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掛斷了電話,這朱大帥的別墅和田野的房子可不遠,也就是幾分鐘的事情。

幾分鐘之後,朱大帥走進了田野的房間,這時田野正聽着一些閒情雅緻的別調。

“朱君請坐,我找你來是有些事情要問問你。”田野開門見山,倒是沒有和朱大帥轉彎。

“好的,你請講,我能做到的一定爲你辦。”朱大帥笑道,心想:“不會是要老子做什麼危害祖國的事情吧,雖然吧我是生意人,但是有些事情我還是不幹的。”。

“你看看這照片,就是請你幫忙找一個人,畢竟這裏你熟悉,找個人不是什麼難事。”田野放下一張照片說道。

這照片怎麼看都是那麼熟悉,這人不就是張不凡嘛?

“冒昧的問一句,不知道田野找這個人是做什麼嗎?”朱大帥問道。

“哈哈,我就喜歡朱君這直,好吧,我也不妨告訴你,這個傢伙打破了我的生化人計劃,還殺了我的武士,我要找他決鬥。”田野顯得有些激動。

“原來是這樣啊,這個人我認識,其實不瞞你說,和我也有仇,可惜我不是他的對手,此人就是霸道不凡藥業的董事長。”朱大帥說道。

“這人,心胸狹窄,處處爲難我,沒想到的是,就是愛管閒事,就拿我找別的女人玩吧,這人也要管,還真當自己是個大俠,在我看來就是神經病啊。”朱大帥說起了張不凡的壞話。

“哼,張不凡,我一定要和你決鬥,讓你知道我們大日本武士的厲害。”田野眼神透漏出寒光。


見田野這般,朱大帥十分高興,他是知道田野的實力的,那覺對是很牛的,不然怎麼能讓那麼多的武士誠服。

“朱君,麻煩你將他們家的地址給我,我決定了要向他下戰書。”田野說道。

“好的,這事情好辦。”朱大帥說道:“那我先去忙了,過一會兒我在把地址給你。”朱大帥說不出的高興啊,這不是正是自己想的嗎?

還正愁不知道怎麼收拾這個張不凡,也愁怎麼說服這田野來着,這下都不用說,直接就幫自己忙去了,不過不論怎麼說,這田野只是想給他的武士報仇而已。

“這日本人是張不凡的對手嗎?那張不凡應該比三年前更加厲害吧。”朱驚濤說道。

“哼,你以爲那田野是吃素的嗎?人家可是練家子。”朱大帥悶哼道,對於這種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兒子有點蛋疼。

“好吧,那我就期待着吧。”朱驚濤應道。

下午,吃好飯,張不凡出門在那臺階上走着,陳心涵跟在身後,這樣的日子是真好。

“夕陽多美啊,可是終究要落下,正所謂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不過你放心,就算你老了,滿臉的皺紋,我也不會拋棄你,就像這黃昏拋棄我們一樣。” 最美就是遇到你

“額,你倒是會說話,我反正是你的人了,你看着辦吧,什麼時候舉行結婚典禮啊。”陳心涵問道。

“額,隨時可以,不過貌似年齡不夠啊,我們這是不是有點早了啊,我保證,我們會有西洋馬,英國皇家婚禮那樣的浪漫的。”張不凡說道。

“額,哎,你說等到我們可以結婚的時候,會不會你已經變心了,和別的男人一樣,花心起來了。”陳心涵笑着說道,其實她倒是不擔心,就算那樣,他也不會不管自己。

“額,亂說,我可終生就你一人啊。”張不凡笑道。

“呵呵。”陳心涵嬌笑了起來,因爲張不凡這下說得很認真,自己確實在開玩笑試探試探。

就在這時一個相當吸引眼球的人。

這人一眼看去就是日本人,穿着和服,走到了門口,當然身上沒有帶武器。

“我去,這日本人也太囂張了,在中國還穿成這樣出來溜達,難道就不怕被中國人吐口水淹死嗎?”張不凡看見這日本人。

“額,不過他來我們家幹嘛,你看他在按門鈴,似乎很有禮貌。”陳心涵說道。

“額,日本人有禮貌,那都是裝出來的,披着人皮的禽獸。”張不凡一直對日本人就有牴觸情緒,因爲自己的祖宗,就是在抗日的時候死掉的,這也算是有仇了。

“你們對他們有偏見,聽很多人說,日本那邊其實很好的說,不過最近幾年吧,這日本人太討厭了,居然要霸佔我們的釣魚島,這都三年了,好可惡。”陳心涵說道,這倒是看問題不太片面。

