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大哥啊,這魂飛魄散可是天地之間的極刑啊。」那個女鬼也說道,「要是讓我們到十八層地獄受酷刑,那我們至少魂魄還在,將來還有翻身的機會。可是,如果將我們的魂魄都徹底消滅掉,那我們就徹底毀滅了啊。」

「噢?就是死了嗎?這鬼還有死的嗎?」丁當奇怪地問道。

「比死還恐怖!」老鬼說,「你們陽間的人死了,就成了鬼。我們陰間的鬼死了,就會轉世投胎,要麼投胎做人,投胎做陽間的動物,要麼會到其他的四道里去,這就是六道輪迴了。可是,不管是人死了,還是鬼死了,這魂魄至少都在,還可以輪迴投胎。可是,如果是魂飛魄散的話,我們就徹底不復存在了啊!」

丁當終於明白了。看起來,這三個鬼最怕的,還不是死,還不是到地獄里去受那些什麼酷刑,而是魂飛魄散。魂魄一旦消滅了,他們也就等於在這世界上徹底消滅了。

丁當並不迷信,但從小就跟著念佛的奶奶生活,所以對這些神啊,佛啊,鬼啊的東西耳濡目染,也知道一些。

沒想到,這世界上真的有鬼的存在啊!

奇怪的是,丁當和這三個鬼魂說了這麼多話,卻總共還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原來,剛才丁當和這三個鬼魂之間,用的是魂魄之間的意念交流。這種意念交流,不需要開口說話,只要用精神交流則可。所以,聽上去是幾分鐘的話,還用了不到一秒鐘。

各位,如果你們有做過夢的話,你們就會發現,有時候你們的夢裡會發生一大堆的事情,足足有幾個小時的事情。可是,一醒過來,你發現,其實這個夢才用了幾分鐘的時間。這就是因為我們大腦思維運動的速度,遠比我們在現實世界里的語言、動作快多了,但我們的感覺卻好像很漫長。

現代科學認為,我們思維的運動,所消耗的時間與我們在現實世界中消耗的時間,是不同的,屬於兩個時空。思維的速度近乎甚至超越光速,遠比現實世界的任何交通工具哪怕是火箭,都快得多得多。


就在丁當和這三個鬼魂這一秒鐘的意念交流的時候,那個狗鼻子的鬼差,似乎覺察到什麼異常了。

「沒錯,這三個傢伙就在這裡,一定在這裡,我確定!」狗鼻子鬼差很肯定地說道。

「大哥啊,你的鼻子是不是出問題了啊?這裡除了這個新鬼,就沒有別的東西啊?他們三個會藏到哪裡啊?」豬頭鬼差說道。

狗頭鬼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丁當,當然是透明形體的丁當。

「奇怪,你這新鬼,到了地府里,怎麼還是透明形體啊?」他皺著狗眉頭,說道,「照理說,過了這麼長時間,你應該要恢復成有形體的鬼啊?」

「是啊,大哥,我也覺得奇怪啊。哦,他是新鬼吧,當然還是透明的了,再過一陣,也許他就會變成正常的啊。」豬頭鬼差說道。

丁當聽了,卻一言不發。不過,他也很奇怪,自己和那三個鬼魂為什麼都是透明的呢?

他的意念,顯然也被這三個鬼魂給聽到了。

「小兄弟,你的疑問,我們也有。但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在地府呆了這麼久,還是透明形體啊?」老頭說,』「不過,這紫焰殿判官好像就是要抓我們這三個透明形體的魂魄,我們也想不通是什麼原因。難道就是因為我們的外形與其他的鬼魂不同嗎?」

「我覺得是。」那個年輕的男鬼說,「我聽其他的鬼說,一個新鬼來到這裡,遲則半個小時,少則幾秒鐘,就要現出原來的形體,然後就有了饑渴、男女等陽世的需求與yuwang。可是,唯獨我們三個鬼,到現在還是透明形體,還不用吃喝,真是怪異啊。」

「哎呀,我明白了。」那女鬼尖叫道,「這位大哥好像也是透明形體啊?要不然,我們三個怎麼能夠鑽進他的魂魄里啊?」

此時, 最强道統系統

「哼,我知道了。你既然是個新鬼,你身上是不是就藏著他們三個的魂魄?」

「沒有啊,絕對沒有!藏魂魄?我這身上怎麼藏啊?他們又不是東西。」機智的丁當狡辯道。

「大哥,我看,這新鬼只是暫時透明的,等下就現形了。那三個鬼魂怎麼可能藏在他身上呢?鬼附身在人身上還可能,鬼附在身鬼身上,我聽都沒聽說過。要不,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再找找吧。」那豬頭鬼差說道。

狗頭鬼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架不住自己兄弟這麼說,也轉頭走了,但他還是回頭,上下打量了一下丁當,滿臉狐疑之色。

見他們走了,丁當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那狗頭鬼差突然又回頭了,大叫道:「不好!我明白了,這個新鬼是透明的,那三個老鬼也是透明的,他們四個鬼魂都是透明的,沒有形體。他們要藏在同一個魂魄里,易如反掌!難怪,我聞到他身上有那三個鬼魂的味道,我的鼻子絕對沒有出錯!豬頭,快,我們上!」

