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第六重天!三大傳說之一!」人們第一次如此真實的看到第六燃界的奇景,驚駭的大叫。

「轟!」

淡藍色的五座燃界同時融入到了一起,恐怖的力量波動,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場域。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讓人心驚。而第六座紫色的燃界這個時候也融入到了進去。恐怖的力量更加的駭人了。金色的火焰也在瞬間變成了紫色的火焰,恐怖衝天而起,一尊全身閃爍著紫色烙印的巨人出現在了燃界之中。(未完待續。。)

ps:昨天喝醉了,竟然忘記更新了!這一章四千字! 第一百八十章【浴血奮戰】

一尊百丈高的巨人頂天立地的站立在一鳴的身後,全身被紫色的道紋籠罩,看不清具體的樣子。

頭頂蒼天,腳踏大地。

「這是……這難道也是燃界意象?」人們仰望,驚恐,不知道這尊巨人到底為何物。要說是意象,可是這種威勢並不能說是意象。如果說不是,可是這也不是活著的生物。

不光是那些觀看的修者如此,就連各大教派的俊傑還有海月靈王也是如此。皺眉看著這尊頂天立地的巨人,猜不透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難道是傳說中的遠古巨人!遙遠的典籍記載著遠古時期有大如山嶽的巨人,曾經有一尊名叫夸父的巨人,更是追逐過天上的太陽!」人們聯想到了遠古的傳說,想到了遠古神聖的夸父巨人。

玄力如海,波濤洶湧,驚濤駭浪,雲崖拍擊。巨人頂天立地,高高的雲朵也只是到達他的腰部而已,雖然看不清臉龐,但是每個人卻能深切的感覺到那雙眸子正在盯著自己。心驚膽顫,讓人後背發寒。

「這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他擁有這種玄術?」月影紅彤彤的小嘴長成了「0」型,能塞下一個拳頭。

其他人也是驚駭的看著,從來沒有見到過竟然有意象能夠化實了。難道說這是燃界大道巔峰嘛!

想到這一重的人,所有人全都倒吸冷氣。驚駭的看著那個巨人身前,如同螻蟻的一鳴。感覺到這個少年簡直太可怕了。

燃界大道也就是燃界巔峰,那是另一個傳說。如果說這真的是燃界巔峰大道。那麼這個少年就是千萬年來第一個打破三個傳說的妖孽。

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整個九州大陸都不會平靜了。只是單單這一則消息。恐怕那些閉關百年千年不出的老化石都要衝出來看看,說不定有些不死的神聖都會衝出來要收這個少年為徒弟。

「三大傳說!這是千萬年來的妖孽嘛!恐怕他能夠成為遠古傳說中的神中之神!」人們驚駭的看著一鳴,預言道。感覺到這樣逆天的怪物,絕對能夠超越前人,成為頂天立地的神。

暗處的楚英幾人,看到外界那些人驚駭的表情,感覺到好笑。什麼三大傳說,什麼燃界巔峰大道。這分明是六重天的領域好不好。

不錯,這的確是六重天的領域力量。第六重天不光只是能夠提升戰力。還能夠孕育出來一個逆天的領域力量。在這種領域力量範圍內,往往能夠出現超脫法則限制的神奇力量。

留還是不留!現在海月靈王心頭有些糾結,這樣逆天的妖孽,如果成長起來絕對無人能比拼。可是如果留,這個少年卻又不會臣服,到時候仙靈教恐怕根本就無法壓制他。

最後他還是選擇了不留,千萬年來逆天妖孽比比皆是,但是能成功成長起來的卻是少之又少。大多數都夭折了,無法成長起來。

「就算你三大傳說統統開闢。也必死無疑!」海月殺機畢露,近乎瘋狂的喝道,面目猙獰,如同一頭洪荒猛獸。齜牙咧嘴,舔舐嘴唇。

「哼!你真當自己是神祗啦,不過是一尊靈王而已。弄不好,死的不一定是我!」一鳴身上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只不過他依舊裝的有些頹廢。

