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攻心為上,而侯爺的確發揮了攻心的真諦,可是你想過沒有?妖族內部難道沒有軍事天才?況且妖族的數量,相對於人族是要少一些,可是我們會被特意針對,那些妖族豈會善罷甘休?否則侯爺也不會讓撤出東西南北四城的所有人馬。」

葉天翔沉默了,是啊,由此看來,他們要面對的,會是更加強烈的衝擊,那麼,他們能夠支撐下來嗎?

知道葉天翔的擔心,劉蓉笑道:「不過呢!妖族最起碼短時間內不會像現在這樣衝擊了,頂多如真正的獸潮一樣,在六階妖獸不能出入的憐古鎮,咱們有必要害怕嗎?」

雖然知道劉蓉有安慰自己的意思,不過事實也的確如此,只要能夠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他們絕對會更加強大的,只要安穩的渡過獸潮,他們能夠在獸潮之後擁有自保之力。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我們不會有事的,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大宋天歸候府的人,大宋怎麼會看著我們出事?」

是啊!大宋不會看著他們出事的,否則也不會讓大宋的五大禍害前來,並且本來宣旨的劉子軒也留了下來。

這時候把五階妖獸的屍體全部收集完畢,劉權他們紛紛回歸,只等一會主持著清理剩餘的屍體。 「姑姑,你別這樣好嗎?盯的我很不好意思呢!」

劉蓉撇撇嘴道:「你還不好意思?平兒他們都拿出來這麼多五階妖獸的屍體,你一頭也不拿出來,這就好意思啦?」

心裡沒鬼,就不怕鬼,可劉權此時心裡有鬼啊!梅平他們第一批下去尋找那些五階妖獸的屍體,那收穫可不可謂不豐厚,可是呢!在劉蓉讓他們拿出來一部分的時候,梅平四人倒是爽快的拿出來了大部分,只把內丹取走。

可是劉權死活都不拿出來一頭,惹來了劉蓉長達半個時辰的直視。

不過呢!劉權的臉皮絕對厚的可以,臉不變色,心不跳道:「姑姑這話說的見外了不是,就算我拿出來又能如何?那還不是要分配下去?我自己拿著,我的人不用姑姑分配,這樣不就得啦?」

「哦!原來你是打著這樣的主意啊!」

劉蓉終於恍然大悟,劉權一直不願拿出來手中的妖獸屍體,是為了他手中那被再次組建起來的隊伍。

第一次剛剛組建起來一直兩三萬人的隊伍,結果木宣建立狼軍,直接把精銳給抽調走了,使得他不得不再次組建一直隊伍起來,說實話,的確是需要物資的時候,這些五階妖獸的屍體不拿出來,讓他分配下去,他的那支隊伍,絕對可以提高一大截。

但是呢!他們現在是一個整體,有私心可以,誰都會有,就想木宣,對木家的資源,偏袒很是明顯。

不過這個私心要限制在一定的範圍內,否則人心不穩,這樣的話,會出現一些隱患,後果越來越嚴重,甚至會傷及根本。

「分配的我會處理好的,快點給我拿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戰場之上無父子!」

眼見劉蓉真的生氣了,劉權怒視梅平幾人,對他們一直不開口,很是氣憤,一賭氣,把納戒里收集起來的五階妖獸的屍體,全部拿了出來。

在場的所有高層都傻眼了,劉權足足拿出來近百頭五階妖獸的屍體,連內丹都沒來得及取出。

加上剛才梅平他們拿出來的,還有劉權的表現,劉蓉終於明白梅平幾人為何會那麼爽快,這應該是他們商量好的,單單那是劉權拿出來的這些,足夠他們使用的了,木家十多人雖然動手晚,可是他們的速度可是不滿,十多人加起來也沒有劉權一人收集到的多!

心中多少有些無奈,有些責怪的看了劉權一眼,他只要拿出與梅平他們一樣的不就行啦?自己只會留下十頭左右,其他的都可以他自己留下的,可是現在呢?自己還能給他留下多少?

