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

名字,我如今也有了。

“好了,王石,現在你的事也敲定了,走跟我來認識認識幾個朋友。”高明豪說道,說着就領着王石對着範紅娘等人走去。 見屍王和高明豪兩人走來。

衆人懸着的心更加緊繃,如果有一點不對立馬就是雷霆萬鈞的出手。

高明豪走到衆人身前見衆人如此緊張,不解的撓了撓後腦勺:“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這樣如臨大敵似地。”

衆人翻了翻白眼,這傢伙還沒看出來麼,不就是你後面的屍王麼。

高明豪也難得搞清楚他人的想法,隨即拉了一把王石,拉一下王石還不動,見高明豪眼神示意這才走到高明豪的身前,高明豪這纔開口道:“大夥聽好了,這不再是屍王了,他叫王石。嗯身份嘛,我的小弟。”

衆人吐血!

什麼!

你居然把屍王收做了小弟!

而看屍王對高明豪對高明豪的態度,貌似這是真的!

這什麼世道!

屍王這般強者也能被收做小弟。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自己就應該和屍王扯蛋扯蛋,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夠收到屍王做小弟了!

可他們卻沒想到,他們在面對屍王的時候,那種緊張害怕的情緒能夠好好的和屍王扯蛋?

見衆人還是這般緊張,高明豪啞然,笑了笑:“不用怕了,王石不會隨便殺人的。是不是呀,王石!”

聽到高明豪呼喚自己的名字,王石點了點頭,很是老實的說道:“是的。高哥說過,壞人可以隨便殺。其他人不能隨便殺,你們是壞人嗎?”

衆人連忙擺手道:“不是不是,我是好人!”

田崇此刻十分的納悶,屍王這怎麼轉性了,不殺人了?而他口中的高哥是誰,這傢伙還真的是讓人猜不透,跑過去站了一下子跑回來整個人就變了!

“王石,我給你介紹介紹他們。”高明豪說道,接着就把王石拉到範紅娘的面前:“這是範紅娘,你可以叫她叫紅娘姐姐。”

王石首先看了看範紅娘的胸部,看得範紅娘立馬捂住了胸口,這傢伙看樣子心裏還是在糾結男人女人的問題。

接着又對王石說道:“王石,做人呢就要懂得禮貌,叫一聲紅娘姐姐吧。”

王石點點頭:“紅娘姐姐!”

範紅娘見王石好像還真的被高明豪給收服了,這才鬆了口氣細細的打量着王石,甚至還伸出手去摸了摸王石的胸膛,見王石也沒表現出什麼,膽子也放開了,又圍繞着王石轉了一圈。

高明豪把範紅娘拉開:“看什麼呢,還有人沒介紹呢。”

接着又一個個的介紹了衆人,在介紹田崇的時候高明豪也沒多大的感覺,人的層次不一樣。


等介紹完了衆人,高明豪向王石問道:“對了,王石你有沒有辦法對付周圍的屍氣呢?”

王石看來看周圍的屍氣,這不就是對自己最好的補品麼。本來他最開始是想要在屍氣裏面把眼前的衆人給宰了,然後再費點時間吸收屍氣,現在看來也不用在等了。

“有。”

說着,王石閉上了眼睛,那口鼻之中傳來巨大的吸力,然後就看到周圍的屍氣強力突破了毫無準備的愛麗絲的氣場,嚇得朱輝和田崇兩人連忙使出氣場,但是很脆弱,在強大的屍氣下,完全被爆。

可等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周圍的屍氣飛快的被王石給吸收了,而周圍的景物也慢慢的露出了身影!

蘇正紅和老鬼也不知道現在應該不應該走,如果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也無法得到了,可是不走,裏面的屍物殺了出來,自己兩人恐怕也難以對付。

正當爲難之際,在感知中,那屍氣的感覺卻急劇的消失,而被困在其中的衆人也露出了身形。等看着場中完好無損,只是精神有點頹廢的衆人,兩人對視了一眼,都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這時,在衆人中央位置的王石吸引了他們的視線。在屍氣氣場圍困的人中,並沒有這樣的人呀,這人是誰?

對了,還有着一個關鍵,屍物呢?

