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聖主.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乃是十萬大山深處.而那劫雲所在的正下方.也是屬於十萬大山內圍的範圍之內.只不過是稍微往外了一些.距離咱們這裡.大概也就幾十里的距離.」剛才說話那名老者站出來答道.

「不錯.」那名被稱為聖主的人說道:「咱們之所以會穿過十萬大山.前往十萬大山的另一端.南域.那是因為咱們此行的目的便是那玄天宗的餘孽.且他們也剛好正在十萬大山之中.」

「聖主.您是說……」那名老者試探的問道.其實在他的心裡.已是大概的猜測出.聖主認為那渡劫之人便是出自玄天宗一方.反正是絕不可能是自己這一方的人.

為什麼這麼肯定.那是因為他們烈火聖地此行出來的精銳全數都是在這裡.至於之前來到南域的那些高手.除卻已經隕落的幾位.剩下的雖說都是九階以上的帝級強者.甚至還有著帝級巔峰強者在其中.但他們的資質.卻是不可能引動如此強悍的劫雲出來.

所以在烈火聖主以及在場大家的眼裡.都是認為這動靜不可能是他們弄出來的.他們還沒有達到能夠引動五彩雷劫的基本條件.資質.

「沒錯.我的意思想必大家都已經猜測到了.」烈火聖主淡淡的說道:「這渡劫之人.若不是什麼隱藏在十萬大山之中隱世閉關的老怪物.那麼必定就是出自那玄天宗一行人之中了.」

「不能吧.」又一位老者站了出來.說道:「若是玄天宗擁有這麼強大的弟子.他們.還需要逃跑么.縱然是我方先前派遣至南域的高手數量不少.但能夠引動如此天劫的人.又怎可能會差得了.」

「呵呵.師叔.你說得是有理.」烈火聖主呵呵一笑.隨即便是淡淡的說道:「但.你卻是忽略了一個人.」

「哦.已然沒落至此的玄天宗之中.難不成還能有什麼值得我特別注意之人.」那名被烈火聖主叫做師叔的人在說到玄天宗之時.面部的諷刺之意再明顯不過了.

待得譏諷之色從其臉部緩緩消失.那名被烈火聖主稱為師叔的老者便是說道:「在我的影響之中沒有那麼一個人.若是有.還請聖主明示.」

說完.他便是對著烈火聖主躬身.等著烈火聖主為其解答.

「師叔.你這看不起天下人的脾氣還是一點兒沒有變啊.」烈火聖主苦笑一聲.道:「我會親自披掛上陣前往南域剿滅玄天宗餘孽.這是為何.這一切的起因.又是誰引起的.」

沒等得到回復.烈火聖子便又道:「還不是因為南域出現了一名擁有五行絕體這種逆天體質的人.而這人正是玄天宗弟子.年紀不大.僅僅十六歲多一點兒.便是有著高階聖級的修為.」

「而我們的聖子.也正是死於他之手.難道.他還不足以引起你的重視.」烈火聖主說道:「就僅憑他五行絕體的身份以及他那僅僅十六歲便是有著高階武聖修為.我便是能夠有著十之**的把握.能夠確定那渡劫之人便是他.那名叫做林天龍的少年.」

「還有一點.說出來也不怕你們不信.」烈火聖主繼續說道:「這叫做林天龍的少年.其實除了我剛才說的那些之外.還有一個身份.說出來絕對是會讓你們大吃一驚.」

「他還能有什麼身份.」烈火聖主的師叔大大咧咧的說道:「這世上什麼人我沒見過.什麼身份貴重之人我沒見過.難不成他還能是某個絕世大能的後人不成.」

「嘿嘿.師叔.還真讓你說對了.」烈火聖主嘿嘿一笑.道:「說是絕世大能的後人也算不上.但那人若是還在世的話.其實力.定不會在你我之下.」

「哦.那小子身後還真有高人.」烈火聖子的師叔眼睛一瞪.問道:「你倒是說說看.到底是誰.能夠培養出這麼出色的後人來.」

「請問師叔.您可還記得前年之前.被您當做一生的對手的那一位.」烈火聖主微微一笑.問道.

