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林風眼眸倏地綻亮。

…(未完待續。。) 如風車般的一個『烙印』!

宛如開啟大門的鑰匙一般,林風心之輕震。

這『烙印』的存在,毫無疑問,便是開啟半獨立空間的關鍵所在!倘若把這道空間壁壘比作一道門,那這如風車烙印就是門上的鎖,只要能夠破解『烙印』的秘密……

一切,便將迎刃而解!

是什麼?

林風眉頭微擰,緊盯著烙印。

空間的氣息依然被封鎖,陣之力的消失,並未使得空間有任何破裂的跡象,這一點,自己很清楚。

「嘩!」林風雙眸璀璨,深深的將這『烙印』記下。


「怎麼樣?」千戀皇連問道。


「收穫不小。」林風淡然一笑,對千戀皇自是毋須隱瞞。

一人技短,二人技長。

與其自己一個人苦思冥想,倒不如和千戀皇一起共商。

畢竟,千戀皇對於『陣法之道』侵浸極深,或許會知道這印刻在空間壁壘上的『風車烙印』是何意思。眼眸微微一炯,林風霎時伸出食指,一道火焰光芒凝聚成槍。

「嗾,嗾嗾!~」提指疾輝,林風在地上迅速刻畫。

自我狀態下清晰的記憶,繪畫而出自是不會有半分偏差。

連刻紋之陣如此精細的存在都能完美繪製,更何況這僅僅只是普通的烙印,短短几秒鐘,林風便已完成繪製。身旁的千戀皇秀眉微蹙,看著這風車烙印的圖案,不解的望著林風。

「這就是『空間壁壘』上,唯一的存在。」

「其餘一片光滑無暇。」

林風淡然解釋。

千戀皇微微點頭,沉吟不決。

見的千戀皇陷入苦思,林風眼眸亦是輕爍。不用說自己也能猜到,顯然這風車烙印的圖案,千戀皇亦是從未見過,甚至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存在。目光投向地面,林風陷入沉思。

「是和星座有關么?」

「還是這圖案意欲著什麼,譬如星座之道?又或者聖者之道?」

「倘若單單隻是『風車』。又指什麼?」


……

林風神色不斷變化。

怎麼看,這都僅僅只是再普通不過的圖案,倘若它真的有某種能量感覺,自己沒理由感應不到。

沉吟片刻。

「還是沒有頭緒。」林風輕呼出一口氣。

抬起頭,望著仍是思索中的千戀皇,並未打擾。

雙眸微微閃動,林風環視四周,空間的變幻依然劇烈,道道白光不斷浮現在自己眼前。自我狀態下完全能清晰看見。剛才氣息鎖定住的那個半獨立空間,此時早已布滿『陣之力』,恢復相當之快。

「這座大陣的『陣之力』源源不絕,要消耗絕對不可能。」

「不能力敵,唯有智取。」

林風很是清楚。

目光瞥過千戀皇和地上的風車烙印,心中倏地微微一嚀。

「對了,何不看看其它空間壁壘?」

「既然每個半獨立空間大小不同,或許其它地方也不同。」

林風輕念。

眼下既然沒有頭緒。那便多試一試。

再試!

破開陣之力,並不是一件難事。

本體自我狀態下。空間的鎖定和『觀看』更是輕而易舉,很快,便已探索得十餘個空間壁壘。由小至大各不相同,然光點雖小,空間壁壘卻是五臟俱全。

千戀皇抬起頭,望向林風。「這是……」

地上,除了剛才的風車烙印外,又多了許多各不相等的形狀類別。

但大小,卻都相差不多。

「這是其它空間壁壘上的『烙印』。」林風目光灼然,若然開口。「我破開總共十三道『陣之力』,然這十三個空間壁壘中,有六個空間壁壘上的烙印是重複的,加上之前一個,眼下共有八種不同『風車烙印』。」

林風徐徐開口,雙眸緊盯著地上。

那是一個又一個的風車烙印,風車扇最少為三個,最多為十個。

分類很清晰。

「嗯……」千戀皇美眸閃動,徐徐道,「我剛才一直在想,這風車烙印和大陣有什麼聯繫。但怎麼想似乎都不對,尤其是這風車烙印沒有半點能量波動,和星座、各種『道』之存在格格不入。」

「是這樣沒錯。」林風點頭。

望著這八個孑然不同的風車烙印,心中莫名有種感觸。

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

「八種不同的風車烙印,相同之處找不出破綻。」

「那不同之處呢?」

林風眼眸微亮。

風車扇!

