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超越一拳,無止境的疊加力量!

石昊煉化荒氣之後,一絲荒氣就能振幅出千倍百倍的力量,完完全全的以力壓人,以力服人,以力證道!

什麼亂鬼邪神,什麼黑暗光明,我只有一拳!

大荒大荒!空間節點都傳來無盡頌揚的聲音,無盡的生物在讚頌大荒的瑰麗偉大,宏大廣博。

轟轟轟!

遲銘瞬間就倒飛了出去,全身噴血,他一拳都抵擋不住!

「本來你還有活下來的機會,但是你卻放棄了,後去盡情的後悔吧。」石昊嘆息了一聲。

「不不不!我知道許許多多秘密,你需要我!我可以貢獻許許多多隱秘的消息!你需要我!別殺我!」遲銘甚至顧不得傷勢,直接雙膝一彎,跪了下來。

「吞噬了你,我就什麼都知道了,何必需要你?」石昊根本看不起這個人。

瞬間石昊開始分魂吞噬,遲銘那弱小的靈魂之火根本翻不起來多大風浪。他現在真的是輕車熟路,已經可以分出一部分神魂去吞噬,一部分主導身體,不會出現吞噬的時候自己的身體被別人搶奪的事情。 吞噬了遲銘之後,石昊身體一動,就已經到了那惡魔守衛面前,有力的手掌狠狠一握,荒的力量洶湧而出,直接把那惡魔包裹起來,捏成一個肉餅。

石昊大口一張,直接吸取。

石昊嘗試著把一絲惡魔的氣息、力量反向輸入空間節點,看看會有什麼動靜。不過結果卻是大吃一驚,空間節點對面是荒,但是卻降臨下一大股荒之氣息,非常精純,可以直接化入體內。

要知道石昊的每一絲氣息力量都是千錘百鍊,外界的源氣靈氣,簡直對他快成了污氣,效益非常之小。他現在修行都是依靠吞噬別人,汲取大荒的力量才能提升。如果單靠自己打坐,一天才能從海量的源氣之中,煉出一絲真正純凈無暇的真元,這樣效率實在是低下,何年何月才能晉陞?


更別說天衍鍛體訣一級比一級難,需求十分之多。

現在大荒竟然反饋過來他能直接收入體內的純凈力量,這怎麼能不讓石昊驚喜?

「這是為什麼?」石昊疑惑。

狩日開口道。

「看來你有成為大荒種子的資格,大荒是不會虧待天才的。有些人,即使千辛萬苦尋求到了稀少的位面的世界之氣,獲得了那個空間的密碼。但是即使是貢獻無數的祭品,輸入許許多多靈氣也是絲毫不行,這個是要看機緣,要看冥冥之中的命運之氣是否雄厚。」

石昊非常興奮,大荒是什麼位面,就認知而來,絕對不輸於任何一個已知的位面。如果成了這種世界的天才種子,那好處真是太大了。


惡魔霸少的逃寵 ,而不是正式的種子。這其中差別還是很大的,需要獻祭許許多多祭品,做出許多貢獻才可以。當然,大荒也會反饋許許多多就是了。

又是一個吃資源的大戶!石昊高興並頭痛著。

下一個,噬魂魔虎。石昊提起掌來,剛要拍下去的時候,狩日突然制止了石昊。

「怎麼了?」

「我看這小崽子,資質也不錯,當個坐騎也是好的。」狩日嘻嘻一笑。

那頭噬魂魔虎倒也通靈,直接趴在地上,沖著狩日狠狠的點頭。

「這麼說來,你想讓他當你小弟?」石昊一句點明狩日的小心思。

「嘿嘿,有個坐騎,這才有面啊,想想,這可是那個魔族王子的守護獸,你收為坐騎,這不就說你比他強多了嗎?」狩日見點名了心思也不臉紅,直接說起了好處。

「這麼一想,卻是挺爽的,算了隨你了!」

於是,從此狩日多了一個小弟,叫噬魂的一頭魔虎。

當然,更多的時候不是石昊的坐騎,而是狩日的坐騎。狩日變成貓形態之後,非常小,還不夠噬魂一口吞的,但是狩日在噬魂身上打滾,抓住他的毛髮當成鞦韆。

這些做下來,噬魂絲毫不敢反抗。狩日可是四重天的高手,料理一個魔虎還不容易。至於身上或許有什麼鉗制、契約、禁錮什麼的,僅僅一個掃描,就被破除,非常輕鬆。

結束了一切,石昊點點頭。

「走,咱們回去看看,最終花落誰家還未可知!」石昊信心大增,提議回去,說不定最後他能當成那個黃雀之後的獵人。那麼這次陵墓之行可真是圓滿了。

嗖!