「你是說.林震天.」烈火聖子的師叔突然皺眉問道.

「不錯.正是他.」烈火聖子嚴肅的說道:「聽說當年他逃進了十萬大山之中便再也沒有人見到過其蹤影.這點我沒說錯吧.」

「對.」烈火聖子的師叔依舊是皺著眉頭.在提到林震天之後.他那大大咧咧的脾氣便是突然的消失不見.

「前不久.我與林家現任的家主林亦在一起商討事情的時候.便是聽他提到.林震天在南域有後人.」烈火聖主說道:「而他的後人.便是林天龍所在的家族.那個僅僅在南域一個叫做天武的小帝國之中有著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

「雖說.此林家未必就是彼林家.但在這麼一個小小的家族之中能夠出一名擁有五行絕體且天資如此超絕的妖孽天才.你說.這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一些.」

烈火聖主說道:「根據林亦所派出的人調差.這個林家乃是在大約前年之前出現在天武帝國之中的.近千年來.卻是從未出過一名超過尊級修為的高手.而現在卻是出了那個林天龍這麼逆天的一個人物.你說.這其中是不是有著許多的蹊蹺.」

「而最能夠完美解釋這一切的.那便只能是林震天.這個家族乃是林震天親自建立.為了能夠積蓄力量.待來日重返中州報仇雪恨.才是一直如此的低調.甚至.連其本人.在這千年的時間裡.也是幾乎沒有露過面.」

「而就在十餘年之前.天羽門的一些個所謂的高手在靠近林天龍所在的林家之時.卻是感應到了一股極大的壓迫力.而這股壓迫力.是普通的帝級強者不可能擁有的.」烈火聖主最後沉聲說道:「唯一的解釋.只能是林震天.他還活著.而且還隱匿在他建立的林家之中.」

「若是林震天還活著.我倒是要真正的.堂堂正正的與其戰上一場.」烈火聖主的師叔如此說道.在說到真正和堂堂正正這兩個詞的時候.他的聲音之中很明顯的充滿了恨意與無奈.

聽到師叔如此充滿埋怨的一句話.烈火聖子在心中也是嘆了一口氣.自己的這個師叔從小便是被師祖帶回烈火聖地培養.在其火屬性體質的基礎之上.修為也是突飛猛進.短短二十餘年.便是將修為提升至了初階帝級修為的地步.這個速度在當時可是震驚了整個中州.

當時的他.在中州可以說是人人常掛在嘴邊的話題之一.當時他也是被他的師傅定位當代的聖子.繼承聖主的位子可以說是鐵板釘釘上的事情.

但當他在聽到與他年齡相差不大的林震天的事迹以及同樣是有著武帝修為的時候.便是下定了決心要與之一戰.分出個勝負.

當時他想盡了各種辦法.才終於是讓他一手促成了一場與林震天單獨的戰鬥.

那一戰.兩人各施奇招.一開始兩人打得不分上下.甚至連一些老輩人物.一些個前輩高人.在見到他倆的戰鬥之後.也都是自嘆不如.

兩人的戰鬥.各自都是發揮出了各自超常的實力.就在兩人大戰了一天一夜之後.他們之間的戰鬥才是出現了變化.林震天以強上一線的強悍實力.最終是將之擊敗.

原本兩人也是對對方惺惺相惜.各自也都是期盼著能夠與對方戰上一場.最終他們的願望達成.不過最終的勝利者.卻是林震天.

原本輸了也就輸了.他也沒有覺得什麼丟臉的.還是該修鍊就修鍊.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但在他與林震天之間的戰鬥結束的幾天之後.當代的五行絕體.玄天宗當時即將上任的宗主.卻是給他傳來憤怒的消息.