剛想開口,就聽到一個聲音響起。

「劉中將手段了得,出力很大,這些我們留下一半,其餘的就讓他自己處理吧!」

見剛剛休息好,來到這裡的木宣發話了,沒有任何人反對,劉權趕緊收起來一半的屍體,還對劉蓉做了個鄙視的樣子,惹得劉蓉萬分無奈。

不過看著休息好的木宣,就滿意的點點頭,把首席的位子讓出來,讓木宣坐上,並且帶頭見禮。


「參見侯爺!」

「參見侯爺!」

一呼百應,聲音繞樑三日而不絕。

看著一個個精神飽滿,神采奕奕的傢伙,木宣知道,清理妖獸的屍體,絕對收穫非常豐厚,不過他最在意的,還是傷亡問題。

「天君,不知這次傷亡如何?可曾都安排妥當?」

本來以為木宣會先詢問收穫的,沒想到木宣竟然首先詢問傷亡的問題,劉蓉只好整理好思緒,鄭重的回答起來。

「回侯爺話!狼軍傷三千八百九十二人,以後無力再戰者,七百三十人,陣亡一千九百八十七人!狼軍中的妖獸,無一死亡,傷一千五百七十九。」

「各中將手中常備軍傷兩萬四千八十人,陣亡九千九百七十四人,無力再戰者,七千八百六十五人,余者不詳,不過都在調查中,要不了多久,就會查出身份,出來陣亡的,都還沒來得及安撫。」

雖然知道傷亡肯定不小,可是木宣怎麼也沒想到會如此慘重,心中感慨的同時,只能暗暗祈禱,祈禱自己的攻心之策可以見效。

其餘人雖然知道傷亡不小,可是如今具體數字從劉蓉口中說出,他們也選擇了沉默,雖然妖獸留下的屍體眾多,可是這樣的傷亡換來的收穫,他們寧可不要。

「陣亡者都埋葬了吧!建立一座英雄冢,讓天歸城後代子孫世世代代謹記他們的恩情!」

這次不用劉蓉帶頭,只是沉默了些許,就連平時不著邊際的劉權等人也是對視一眼,高呼道:「侯爺英明!」

有站在的地方,就會有大傷亡,自己也不能沉浸在這些死亡的數據上面,天歸城還需要自己來安排,娘親雖然能夠藉助天君的名頭壓制一些,可是時間一久,她絕對不行,所以一些事情,還需要自己來做。

同時,自己還想知道這次的收穫如何,畢竟憑藉天歸城的天然優勢,他們的傷亡仍然如此慘重,妖族應該更是可怕,而且在休息之前,自己可是知道,那些屍體,完全稱得上屍橫遍野。

「收穫如何?我們雖然傷亡慘重,但是我相信,妖族的傷亡肯定更甚!這次的教訓,足夠他們心疼一段時間的了。」

「侯爺英明,妖族的傷亡的確慘重,五階妖獸被收集起來的屍體有三百七十八具,也就是說,妖族慘死的五階,相當於化神境的強者,三百多,而我們只付出了六十一為化神強者。」

「嗯!三百多,六十多,這樣的代價的確很低。」

剛說完,木宣蹭的站了起來,不敢相信的問道:「你說什麼?化神強者,我們陣亡了六十多位?」

「怎麼了?有問題嗎?」

不但劉蓉對木宣如此表現很是不解,就連其他人同樣不解,這樣的比例,他們已經非常站優勢了啊!

環視一圈,木宣臉色凝重的問道:「你們想過沒有?妖族有多少五階妖獸?五階妖獸,在仙古山會被重視嗎?可是咱們呢?這次參戰的化神強者有多少?不過數百,雖然看似很多,但是經得起如此的損失嗎?照這個速度,只要妖族再進行幾次衝擊,我們的高層就損失殆盡了!」

經過木宣提醒,他們才發現,這樣封侯的收穫,的確不是他們所能擁有的。

而且這收穫中,木宣出力有多大,他們心知肚明,沒有木宣調配,他們的傷亡絕對更加慘重。

此時,他們也不得不重視,以後再面臨獸潮,該如何是好。

平靜下來,木宣寬慰道:「諸位也別太放在心上了,畢竟獸潮不是我們一家面對,其餘勢力同樣需要面對,他們不可能把精力全部放在我們這裡的。」

之後示意劉蓉繼續。

「五階妖獸我手中能夠分配的,只有這個數字了,剩下的數量就多了,四階妖獸,無論種類,一萬七千三百四十頭;三階妖獸八萬九千七百六十二頭;二階妖獸十九萬八千五百四十頭,一階妖獸四萬九千四百四十四頭。」

