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

伴隨著一聲爽朗的大叫和一陣輕快地笑聲,突然有兩道身影從藤條之中衝天而起,穩穩的落在了北辰宇的面前,正是落影和木風。

兩人臉上依舊帶著笑意,顯然是玩的很開心。面露喜色,木風上來拍了拍北辰宇的肩膀,「北辰,你總算來了!如果再遲上幾天,精靈之水可就沒你的份了!」

迎著北辰宇不解的目光,落影微笑道:「精靈一族的試煉很快就要開始了,這是為中位湧泉境修士準備的試煉。我們作為王者的弟子,也可以參加。」

「兩之後就是,最後的精靈之心我們沒可能得到,但是外圍的生命之水還是有可能的!」木風開口,「我們兩個估計能得到下品的生命之水就不得了了,北辰你可以嘗試一下能不能得到上品生命之水!」

北辰宇點點頭,生命之水比之紫心精華還要好許多,絕對是好東西。盡量的搜集不同的生命物質,憑藉這些東西,能夠更有把握修出至尊力。

「這不是我們的王子嗎?怎麼不好好修鍊,跑到這裡來了?」就在這時,一道略顯刻薄的聲音傳來。北辰宇眉頭微皺,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一名穿著華貴的精靈從飛行場出來,向這邊走來。北辰宇注意到,木風看向這名精靈的目光中帶著厭煩之色。厭惡的看了一眼這名精靈,木風開口了,話語間極力壓抑著厭惡,「親愛的四哥,最近我朋友在,你最好不要給我添麻煩!」

「哈哈哈……」木原笑了,目光閃動,「親愛的弟弟,這兩位是你的朋友嗎?他們要參加這次的試煉吧?真希望你們三個到時候不要遇到我!」

「木原!」木風臉色一變,聲音中帶著幾分凌厲,「如果你敢找他們的麻煩,等我突破中位后一定不會放過你!」

「那就等你突破了再說!」木原冷哼一聲,轉身離去。他身後跟著的兩名侍衛也轉身離去。

北辰宇奇怪的看了一眼離去的精靈,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木風。落影也是一臉疑惑,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木風臉色難看,為二人解釋著。

「這是我的四哥,和我同為下一任精靈王的競爭者。」木風的聲音中滿是冰冷,開口道:「他在當年的一次試煉中輸給了我,所以我拜入了族中最高祭祀的門下,而他只得外出求學。」

北辰宇默默地聽著,木風又繼續開口,「他最終達到了天荒二境,不如我,但是卻先一步突破,成為了中位。此次試煉,他恐怕會在裡面為難你們!」

「他不敢殺我們吧。」落影秀眉微蹙,開口道。他和北辰宇是王者的弟子,木原應該也不敢太過於過分。

「敢!」木風搖搖頭,露出無奈的神色,又說道:「從試煉之地中出來后,都會失去裡面的記憶,外人也無法窺測。所以在試煉之地中殺了人,是不會被追究的。除非得到精靈之心,不然的話記憶都會被神秘力量抹除。」

聽到這話,落影的臉色頓時有幾分難看。木原曾經達到了天荒二境,突破后怎麼也在湧泉境五泉之境。縱使北辰宇是天荒六境,也就和三泉之境的戰力相當,不敵五泉之境!

更何況,進入試煉之地,一定會是隨機傳送的。到時候只有她獨自一人,面對五泉之境可謂必死!

北辰宇則是沉思,盤算著自己能不能與五泉之境一戰。看到二人均是沉默不語,木風笑了笑,開口道:

「不過你們也不必太過擔心,中位強者和下位強者傳送之時,將會傳送到相隔很遠的兩頭。到時候那麼大的試煉之地,他不會為了對付我們而放棄造化。」

聽到這話,落影的臉色才緩和了幾分。這樣的話,應該沒有什麼事了,畢竟木原想要殺他們,也只是為了報復木風而已,不會專門為此而放棄了機緣。

北辰宇則是依舊不語,他估計著自己底牌盡出,應該能夠和五泉之境抗爭一二。

「好了,先不要說這個了!」木風將愁容驅散,露出笑容,「我帶你們在精靈之森遊玩吧,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北辰宇二人也不再去想這些事情,和木風前往精靈族各處遊玩。