說話之間,這兩個鬼差就折回頭,就把丁當給包圍住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4章、三魂神功現

「你這個新鬼,快把那三個逃犯的魂魄給我交出來!不然,有你好看的!」那個狗頭鬼差惡狠狠地盯著丁當,那眼神,就好像是街頭那些餓瘋了的流浪狗。

「小子,你要是不交出來,我們就把你一起拿了去,把你也送上十惡台,讓你也魂消魄散,你可知道這樣的後果嗎?」豬頭鬼差也兇巴巴地看著丁當。

「我不明白你們在說什麼,我確實沒見到那三個魂魄啊?我怎麼把他們交出來啊?」丁當一邊說,一邊他的身子已經開始發抖了。

「怎麼辦啊?」他的內心又開始說話了,「你們,你們三個,這下給我惹大禍了啊。他們也要把我抓走啊!」

「這位兄弟,你不用害怕,有我們三個的魂魄幫著你,你可以打過他們的。」那個年輕男鬼的魂魄說道。

「什麼?你讓我跟他們打架?拜託,我哪裡打得過他們啊?我以前只打飛機了,可從沒有打過人啊?你沒看到,他們手上可都有武器啊?」丁當早就嚇得心驚肉跳了。

那狗頭鬼差手裡拿著一條鎖鏈,而那豬頭鬼差手裡則拿著一根像哭喪棒一樣的白色棍子。而丁當卻手無寸鐵。


「小哥,你不用擔心,我們這位兄弟,他前世就是打架大王,只是到了陰間就沒了這種力量。不過,我們進到你的魂魄里,發現你身上好像可以發揮出我們三個前世的異能,你就放心跟他們打吧。」那老鬼說道。

「是啊,小哥,我們三個都可以幫你。你的魂魄好像很厲害呀,我都感受到了。哇,好強大的感覺啊。你儘管跟他們打吧,不用害怕。」那個女鬼也說道。

「那好吧,這可是你們說的啊。」丁當也只好硬著頭皮說道,「這可是我第一次襲警啊,萬一我打不過他們,被他們抓到那『十惡台』去打得魂飛魄散,那我可要恨你們一輩子。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兄弟,你現在不已經是鬼了嗎?」那年輕男鬼笑了,「你就放心好了,我現在感覺到有無窮的力量,太好了,我前世的神拳神腿都回來了。哇,好久沒揍人了啊!嗯,現在,我就揍這兩個鬼差也是不錯的啊!」

這時候,丁當就感覺身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流動,一股熱流就在全身上下涌動了起來。

突然,他有一種強烈的,想打人,不,想打鬼的念頭。而且,這念頭越來越濃。

「大哥,這小子還在發愣啊?」豬頭鬼差說道。

「管他發愣不發愣呢,這小子鬼鬼祟祟的,一定有問題。少說廢話了,我們上,把他給拘起來。看我的勾魂索!」

只見這狗頭鬼差大喝一聲,他那手上的那條鐵鏈,一條黑色的鐵鏈,就直直地朝著丁當飛了過去,緊緊地將丁當的魂魄給鎖住了。

丁當痛苦地掙扎著:「放開我,放開我!」

「哼,放開你?有那麼容易嗎?」狗頭鬼差冷笑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剛才給你機會,你不抓住。現在再後悔,晚了!你這新鬼,還是趕快跟我走吧!」

說著,他就猛地一發力,要將丁當給拉過來。

可是,拉了半天,這丁當居然一動不動。

「兄弟,你相信了吧?我一用出這千斤墜,不要說是這破鎖鏈,就是起重機都拉不動我。」那個年輕的男鬼在丁當的魂魄里,笑道。

丁當也感覺到了這年輕男鬼的厲害了,問道:「這位兄弟,你既然這麼厲害,為什麼還怕被他們抓住呢?」


「小哥,你有所不知。我們三個,在人間的時候,都是異能者。」老鬼說道。

「異能者?」

「沒錯,我們三個,就是身上有異能的人,哦,就是人家經常稱為是神仙的人了。」

「啥?你們是神仙啊?」丁當心裡一亮,「你們既然是神仙,怎麼也成了鬼了呢?」

「哎,一言難盡啊。」那個女鬼嘆了口氣,「我們是自身修鍊不深,神仙沒做成,結果都早死了,就到了這陰間,本指望著以後再轉世投胎,重新再修鍊起。可是,卻沒曾想,遭受了這不白之冤。」

「是啊。」老者也說道,「我們這一到陰間,我們以前在陽世修鍊的異能與神通,就全沒了。沒了神通,我們跟普通的鬼有什麼區別啊?所以,我們也只能到處跑。不過,也奇怪,我們一進了你的魂魄,好像神通就都回來了。哦,水玲瓏,你的異能也回來了吧?」

