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話,蒼炎的小暴脾氣頓時上來了,“誰又讓你幫我,告訴你,等我進去後,你就馬上跑,回到神龍山乖乖的等着喜訊。”

“嗯嗯。”龍曉曉一臉的甜蜜,末了還來一句,“蒼炎,你真是男子漢,大好銀,這世上只有你對人家最最好了。”

聽的蒼炎又是一陣心花怒放。

說說笑笑,兩人來到最裏面的石門前,途徑長廊同神龍山長廊一樣,但卻沒有機關陷阱。

就在蒼炎要一副大英雄的樣子推門而入時,龍曉曉提醒道:“蒼炎,不要忘記我告訴你的,那毀滅子最會蠱惑人心了,你進去以後一定不要給他說話的機會,照我說的做,直接衝上去下死手!”

“放心吧,我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一些,打持久戰不行,上去就來個小爆發直接弄死它還是可以的!”

“好!加油!”

蒼炎推門而入。

身後的石門突然關上,他絲毫不在意。

打量着四周,這裏也是龐大的空間,金光閃閃,空間中央也是一座巨山,如果與剛剛的神龍山相比,這裏卻是更像龍山。

放眼望去,正看到一條身長百米的五爪黃金龍盤臥在峯頂。

似是察覺到有生人進入,那黃金龍碩大龍眸猛地睜開,眼中卻是有些恍恍惚惚。

“你是誰?”

聞言,蒼炎一驚,因爲那聲音聽起來虛弱至極,就彷彿是一個瀕死之人發出的聲音。

“看來空間的主人千年不在,這條‘龍’已經快要到壽了。”

心中感慨着,蒼炎踏前一步,定定的望着他,“我是來幫你的人。”

聞言,老龍眼神一動,“你們人類太狡猾,我信不過你。”

蒼炎苦笑一聲,“你不就是由人類造就而出的嗎,而且你的主人同樣是人類。”

“哼。”冷冷一哼,老龍陰沉的聲音帶有滄桑,“那有怎樣,人類都不可信,正是我主人教我的,直到他死後千年,我依然銘記在心。”

“我要如何做,你才肯信我?”

蒼炎直接踏空而起,淡淡的道。

“我不聰明,沒有你們人類的狡詐多端,所以並不知道你如何做,才能讓我信你。”

淡淡的道,老龍那百米的身子游動而起,而似是長時間沒有活動了,竟顯得有些僵硬。

“所以,要麼你離開,要麼就死在我龍口之中。”

“恕在下,這兩個‘要麼’,一個都辦不到!”

隨着蒼炎此言一落,空間頓時激盪起強烈的能量波動…… “吼——”

雄厚龍吟震盪空間,也意味着在沒分出個高低之前,說什麼都沒用。

“聚星——魔王斬!”

轟!

山體震盪,老龍躲避開,望向蒼炎的眼神凝重起來。

“小子,也接我一招!”

老龍長長的龍尾伴隨着尖銳的風聲掃出。

蒼炎不退反進,紫風劍再一次迎風暴漲,又一擊魔王斬劈出。

轟!

強烈的對撞令得四周空氣形成小型的颶風。

再看老龍,龍尾已經鱗片紛飛,金色的血液漫天。

“吼!”

痛吼一聲,老龍不甘示弱,兩隻前爪刨動,五道風刃激射而出。

“反星鏡!”

紫光盾在蒼炎身前結成,五道風刃射入盾中,還未等老龍反應過來,又原路返回。

又是五道血印落在龍體,老龍憤怒異常。

蒼炎意識到,這老龍以前起碼也是一練神力,但卻因爲老化如斯,他已經退步爲靈力九階巔峯。

要是換做一般的神級高手,就算是年齡大了,也不可能退化的如此嚴重,只能說,這亞空間中的老龍是受到空間將要崩潰的影響,已經一日不如一日。

而蒼炎,雖然靈力被吞噬乾淨,但卻仍有着充足的聚星之力,而且聚星之力纔是他的主要戰力,所以實力也沒有下降多少,只不過,能夠轉化爲聚星之力的靈力消失,他的持續戰力會有所下降。

“看來要速戰速決了!”

想到這,蒼炎不敢留手,魔王之威鋪天蓋地的壓向已經憤怒之極的老龍。

“吼!”

這一次的吼叫卻是因爲驚恐,在亞空間內如此長的時間,他又何時感受過這種毀天滅地的氣勢。

趁他驚恐愣神之時,蒼炎直接在空中運起傾天步法,幾個閃身來到他龍體一側,極力一掌拍出。

轟!

爆發的聚星之力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傷害,但蒼炎卻是動用了許久都沒有使用過的限制能力。

“我怎麼……我怎麼動不了了?”

