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呢,」蕭宇繼續的調戲道,

寇門要哭了:「別這樣嘛,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要欺負我一個弱勢之人嘛,大戰這玩意,多我一個少我一個,根本就沒有什麼影響是吧,我去了,說不定還會拖累別人,那樣多不好,所以,我還是堅決的不去參加大戰,這樣,我也不會拖累別人了,不拖累,那就是一種貢獻啊,所以,我一定要將這種貢獻做到底,你們都別拉我,我寇門就是這麼一個喜歡做貢獻的人,」

「喂,那位哥們,咱們初次見面,第一次認識,你就不能給我寇門點面子嗎,你做一個嘔吐的動作,幾個意思啊,難不成見到了我這樣的美男子,令你感到羞愧,你有這樣的覺悟,那也是挺好的了,」

「喂喂,有話好好說啊哥們,君子動口不動手,你擺這樣的手式什麼意思,好好好,我讓你,不說了,」

寇門雖然嘴裡說著不想去參加大戰,可是也沒有要走的意思,還是緊緊的跟著石炎,石炎也懶得多說什麼,這傢伙願意跟就跟,不願意跟,他想走也沒有人會留他,拿寇門,石炎一直也只是當朋友,不是將他當生死兄弟,

「咦石炎,你們不是要去參加大戰嗎,你這個方向,好像不是去戰場吧,」寇門忽然又是問道,

人族跟曲減一族對戰之地是九天之地跟無盡之地的交界地帶,那裡地勢最為空曠,最適合大規模的大戰了,人族的大軍,現在也是駐紮在那裡,跟曲減一族大軍已經對峙了一年之久,大大小小的戰鬥也發生了不少, 紫虹天,算的上是九天之中位置最靠中的位置,不接十地,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紫虹天一直以來,都算是非常的繁榮,鮮有戰亂,

九玄宮,在紫虹天的地位非常的特殊,紫虹天跟蒼玄天不同,並不是分十二洲,而是有著十二聖地,每一個聖地差不多就是統領著炎黃洲這樣一個洲的疆土範圍,但九玄宮,並不是屬於十二聖地,但很奇怪的是,九玄宮在一些強者心中的地位,其實不會在十二聖地之下,九玄宮,與世無爭,虛無縹緲的仙子一般,

九玄宮,只收女弟子,九玄宮也禁止任何男人踏入半步,

而且來說,九玄宮的宮門所在,在無數人眼裡都是一個迷,因為沒有幾個人真正知道九玄宮在哪裡,石炎來到了紫虹天,但卻也不知道九玄宮在哪裡,所以,石炎來紫虹天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打聽九玄宮的所在,石炎也是直接的來到了紫虹府,不過剛來到府門之前,就被幾名紫虹府的弟子給攔住了,

「這裡是紫虹府,你們速速離去,」一名紫虹府的弟子威嚴的喝道,這是一名神通五重境的弟子,實力也算是非常的不錯了,

寇門很是牛氣的沖著那兩名弟子喝了一句:「沒長眼睛啊,連石炎都不認識了,快點,去叫個像樣點的人出來說話,最起碼也要個長老什麼的,快去快去,你們的級別實在是太低了,」

寇門的話,也頓時的讓那兩名弟子一陣怒目相視,凶戾的眼神掃了過來,跟在石炎身邊,寇門現在也是牛氣了許多,也是渾然的不將那兩名弟子放在眼裡,

石炎面帶微笑的道:「兩位朋友,不知道能不能幫我通傳一聲,我想見紫虹仙子,我跟她相識,你只要說我來了,我相信她會出來見我的,」

紫虹天的人其實石炎認識不少,不過印象最深的自然就是紫虹仙子了,而且石炎覺得紫虹仙人為人不錯,關於九玄宮的事情況紫虹仙子,應該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其實石炎倒也沒有想到,九玄宮的消息這麼難打聽,先前石炎就打聽了好一會兒,也沒有問出什麼確切的消息出來,所以,這才迫不得已的來了紫虹府,想從這裡得到九玄宮的消息,不然的話,石炎也不會上門了,