「嗯,是啊,回來了。要不要我試驗一下。」那個叫水玲瓏的女鬼說道。

「算了吧,你的那異能現在沒用。要打架,還要看我火炎炎的。開!」那叫火炎炎的年輕男鬼大喝一聲。

丁當就覺得身上好像有一團火在燃燒,越來越熱。

他也大喝了一聲,「開」。

只聽見嘎巴一聲,那纏繞在他身上的那條勾魂索居然硬生生地被他給掙脫斷了,噹啷一聲,就掉在了地上。

「啊?」這勾魂索一斷,狗頭鬼差,立馬嚇得面色蒼白,「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這勾魂索是可以拘押任何鬼魂的陰間法器,雖然只是初等法器,但對於鬼魂老說,這玩意卻絕對是個有殺傷力的武器。還沒有一個鬼魂,能從這勾魂索下逃過。

可是,這個剛來的新鬼,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就從這勾魂索下逃脫了,而且,還把這純陰的法器給弄斷了。

「可惱啊!你這新鬼,居然敢妨礙我們的公務?豬頭,快用你的追魂棒,狠狠打他一傢伙!」

「好嘞!哥,你就看我的吧!」豬頭鬼差也沖了上去,舉起手上的那哭喪棒,就朝著丁當猛砸了下來。

他的速度奇怪,而手上的那追魂棒也是帶著風聲,呼嘯而來。

可是,丁當居然如電一樣,一個閃身,就躲過了。

那豬頭撲了個空,一不留神,就摔到了地上。這下,他的豬鼻子剛好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那棍子也嗖的一聲,飛了。

丁當也愣了,他沒想到自己的反應會這麼快。

「哈哈哈!這傢伙,摔了個狗啃泥啊!木森森老伯,你的輕功可真厲害啊!」火炎炎笑道。

那老鬼,也就是叫木森森的老鬼,笑道:「就憑這兩個鬼差,還想奈我們何? 萬界之反套路主角 ,我那隱身術還沒用呢,嗯,我也試試看吧。」

「我們都是透明的了,還隱什麼身啊?」水玲瓏,那個女鬼,說道。

「透明的,他們這兩個鬼差還可以看到,我要變成比透明還透明的,讓他們都看不到。」

這時候,丁當突然覺得身上一癢,那奇癢無比的感覺就又上來了。

不過,癢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馬上,他那透明的形體就好像脫皮一樣,居然連這層透明的液狀物質也不存在了,完全變成了一團空氣。

呀?我怎麼變成空氣了啊?

果然,這兩個鬼差也看不到丁當了。

「大,大哥,見鬼了啊?這個傢伙的魂魄,去哪裡了啊?」豬頭鬼差爬了起來,疑惑地看著周圍。

周圍什麼都沒有,除了空氣。但空氣是根本看不到的,連透明都不是。

狗頭鬼差聞了聞,「不對呀,我明明聞到他們四個魂魄的味道呀?他們一定還在這裡,可是,他們的魂魄去哪裡了呢?」

就在他們兩個在到處看來看去的時候,突然,從空中傳來一聲巨響。

「你們兩個,都給變成冰棍去吧!」

只見在空氣里,突然跳出一個鬼魂來,那個透明的魂魄,又出現了。

接著,那魂魄身上發出了一道白光,寒冷的白光,就朝著他們兩個撲了過來。

「不好,快閃開!」狗頭鬼差感覺大事不妙,大叫道。

可是,已經太遲了。

只在電光火石之間,他,還有那豬頭鬼差,就被一陣白霧籠罩了。然後,他們就被凝結住了,被寒冰給牢牢地凝固住了。

這一下,這兩個鬼差,就成了冷藏室里的冷凍豬,冷凍狗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5章、無處可去

丁當跳到地上,吃驚地看著自己的手掌。當然了,他的手掌還是透明的。

「水玲瓏大姐,你這是什麼功夫啊?」丁當在自己的內景(備註:內景,丹道修鍊名詞,指的是修真者修鍊到一定程度,可以閉眼看到的身體內部。這裡是借來形容一個人的思想內部)里問道。

水玲瓏,也就是這個女鬼說道:「這叫寒冰掌,可以把人和鬼給凍結住,這是我的異能了。當然,我還有其他的異能,不過,這招是最好用的,哈哈哈!」

「什麼呀?水玲瓏,就你這招算什麼啊?還不如我的烈焰拳,我都想把他們烤成烤鹵豬,烤鹵狗吃了算了。」火炎炎大笑道。

「火炎炎,你這招可不能亂用。」 日夜不休:總裁的蝕骨寵妻 ,「他們兩個畢竟是鬼差,要是被燒死了,那我們的罪就大了。還是水玲瓏的這招好用,凍住他們,也不會讓他們死掉,等一下,他們就可以復甦了。」

「他們死了才好呢。大不了,就重新到六道里去輪迴,怕什麼啊?」火炎炎不以為然地說道,「他們要把我們抓回去,把我們弄個魂飛魄散,這才是要致我們於死地啊!」

「好了,不說這些了,我們該怎麼辦啊?是去哪裡啊?」丁當問道。

「要不,我們還是回到地府去吧?找一個別的鬼不會發現的地方。」水玲瓏提議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