石昊和狩日還有噬魂三者瞬息千里,真元境就能飛天,穴心之境更能催動內身神明的力量,飛行的速度簡直無與倫比。

誅邪劍那股熾熱陽剛的力量還未消除,為石昊他們的方嚮導航。

石昊趕到戰場。魔族王子已經衣衫襤褸,身上有多道傷口。大統領也是神色萎靡,手中的黑暗聖經也是缺了一口,似乎被斬了一道。

兩個人真是狼狽之極。

至於那寶物,石昊看的清楚,已經到了陳鋒手上!

源氣泄露,一源之石露出了本來的樣子。它的材質即使是最博學的人也無法認出來,非金非木非石非玉,彷彿一種不存在的東西,如同完美之精。它的顏色,也是誰也說不上來,可以是紅、是黃、是藍、是綠,包含了世間所有的色彩。它的氣息,十分溫潤,有一種滋養人心的感覺。

但是,這一源之石上面,布滿了許許多多裂紋,把整體感和協調感徹底破壞,這些裂縫十分細小,但是卻從中不停泄露出來源氣,十分精純的源氣。

即使是潛藏在暗處的石昊和狩日聞到這股氣息都是精神一震,神采奕奕。但是兩人卻是不敢出去。因為現在的陳鋒實在是太過兇猛,如果兩人沖了上去,絕對是一人一劍。

寶物到手,陳鋒也是毫不含糊,給了遙遠的二人一劍,龐大的劍氣鋪天蓋地,一劍若山,一劍似海,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

轟隆隆!

魔族王子和大統領灰頭土臉的從地面上鑽出來,抬頭一看,陳鋒和幽夢仙子已經不見人影,徹底消失了蹤跡,追蹤也無法繼續。

「可恨啊!」魔族王子完全無法保持那種貴族姿態,仰天長嘯。

大統領魔厲天也是心中暗恨,因為那件寶物絕對會被外面把守封鎖陵墓的長老得到,即使陳鋒有了誅邪劍也是突破不了。

但是即使這樣,那件寶物也是輪不到自己享用。自己用不了,那寶物放在人類手中還是魔人手中又有什麼區別呢?

這次虧大發了!魔厲天心疼的看著自己手裡這本黑暗聖經。他的這本聖經也是仿品,但是仿得品階並不高,被誅邪劍斬了一劍,這次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珍稀材料才能恢復如常。搶奪寶物不成,反而把自己的寶物搭了進去,魔厲天不知道有多麼鬱悶了。

他偷偷一撇魔族王子。還有一個方法可以彌補損失??????????

轟!

他暗暗靠近魔族王子,瞬間在魔族王子背後印了一掌。這一掌力度十分之大,甚至印上了黑暗印記,做上了標記。這樣一來,無論魔族王子逃到哪裡,他都能有多感應。

「什麼!?你這個雜種,竟然偷襲我!」魔族王子萬萬想不到,剛才兩人還聯手對敵,現在就翻臉不認人,根本沒有任何防備,更上傷上加傷。

石昊看到這一幕,更對魔人的本性有了更深的了解,心中警惕。

「你以為你能好過?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即使死亡,變成厲魂也要終身纏繞,糾纏!」魔族王族簡直是流年不利,自從進入陵墓之後就沒有順心如意過,部下被狩日殺掉,自己被陳鋒打敗。現在面對死亡的危機,他也有種大難臨頭的不祥之感,感覺前方一片黑暗,沒有了希望。他歇斯底里了,發出了最為怨毒的詛咒,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詛咒敵人永遠活在陰影。他要化為厲鬼,親眼看到大統領是如何死亡。

「乖乖的死吧!你要化作我的資糧,彌補我的虧損。」大統領也是用出了殘餘的力量,防止魔族王子的拚死一搏同歸於盡。

轟隆隆!

爆炸之中,突然一個人影竄了進來。

魔族王子震驚了,大統領震驚了,石昊也震驚了。

來的人,左額頭有個狹長的傷疤一直到了唇邊,狀似閃電,非常醒目。

魔人三統領,魔雲天! 魔雲天!

他是魔人的三統領,但是名聲卻一直很小,進入核心空間之後,甚至一點關於他的信息都沒有,隱藏的非常之好。

所有人都想不到,包括石昊狩日,他竟然會在這種關頭跳出來。

他似乎是一個黑洞,每次他跨越一步,身邊的空間就會凹陷下去,陷入黑暗,一下就能穿梭非常之長的距離,僅僅幾步就走到了魔族王子身邊。

「老三!你!」魔厲天大叫了起來,沒想到這個時機竟然有人闖了過來,要搶在他之前,把魔族王子煉化!

魔厲天竟然還感受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那是二統領的氣息!

