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都是女人惹的禍!」

羽風暗暗心驚:「可是哪個正常的男人不喜歡女人呢?特別是年青貌美的女人,就更讓人著迷了!」

多少英雄豪傑,邁過了無數道坎,最後都是倒在了女人的肚兒子上面!

又有多少朝代是毀在女人的手中?

說女人是紅顏禍水吧,誰又讓男人喜歡美麗的女人呢?自己就有好幾個美麗的女人。

羽風看了一眼正笑眯眯的盯著自己的黃浦飄雪,心中突然醒悟過來。他想到一個問題:雷霆大陸女子可是稀有動物,狼多肉少,她有長的如此貌美,說不得有很多男人中的俊傑正兩眼冒火的盯著她黃浦飄雪。

而黃浦飄雪對自己好像似有若無的一點情誼,恐怕會成為引發爭奪黃浦飄雪的導火索!

一想到自己剛到雷霆大陸就豎下無數情敵,羽風就是一陣頭痛!

「唉……」羽風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就這麼嘆了一口氣,就被機靈鬼黃浦飄雪給捕捉到,只見黃浦飄雪張開紅潤吸睛的小嘴,對羽風說道:「風三,你嘆什麼氣?想你的那些女人了?」

話語之中隱隱蘊藏著一絲酸味。

羽風心中苦笑不得,暗想這小妮子真是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她這麼一說,自己還真是想念望月大陸上那些已經是自己老婆,和還沒有成為自己老婆的女人們!

我總不能說我在想如何和你的暗戀者們爭奪你這個小美人吧?

黃浦劍鳴沒有說話,只是望向羽風的眼神中隱含著鼓勵之色。

羽風見了心說:「昨天還想殺我,今天就變卦,真是勢利眼!」

對於黃浦劍鳴的心思,羽風很明白,他是在想如果自己和黃浦飄雪好上了,就把自己牢牢的捆在他黃浦家族這輛戰車上面了。

黃浦飄雪的確是個天下難得一見的小美人兒,羽風也很欣賞她的調皮和美貌。但是要說讓羽風和黃浦飄雪好上,羽風還是不願意。畢竟自己來此的目的是打探雷霆大陸的情況,雙方是敵對、生死存亡的關係!這個時候要是和黃浦飄雪好上了,那可就要了羽風的命了! 雖然是敵對關係,但是羽風也不想讓黃浦飄雪的青春毀在自己的手裡,對於任何一個清純的少女,羽風都做不出這種事情。我可以用我的能力在雷霆大陸開拓一片屬於我的地方,要是讓我騙取女人的感情來實現我的願望,如此齷齪的行為我做不到!

因此,羽風只能含糊不清的回答著:「啊,是啊。不過這又能如何呢?我已經是望月大陸的棄兒,她們不記恨我就算很好了。他日再見面就是你死我活的敵人了,唉!」

說罷,羽風露出一副極其不爽快的樣子。

「呃?來,喝茶、喝茶!」黃浦劍鳴見氣氛不對,急忙招呼著羽風喝茶,這才將尷尬的氣氛扭轉回來。

三人正聊著忽然寶車一震,緩緩的停了下來。

「啟稟十六王爺,前面馬上就要到雷都了,您看……」

那意思很是明顯,七巧玲瓏八寶神車乃是雷霆大陸專屬之物,讓自己的兒子和女兒使用一下,那是疼愛兒女的表現。不過風三一介下人身份,能夠一直坐到現在很給他面子了,現在到了雷都就不太事宜了。

十六王爺黃浦劍鳴想了一下,還沒有開口,羽風就起身道:「十六王爺,我看我還是下去騎著馬跟在後面為好,告辭!」

說罷轉身就下了七巧玲瓏八寶神車,這回黃浦飄雪沒有任何的不願意,因為她也知道這件事情要適可而止,不然惹怒父皇的後果不是她可以攬下的。


黃浦劍鳴心裡一個勁兒稱讚這風三聰慧過人,單憑外面屬下的一句話就可以聽出來話中的真正含意,了不得!

一個人聰明固然可貴,但是聰明的過了頭就是傻了。聰明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

這才是真的有智慧!

「嗯,好!」

這是黃浦劍鳴給羽風最後的定位。

「妹妹啊,你可是為父皇找了個好人才啊!」黃浦劍鳴笑對著小妹,滿意極了。

黃浦飄雪嘻嘻一笑:「那是!論征戰十大武功小妹自知不是哥哥對手。可是論慧眼識英雄,那可是我的專長了!」

「呦、呦、呦!小妹這是在誇自個還是在誇他風三啊?」黃浦劍鳴托著茶杯笑著說道。

「又來欺負我,不理你了!」

黃浦飄雪臉色忽然一紅,站起身丟下一句話跑回了自己的房中。

「嘿嘿!風三。有你難受的時候,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打敗他們……」黃浦劍鳴若有所思的自語著。

再說羽風出了寶車,這才發現草原已經被遠遠的甩在身後,來時看到的幾座山巒遠遠的矗立在幾乎要看不到了。扭頭再往前看,羽風頓時張大了嘴,好半天沒有合攏。

一座近乎百丈高的巨大城郭呈現在眼前,雲霧繚繞充滿了神秘。七巧玲瓏八寶神車夠大了,可是在這座巨大的城市面前就像一個螞蟻,一般人站在底下向上望去根本就看不到城牆的頂端。也就是羽風功力夠深厚,目光遠超常人,這才可以透過淡薄雲霧的遮擋看到城牆上面。

閉月落雁國的南方邊疆要塞火焰成夠大了,可是與雷都一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單憑威勢就可將火焰成壓垮!