“就是,三年了,還不死心,要是我是個官,我一早就打他小日本去了。”張不凡笑道。

“額,那官不一定就能參加打仗啊,這又不是在清朝。”陳心涵有的無語。

“嘿嘿,這個我歷史學得不好,這個政治也不是很懂啦。”張不凡尷尬的一笑。

聽見門鈴響了,張不凡很無奈的開了門。

那日本人先是看了看張不凡,然後遞過一封信,上邊寫着挑戰書。

“你就是張不凡吧,我田野,要跟你決鬥,這是戰書。”田野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這個人就是照片上的那個人。

“戰書,哈哈,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戰書。”張不凡哈哈直笑,不過那田野可沒有笑。

“這是大日本武士對一箇中國人的戰書。”田野繼續說道:“我的武士敗在你的手裏,我要打敗你,洗掉這恥辱。”。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戰書,我接了,不過我要讓所有媒體都來觀戰,我要讓華夏人民都知道,日本人不行,日本人是病夫。”張不凡接過那戰書,然後轉身走了。


“我田野恭候大駕。”田野嘴角一動,心裏那個不是滋味,心想:“這中國人也特麼的狂了。”

“這日本人給你什麼啊,不會是送郵件的吧,則會日本人。”陳心涵笑道。

“戰書,日本人向我下戰書了,這田野下的戰書,這田野是個什麼貨我也不知道,等下找人查查他。”張不凡笑道。

“戰書,你接了,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啊。”陳心涵開始擔心起來。 “額,你別爲我擔心,我是有把握的,不然我怎麼會解,我不會拿我的性命開完笑的,你就放心吧。”張不凡說着就摟住了陳心涵的腰。

陳心涵也沒有反抗,而是給了張不凡一個笑臉,然後說道:“你好色啊。”。

張不凡的回答直接讓她有些想撞牆。 自從我撿到了殺生丸這白富美[綜] 這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我爲了你愛我,我要變壞。”。

“額。”