「其餘的還有一些資源,沒有完全統計出來。」

這才半天時間,能夠統計出來這些,已經不錯了,無論出現多少傷亡吧,這次的收穫,足夠他們使用許久的了。 「呂岩真是好膽!竟然趁火打劫,哼!還真以為我天歸候好欺辱的不成?」

聽到有人來報,呂岩在東西南北四城的人馬退回天歸城之機,突然發難,分頭阻攔下來了東、南二城的人,讓木宣震怒不已。

「侯爺,呂岩敢如此作為,定是有著自己的底氣,我們切記不可魯莽,免得上當。」

「就是侯爺,李克等駐守在天地二城的上將,都已拍出人馬援救東南二城,我們不需要太過著急,畢竟妖獸剛剛退去不久,一旦我們出兵相救,萬一妖獸來個回馬槍怎麼辦?」

「侯爺,臣下以為應該救援,而且還是火速前去,免得出現重大傷亡,他們也是你的子民啊!」

「侯爺!臣下以為葉總教頭言之有理,還是火速救援的好,一來能夠減小傷亡,保存實力,二來也安了民眾的心,省的讓其他子民心寒,說侯爺見死不救。」…下邊七嘴八舌的都說著自己的意見,有的說應該趕緊救援,有的說作為旁觀者等待,不過誰說的都有道理,一時讓木宣難為起來。

救吧,還真的擔心妖族來個回馬槍,或者有其他勢力參與進來,受到埋伏;不救吧,下邊的人寒心是一定的,雖然保存了實力,可失了民心,真是有點不划算。

最主要的是,憐古鎮現在的七大勢力中,自己雖說處於魁首的位置,可呂岩的勢力也是不弱,況且他在所在的勢力中有著不小的話語權,參與進來,找麻煩的,難道只有呂岩一人?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他身後必定還有其他人參與。

如此的話,自己前去營救,所要面對的,肯定是自己想不到的敵人。

木宣沉思救或者不救的時候,本來天歸候府最鄭重的大殿內,急匆匆的跑進來一人,渾身浴血。

還沒等有人呵斥,那人只說了四個字,就昏倒在地了。

「西城遇襲…」

雖然只是幾個字,但已經明確的告訴了眾人,本來已經接近天歸城的西城,也遇到了襲擊,而這襲擊,同樣非常慘烈。

木宣再也忍不住,伸手阻止不讓救援的人,下達了一個個命令。

「劉權、梅平、黃韓、張狂、王霸聽令,率三千狼軍,前去接應東城,盡量殺怕了呂岩!」

劉權幾人只要是有熱鬧的地方,他們都非常願意去,爽快的得令前去。

劉權五人離去后,木宣的心稍微放鬆了些,又劉權他們前去,肯定能夠把東城的人給接應過來,這樣自己就可以少一些顧慮。

「狼天、葉天翔聽令,你們二人率領五千狼軍,並且挑選十位化神強者,前去西城接應,並且時刻注意他們的動向。」

「得令!」

他們二人倒是爽快,直接挑選幾人你,一同前去距離天歸城不遠的地方,接應西城遭遇襲擊的隊伍。

東城、西城都已解決,只剩下南城了,木宣的臉色就冷了下來,因為呂岩就在南城,而南城,也要自己親自前去,好好給他呂岩一個教訓,讓他也知道,自己這天歸候府,可不是好欺負的!