「是嘛!那就試試吧!」海月靈王出手了,一步踏出。震天動地,恐怖的道紋閃爍,殺伐無限。

蒼穹扭曲,道道漣漪蕩漾,激蕩四方,每一道都如同一柄柄的神劍,劈開了天地,劃開天地萬物。

一鳴震動,身體迅速倒退,各種意象陡然出現。青鸞火鳳鳴叫,在空中舞動。青龍翱翔九天,龍吟震天。朱雀火武乾坤,燃燒蒼穹。雷澤捶打胸膛,雷電閃爍。陰陽二氣逆轉五行之力,吞噬天地。

盔甲鏗鏘作響,戰力發揮到了巔峰,揮舞著五種意象,衝擊四方。身後的那尊頂天立地的巨人,如同他一般,同時伸出了手臂,一掌按踏虛空。

駕馭巨人而戰,一鳴迅速的衝到了海月靈王的身前,盔甲散發出刺眼的光芒護住了他的身軀。

他雖然修為比拼不上,有著天地之差,可是他的肉身相差並不多,如今已經達到了俊俠五重天的境界。加上青龍盔甲的守護,已經堪比五重天巔峰了。準備近身戰鬥,硬憾靈王。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滿足你!」海月靈王冷笑,背負的雙手,伸出一條手臂。和一鳴大戰到了一起,遊刃有餘,如閑庭信步。

「鏘鏘!」

一鳴揮舞雙臂,龍吟、火舞、雷震全都顫抖,嗡嗡而鳴。撞擊早海月靈王的手臂上,發出金屬的碰撞聲。

青龍被震散,火舞的朱雀被海月靈王無情的捏碎了身體。雷澤巨獸和青鸞火鳳也無法幸免於難全都被震碎了,無法形成有效的殺傷力。

「轟!」陰陽二氣形成的吞噬漩渦也是如此,被海月靈王一拳轟碎了,強大的拳勁更是透過虛空,傳到了一鳴的身上,將他沖飛了出去。

「咔嚓!」

青龍盔甲崩碎了一角,鮮血紛飛,一鳴受到了重創。一條手臂差點被切斷,鮮血狂涌,讓人心驚膽顫。

「怎麼樣?現在你還有資格說那種大逆不道的話嗎?」海月冷笑,近乎嘲諷的質問。他背負雙手先前走去,腳下道紋閃爍,強大的力量摧枯拉朽,無人能抵擋。

「少年要隕落了!」

「可悲可嘆,一個逆天的妖孽,本可以成長為一代天驕,可如今卻要隕落了!讓人悲嘆!」

「他是很有天賦,可是為人太過鋒芒畢露了,年輕人不知道收斂。當然會被人所不容!」

人們雖然哀嘆,可是卻無人敢上去阻止海月靈王。畢竟這是一尊靈王呀,誰敢上去。絕對有死無生。

沒有人會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少年而冒生命危險的。

「一鳴!」月影擔心,就要再次衝上去為一鳴求情。

「別上來!我自有策略!」她還沒有付出行動,就聽到了一鳴的傳音。

她忍住了,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受了重創的一鳴,心中擔心,可是又只能相信他。

一鳴搖曳著站在那裡,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一張嘴,鮮血就流了出來。讓人膽顫。「呵呵……我想殺你,只不過是抬手舉足之間而已!你得瑟什麼!」

依舊囂張,根本就不將海月靈王放在眼裡。

眾人不知道怎麼形容這個少年了,雖然囂張,嘴巴招人恨,但是他的骨氣卻是相當硬起的。

「作死!」海月靈王一口氣吐出,化作了一道洪流。

一鳴再次被沖飛了出去,恐怖的能量如同海洋一般驚濤駭浪。

青龍盔甲再次受損,一塊塊從他身體上墜落了下來。鮮血流出。讓人膽寒,感覺到了靈王的威力,不能反抗。

骨骼寸斷,一鳴感覺到自己近乎一半的身體都斷了。差點站不起來。靈王果然不是他這樣的小修士能夠抗衡的,即便擁有了強大的護身盔甲也無法抗衡。

三處丹田湧現出淡藍色的生命精華,迅速的修復著他的身體。滋潤斷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修復著。