精靈一族有著很多夢幻般的地方,北辰宇考慮了考慮,將紫靈和晴荒也呼喚了出來,讓他們一起玩。當然,北辰宇沒有告訴落影和木風他們的真實情況,只說是自己買來的兩個奴僕。

看著清純中帶著天然淡淡魅惑的晴荒,還有蒙著輕紗、目光中帶著清冽的紫靈,木風用男人都懂的目光看著北辰宇,「沒看出來啊,北辰你也很會享受嘛。」

聽到這話,北辰宇額頭上頓時冒出黑線,落影則是狠狠地瞪了木風一眼。從紫靈的神魂波動中,北辰宇感受到了她想要用竹葉將木風戳上幾百個洞的衝動。

至於晴荒,則是滿臉奇怪,用很是清澈的大眼睛看著木風,「這位哥哥你在說什麼呀?為什麼主人很會享受?」

聽到這話,北辰宇三人皆是無語望天,這小妮子也太天真了吧……木風則是咳了幾聲嗽,「沒事沒事,瞎說的。」只不過,北辰宇發現,木風看向自己的眼神愈發詭異了。

PS:第七十四章,也就是下一章的試煉中,將會出現很「奇妙」的生物。

(凡塵陰險的笑著)如果出乎了各位的意料,把你們手中的鮮花票票砸過來可好^_^ 這次二長老直接將佐青龍請進待客廳,至於其他人,那只有站在佐青龍身後了,他們畢竟只是晚輩,長輩談話,他們也不好坐着。

“不知青龍長老來我葉家做客時所謂何事?”二長老坐下後直接開口詢問,剛纔護衛已經給他介紹過面前這老者的身份,所以二長老也知道對方叫佐青龍。

若是沒有先前這些經歷,佐青龍必然會直接怒斥,要葉家交出葉銘,無論葉銘是否是兇手,他都會當場將其拍死,最終查出佐宇之死真是葉家人所爲,他必然要葉家滅族。

但如今看出葉家的不凡,他就必須權衡一下了,最終佐青龍選擇還算和氣的開口“我那不成器的小孫子,在離開葉家後就被人殘殺,我想詢問下貴家族是否知道些什麼?”

二長老心中一驚,他沒想到佐家來此居然是爲了這事,那他就不得不慎重對待了,一個不注意都會給葉家帶來大禍!

“不知貴公子是?”這種事二長老必須問清楚,佐家是個龐然大物,他可不想雙方之間有什麼誤會。

“佐宇,他還和貴府的葉銘有過沖突!”佐青龍開口,他也想從二長老這裏得知一些有用的消息!佐宇死得很蹊蹺與詭異,是被人一劍斬殺與葉府外,兇手沒有留下絲毫痕跡。

原本聽到佐宇二長老還有些疑惑,他只是感覺這名字有些熟悉!不過當聽到佐青龍後面一句後就瞬間想起來了…

數日前佐宇被李瑞斬斷一臂,這事在葉家鬧得沸沸揚揚的,二長老自然也聽說過一些!所以當佐青龍問起,他也是如實相告,將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訴對方。

而且還表明佐宇並不是死在葉府內,只是被李瑞斬斷一臂後驅逐出去,絕對沒有傷及性命!

“那是否能請葉銘出來對弈?”佐青龍蹙眉開口,二長老的回答他也猜到!

葉家的底細他也調查過,除了有兩位太上長老是先天武者,其餘的都是後天武者,這樣的實力就算想殺死受傷的佐宇也不可能做到毫無痕跡,而且殺了佐宇後連屍體都沒銷燬,葉家顯然不可能這麼蠢!

所以他也並不懷疑兇手是葉家,但葉家必定是知道些什麼。

二長老聽後有些爲難,因爲葉銘昨晚去了梅菲特的駐地,到現在還沒回來,難道要他此時去把葉銘拉回來?

就在這時,葉銘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找我有什麼事!”