看了看周圍,屍物的蹤影也沒看到。

細細的打量了一番王石,發現王石就是和一個普通人差不多,這樣的人怎麼進入了屍氣當中去的。但是現在這問題他們沒有多想,沒看到裏面的衆人除了後來的高明豪和範紅娘,一個個精神都那麼枯萎麼,正好自己也可以下手了。

周圍黑色的屍氣被王石完全吸收,而屍氣才一消失,老鬼和蘇正紅的身影就出現在衆人眼前。

“嘖嘖,真沒想到你們居然還能夠把屍物給斬殺了。而且還一個人都沒死。”老鬼那陰惻惻的說道。

他想的就是,這些人恐怕是在屍氣裏面用出了什麼禁招,才能夠殺死屍物,從而破掉了整個屍氣氣場。雖然這氣場是他製造的,也等於是他的氣場。可是這氣場的原本就是這裏的古戰場,他做出的不夠是引導而已。

而根據屍氣的強度,老鬼預料的是能夠困住衆人最少三個小時,而現在才一個半小時,也只有他們用出了禁招才能夠打破。

“魅影宗的,不知道你想好了嗎?做我的雙休伴侶,過不了多久的蕩魂山之行我也會帶上你的。”老鬼說道。

蘇正紅這時也笑眯眯的說道:“各位,如果想活下去的話,最好是把玉佩交給我,否則的話我也不介意多費一番功夫,不過各位的性命我就難以保證了!”

兩人一前一後說話,本想這些人會有着各式各樣的表情,驚恐,憤怒等等。

可是兩人卻詫異的發現,眼前的人都居然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如此平淡,怎麼他們都不怕死麼?

衆人其實在想着,高明豪這丫的會讓王石怎麼對待兩人,在王石的面前,這兩人能有什麼戰鬥力?

“對了,蘇正紅。不知道你看出了嗎?田崇此刻其實不過是紅娘的傀儡,而田崇的玉佩則是在我的手中,我想問一下這玉佩究竟有什麼用處,你居然能冒着這麼大的風險把山河圖偷到出來想要換取。”高明豪問道。

聽了高明豪的話,衆人這時才仔細的看着田崇,田崇還是和往常一樣,膩在西民的身上,這本身就很古怪,但是由於後面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讓衆人淡忘了這個細節。


現在高明豪提了出來,衆人這才注意到。

“而在田崇的眼中,是看不到我和紅娘的,即使我現在就這樣。”高明豪走到田崇的身前,很是用力的一巴掌給田崇閃去。

“啪!”田崇皮包骨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幾道紅色的痕跡。

伴隨着田崇的怒吼:“誰,誰在打我!”

田崇警惕的看着周圍,卻發現衆人都離自己很遠,而且剛纔明明沒有人過來打自己,怎麼回事?見鬼!

高明豪這才淡淡的談到:“看到了吧,他只是我們手中的傀儡。我就是想問問,你大費周章的想要玉佩做什麼!”

雖然這也是一個變數,但是蘇正紅也覺得沒什麼,隨即笑道:“玉佩本有四塊,其中三塊就在你們的手中,而我手中則有着一塊。其實玉佩分開來說,就只是很低級的廢玉。可是當這四塊玉佩組合在一起,就會變成一個人人想要的寶物!”

高明豪頓了頓,皺眉道:“究竟是什麼?”

朱輝和愛麗絲也望向了蘇正紅,想要聽聽蘇正紅的答案。

“看在你們現在也沒什麼能力反抗了,告訴你們也不是不行。老鬼你不是也想知道嗎?我也順道說說。”蘇正紅說道。

“這四塊玉佩本來一個門派的傳承之物,可是由於這傳承之物的功效被他人知曉,故此玉佩主人就把玉佩分層四塊,交給了當時的幾個門派。就有着朱輝所在的懶懶門,愛麗絲的提花宗和田崇的性情門。而另外一個則是在東壁派的手中,我那次進入蕩魂山機緣巧合之下遇到受到了重傷的東壁派的傳人,那傢伙臨死之際告訴了我這些,要我把玉佩找齊取得裏面的東西爲他報仇!”

“而玉佩裏面的東西也很簡單,就是一位超越九重天的高手的傳承!只要取得這塊玉佩,我就會成爲九重天的高手!甚至,超越九重天!”

聽了蘇正紅的話,衆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超越九重天!

九重天都很難達到,何況是超越九重天!

見身旁老鬼也是雙眼放光的盯着自己,蘇正紅笑了笑:“老鬼,你別想這些了,你以爲得到全部玉佩就行了嗎?而必須掌握一個方法來接受,否則的結果,只有鮮血逆流而亡!我想即使我把這方法告訴你,你敢試嗎?” 蘇正紅的話讓老鬼一頓,眼中的慾望也慢慢的壓了下去。

高明豪也明白了蘇正紅爲何會這般,原來是爲了一個超越九重天的傳承,也不知道自己要吃多少,才能夠超越九重天!


