,每天兢兢業業地守着《時尚今典》,竟然還落於人後,這讓他很不甘心。

有時候,人爭的就是一口氣。

而舒顏,一直都是許英傑的得力助手,在這個時候,自然是要想着幫自己的老闆排憂解難的。

所以,自從她來到《時尚今典》之後,就沒有閒過。

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多,就在她剛剛蒐集好新的廣告商資料的時候,突然聽到電話響了。

拿起來一看,是家裏的座機號碼。

她剛按下接聽鍵,聽筒裏就傳來了小籠包兒有些沮喪的聲音:“媽媽,這都幾點了?你怎麼還沒回來啊?”

舒顏看了看電腦屏幕右下角,這才發現早就過了下班時間了。

於是連忙向小籠包兒道歉:“對不起啊寶貝兒,今天媽媽真的太忙了。所以就……”

舒顏話還沒說完,小籠包兒就不高興了:“媽媽你總是說自己忙!你早上明明答應過我今天要帶我去吃披薩的,爲什麼到現在還沒回來?我的肚子都餓得咕咕叫了!”

舒顏這纔想起她確實答應過小籠包兒今天晚上要早點兒回去,帶他去吃披薩。心裏不由地有些內疚,好生說道:“寶貝兒,今天太晚了。要不你先吃點兒東西墊墊肚子,媽媽馬上回去,好不好?”

“不好!我要等你回來!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吃披薩!”小籠包兒似乎心情不太好,有些不依不饒的架勢。

“好。”舒顏一邊說話一邊開始收拾東西,“媽媽現在馬上回去,然後就和你一起去吃披薩,好不好?”

“好!我等你。”小籠包兒說罷,就掛斷了電話。

舒顏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有些納悶:小籠包兒雖然有時候也會任性,但是很少出現像今天這樣的情況。爲什麼今天卻變得這麼“蠻橫”了呢?

當舒顏回到家的時候,劉香秀先走了出來。

舒顏朝着屋子裏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小籠包兒的身影,於是小聲問道:“劉媽媽,小籠包兒呢?”

劉香秀回答道:“小籠包兒在屋裏看《三國演義》呢,看得可入迷咧!”

舒顏笑了笑:“他能看懂嗎?”

剛說罷,突然就想到了一件事。

《三國演義》是肖珃前陣子送給小籠包兒的,小籠包兒今天情緒不太好,會不會是和肖珃有關?

想到這裏,舒顏躡手躡腳地走到了臥室,看到小籠包兒果然趴在牀上在看《三國演義》繪本。

大概是由於看得太過入迷,舒顏走到了他身後他都沒有發現。

舒顏看了看,小籠包兒看的是《曹操闖世》,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繪本上的曹操,眼神中的表情有些複雜……

舒顏在他身邊蹲了下來,輕聲叫了一句:“小籠包兒……”

小籠包兒這才轉過頭來,看到舒顏,微微一怔,然後問道:“媽媽,我正在想你,你就回來了。是不是‘說曹操曹操到’?”

舒顏被小籠包兒給逗笑了:“對!完全可以這樣理解。不過,你是真的在想我嗎?”

小籠包兒點了點頭。

舒顏故意打趣地問道:“可是,你明明是在看曹操呀?”

小籠包兒沒有說話,合上了繪本,臉上帶着幾許失落的神色。

舒顏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不開心?”

小籠包兒沉默了一下,然後問道:“媽媽,肖珃叔叔這幾天怎麼沒來找我玩兒?”

舒顏頓了頓。

果然,小籠包兒就是在想着肖珃。

帶個淘寶來種田 :“因爲肖珃叔叔有些忙,所以就沒過來。這都很正常啊,比如媽媽忙的時候也會回家比較晚,是不是?”

小籠包兒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臉上的失落神色並沒有減弱半分。

爲了轉移小籠包兒的注意力,舒顏道:“我先給你換件衣服,然後我們就出去吃披薩,好不好?”

“嗯。”小籠包兒點了點頭。

……

出門的時候,小籠包兒特地朝着肖珃的房間看了看。

緝拿寵妃:皇帝提槍上陣 ,沒有說話。

上了電梯之後,小籠包兒才突然問道:“媽媽,肖珃叔叔會不會是去別墅住了?”

舒顏道:“也許是吧!”

“那他爲什麼不回這邊家住了?”小籠包兒又問。

舒顏想了想,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他去哪裏住是他的自由,我們不可以干涉,明白嗎?”

小籠包兒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然後暗暗嘆了口氣,臉上失落的表情無以復加。

舒顏這才知道,肖珃在小籠包兒心中的位置重要得超乎她的想象。

不過,好在小孩子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舒顏帶着小籠包兒吃了披薩,然後又帶着他去玩了夾娃娃和騎單車遊戲,小籠包兒哈哈大笑間似乎已經將之前那些不快和失落都拋到腦後了。

眼看馬上都要九點多了,舒顏就帶着小籠包兒回家。

在下電梯的時候,突然在商場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林昊寧。

豪門殺手妻:總裁,我要休了你

只是,這女子並不是孫小芸,而是像她曾經見過的那位年輕祕書。

當舒顏看清這一切的時候,只覺得心“砰砰”跳得厲害!