葉銘剛回來,他聽護衛說了佐家來訪的消息,於是就過來看看,到門口是正好聽到在談論自己,所以直接開口走了進來。

“小銘,你來了正好!快給青龍長老說說你和佐宇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二長老見葉銘回來,立即雙眼露出精光,覺得這事可以解釋清楚了。

葉銘蹙眉,佐宇這人他當然記得,還沒有絲毫好感,若不是這幾日沒看見那渣渣,葉銘必定會暗中讓人將其收拾了!而他如今看到佐青龍的面容,發現與佐宇有那麼幾分相似,立即就明白對方是佐宇的長輩,佐宇顯然也是出了什麼事。

不過王八窩裏都出烏龜!能有佐宇那麼個人渣後代,這老頭顯然也不是啥好鳥,葉銘瞬間就對佐青龍一行人沒什麼好感了,很冷淡的開口“衝突的原因你可以去問拉菲公主,那人渣就算死了都不關我的事!你們若是想找茬,直接擺下‘仇怨擂臺’,我們葉家接着。”

葉銘這一席話說得佐青龍面色一陣青一陣白,他還第一次被一個晚輩如此不敬!不過自己孫子尿性他清楚,好色之極。對於第三皇女更是垂涎已久,也是因此才加入第三皇女的親衛騎士團!

雖然自己孫子有錯在先,但葉銘在自己面前如此侮辱佐宇,還是沒將他這個爺爺放在眼中,佐青龍當即冷笑開口“好好好!有志氣,那就‘仇怨擂臺’上解決這事。”

二長老張了張嘴想要調解一下,但最終還是比閉口了!葉銘的話顯然已經把佐青龍得罪死了,自己在開口也無濟於事了!既然自己是葉家人,那如今只能選擇支持葉銘了,胳膊肘往外拐的事他可幹不出來!

所謂的“仇怨擂臺”!就是兩個勢力解決仇隙的地方,又有生死擂臺的稱號,在擂臺上生死各安天命,就算將對手殺了敵方勢力也不能找其算賬,當然,這只是明面上…

帝國內家族無數,其間的恩怨摩擦自然不少,爲了解決這些摩擦又不想撕破臉皮血拼,就出現了“仇怨擂臺”這東西!恩怨擂臺也分等級:後天、先天、神魄!

不過大多是後天與先天,神魄級的恩怨擂臺很少出現,至於王者級的恩怨擂臺,那是想都別想,封王強者,整個帝國才那麼幾位,他們會用擂臺方式解決仇隙?


輸家必須放下仇隙,贏家還可以索要一筆資源當做賠償,也可以選擇讓輸方去完成一件事。

最後葉府的演武場成爲仇怨擂臺的場地,葉銘直接跳上去當做守擂人,站在擂臺上意氣風發,蔑視佐家的那些晚輩,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盡情表現出了自己的不屑!

葉銘這樣的作態讓許多人磨牙,恨不得上去撕了他,不過長老沒有開口,他們也不敢擅自行動。

“佐田你上去,別殺了對方,教訓一下就可以了!”佐青龍對一個少年開口,他並沒有在意葉銘這個後天武者,磐石城這麼個小地方的後天武者還真的不值得他在意…

“是!長老。”佐田恭敬開口,眼中露出興奮!他早就想教訓擂臺上這個狂妄的傢伙了。

佐田躍上擂臺,冷笑的看着葉銘,活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一副勝券在握的樣了。

葉銘蔑視佐田一眼,搖頭興趣缺缺的開口“你自己滾下去吧!你不是我的對手,交手也是找虐…”

沒辦法,這個佐宇才後天八階巔峯,如今的葉銘根本提不起交戰的興趣。

“小子!你找死…”葉銘的話刺激到了佐宇,他沒想到會被一個小地方的垃圾家族弟子如此無視,這絕對讓他受不了,當即衝向葉銘,全力打出一拳。

砰…葉銘擡腿就是無影腳一踢,佐宇只能看到一竄腳影,然後就感覺自己小腹被巨石撞了一下一般,痛的得快要眩暈過去,整個人直接倒飛出擂臺。

嘎嘎…靜!全場寂靜無比,這個結果誰也沒想到,葉銘居然如此輕鬆就一腳踹飛佐田,就算二長老也感覺是在做夢一般。

“還有誰?趕快的!小爺我趕時間,沒興趣和你們浪費青春。”葉銘站在擂臺上叫囂,說得下方佐家晚輩怒火中燒!