三個,四個,五個,十個!

風車的構造由鬆散變的緊密,而到十個風車扇,更是已是完全將整個風車粘連至近乎一個整體。

以風車構造來說,有點『滑稽』。


「倘若這真是風車,恐怕轉不起來。」林風微然一笑,目光隨意望著,比對著每一個風車烙印和風車扇,倏地一怔,「等等,或許…我的方向錯了,這根本不是風車!又或者……」


「這甚至不是所謂的『烙印』!」林風心之一震。

不是烙印,不是風車,那是什麼?

一把瑣!

開啟空間壁壘的鑰匙!

「它的風車扇……」林風胸口微微起伏,看著那奇特形狀的風車扇,越看越相似,自己彷彿在什麼地方見到過。霎時間,林風眼眸完全放亮,恍然而道,「莫非這是……」

嘩!林風雙手動作極快。

一道火紅色的光芒頓時出現,帶著濃郁的火之力量,那是很單薄輕盈的一根羽毛。

火焰羽毛!

正是第一層,第二層中所出現的那火焰羽毛,能破開大陣進入下一層空間的奇特存在。啪!火焰羽毛宛如一枚印章般瞬間蓋下,林風的眼中閃動著極致光亮。

咜!完美相應。

風車扇彷彿為火焰羽毛所量身訂做。剛剛好!

火焰羽毛完全鑲入風車扇,多一分嫌累贅,少一分則有間隙,而眼下……

異常的完美。

自己所繪製的『風車烙印』,無論大小,形狀。都和空間壁壘上的一模一樣!

這裡能鑲入,意味著在空間壁壘上——

同樣能鑲入!

「我明白了!」倏然間,千戀皇從沉吟中清醒過來,露出驚喜之色,「林風,我知道這『風車烙印』是什麼了,啊!」小嘴輕張,千戀皇手捂著櫻桃小口,眼中儘是驚訝。卻是看見了地上那輕灑的火焰羽毛。

「這就是鑰匙。」林風淡然一笑。

「嗯。」千戀皇回過神來,點頭笑道,「這火焰羽毛既能破開大陣第一層,第二層,自然能破開大陣的第三層。」

「以陣法之道來說,和『陣之力』完美相忖,是為陣的另一種元素。」

兩人相視而笑。

卻是意見不謀而合,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實踐而出。而另一個是以理論推演而出。

但哪怕路不同,終點卻相同。

答案。已經出現。

然千戀皇的笑容瞬間卻黯淡下去,輕抿嘴唇。

「怎麼了?」林風頗是不解。

困擾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意味著距離『破七成聖』更進了一步,不是應該開心么?

「我…只有七片火焰羽毛。」千戀皇輕輕搖頭,秀眉微蹙,「而這半獨立空間足足有一萬零八個之多。眼下所知最多的那一個便需要十片火焰羽毛。」聲音有些無奈,足見千戀皇此刻心情。

林風眼眸閃動,明白千戀皇的意思。

確實,倘若『破七成聖』真的存在,那所在的半獨立空間要進入要求定是極高。

單單七片火焰羽毛。完全不夠。

但……

「不用擔心。」林風笑道。

雙手光芒瞬時輕閃,一片濃郁的火之力量鋪散開來。

那是火焰繽紛的火焰羽毛,懸浮在半空之中,宛如大紅燈籠一般,足有五、六十片之多。

「啊!」雙手輕掩小嘴,千戀皇有點發懵,卻是被嚇了一跳,「這……」

「我想應該足夠我們兩個用了?」林風淡然一笑,事實上自己也沒想到這『火焰羽毛』會派上用處,自己都快將它忘記,在大陣第一層和第二層,取得足足上百片,如今所拿出來的僅僅只是一半。

閃動著美眸,千戀皇望著林風倍感好奇。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