老龍一方面感受着蒼炎的氣勢,一方面因爲身體被限制的原因,驚恐至極。

待到蒼炎收回魔王之威,他才破口大罵。

“卑鄙的人類,你不得好死,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看着老龍激動的樣子,蒼炎不禁感嘆,活該他倒黴,要是他有一點神力,他蒼炎今天也不會贏得如此輕鬆,本就是同階無敵的他,有着可以限制同階的神技,可以說是如虎添翼。

“老傢伙,看你這麼不知好歹,大爺現在就結果了你!”

暴喝一聲,蒼炎猛地提起紫風劍,對準他頸下的逆鱗。

常言說的好,打蛇打七寸,因爲七寸之處乃是蛇的心臟,而龍呢,全身鱗甲,可以說,最脆弱的地方就是他的逆鱗,只要一劍下去,就會一命嗚呼。

見狀,老龍認命的閉上了雙眼,可是等了半天仍然不見對方有所動作,他不禁睜開龍眸,卻看到蒼炎一臉笑意的望着他。

“你……你還想怎麼樣,要殺就殺!”

蒼炎再次舉起劍,老龍嚇得又一次閉上眼睛。

“哈哈哈……,沒想到你這條假龍也怕死呀。”

聞言,以爲蒼炎在嘲諷他,老龍再次睜開眼睛,憤怒的望向他,“就算是假龍又怎樣,總要比你這個卑鄙無恥的人類強千萬倍!”

之所以是假龍,卻是因爲,他乃是龍嘯天體內源力所化,並不屬於真正的龍,要是他這種也算是龍的話,好傢伙,龍嘯天無敵了,恐怕打個噴嚏也是天兵天將。

“老傢伙,還沒想明白嗎?”

蒼炎恨鐵不成鋼的舉起紫風,用劍鋒狠狠的敲了他幾下腦袋。

掙扎的搖晃兩下龍頭,老龍吃痛道:“混蛋,你到底想要我明白什麼?”

蒼炎無語,看來龍嘯天在創造他的時候,只是給予他實力,卻是疏忽了他的智商。

“金麒麟金鱗你可認識?”蒼炎想了想開口道。

“當然認識,主人還在世的時候,他可是沒少來這裏佔便宜。”

說着,老龍恨恨的呸了一口,“難道那老小子還沒死?”

蒼炎一聽,有戲。

“當然沒有死,我之所以來到這裏,還是受了他的委託。”

聞言,老龍急忙問道:“他委託你什麼?”

“你不是不信任我嗎?”蒼炎玩味道。

“既然你都提到他了,我就勉強信你一回。”老龍不忿的道。

“他委託我來解決亞空間的危機。”

反正扯出金麒麟就是爲了好說話,蒼炎也就將自己當下想要做的事情說出來了,當然,亞空間的危機,他其實沒有什麼興趣,只不過想要得知一些事情,想暫時的將這裏保留下來。

隨後,蒼炎再次確定了一下進口處的石門隔音效果不錯,就開始與老龍進行了一次密談。

……

石門一開一合,蒼炎已經出來。

正看到龍曉曉,他淡淡的一笑,“怎麼了曉曉,不是告訴過你,回到神龍山乖乖的等我嗎?”

再看龍曉曉,石門一開之時,他就望去,見是蒼炎,整個人都愣在了當場。

“怎……怎麼,你沒有死?”

聞言,看她一臉的不可置信,外加磕磕巴巴的樣,蒼炎笑的異常燦爛,“曉曉,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就這麼盼我死?”

“哦……不是不是,人家這是高興的嘛!”

嬌俏的跺了跺腳,龍曉曉上前挽住蒼炎的手臂,小臉上也是很快就佈滿了笑容。

“我已經將毀滅子解決掉了。”

“什麼?”龍曉曉又是一驚,本以爲他是僥倖逃出來的,沒想到,他卻是……

似是不敢相信,她又想啓開石門進去一探究竟,蒼炎卻是攔在她面前,將手中一物示意給她。

“空間……,哦不,是毀滅珠!”

龍曉曉本想脫口而出空間珠的,卻是急忙剎住了嘴。

“你認識這玩意?”蒼炎故作疑惑。

“看來那老龍卻是被他殺死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拿到空間珠,但是……他是如何殺死他的呢?他明明已經沒有了靈力?”

心中驚疑不定的想着,龍曉曉一臉笑意,“嗯嗯,我自是認識,這東西就是能夠誕生毀滅子的毀滅珠,通常只有毀滅子死掉了,這東西纔會從其身體裏飛出,蒼炎,你真的好厲害。”

笑哈哈的誇讚着,龍曉曉伸手就要奪取蒼炎手中的暗金色珠子,卻是被蒼炎避過。

“哎呀,蒼炎,你這麼小氣幹什麼,就把那東西送給人家嘛!”

沒有拿到手,龍曉曉立馬改變戰略,一臉可憐兮兮的看着蒼炎,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就就像一隻受傷貓咪所露出的眼神一般。

“這可不行,既然你都說了他是能夠再誕生毀滅子的東西,自然是危險無比,我又怎麼能交到你一個小丫頭之手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