“我來!”終於有人忍不住不待佐青龍下令就又跳上來了。 第七十四章精靈族試煉開啟

兩天之後夜晚,正是精靈族試煉開啟的日子。蒼穹之上,一輪皓月照耀著精靈之森,使得精靈之森蒙上了一層輕紗。

精靈族的試煉,每十年開啟一次,每次持續一個月的時間。參加精靈族試煉的,有精靈一族挑選出的一千名中位,還有著各個王國來到這裡的幾十名下位王者弟子。

試煉開啟的地方,是一處由無數藤蔓交織而成的平台,位於萬丈高空,周圍雲朵漂浮。平台周圍環繞著巨樹,高達十萬丈。

借著月光,北辰宇環視四周,只見那木原在打量著自己三人,目光陰冷。突然,北辰宇感到一股詭異的能量波動要侵入自己的身體,但是被天生符文擋住了。

面無表情,北辰宇不動神色的將那股能量截住。眼角餘光掃過,北辰宇發現木原的目光中掠過一抹得逞之色。腦海中靈光一閃,北辰宇知道,應該是木原動了手腳!

天生符文震動,天賦能量轉化為真實之眼的能量。北辰宇使用天賦能量將那股奇異能量包裹,不多時便得出了結果。這是一種追蹤能量,只要種下這種能量,就能掌握對方的大概位置!

北辰宇嘗試了一下,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驅散這種能量!目光中有幾分陰沉,北辰宇臉色很是不好看。自己面對那木原還能嘗試著一戰,可是木風和落影就很危險了!

信念轉動,北辰宇計上心頭,當即神魂烙印練習晴荒,「晴兒,如果你的戰蟲死了,你能不能感應到它們的方位?」

「可以呀,等級越高感應越明顯。只不過要是在空間物品里就不行了。」

聽到晴荒的話,北辰宇又道:「你用兩頭八級戰蟲,將他們煉化成飾物。」

「哦,知道啦!」晴荒點點頭,不多時,北辰宇的手中便出現了兩枚粗劣的墜飾。

轉向落影和木風,北辰宇將兩枚墜飾遞給他們,「你們兩個帶著這個,千萬別丟了!」

疑惑的看向北辰宇,二人將墜飾收起。北辰宇又道:「記住了,千萬不能丟了!等到了裡面,就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來,戴在身上。」

「這個是定位的?」落影開口問道。北辰宇點點頭,「不過只有我才能感應到你們兩個,你們不行。」

二人點點頭,表示聽懂了。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安靜!」

三人轉身看去,只見一名身著祭祀法袍的精靈女子懸浮在半空中,手中持著一支法杖。木風小聲給二人介紹著,「這是我們精靈一族的傳奇祭祀,王者境界。」

精靈女子的神情莊嚴肅穆,整個身體沐浴在聖光中,「試煉,開啟!」

隨著話音落下,精靈祭祀周身開始不斷地湧現出符文,構築為一輪明月,將她籠罩在內。高天之上,月華之力降臨,向著精靈祭祀涌去。

精靈祭祀身上的那輪明月越發璀璨,漸漸的越飛越高。眾人仰視著明月,只見明月之上,驟然噴涌一道光柱,向著高天之上擊去。

咻咻咻!!!

接連不斷的破空聲響起,十二棵巨樹之上,都有一道光柱激射而出,向著中央那道光柱擊去。

轟!

伴隨著轟的一聲,十三道光柱在半空之中匯聚。一顆月華凝成的球體成型,不斷的擴大著。精靈祭祀身上的月華之力漸漸地消逝,全部注入那顆球體中。

知道擴大到了百丈,那顆球體驟然收縮,化為十丈。隨之產生的,是一處平整到了極致的空間裂口。通過這個球形的空間裂口,眾人可以看到另一邊是茫茫的白霧。

隨著精靈祭祀一聲令下,中位強者紛紛向著那個裂口飛去。臨走之前,木原冰冷的目光從北辰宇三人的身上掃過。

精靈祭祀素手輕揚,北辰宇這些王者弟子也都離地而起,沒入了空間裂口。

這處空間裂口連通著不知何處,北辰宇沒入空間裂口后,直接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再回首,空間裂口已經看不見了,不知在何處。等到試煉結束后,就會被傳送出去。在此期間,能夠在這裡獲得多少造化,全看自己的本事。

先前了解的試煉內容一一浮上心頭,北辰宇知道,只有一些零星的資料。這裡其實是精靈一族曾經的王都。這裡被一種詭異的能量詛咒,上位之下的精靈族人抵抗不了詛咒,大都變成了怪物。


故此,精靈族索性遷都,將這裡永久封印了起來,不過依舊留著很多寶物。這就是北辰宇所知道的全部信息,其他的一概不知。

北辰宇此時是在一處藤條上,他們被傳送到的,是最外圍。深處的怪物極其強大,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嘶……」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