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突突」,一陣衝鋒槍響,一機上的乘客們紛紛抱頭躲避。

槍口猶在兀自冒著白煙,而在原本莉莉站的位置上也有子彈形成的煙幕籠罩。

「哈哈哈,活該,讓你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身材微胖的劫機犯放聲長笑,難道莉莉真的被衝鋒槍打死了嗎?

「喂,大哥,情況好像有點兒不太對勁啊……」手提麻袋的劫機犯臉色一變。

果然,煙幕漸漸消散,從煙幕中漸漸顯現出一個人影——是莉莉,她臉上帶著愉悅的微笑,正用手比出象徵勝利的「V」字手勢。再看她的腳邊,散落一地的是機關槍的彈頭。

「我的能力是『絕對防禦』,可以在瞬間讓身體的所有部位全部剛化,所以我可以免疫全部物理攻擊哦!」莉莉得意的解釋道。

兩名劫機犯臉色慘白,看來他們也沒想到會半路殺出這個美國大白妹。

「喂,莉!莉!」被莉莉擠在座位上之後,又被子彈形成的煙幕弄了一臉灰的夏洛特像終於按耐不住一樣緊緊攥緊了拳頭,另一隻手打開了脖子後面激發器的開關。

「你給我不要太過分啊啊啊啊啊!」夏洛特大吼道,她的能力是「音波操控」,她的這一聲吼堪比「高音炮」,不僅是莉莉,整個飛機上的人包括兩名劫機犯統統被震得耳骨發麻,紛紛捂住耳朵。

號稱擁有絕對防禦的莉莉更是被震的一陣昏眩,險些摔倒在地上。

兩名劫機犯也是臉色蒼白。

雷千雖然也被震得頭昏昏的,但是他不想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就是現在!」雷千一邊叫著一邊打了個手勢。

伊莉斯看到手勢,馬上將手中的紙袋出手,滿載著混合流體的紙袋筆直的飛向兩名劫機犯。

劫機犯突然看到不明紙袋飛來,因為受到剛剛音波的衝擊,一時沒反應過來,都下意識的伸手去抓,同時放下了手中的衝鋒槍,然而一抓之下,紙袋破裂,裡面難聞的流體全都撒了出來,潑到了他們身上。

與此同時,愛子的長發盤繞在兩名劫機犯的腳下,愛子發動能力,又黏又稠的洗髮液全部噴到了兩名劫機犯腳下的地板上。

雷千也已經從座位上沖了起來,他兩隻手分別捂到了兩名劫機犯的臉上,大力向後推去。

因為腳下黏稠的洗髮液的關係,兩名劫機犯立足不穩,紛紛向後摔去,後腦先著地,就此暈了過去。

雷千向空中小姐要了繩索,將兩名劫機犯綁了起來。 總裁好壞壞:甜妻,吻到底! ,等會兒劫機犯醒了,雷千還要詢問他們想要綁架涼子的原因。

說到關鍵人物涼子,到現在還一動不動的躺在自己靠窗的座位上昏睡不醒。

雷千真佩服涼子,「睡美人」的本事還真是強啊!

算了,就讓她先這麼著睡著吧。

現在還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把麻袋裡那些財務和護照還給乘客們。乘客們已經因為剛剛的騷動顯得躁動不安,現在如果雷千突然讓他們保持安靜,讓他們自己來拿或是派發財務,是不明智的做法。

於是雷千請空中小姐搬了一輛推車出來。他把麻袋中的所有手機、錢包還有護照都分別放在推車的每一層里。

然後雷千開動了自己的能力——腦力強化。接著雷千把自己除了涼子以外的學生都叫到自己身邊。

「莉莉同學負責推車,夏洛特同學負責詢問乘客們被打劫的是什麼物品,然後用音波操縱把信息傳回來,愛子用頭髮把物品所在的層數和位置用頭髮表示出來,伊莉斯負責將找出來東西還給乘客們。」雷千對他的學生們下達了指示。

