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他和劉玉梅都沒說幾句話。

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微妙,他不敢再做出什麼親密之舉,生怕引起劉玉梅的誤會。

他們的關係進一步便是交神交心,退一步也可能是萬里之隔,天涯路遠。

當兩人回到桃花村的時候已經凌晨兩三點。漆黑夜晚,靜悄悄的村子裏,麪包車的轟鳴聲和燈光顯得很是突兀。

林洛更是坐立不安,這個時候要是碰到人的話,就很難解釋清楚了。

然而這個世界就是奇妙,人擔心什麼就來什麼。

就在林洛拐入劉玉梅家的那條巷子時,一道挑着擔的人影從另一頭突兀的出現。

“這個時候怎麼還有人挑擔?”林洛暗道一聲倒黴,還好巧不巧讓自己給碰上了。

他凝神看去,這挑擔的人名爲李誠實。

可村裏人都知道這人一點都不誠實,不僅不誠實還喜歡嘴碎,嚼人舌根。自己經常幹些偷雞摸狗的勾當不說,還老是喜歡嫁禍給別人。

林洛估計這人又是想趁着半夜幹什麼偷雞摸狗的事,希望他識相一點自己走開吧。

可林洛還是低估了對方的臉皮厚度,李誠實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是徑直朝着自己這邊走來。

這要是讓他發現劉玉梅半夜在自己車上,那明天早上全村就都會知道了。

劉玉梅也有些慌亂,儘管她現在對林洛的感情越來越微妙,但也沒臉讓人說作半夜偷腥。

她把座位往後推了一點,慌亂的蹲下身子。

林洛把頭探出窗外,壓着聲音打了個招呼:“誠實叔,這麼晚了還在忙啊!”

“是小洛啊,難怪我瞧着這車眼熟。你這是?”李誠實試探性的問道。

“哦哦,我啊,剛從城裏回來,就順便去地裏看下。”林洛笑着回道。

李誠實聽着這話,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叫李誠實,又不是李大傻。

這個時候,還去地裏看看?這不和自己做賊被發現時的說辭差不多嘛。

絕對是假的。


他偏頭看向右斜角的屋子,那是劉玉梅的家。作爲一個喜歡在村裏碎嘴的人,關於林洛的八卦自然也聽的不少。

大半夜來劉玉梅家的這條巷子,他不得不多想。 劉玉梅蹲在副駕駛座位下,面紅心跳。

她明明和林洛清清白白,哪怕心裏有意,也從未說出口過。

他人哪裏知道這份心意?自己又在害怕什麼?

現在自己藏在這裏,反倒顯得偷偷摸摸,是個不可饒恕的罪人一般。

她真想理直氣壯的站起來,但還是沒有這個勇氣。她甚至想若是自己被發現了,那迫於壓力林洛會不會荒唐的和自己好上?

這個念頭冒出的一瞬間,劉玉梅就輕啐了一聲,趕緊將其掐滅。

小洛待自己這麼好?我怎麼能夠因爲一己私慾毀了他的幸福。

正在劉玉梅胡思亂想的時候,外面的李誠實又說話了。

他瞥了眼一眼副駕駛的位置,笑着說道:“小洛,不然你載我一趟唄。”

剛剛林洛熄燈的時候,李誠實看見車內副駕駛上有一閃而過的人影,現在卻不見了。

若不是自己老眼昏花,那就是車上肯定有見不得人的事。

這種終極八卦,李誠實可不願意放過。

“我這還有事呢,不方便不方便。”林洛連連擺手,立即回絕。


但此舉反倒是更激起了李誠實的好奇心。

“順路而已,有什麼不方便的。”李誠實一邊說着,一邊直接往副駕駛門走去。

這要是上了車,劉玉梅被發現可就慘了。

以李誠實的毒舌,劉玉梅恐怕連清譽都保不住。

雖說現在社會,再婚再嫁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村裏面封建頑固也不少,不少老婦人老太太還喜歡拿古時候的貞節牌坊來說事。

“我要走了。”林洛迫不得已,只能發動引擎,看能不能嚇退李誠實。

“小洛,你這樣就太不厚道了,我好歹也是你的長輩。”

李誠實橫身一攔,直接擋住林洛的去路。他也料定林洛不敢撞他。而且他聲音頗大,似有幾分要將隔壁鄰戶叫醒來的意思。

劉玉梅的一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這真要讓李誠實發現了可該怎麼辦啊?