大致內容就是說林震天在與他戰鬥的前不久.才是遇到了一伙人的伏擊.身受重傷.而就在傷剛剛有起色.快要好的時候.卻是由於他的糾纏不休.才是答應了與他一戰.


而這一戰.雖然林震天是勝了.但卻是勝得差點丟掉自己的小命.那一戰之後.林震天的傷勢突然加重.若不是有著當代的五行絕體以及他倆的好友.精靈族公主在場.由其施展精靈特有的天賦.治療術.林震天怕是會直接死去.

但就算是有著精靈族公主的相助.也僅僅只是將林震天的傷勢給恢復了一小半而已.要不是林震天當時死命的攔著兩人.他們二人便是會不顧一切的來找當代的烈火聖子報仇.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千年之前的當代聖子便是在心中無比的鬱悶.敗了其實也沒什麼.但敗在一個本就身受重傷的對手手裡.卻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雖然當時他並不知曉真實的情況.但他敗在了身受重傷的林震天手中乃是事實.任誰也改不了這個結果.

所以.在那件事情之後.他便是在心中生出了心魔.導致他的修為進展變得緩慢起來.

也是因此.他的師傅.當時那一代的烈火聖主對他也是變得有些不輕不淡的.若是他在短時間之內沒能突破心魔.便是會失去聖子的稱號.

為此.念在師徒一場.又是一手帶大的情分下.當代的烈火聖主便是聯合林亦的祖父林騰一起對林震天設下了圈套.讓當時的烈火聖子去親手了結這個心魔.

雖說當代的烈火聖子為人並不算怎麼的端正.但其的一腔熱血以及一根筋的思想.卻是不容許他做出這般小人之事出來.最終.他沒有參與對林震天的追殺.

讓他違背他師傅的命令最主要的原因還不是如此.而是他在無意之間發現.原來林震天在與自己戰鬥之前所遇到的伏擊.便就是烈火聖地與林家林亦之間的陰謀.是他們所為.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時的烈火聖主便是因此而大怒.直接下令廢除了他烈火聖子的身份.而原本已經準備讓位的烈火聖主.又是足足的在這個位置上面多坐了百十餘年的時間.才是又在聖地之中發現了一個天資比起自己徒弟並不算弱的弟子.

於是在傾力培養之下.被挑中的那名弟子.終於是順利的坐上了聖主的位置.而那名弟子.便就是現在的這一位烈火聖主.

他之所以知道這些在他出生之前的事情.除了天下悠悠之口之外.將聖主之位傳與他的上任聖主還詳細的將自己師叔的事迹給他講了一遍.

並且還告誡他.萬萬不可做出他師叔做的那些事情來.因為.作為一方聖主.若是如他師叔那般的優柔寡斷.那是會害了烈火聖地的.

對自己的這個師叔.烈火聖主是又無奈又同情.為了一場戰鬥.失去了一生的權利.失去了修為進展神速.這買賣.當真是划不來. 「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一位老者詢問道.

「不用.如果那真是林天龍那小子在渡劫.那麼在其周圍.定然是會有著蓬萊島的高手守護.想要輕易的拿下他.怕是很難.」烈火聖主說道:「咱們沿著那小子渡劫的周圍尋找.定然是會尋出玄天宗的餘孽.」

「根據情報說. 天降總裁辣麼寵 .咱們只需要拿下其餘人等.便是能夠逼其就範.」

「這麼做.怕是會落人口舌.」烈火聖主的師叔皺眉說道:「要是傳出去.我烈火聖地還不被人看低.只為區區一個落寞的玄天宗.便是出此下策.我烈火聖地的顏面何在.」

「師叔.正是因為你這一點.當初師祖才是沒有將聖主之位傳與你.」烈火聖主幽幽的說道:「能夠以最小的代價換來利益的最大化.就算是落人口舌.那又怎樣.」

「別人說別人的.又不能真正的波及到聖地.一些閑言閑語.風頭一過便是會煙消雲散.」烈火聖主說道:「而若是正面與之衝突.我方雖然最終會拿下玄天宗.但損失必定會比你口中說的下策要大得多.」

烈火聖主對此行的目的.充滿了信心.從他這句話之中便是能夠看得出來.在他眼中.由他帶隊的烈火聖地強者.想要拿下玄天宗.乃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他之所以這麼謹慎.那也是為了想要將大戰之中的損失降到最低而已.