張不凡和陳心涵看完了日落,又看星星,直到很晚纔回去睡。

新的一天,自然有新的故事,生活就是這樣,不斷的精彩。

來買藥看病的人還不少,不過對於張不凡來說那都是不叫事,很輕鬆的搞定真的是很謝謝,自己的爺爺給自己的這些本領,讓自己衣食無憂,還可以做人上人。

“喂,你是哪位啊。”張不凡還以爲是病患,不知道要怎麼吃藥而打來的,哪知道這居然是美女老師打來的,還要請我們吃飯,這是什麼情況啊。

“好的,既然是美女老師請客,怎麼說也得給個面子啊,這麼神祕到底是什麼事情啊,話說我可以叫上我的兄弟嗎?”張不凡笑道。

“可以,好的。”張不凡掛斷電話,旁邊的就是陳心涵,還在偷聽。

“哎呀,嚇死我了,你說你能不能別神出鬼沒的啊,親愛的。”張不凡還真很是被嚇到了,要是在看a片,突然發現身後有人,那種感覺很是不爽。

“哎呀,和誰打電話呢,好像是個女的,你是不是揹着我和別的女人搞了。”陳心涵這聲音喲點大,路過的兄弟都紛紛的看了過來。

“噓,你能不能小聲點啊,這都是什麼事情啊,怎麼這麼不相信我啊。”張不凡有些鬱悶,難道和女的打電話還犯法不成,這老婆的法律可真的是窄啊。

“嘿嘿,你還知道丟人啊,那就別給餓哦亂搞啊,說,剛纔那女的是誰啊。”陳心涵在張不凡的耳邊說道。

“額,以前的生物老師啊,這人家是請我吃飯的,指不定有什麼事情呢,你這也太那個了吧。”張不凡哭笑不得,愛上一個溫柔的老虎不知道是幸福還是不幸。

“哦,不會是去約會吧。”陳心涵笑道。

“額那你要是不放心跟我一起去不就得了,再說了啊,這個我兄弟也要去,我還能做出什麼事情嗎?我看你擔心的樣子,放心我不會吃虧的。”張不凡笑道。

“額,好的,那我就跟你去。”陳心涵得意的將茶水放在辦公桌上就走出去了。

看了好多資料,然後喝了茶水。這茶水那個苦啊,差點沒有吐出來。


不想看了,這纔打電話給幾個兄弟。

“老花,有美女看你去不去啊。”張不凡知道這傢伙就好這口,有美女看啊,哪怕是有****搞襲擊,這傢伙估計也會去。

щщщ_ тt kΛn_ ¢○

“納尼,美女,在哪?老大你就別逗我了,我這幾天都相思成疾了,你說那個美女怎麼還不獻身啊,我這成了單相思了啊。”花有文先是眼睛一亮,然後就又消極起來。

“那看來你這幼小的心靈需要治療一下了,有美女你到底去不去啊。”張不凡笑道。

“美女,有美女,爲毛不去啊,看看也能美容不是。”花有文笑道。

“好的,那下班後你等着啊,問題是這樣的,你給我好好上班,不要整天就思念你的女神啊。”張不凡說完掛斷電話,要是不掛,又得聽這傢伙一大堆廢話了。

“老謝啊,有好事你去不去?”張不凡問道。

“老大,你有什麼好事啊,騙我的吧。”謝天幕嘿嘿一笑,心想:“這老大估計是無聊了,找自己吹牛,好事,這上哪找去。”。

“額,真的好事情啊,算了吃飯這樣的事情還是不要叫你了,反正你吃得多,我們還能多吃一點。”張不凡呵呵一笑。

“吃,好啊,一定去,只不過我可不結賬啊,這每次都是我,老大又不報銷,我這都快被你吃窮了。”謝天幕笑道。

“額,我有那麼吃得嗎?你的錢貌似都比我的還多。”張不凡一陣無語。

“呵呵,老大你騙我呢。”謝天幕說道。

“額,要去就下班後等着吧。”張不凡說着掛斷了電話,心想:“這自己帶一個能吃的去,這美女老師吃窮了怎麼辦啊。”。

一一給李不二,和張不服打過點話後,然後又看了看資料。

這時陳心涵走了進來。

“親愛的,你什麼時候走啊。”陳心涵笑道。

“嘿嘿,親愛的,叫我董事長,我們下班就走,你有意見嗎?”張不凡嘿嘿一笑道。

“好的,我告訴你啊,你可不能跑啊,你得等着我啊,我這回去換件衣服,現在就下班了,等着啊。”陳心涵說完還不然張不凡說話,就走出了辦公室。

“額。女人好麻煩!”張不凡無奈的搖了搖頭。

下班後,張不凡和謝天幕還有花有文等了半天。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老大,你這還去不去的啊。”花有文沒有耐心,手抓癢癢。

“額,急什麼,等下我可告訴你們大嫂了啊,告訴你們,不想等她,我看你們以後都沒有好日子過了。”張不凡其實也等不起了,這女人的速度全用在打扮上面去了。

這時見陳心涵穿得光鮮亮麗的來。

“哇,大嫂,這麼漂亮啊。”李不二發自內心的感嘆,這一打扮可比平時漂亮了好多。

“那是,我媳婦能不漂亮嗎?”張不凡得意的過去,然後挽住陳心涵的手,說道:“走吧。”。

很快,車就在一家酒樓停下。

“不是吧,老地方嗎?這是貴賓樓啊。”花有文說道。

“額,不會是來會老相好吧。”陳心涵冷哼道。

“額,你想多了。”張不凡有些無語。

“你們來了,他們已經在上邊等着了。”老闆還是沒變,就是汪珍的老爹,現在生意貌似要好一點了。

上樓一看,才發現美女老師史冬梅已經和好幾個人在那等着了,但是還沒開始動筷子。

“哎呀,老師,你變漂亮了啊。”陳心涵還沒等張不凡說話就走了過去,又是去親又是抱的,那個打得火熱啊。


“不凡,這邊坐啊,別客氣啊,老闆,加個碗筷。”史冬梅說道。

邊說邊笑,然後還看了看張不凡。

張不凡卻是打量着桌子上有的人,有一個男生,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很是英俊,不過似乎是看見了生人,有些緬甸,在低着頭喝着茶水。

還有兩個自己也不認識,不過都是大衆臉。

“啊好啊,這個是我兄弟李不二,張不服。”張不凡先是指着美女老師不知道的介紹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