這個世界上又沒有機械等先進的裝備,建造這麼巨大的城市得需要多少人?多少時間才可以建成它?

「肯定會死不少人吧?管他呢,與我又沒有關係,都死了才好呢?省的你們來攻打望月大陸!」羽風壞壞的想著。

原本羽風還在為七巧玲瓏八寶神車這麼大,怎麼進城感到奇怪,這會兒徹底沒有了這個擔憂。如此巨大的城郭,其城門肯定也不小!

果然,七巧玲瓏八寶神車圍著雷都廣闊的城強轉了數里之遙,一扇巨大而又富麗堂皇的城門出現在眾人眼前。

三十丈高,十丈寬,金色的大門!

與閉月落雁國都成鳳凰城門上面以金鳳為主不同的是,城門上方還有一條巨大的金色巨龍盤旋其上,張著巨大的龍喙,露出上下兩排鋒利的牙齒,兩眼神光湛湛,欲擇人而噬!

一股龐大的威壓迎面撲來,讓羽風不禁打了個冷戰!

「好強的殺氣!」羽風心中震驚無比。

久聞雷霆大陸殺伐無窮,單單從一扇城門就可見一斑!不知住在裡面的那個什麼雷霆大帝又會是什麼樣子?

凶歷、霸道、嗜殺、殘暴,還是……

一時間,羽風給即將見面的雷霆大帝給扣上了無數頂只有暴君才會有的帽子,就差一頂綠色的帽子了!

「恭迎十六王爺和小公主殿下回朝!」

早就站在城門兩旁無數文臣武官位,見七巧玲瓏八寶神車到了,紛紛跪倒在地,齊聲山呼,其架勢比歡迎皇帝回朝差不到哪裡去。

跟在後面的羽風不由暗嘆這雷霆大帝對這一對兒女太過喜歡了。回來就回來唄,派幾個得意心腹迎接就行了,幹嘛非得讓這麼多文臣武將,像迎接皇帝一樣的來迎接……


「像迎接皇帝一樣來迎接……」

羽風將這句話在腦海里重複了一邊,忽然大驚失色!

「乖乖,原來雷霆大帝已經把這個黃浦劍鳴當做皇儲太子來培養了,將來他就是新的雷霆大帝!」

羽風暗暗心驚,黃浦劍鳴如此精明,又禮賢下士,將來一定是個了不得偉大帝王!雷霆大陸在他的統治之下,必回越發的強大!望月大陸豈不是更加的危險了?

羽風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因此對這個世界上的人並沒有多深的感情。他所擔憂只不過是閉月落雁國的那些個喜歡的女子罷了。為了這些個自己喜歡,又喜歡自己的女人,羽風可以不顧一切的去維護她們!不然羽風也就不會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雷霆大陸了。

一時間,羽風對自己一路對黃浦劍鳴所說的話不知是對,還是錯?

那些個迎接黃浦劍鳴和黃浦飄雪的文臣武將,禮畢起身之後,彎著腰以注目禮送七巧玲瓏八寶神車進入城中,忽然看到一個極其英俊的男子騎著高頭大馬不緊不慢的跟在七巧玲瓏八寶神車後面,東張西望的,不由一愣!

對於羽風這些人都是頭一次見,誰都不認識,但都知道有一個望月大陸的人才被小公主選中帶來了,應該是他。

雷霆大陸不乏俊男靚女,但是像羽風這樣俊美的男子還是頭一次見!特別是羽風臉上隱隱的那條疤痕,更是給羽風增添了幾分男人味兒。

眾人不由暗想:「都說望月大陸有一個女人國,那裡女子為王,男人比女人還要女人,一個個油頭粉面,像個人妖,可是這個傢伙怎麼與傳說中的不一樣啊?說他身上有些脂粉味兒吧,更多的卻是男人應該有的殺氣和睿智!看他那雙眼睛,可是無比的犀利!」

這些人在看羽風,羽風也在觀察著他們。

「TM的,一群老玻璃渣子!早晚把你們全部收拾嘍!」羽風在馬上被看的渾身起雞皮疙瘩,很是不爽。

你說一個大男人長的無比俊美,欣賞他的應該是一群無數的美女才對,現在卻是一群四十往上的老頭,任誰被一群老頭盯住看個不停,不要說是個女人,就是男人也受不了啊?