他踉蹌著站了起來。苦笑,暗想實力再是根本。外物一切都只能利用,但是在關鍵時刻卻不能發揮作用。

一腳踢出,一鳴正在修復的骨骼再次崩斷了。海月靈王好想並不准備立即殺了他一樣,在折磨他,像是貓戲老鼠一般。

「柔兒呢?你將柔兒弄到哪裡去了?」海月靈王當然不會忘了這次來的目的,喝問道。

一鳴從天空墜落了下去,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坑,他從裡面艱難的爬了出來,身上被鮮血染紅。

想要說什麼,可是才爬上來就被海月靈王再次一腳踢飛了。飛出了十幾丈遠,才摔落下來。

月影看著難受,張了張嘴,可是想起來了什麼,只要再次忍住了。他還是比較相信一鳴這個兔崽子的。

「嗡!」

一鳴下丹田閃爍,一道璀璨的燃界出現了。光芒大放,幾道身影從裡面甩了出來。

「這是?」三道聲音同時響起,看到外界的一切,有些難以置信。但是當看清這一切之後,同時喜上眉梢。

「長老,您來了!」一個悅耳動聽如同風鈴一般的聲音響了起來,看到海月靈王,驚叫道。

不錯,這幾人正是被一鳴封印了修為扔到自己燃界中的仙靈教仙子盈柔、千機門少主趙千門還有鳳羽教的火羽三人。

在這個時候,燃界內部,一個黑衣少女撅著嘴不停的大叫放我出去。

可是一個小精靈背著一個比他大了好幾倍的晶瑩手臂骨抱著雙手,不屑的吹著口哨,就是不放她出去。


那樣子好像在說,小爺就是不放你出去,有本事來咬我呀。

趙千門和火羽看到受了重傷,踉蹌著準備站起身來的一鳴,火氣上涌。咬牙切齒的就沖了上去,對著一鳴拳打腳踢。罵罵咧咧:「混蛋,你給我去死吧!」

「混賬,你這個兔崽子,既然我出來了,就弄死你,以泄心頭之恨!」

兩人拳打腳踢,根本就不顧及了形象。如果不殺了一鳴,他們這一輩子都無法抬起頭來,被人當做拉車的畜生,想象就難受。

雖然兩人看似打得兇猛,可是畢竟修為被封印了,還沒有揭開。對一鳴根本就沒有一點傷害。

一鳴抬手,將兩人震飛,不過並沒有殺他們。

兩人駭然的看著受了重傷的一鳴,想到自己的修為還沒有恢復,就這樣冒失的去招惹這個可恨的少年,沒被殺就夠好的了,想象就後背發寒,感覺到自己命大。

海月靈王只是抬手就將盈柔的修為恢復了,一鳴的封印在他手裡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足掛齒。

盈柔揮舞芊芊玉手,感覺到體內生生不息的力量,不興奮那是假的。擁有修為的力量真好。

看到重創,身體欲裂的一鳴,盈柔這個如同九天之上仙女下凡的女子,悅耳笑道:「一鳴,如果你臣服於我,我會想長老求情,免你一死!」

她打著如意算盤,在燃界裡面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一鳴開闢了兩種傳說。如果成長起來,絕對可怕無比,收這樣的妖孽為手下,到時候一定能夠成為一大助力。

「呵呵……」一鳴雪白的牙齒被鮮血染紅了,身體踉蹌,笑道:「嘿嘿……小妞,你別得意,別忘了,你只是我的丫鬟而已。讓我臣服,你想的太天真了!」

「哼!不臣服,那就去死吧!」海月靈王背負雙手冷喝道。

一聲冷哼,一道恐怖的音波沖了上去,焚滅天地。

一鳴吐血,身上的戰甲再次崩分離析,只留下一點護住了他的心臟。肉身差點完全崩碎,傷口縱橫,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識時務!那就下地獄懺悔去吧!」他一步踏出,準備下殺手。