魔雲天一拳打出,他的額頭竟然出現了一個印記,是一個眼球形狀。魔雲天一拳突破了空間,似直線似曲線,切中了最為關鍵的要害。

魔族王子頓時連自爆都不能,生死已經完全被掌控。連續被大統領三統領兩個人偷襲,他也是完全不能脫身。

魔雲天笑了,他能不得意嗎?陳鋒和幽夢仙子逃不逃的出去還未可知。現在他可謂這次陵墓奪寶中獲益最大的人了。

煉化了魔族王子之後,大統領也不能壓制他,從此魚躍龍門,他成了當之無愧的第一。多麼完美的計劃!

「我親愛的大哥,你猜測的不錯,二哥已經和我合為一體,進入我的腹中,就連那個禿頭我也沒有放過,一併吞噬了。他們的種種,我已經全部繼承,我才是真正的天才,我才是真正的第一!」魔雲天神情狂熱,氣勢竟然暴漲。

大統領都是後退了好幾步,才把那種窒息的感覺壓下去。

什麼?!魔嘯天和緣覺都被他吞了?石昊覺得魔雲天真是潛藏的太厲害了。一出來就是大手筆,真正的漁翁得利。

「現在,這個正統魔族被我煉化之後,就是我的王者之路的開始,我才能帶領魔人走向黑暗的擁抱!」魔雲天一手抓住魔族王子,宣言道。

魔族王子穴道都被封住,連開口都不能。他氣得簡直要吐血,他一個王子地位的人,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看做一盤菜,想吃就吃?

石昊變化了形態,突然跳了出去。

「快放開王子殿下!」石昊悶聲悶氣道。

他竟然變成了那個惡魔守衛,直接幾個縱越,迫近了魔雲天。彷彿他要盡忠護主,即使死亡也要完成使命。

「找死!」魔雲天眼中閃過一絲凶光。他僅僅是一指點出,一道光柱就噴薄而出,爆發出毀滅黑暗的力量。

「狩日看你了!」狩日瞬間從石昊懷中蹦了出去,催動起穴脈,火焰神靈降臨!

畢方!

狩日竟然直接凝練出了一隻畢方化身出來,一口火焰就壓制住了魔雲天。而石昊則是一瞬間接近了魔族王子。

魔族王子已經在他接近的瞬間,發現了他的真身,眼中只有絕望。他還以為真的是他的部下來救他,沒想到也是一個對他充滿貪婪yuwang的人類。

嗚嗚!

魔族王子卻是發不出哀嚎。石昊瞬間就把他搶奪過來,汲取他的氣息開始獻祭。

轟轟轟!

石昊可以聽得到,空間節點那頭荒的聲音,在震動,在回蕩。

一道光柱瞬間降臨了下來,這是荒的力量。它將石昊整個人全部籠罩,如同沐浴光輝。站在旁邊的魔人大統領魔厲天立刻就被彈了出去,如同一顆炮彈射到地面上。

「吼!那是我的!」魔雲天簡直睚眥欲裂,他真是沒想到竟然在他之後還有潛伏者,把他打了個措手不及。到嘴的鴨子瞬間飛了,他的計劃全盤被打亂,他的豪言壯語完全成了空氣。

他大吼大叫,左衝右突,卻是逃不過狩日的火焰封鎖,一隻火焰畢方完完全全的把他牽制住。狩日畢竟是四重天穴心之境的高手。

石昊的身邊充滿了似黃非黃、似綠非綠的色彩,有著接近混沌的顏色。這是荒更為精純的力量。荒分為八荒,想要成為荒之種子,需要得到八荒的同時承認,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所以荒的種子非常之少。

如果量化來,那就是二荒之力正在對他進行灌溉。獻祭一個魔族王子直接讓他獲得了一個荒界的承認。

石昊一個呼吸,整片區域都成了真空,沒有了一絲一毫空氣。他一個吐息,整片地域都狂風大作,地面碎石都吹上了天空。他一個踏步,地面就被震裂,溝壑顯現,如同深淵。

力量!石昊現在的感覺只有力量的暴漲!

肌肉在動蕩,筋脈在震動,穴道在迴響!似乎整個身體都在慶祝,在歡呼,在雀躍!

嘩啦啦!

石昊的真元徹底的沸騰,咆哮了,不停地衍化,百川歸海一般的匯入陰脈之海、陽脈之海、血脈之海,這人體三海。什麼陰氣、陽氣、血氣都不需要了,荒栽培一切,培養一切,也可以衍化一切!

荒的力量,直接灌溉他的身體,這比什麼靈藥都有效,更加立竿見影。

咣當!

石昊瞬間成就自身,三海齊全,徹底貫通,晉陞自我,照幽之境!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