難怪羽風不爽!

跟著七巧玲瓏八寶神車緩緩的進入雷都,裡面很是繁華,只是城中無論是官兵還是老百姓,身上都插著一把刀!就連旁邊買菜的一個老太太手裡都拿著一把二尺來長的切菜刀。不停的將一個冬瓜切成幾片買給顧客。

這麼長的切菜刀,揮舞起來就是一把殺人越貨的必備神器!

說望月大陸武風盛行,雷霆大陸就是全民皆兵,說打仗很快就可以集結千萬大軍!可以說,一旦雷都受到外來攻擊,這滿城的老百姓就是強大的後備軍!

羽風倒吸了口涼氣,心裏面頓時對以後能否戰勝雷霆大陸沒了底!

「不知道鳳兒是否按照我的部署,大面積的強化軍隊戰鬥力?不然,一旦雷霆大陸進攻開始,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將來拿什麼抵抗雷霆大陸的進攻?憑的就是強大的軍隊!最起碼也要差不多少,才可以以兵法變化之道來戰勝敵人。不然,這仗就不用打了,直接投降就是,免得讓百姓遭受無辜屠戮!

七巧玲瓏八寶神車向前行駛了十幾里地,這才停了下來。這雷都真夠大的!

黃浦劍鳴和黃浦飄雪下車,身後的眾人早就跳下馬來,幾秒鐘不到就整整齊齊的排好隊伍。其素質比羽風的神鷹特戰隊不成多讓!

這讓羽風更驚訝了!這些只不過是黃浦劍鳴的護衛,就有這麼好的素質,要是他們的正規軍呢?

羽風不敢往下想了。

「大家都累了,散了回家休息去吧!」

「是!」

隨著黃浦劍鳴的一聲令下,眾人並沒有散去,而是等黃浦劍鳴和黃浦飄雪帶著羽風走後,這才非常有紀律的挨個散去。

前面是一座無比高大的建築,羽風數了數,足有九十九層,建築上面兩條金色的巨龍以金龍戲珠之式盤旋著,形態逼真,活靈活現! 「好氣派的皇宮,比鳳兒的皇宮高大氣派多了!」羽風震驚的想著。

「就是不知道這雷霆大帝在這裡面養了多少美女?金屋藏嬌也只有這雷霆大帝最厲害了!」

「天下最貪得人就是皇帝了,貪天下財,享齊人之福!」

正丫丫著,互聽黃浦劍鳴說道:「風公子,你先等一下,我和小妹進去面見父皇。」

羽風很是知趣的說道:「十六王爺先請,就是不要讓風三等的太久,走了這幾天腰都酸了!」

黃浦飄雪噗嗤笑了出來,黃浦劍鳴也被羽風這句話給逗樂了:「風公子真是妙人,說話都這麼風趣!」

也是,你風三一路上住在七巧玲瓏八寶神車上面,比住旅館還要舒服,怎麼會累的腰酸?閑的蛋疼還差不多!

羽風被說破心思,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其實不用羽風提醒黃浦劍鳴,他也會儘快讓父皇宣詔羽風。不過讓羽風奇怪的是都等了兩個時辰,也不見有人前來宣自己進宮面見雷霆大帝。

「這個狗皇帝果然狡猾。明知我著急見你,然後就去休息了。你他媽的故意吊我胃口,什麼玩意兒?」

「切!」

羽風猜的不錯,雷霆大帝就是這麼想的,他對黃浦劍鳴說:「鳴兒,就讓他等一會兒吧。他一介望月大陸的喪家之犬,要是說見朕,就很容易的見到朕,他會覺得我們很需要他,他就會從心裡滋長驕傲,甚至不把朕放在眼裡!」

「痴兒,學著點兒,這也是帝王之道!既要讓人感到你的威嚴和恩德,又要讓人感到你的可怕和深不可測!不然,你心裡怎麼想的都被他人看透,那就成了傀儡皇帝了!」

「再等兩個時辰,再讓他面見朕!」雷霆大帝揮袖迴轉內宮休息去了。

黃浦劍鳴心中驚喜若狂,父皇剛才的話是肯定的告訴了自己,你就是未來的雷霆大帝!黃浦劍鳴就是再能忍,此時也是心臟狂跳,面色紅潤!

可憐的羽風,在皇宮外面一直等了四個時辰,從日頭還有點兒偏東,一直到日頭落下,天都黑了,眼看就要酉時了,一個十幾歲的小太監這才屁顛屁顛的慢慢走了過來。

只見這個小太監邁一步停一下,然後再邁一步,再停一下,笑眯眯的望著羽風,走的越發的慢了。


「我——靠!」

羽風心裏面這個罵啊,你說你腿腳有毛病還是哪根腿勁短?走的這麼慢找揍啊?!

「算了,還是我迎上去吧!」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