「嗡!」

一道金屬的顫聲響起,一鳴的身上燃燒起了衝天的淡藍色光芒。

「哦,是嘛,我徒兒豈是你想殺便殺的。你殺一個我看看!」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了一鳴的身前,輕聲喝道。(未完待續。。) 第一百八十一章【靈王對決】

青絲如瀑,三千滑落。窈窕淑女,宛若仙子。淡藍色的衣裙飄然而動,像是大海漣漪。皮膚似雪,潔白如同月光,芊芊玉手揮動,漫天的道紋都在閃爍,揮舞天地萬道。鳳目流轉,一道道漣漪升起,像是日月閃爍。身體修長,高挑纖細,紅唇開啟,雖然聲音如同玉玲敲響,絕美的容顏讓人心動。可是卻無人敢心生褻瀆,有的只是虔誠的仰視,彷彿是仰視天上的九天玄女。

「我徒兒在這裡,你殺一個看看!」少女年歲並不大,可是身上的氣勢卻無人可比。巍然不動,只是如玉玲一般的聲音響起,卻讓人們心悸,無法抗拒。

「師傅!」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一道虛弱,一道驚喜。

眾人心驚,沒有想到這個可怕的藍色衣裙少女竟然真的是這個妖孽少年的師傅。徒弟都這麼逆天,一下子開啟了兩種傳說,那麼她這個師傅該有多麼的強大。難道是傳說中的神聖嘛!

想到這裡,在場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就連海月這尊靈王都忍不住的有些心中沒底,如果這真的是天地間唯一僅剩的神聖,那麼他必死無疑,別說是他,就算是來一群的靈王也必死無疑。

如果說靈王境界的俠客已經超脫了人類極限,擺脫了人類範疇。成為了另一種生命體,那麼神聖就是另一種生命體的極限,超乎想象的強大,深不可測。不是他這種靈王能夠揣度的。

不錯,這個少女不是別人正是一鳴的師傅藍月燃。準確的說應該是藍月燃的一道分身。不是真身。在一鳴走出英俠鎮的時候,她就將自己的一道分身融入到了一鳴的眉心處。如果遇到靈王級別的強者。那麼受到衝擊就會自主的顯化。

「嗯!這兩年不錯,超乎了為師的想象!」藍月燃看著一鳴,笑道。抬手一道赤煉灑落而下,淡藍色的水幕將一鳴籠罩。

「這是?」一鳴驚喜,沒有想到這淡藍色的光芒竟然是無盡的生命之力,和他融合的水行源根差不多。

光芒閃爍,一鳴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驚煞旁人,傳出去絕對能震驚天下。

要知道就算是靈王級別的強者也無法如此簡單的治療別人的傷勢。外傷並不算難以治療。可是難就難在交織在體內的那些烙印。交織在經脈之中無法強行破除,可是這個少女倒好,竟然之間煉化了,太強勢了,只要是多麼強大才能辦到呀。

在別人吃驚的時候,暗夜聖教的少女月影也上前見禮。口稱師傅,畢竟當初一鳴捉住她之後,藍月燃也指點了她幾個月的修為,稱其為師傅也不算什麼。

在她們眼中也許沒有什麼。可是在外人看到這簡直是天大的消息呀。暗夜聖教黑影靈王的妹妹竟然尊稱這個可能是神聖的女子為師傅,那豈不是說暗夜聖教的人和這個女子有來往。

在往下推測,那麼就是這個逆天的少年和暗夜聖教的關係很好,說不定整個英俠鎮都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你是英俠鎮的那個女子?」海月靈王皺眉。打量著這個如同九天玄女一般的女子,問道。

他想起來了一些事情,雖然當初的獸潮他沒有去。可是卻聽聞同門眾人將獸潮的經過講了一遍。重點就是講了英俠鎮的事情,超乎了他們幾個大教的認知。最後更是派出了很多人去暗中訪查。可是卻一無所獲。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