這種感覺,有種親眼見到背叛的感覺。

就在她想要跑上去問個究竟的時候,又發現林昊寧已經將那位年輕女子的手不經意地給甩開了……

舒顏不禁有些納悶:林昊寧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被那女孩子給纏住了?

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又不像!

舒顏的眼睛一直盯着林昊寧的身影,腦子有些亂:一會兒閃過孫小芸在朋友圈發過的林昊寧的那些帥氣的照片,一會兒又閃過林昊寧英年早禿的樣子……

當電梯下到一層的時候,林昊寧和那位年輕女子已經走出門外了。

舒顏剛準備追出去,小籠包兒突然指着左邊的方向叫道:“媽媽,地下停車場在那邊!”

舒顏這才發現自己剛剛有些失神了。


連忙朝着小籠包兒手指的方向走去。

畢竟,這種事不管真假,被小籠包兒看到都不合適。

小籠包兒年紀太小,如果他見到孫小芸將這件事說了出來,那麻煩就真的大了。

在回去的路上,小籠包兒一直嘰嘰喳喳個不停,舒顏表面上不斷地附和着,但是心裏卻開心不起來。

不管林昊寧和那位年輕女子到底有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但是“曖昧”是肯定存在的。

既然這樣,即便是現在沒出軌,那他離出軌又能有多遠?

……

舒顏回到家之後,準備給孫小芸打個電話,問問她最近的情況。

剛準備撥號碼,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屏幕上顯示的是“孫小芸”的名字。

舒顏不由地怔了怔:這麼巧?

不過,心裏也有些緊張和擔心。

畢竟,之前孫小芸每次打電話過來,都是在訴說心裏的苦衷。

而今天,她剛剛在商場看到那一幕,會不會是孫小芸也發現了什麼?

想到這裏,舒顏按下了接聽鍵,然後輕輕地“喂”了一聲。

她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聲音裏帶着滿滿的緊張感。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她緊接着聽到了孫小芸歡快的聲音:“舒顏,好久都沒跟你打電話了,我都有點兒想你了!”

舒顏有些恍惚!

大概是太久沒有聽過孫小芸這樣跟她說話了,她竟感覺一切有些不太真實。

“怎麼了?你怎麼也不說話?”孫小芸問道,“最近有空嗎?我們去之前那件川菜館吃飯,好不好?我特別想念那裏的酸菜魚……還有麻婆豆腐,夫妻肺片……對了,你叫上閔雅,咱們三個一起,聚一聚,好不好?”

舒顏有些機械地點了點,對着電話說道:“好好好…..對了小芸,你最近怎麼樣啊?”

“不錯啊!”孫小芸馬上回答道,從她的聲音裏也能判斷出她的精神狀態很不錯,並不是僞裝出來的,“所以舒顏我真的要特別感謝你!如果不是你說要帶我去看心理醫生,我現在估計還在受折磨!之前,我整天疑神疑鬼,說白了,都是我自己的心態不好,對自己不自信。現在得到了那位景醫生的開導,真的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舒顏說到這裏的時候,林昊寧挽着那位年輕女子手的情景再一次出現在她的腦海裏。

孫小芸的聲音還在繼續:“人啊,就是不能自己嚇唬自己,自己折磨自己。就好比昊寧,之前我總是懷疑他。但是現在看看,其實一切都很好,什麼事都沒有,都是我一個人寂寞久了,想象出來的。真的,這就是典型的自我折磨!”

“昊寧……他最近怎麼樣?”舒顏問道。 孫小芸馬上回答道:“我剛纔不是說了嗎?他好好的!而且,最近他回來得也早了,他說我快要生產了,想多陪陪我,帶我出去散散步,方便今後生產。今天晚上,他還特地去給我買了一條項鍊…….”

孫小芸說到這裏,聲音裏的興奮難以抑制:“兩個心相扣的吊墜,中間有一克拉的鑽石!昊寧告訴我說,那兩顆心是我和他,中間那顆鑽石,就是我們愛的結晶!”

舒顏聽到這裏終於明白了!

孫小芸今天特地給她打電話,主要就是爲了說她和林昊寧“愛的結晶”。

按照舒顏正常的思維,她想提醒一下孫小芸,讓她多留意一下林昊寧的行蹤。

畢竟,如果男人一旦出軌,一切就真的變了。

但是,她實在是不忍心破壞孫小芸這份兒難得的幸福感。

而且,孫小芸的病情纔剛剛好轉,如果她突然說這些話,反而會引起她的誤會,或者是反感。

想到這些,舒顏將已經到嗓子眼兒的話都給嚥了回去。

然後,和孫小芸講了一下自己工作上的事情。

朋友之間,互相傾訴一下,有助於緩解壓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