烈火聖主的師叔沉默了一下.想要開口反駁.卻是發現自己竟沒有什麼可以反駁的話.因為自己這師侄.當代聖主說的.條條在理.根本不給自己反駁的機會.

「師叔.有些時候.陰謀是必要的.」烈火聖主負手而立.抬頭看著遠處那片大大的五彩劫雲.說道:「若是我們直接去捉拿林天龍.必然是會遭到蓬萊島強者的全力阻擊.屆時.我方傷亡便是會成倍的增加.」

「而且.就算我方將蓬萊島強者全數解決或是拖住.但誰敢在林天龍渡劫的時候去捉拿他.」烈火聖主說道:「在他渡劫之時.我們是不可能踏入他渡劫的範圍之內的.而能夠引發這五彩天劫.想必要渡過此劫.怕也是要用上一定的時間.」


「而就在這段時間之內.只要蓬萊島強者將消息傳了出去.傳回了蓬萊島.如果蓬萊老祖親自出手.要從蓬萊島趕到這裡.最多只需兩個時辰的時間.屆時.我們將會面對蓬萊老祖.」

烈火聖主突然沉聲說道:「蓬萊老祖的強大想必你們也是知道吧.我只知道.我們烈火聖地之中.貌似還沒有哪一位老祖能夠有著匹敵蓬萊老祖的實力.」

「所以.為了保險以及穩妥起見.先拿下其他人才是最佳的辦法.甚至.以我們出動的隊伍.拿下其他人所需要付出的代價.能夠降到最低.」

最終.烈火聖主便是帶著這一隊人馬迅速的朝著五彩劫雲那個方向奔襲而去.

那道水桶粗細的劫雷一路虎嘯而至.林天龍也是在這短短一瞬的時間之中.將鴻蒙塔、破天劍以及自己的修為融合在一起.然後將所有的力量全部注入破天巨劍之中.

當林天龍再次將劍舉起.劍尖直指那呼嘯而至的劫雷之時.劫雷也是剛好到達劍尖的位置.

「轟隆隆……」

當劍尖與劫雷碰在一起的時候.不同於前一次.這一次發出了巨大的聲響.這聲音.聽著就與暴風雨來臨前的晴天轟雷一般的響亮.

同時.聲音傳出的同時.在二者相碰撞的一瞬間.也是有著一道無形的衝擊波以劍尖為圓心.迅速的擴張了出去.

就連遠在天武帝國皇城之上.那些有著武尊以上修為的高手.正飛在半空中向下方巡視.仔細的檢查玄天宗一干餘孽的人.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中階武聖以下修為的人.盡數的被這道衝擊波迎面擊中.突然就失去了重心掉了下去.而在皇城之中的人們.看著天上那掉落的人.也是倉惶的躲躥著.

中階聖級以上修為的強者.也是受到了波及.雖說沒有那些直接掉落下去的人那麼慘.但也好不到哪裡去.幾乎人人都是受了不同程度的傷.

可見林天龍硬抗劫雷所造成的影響之巨.竟是遠在數百里之外的地域都是受到了影響.

這發生的一切.林天龍都是沒有感受到.因為他現在正承受的.遠比這些要強大得多.要危險數十倍.

劫雷的力量被林天龍凝聚在破天巨劍之中的那一擊給破除了一大半.還有一小半的力量便是順著破天巨劍的劍身.直接的來到了林天龍的掌心.