「是!」「好的,哥哥。」「交給伊莉斯吧!」「居然讓本小姐幹這種事,不過,看起來也沒有別的辦法。」


正如夏洛特所說,飛機中並沒有配置對講機,現在乘客們還都驚魂未定,雷千的安排方法無疑是看起來最為妥當的。

依據雷千的方法,果然,推車上的物品又快又準確的發到了每一名被打劫的乘客手中。

最後一個發到的是虎龍丸和兔神一的這一排。

因為推車上就剩下兩本護照和一部手機了,夏洛特也懶得再問了,直接讓伊莉斯趕緊把東西還給虎龍丸。

伊莉斯依言,將護照和錢包遞給了虎龍丸。

然而虎龍丸卻用他粗大的手,一把揪住了伊莉斯的手腕。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虎龍丸看似慈祥的問道,然而他的手上卻一點兒也不「慈祥」。

「我叫伊莉斯,今年13歲了。」伊莉斯就好像渾然不覺一樣,絲毫沒有疼痛的感覺。

「伊莉斯,你在幹什麼呢?趕緊回去找雷老師去了!」夏洛特不耐煩的說道。

「好!」伊莉斯響亮而清脆的回答道。

虎龍丸放開了伊莉斯的手,伊莉斯的手腕上已經被攥出了5個漆黑的大手指印兒。然而下一秒,虎龍丸看到剛剛還在的手指印兒居然完全消失不見了。

伊莉斯屁顛屁顛的向雷千跑去。

「喂,兔神,你看到剛剛的那個女孩兒了嗎?這還真是相當有趣的一個女孩子啊。」虎龍丸杵了杵身邊的兔神一。

然而兔神一還是閉著眼睛,對於虎龍丸所說的事情並沒有任何回應。

「唉,算了,任務第一,現在飛機上沒法使用手機,等下了飛機就能知道這次的目標了。」虎龍丸無聊的擺弄著剛剛回到自己手裡的手機。他明白兔神一的性格,也就不再多言。

飛機開始產生顛簸。

「請你們也回到座位坐好,再過一會兒飛機就要降落了。」空中小姐對雷千等人說道。

雷千領著愛子和伊莉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夏洛特也氣哄哄的跟在莉莉身後,坐回了雷千等人身後的三聯座。

不久之後,飛機上的乘客們開始有明顯的失重感,在一陣並不算劇烈的顛簸之後,飛機終於安穩的在八公島的地面上著落了。

「哈啊——」涼子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雷千真羨慕能一覺睡到目的地的涼子。

「發生了什麼事嗎?」涼子看著看起來心情不錯的莉莉和抱著胸在生悶氣的夏洛特不解的問道。

「沒事!」夏洛特和莉莉兩個人同時說道,只不過是用完全相反的兩種語調。

「啊,對了,雷老師,您是不是剛剛有叫我?」涼子還記著昏倒前的事情。

「嗯,這個嘛,我們要下飛機了,你跟大家一起收拾一下吧。」雷千也只好這麼說了。

「是!」涼子騰的一下又站了起來,差點兒又磕到腦袋。

飛機上的乘客一個接著一個走下了飛機,雷千一行人也提著大包小包的離開飛機。

「應該在這個地方會有來接我們的人……」雷千拿著一張小紙條,尋找接機人所在的位置。

「涼子大小姐?您回來了?」一個戴著圓框眼鏡,身著管家服,滿含熱淚的白鬍子老人,向著涼子走來。老人的身後還跟著8個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彪形大漢。

「啊,三井爺爺,您過來了?雷老師,這位就是來接我們的人?」涼子對雷千說道。

確實接機和住宿的事情,雷千交給了涼子來安排,不過這陣勢……

飛機上只剩下虎龍丸和兔神一了。

「我們也走吧。」虎龍丸對兔神一說道。

面色蒼白的兔神一點點頭,兔神一緊咬著牙關,虎龍丸覺得兔神一的樣子從剛剛開始就有點兒不太對勁。

一進入機場大廳,兔神一捂著嘴直奔衛生間。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虎龍丸不禁啞然失笑。

「叮」的一聲,手機響起。

「來了來了,是目標的照片吧。」虎龍丸趕緊打開手機察看圖片,然而他剛看到圖片就愣住了。

照片上的女孩兒金髮雙馬尾,碧眼娃娃臉,赫然就是伊莉斯! 加長勞斯萊斯幻影?