林洛緊握拳頭,他已經決定了。

今日就算揍李誠實一頓,也絕不能讓其發現劉玉梅。自己揍他一頓,最多算是不知道尊老之德,再不濟也就是讓一些人去胡亂猜想。

反正村裏的閒言碎語已經這麼多了,就任他們猜去。

想到這裏,林洛直接衝出車門,一把拽住李誠實,威脅道:“誠實叔,再爲難小子的話,我就不客氣了。”

李誠實見林洛真的生氣,立馬就慫了。但他心裏也愈加不爽,乾笑一聲:“小洛別生氣,我就開個玩笑。”

說着,李誠實讓開了路。

但他卻沒有走,而是蹲在了劉玉梅家門口。

林洛氣的臉色鐵青,但也知道和這老無賴耗下去也不是事,先避開再說。

目送林洛的麪包車走後,李誠實心一狠,越想越覺得憋屈,直接就在劉玉梅家門口蹲睡過去。

是真是假,他有的是方式驗證。

“玉梅姐,今天怕是回不去了。”林洛無奈的說道。

碰上李誠實這無賴,也確實倒黴。

“那……那怎麼辦?”劉玉梅低聲說道,不能回去,難道自己要和林洛在這裏過夜嗎?

林洛這麪包車爲了方便裝貨,後面的座位都已經拆掉了,也不能坐人。

好在駕駛位可以調節下來,當作一個小平牀,勉強能夠睡人。

“只能委屈你了,今晚就先睡車上吧。”林洛輕聲道。

劉玉梅臉紅着點了點頭,又問:“那你呢?”

林洛窘迫的笑了一下,“我在這陪你。”

作爲一個男人,他自然不可能拋下劉玉梅,讓一個女人孤身在這車上睡,危險不說,劉玉梅心裏肯定也是極度害怕的。

劉玉梅從昨晚被抓走之後,精神都沒有得到放鬆。現在有林洛在身旁,心安之下,她很快就沉睡過去。

但林洛卻不敢睡,雖然這是在村裏,不太可能有什麼危險。但他也不敢打開窗子睡覺。

不開窗子的話,那更容易發生意外。

夜深人靜的時候,人的內心也更加敏感脆弱,很容易觸景生情。哪怕是聽一首情歌,歌詞也能觸動心靈。

就像現在的林洛,呆呆的看着劉玉梅。

他已經完全明白了劉玉梅的心意,從一開始對自己的牴觸,到後來慢慢的親近甚至依賴,到最後幾乎溢於言表的愛意。這些他都看在眼裏,一顆心也能感受到。

儘管自己沒有動過心,但機緣巧合之下,兩人還是接觸了那麼多。

等到他醒悟過來時,對方已經深陷其中。

就像現在,這樣的情景,讓他很無奈,但又不得不管。

想着想着,林洛也漸漸陷入睡夢之中。

我的腦內坑爹選項

咚咚咚!

隱隱約約,林洛聽到外面有人在敲打車窗,他猛的驚醒。

“洛哥,是我。”外面傳來聲音。

他打開手錶一看,現在已經是凌晨五點多了,趙大寶準備着將蔬菜裝車送到市區去。

林洛下意識的就要開車門,但他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

劉玉梅還在自己身邊睡着呢。

他偏過頭,看向睡在副駕駛的劉玉梅,因爲車內悶熱,劉玉梅迷迷糊糊就把領口往下扯,雪白一片應和晨升之景,讓林洛一激靈,趕緊轉移目光。

“熱!”

劉玉梅嚶嚀一聲,玉足輕踢,拐着彎往林洛身上飛來。汗水溼潤了她的臉龐,秀髮凌亂的搭在俏臉之上的各個地方,衣衫又被扯出皺褶。

這個場景實在像是大戰之後還沒有來得及收拾的羞容。

林洛正想阻止趙大寶過來,可他忘記了一件事,趙大寶手上是有備用鑰匙的。

他還來得及說出口,趙大寶已經走到了副駕駛旁邊,一把將車門拉了開來。

巨大的聲響與一股襲來的冷風終於是驚醒了睡夢之中的劉玉梅,她睡眼惺忪,自顧自的說道:“小洛,現在幾點了。早的話我還想再睡會兒,這兩天實在是把我折騰壞了。”

被綁架了一天一夜,劉玉梅現在還精神恍惚呢,迷迷糊糊的一直說着。

趙大寶嚇了一大跳,和林洛大眼瞪小眼。

本來林洛還想解釋一下,但劉玉梅剛纔的那番話,實在是太羞恥了。

尤其是趙大寶,臉上的神色變得無比精彩。 劉玉梅的問話沒有得到迴應。

一雙美目緩緩睜開,她看到坐在主駕駛位上的林洛,感覺好像有些不對勁。

林洛坐在主駕駛?那副駕駛是誰開的門。

再看到林洛臉上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她終於意識到了什麼。

劉玉梅猛的靜坐起身,雙手護在胸前,轉頭一看,趙大寶正憨笑着看着她。

“早,早上好!”趙大寶尬笑一聲,在林洛的瞪眼之下,訕訕的關上了車門。

劉玉梅俏臉通紅,迅速整理着頭髮和衣着。

林洛一張老臉也掛不住,這情況實在是在太容易引起人聯想,估計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好在來的是趙大寶,就算覺得有什麼,也不會說出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