這次沒有先前那次的情況發生.那是因為木靈晶想要試著將這道劫雷也一併吞噬.但卻是發現這道殘餘的劫雷的力量竟是它不能掌握的.於是只好放棄吞噬.將它自身的木屬性之力.全數的投注在林天龍的身上.為其修復那被劫雷所燒傷的皮膚.

「哼.」

林天龍悶哼一聲.一口鮮血隨即便是從嘴裡突然吐了出來.剩下的這小部分劫雷的力量進入了他的掌心.之後隨著他整隻右手手臂進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在身體之中四處亂竄.

劫雷所過之處.皆被其所燒傷.甚至在林天龍的體內.有著一些經脈都是被燒焦掉了.

不過.好歹有著木靈晶在為其修復著被燒傷的地方.要不然.縱使林天龍天資超絕.怕也是無法抗住劫雷這麼折騰.

劫雷進入身體之後.林天龍便是迅速的運轉體內的五行靈氣.試圖以五行相生相剋的原理來將劫雷的力量消融掉.

在劫雷強橫的抵抗之下.林天龍的五行靈氣與之抗衡了半天時間.最後.終於是出現了一點兒轉機.

這個轉機.便是林天龍的五行靈氣將劫雷的力量同化消融掉了一絲.

有著這一轉變.林天龍便是加大了對體內五行靈氣的運轉速度.而隨著林天龍此舉.那在他體內亂竄的劫雷也是在緩緩的削弱著.

最後.又經過了一天時間的較量.那道劫雷便是被林天龍的五行靈氣徹底的消融掉.

就在劫雷的力量消失的瞬間.那懸在林天龍頭頂的五彩劫雲也是迅速的上升著.不過眨眼的時間.便是消失在了其餘的雲層之中.

與此同時.林天龍的修為也是迅速的提升.一階武帝、二階武帝、三階武帝……五階武帝.

最終林天龍的修為在五階武帝停了下來.也就是說.他這一次面對五彩劫雲.竟是硬生生的突破了.並且還將修為從九階武聖提升至了五階武帝.

這要是說出去.多半不會有人相信.因為這實在是太逆天了.太有些吹牛皮的味道.

林天龍一身的燒傷以及各種傷勢.也是在突破的過程中全部的癒合了.現在的他.除了還是沒有丹田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已經恢復正常.甚至現在他的身體比起以前.貌似還強上了那麼數倍.

在林天龍的修為提升至五階武帝這段時間.整整用了兩天.

就在林天龍睜開眼.站起來的同時.蓬萊老祖也是迅速的來到了他的身邊.

「怎麼樣.」蓬萊老祖在之前想要查探林天龍現在的修為.但其沒有丹田.他無法查探.只有在其施展修為之時.才是能夠感應到.

這幾天的時間之中.蓬萊老祖一直守護在林天龍的四周.連上廁所都不敢去.生怕自己離開那麼一小會兒.便是會給一些有異心的人或妖獸可乘之機.傷害到林天龍.

所以.在林天龍完成了突破之後.他迅速的去小解了一下下.才是又迅速的來到了林天龍身邊.

「多謝老祖這幾日幫我護法.天龍感激不盡.」林天龍握了握拳頭.說道:「這力量.貌似比以前強上了不知多少倍呢.」

「少給我買關子.說.現在你的修為到了什麼程度.」蓬萊老祖說道:「按道理來說.原本之前那道劫雷是不可能有那麼大的.但五彩劫雲卻是違背天地規則.冒著被懲戒的危險對你發出了那一道劫雷.所以天地規則便是會將那一道劫雷作為你的最後一道劫雷.」

「而你又承受了下來.那麼.天地規則便是會為出現這種情況對你補償.而這種補償.一般都是將最為精純的天地靈氣灌注入你的體內.讓你的修為多提升那麼一些.」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