「辰弓、葉凌聽令,率領一萬狼軍,隨我前去北城,接應,其餘人等,隨天君緊守城池,等我們回來,到時候我們兵和一處,定要讓這些趁火打劫的傢伙好受!」

雖然還有人想要阻止木宣,可是看木宣心意已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在心中祈禱。

倒是劉蓉,對此沒有任何意外,不過卻開口道:「侯爺,把剛剛訓練出來的五千禁衛軍也帶去吧,錢祝四位中將此時已經能夠獨擋一面了。」

就算獸潮在夜裡來臨的時候,把三百底蘊帶出來解圍,也沒有讓五千禁衛軍出現,就是怕他們出現傷亡,因為禁衛軍是整個獸潮期間,木宣準備的最大底牌,在沒有一定實力的情況下,木宣絕對不會讓他們現身的。

而作為統領禁衛軍的錢祝等四人從江琴的陣營中歸附木宣的化神強者,在劉蓉的安排下,不但修習一套合擊之術,而且修為也已經突破到化神中期,的確可以獨當一面,就算數位化神頂峰強者,也休想滅殺他們四人。

只是,木宣實在不想讓這五千人參與進來,畢竟敵人在暗,誰也不清楚會出現什麼變故。

木宏也在場,畢竟木宏也擔任著九卿之一的職位,此時也免不了開口道:「侯爺,我認為天君言之有理,還是帶著吧,天歸城足夠自保。」

說足夠自保的時候,木宏是信心十足。

本來就沒怎麼擔心天歸城的安危,因為現在才剛剛下午,獸潮不會來臨,只要防備一下妖族使壞就行了,還剩下的數位化神巔峰強者,足以應對。

木四先等也是紛紛開口,讓木宣帶著五千禁衛軍。

許久沒有話語權的重生,這時開口道:「侯爺,我認為,還是帶上五千禁衛軍的好,他們一直訓練,從來不曾經歷過真正的廝殺,如此下去,他們的經驗不足,一定會影響整體實力的發揮,所謂屬下認為各位大人言之有理。」

雖然木宣一直非常信任重生,並且把重生安排在辰弓身邊,可是他那孕神巔峰的實力,的確不夠看,聰明的他,也從來沒有發表過任何意見,免得被這些來頭強大的傢伙惦記上,沒好果子吃。

但這次木宣要親自接應南城,他還是忍不住出來開口了。

雖然是真心為了木宣,但也不排除為了他自己,一旦木宣回不來了,他的日子還會好過?就連天君,木宣的親娘,真正能夠說話的時候都不多,更何況自己,所以他最不想木宣出事。

看重生這個許久都不曾發表意見的人都要自己帶著禁衛軍,木宣終於點頭。

不過此時感覺心中還挺對不起重生的,血石寨的時候,重生是二當家,但就是因為跟隨自己,開始還能有很大的權力,可是跟隨自己的人,越來越強大,來頭也越來越大,現在連說話的權力都快沒了。

但是木宣知道,此時不是做此事的時候,眼前還是趕快前去解救南城的隊伍。

很快,在木宣親自率領下,一萬多人的隊伍,向著南城的方向而去,前去會會呂岩。

在離開的時候,木宣特意的把重生給帶上了,不知怎麼的,木宣感覺,這次不帶上重生,他一定會後悔。 「嘿嘿!我說劉子軒,你還是趕快投降吧,看在我們曾經有些交集的份上,我不會殺你,而是把你交給大宋的王主,你那堂兄,拿一些好處罷了。」

看呂岩得意的樣子,劉子軒心中很是不屑,可是手中的速度還是沒有減慢,反而更快了。

在劉子軒走過去的一路上,許多即將被呂岩的人斬殺的人,都被救下,可是本來鎮守南城的他,帶領數十萬民眾,在三萬狼軍的保護下,向天歸城匯合,怎能抵擋呂岩帶來的十萬精銳?

不但很快落入下風,而且被壓的死死的,若非狼軍了得,加上自己還帶來四位化神巔峰的強者,這數十萬人,早就死傷慘重了。

就算如此,也是傷亡不少,所有化神強者,除了自己,都被牽制住,也不用強,他們只是牽制,不讓他們有時間營救其他人,單憑自己,又能救下幾人?

最重要的是,這些民眾,很多都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場面出現了短暫的混亂,若非劉子軒夠強勢,及時制止了此情況的出現,或許後果會更加嚴重。

此時的劉子軒,只求木宣趕快派人前來接應。

或者說,距離此處最近的地城趕快有人接應,否則再這麼下去,就算自己能夠支撐,那些民眾都支撐不下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