後面還跟著兩輛豪華林肯。

車子裡面全都是真皮座椅、還有各種飲料、零食、音響、電視機、遊戲機、電腦……

這種場景雷千連做夢都沒有夢到過,然而現在他和他的學生們就坐在三輛車中看起來最貴的加長版勞斯萊斯幻影中,而另外的那八名黑衣保鏢分別坐到了後面兩輛豪華林肯中去了。

不過看起來,好像只有雷千一個人對現在的境遇感慨萬千,伊莉斯已經抱著零食開吃了。

愛子跑進了淋浴房,將自己頭髮上剩餘的洗髮液衝掉;夏洛特對著一面巨大的鏡子正在補妝;而莉莉正在遊戲機連接的大屏幕上玩的不亦樂乎。

陛下,娘娘又下田了 ……


雷千真是對自己這班學生到哪都能隨心所欲的性格羨慕不已,同時也頭痛不已。

「哦呵呵。」白鬍子的三井管家捋著自己的鬍子看著雷千的學生們到處胡鬧發出了笑聲。

「跟您添麻煩了,實在是過意不去。」雷千慌忙的給三井管家鞠躬致歉。

「哪裡,哪裡,看到大小姐的朋友們這麼活力滿滿,老朽也替大小姐感到高興。」三井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一點兒也沒顯得生氣,雷千這才放下心來。

說起來,雷千也是剛剛才知道,涼子居然是如此富貴人家的大小姐,怪不得會擁有那把名刀「千代雪」,而且涼子處處都顯得彬彬有禮,這歸功於人家的良好家教,就完全解釋的通了。

雷千嘆了口氣,要是涼子是自己的妹妹該多好,可偏偏就是那個好吃甜食的笨蛋和腹黑又敏感的長發女成了自己的妹妹,雷千真是心有不甘啊。

「雷老師,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看到雷千嘆氣,涼子關切的問道。

「啊,沒有沒有,我只是覺得這麼豪華的車肯定值不少錢吧。」雷千想找個話茬混過去。

「哦呵呵,這輛車也就一億九千萬元左右。」白鬍子三井笑著說道。

將近兩億?

雷千冷汗都流下來了,這要是刮壞了哪,雷千當一輩子老師掙得薪水都不夠還的。

「呵呵,雷老師,你不要緊張,三井爺爺他說的元是日元。」涼子微笑著補充道。

什麼啊,原來是日元,別嚇我啊,雷千內心裡說道,但他轉念一想,等等,日元對人民幣的匯率大概是一百比五,這樣一億九千萬換算過來就是——

一千萬!

「喂,你們幾個,都把手中的東西給我放下,乖乖的回到座位上給我坐好!」雷千終於按捺不住,出面制止正在各行其是的學生們,然而——第一個捅婁子的果然是伊莉斯……

伊莉斯因為聽到雷千出聲大喊,結果手中裝著橙汁的杯子就這樣一鬆掉在地上,橙汁流了出來,灑在了看起來就很高級的真絲地毯上。

「沒關係,沒關係,那條地毯只要500萬元。」三井笑眯眯的安慰雷千。

就算知道三井說的是日元,雷千也笑不出來。

「啪」的一聲,夏洛特面前的大鏡子被夏洛特本人砸的粉碎。

夏洛特因為自己臉上的妝越補越花,結果暴怒異常,才用手中的粉底盒將鏡子砸碎。

「那面純手工製作的鏡子只需要800萬啦。」三井還是笑眯眯的說著驚人的價格。

雷千兩腿發軟就要癱倒在地上。

「莉!莉!」夏洛特憤怒的叫著讓自己的妝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罪魁禍首。

「哎,叫我?」正在大屏幕上打遊戲的莉莉回頭看向夏洛特,結果轉身的時候用力過猛,胳膊在不知不覺中一扯,整個大屏幕就被「肌肉壯女」莉莉一扯扯了下來,整個屏幕掉在沒有鋪地毯的地方,摔得粉碎。

三井笑眯眯的看著雷千,這次連價格都不報了。

身高一米九的莉莉因為沒法繼續玩遊戲,再一次「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雷千才想哭出來好不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