這丫的還真的以爲自己一吃就能夠無限制的提升境界,超越九重天可不是身體了,而是一種心,但是這貨現在還沒有到那樣的地步。

“現在各位可以把玉佩交給我了吧。” 民工也瘋狂

高明豪這時也轉過身來,想了想:“各位,玉佩交給我吧。”

如果只是蘇正紅的話,衆人還有着各自的底牌,雖然剛纔由於失誤導致自己受傷,可是現在面對蘇正紅和老鬼還是有着一拼之力。但面對高明豪,這貨可不是一個人戰鬥,而這貨只需要派一個人來戰鬥!

愛麗絲和朱輝咬了咬牙,最後還是把玉佩從自己身上拿了出來,丟給了高明豪!

高明豪收到了兩塊玉佩,細細的看了一番也沒發現什麼特點,隨即轉身望向蘇正紅:“蘇正紅,如果你把玉佩拿出來我還能考慮放過你,不過我也會通知警察的。”


這貨說什麼!

一個六重天的傢伙居然敢這般對自己說話。

要知道自己可是蘇正紅!

而且自己還有着老鬼的幫助,你丫的算什麼!

“我記得你叫高明豪是吧,你是不是在找死呢!”老鬼陰惻惻的說道,他現在就想要得到山河圖進入蕩魂山,這山河圖又不是自己偷的,別人要找也不會找到自己。

高明豪搖了搖頭:“我怕死,可是我小弟不怕!”

說着高明豪就把王石給拉到了身前,腦袋浮在王石的肩膀上面看着蘇正紅和老鬼,看樣子是害怕兩人一般。

見高明豪居然推出來一個普通人,老鬼和蘇正紅愣了愣,他們殺人會手軟嗎?

接着高明豪就在王石的耳邊輕聲道:“眼前兩人隨便你殺,但是他們身上和我手中這玩意兒差不多的東西就需要交給我了。”

王石點了點頭,對老鬼和蘇正紅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屍王可是殺意滔天的人,那麼多戰爭死亡的人殺意全部在他個人身上,如果不是因爲高明豪,他也不會壓抑自己的殺意。

現在,聽到自家大哥說可以隨便殺,而且一想到人類的氣可以吸收,王石就覺得興奮了!

這也是高明豪活了這麼久,下達的第一個殺人的命令。

在他眼中,蘇正紅就是一個瘋子,爲了追求那力量,什麼也不顧,家裏的那對兒女和他妻子也不管了,只要力量,這樣的人已經無藥可救了。

老鬼呢,則是一個怪物,你修煉得整個人都象是個死人了,有意思嗎?

說完這話,高明豪則靜靜的退到了一旁對着山上喊道:“瑤琳,還在嗎?在的話就下來吧。”

胡瑤琳本來就在山坳上面等待着,可是等着等着就睡着了,這也是被嚇壞了。聽到高明豪的聲音響起,這才醒了過來。看了看山下,發現那象死人的傢伙還在,太恐怖了,要自己站那麼近的話,自己會受不了的。

“明豪,我在,下面的人太嚇人了。”胡瑤琳的聲音遙遙的傳來。

高明豪也知道胡瑤琳說的什麼意思,剛纔下來的時候就是因爲老鬼在,太滲人了所以胡瑤琳就沒下來。

竟然敢出來嚇壞了自己女朋友,這樣的人,早去點吧。

“王石,先弄那老傢伙。”高明豪說道。

接着又對山上喊道:“瑤琳,別害怕了,馬上就好了!”

王石聽了高明豪的話,那蠢蠢欲動的眼神就對準了老鬼。

老鬼開始還感覺沒什麼,可是當王石盯上了他,他感覺到自己好像如墜冰窖一般,那種透骨的寒冷!

可沒等老鬼做出什麼反應,王石出手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到達老鬼的面前,在老鬼錯愕的眼神之中,王石雙手輕輕的搭在老鬼的脖子上,然後雲淡風輕的一扭,老鬼的腦袋立馬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衆人也沒想到王石出手居然這麼快,這麼血腥。如果剛纔對自己等人這樣的話,那自己的遭遇恐怕和老鬼一般。

蘇正紅也是震驚的看着眼前這一幕,老鬼居然被人瞬間把腦袋扭了下來,這人是誰,可是看這人一點修爲都沒有,怎麼會有讓人反應不過來的速度。

“你是誰你是誰!”蘇正紅驚慌的往後面退着,因爲老鬼被王石殺了之後,王石並沒有急着吸收老鬼的氣,而是轉眼看向了蘇正紅!

王石淡淡一笑:“我叫王石,以前吧好像是被你們稱作屍王!”

說着王石的身影再次消失,蘇正紅見王石消失就想從自己口袋裏面拿出什麼來,可是等東西拿了出來,卻發現面前有着一個人穿的鞋自己好熟悉,而且那褲子自己也是無比熟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