聽到石炎要找紫虹仙子,那兩名弟子臉上頓時的露出了鄙夷之色了,很是唾棄的斜看了看石炎,然後對石炎揮了揮手,像是趕雞一般的道:「走吧走吧,早就猜的到你是來找紫虹仙子的了,每天像你這樣的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我們都見膩了,你們,就別在這裡晃幽著了,快點離去,否則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我們的耐心,也是很有限的,」

「哼哼,這年頭,什麼樣的人都缺,就是從來不會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人,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幅德性,哼,還一開口就是要見紫虹仙子,紫虹仙子要是這麼容易見到,那她每天都不要修練了,」另一名弟子,也是一陣嗤之以鼻的道,

「嘿,無量你個邪了,我這個爆脾氣啊,說誰癩蛤蟆,說誰呢,」寇門擼起了袖子,一幅很生氣的樣子叫喝了起來,

那兩名弟子見寇門還敢在這裡叫喝,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那名弟子也是怒哼了一聲:「真是找死,」

說著,那名弟子就是走了出來,向寇門逼了過來,顯然是要對寇門出手,寇門見狀,馬上的就躬到了石炎的身後,將石炎往前面一推:「石炎,打架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石炎也是沒好氣的剜了寇門一眼,這個傢伙明明有著神通六重境初期的境界,怎麼還能被一名神通五重境初期的人給嚇退了,這傢伙的膽量,到底是要有多小啊,

火焰至尊可也是個爆脾氣,大步的邁了出去,一下子就來到了那名弟子的身前,那名弟子被火焰至尊那強大的氣息一衝,也是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心中一陣驚駭,彷彿嗅到了可怕的危險氣息襲湧上來,這種感覺,也是讓他非常的不舒服,有些惱怒,


「怎麼,還想在這裡生事是嗎,你們是想找死不成,」那名弟子喝道,

火焰至尊一揮手,竟然直接的就將那名弟子給一把提了起來,掐住了那名弟子的脖子,像是抓小雞一般,將那名弟子高高的舉在了高空之中,那名弟子也是拚命的反抗,但卻是發現他所有的力量都使不出來了,一有股力量無形的壓制住他,將他束縛著,所以,他也是只能被火焰至尊這樣的提著,卻沒有了反抗之力,

另一名弟子見狀,也是一陣驚色,驚吼了起來:「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紫虹府門口鬧事,真的是都不想活了嗎,快點住手,把人放了,別釀成了大錯,」

火焰至尊自然不會理會,一臉玩味般的看著那名弟子,火焰至尊可是入道境的存在,大帝之姿,放眼整個玄靈大陸,又有誰能夠奈他的何,區區一名小小的弟子罷了,他就是殺了,紫虹府也不敢放個屁,

石炎道:「火焰,算了不要殺他,他只是一個小人物罷了,」

火焰至尊也是隨手的一甩,將那名弟子給扔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了數百丈之外去了,兩名弟子,也是迅速的匯聚到了一起,他們也是知道眼前這些人,來者不善,並不是簡單的人物,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他們轉念一想,也是馬上想到了一個可能:「黑暗勢力的爪牙,」想到了這個可能,那兩名弟子對視了一眼,便是一人向紫虹府裡面跑了進去了,

此時的虹紫府,也不像是之前的紫虹府,大量的強者都是去加入了人族的大軍之中,對抗曲減一族的大軍,所以,現在紫虹府上,其實像樣的強者,已經是沒有幾個了,只留了一些鎮守府門的坐鎮強者,

很快,一大群穿著紫色盔甲的身影從紫虹府沖了出來,數量足足有過千之多,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氣勢不凡,一看就知道是一名封侯的強者,他帶領著這一支軍隊,氣勢還算是不錯,

剛才守門的弟子也是馬上的走了過去,對那名封侯的強者道:「茵蘿大人,這些人來者不善,恐怕有什麼別的企圖,」

茵蘿侯的目光也是落到了石炎他們幾人的身上,以他的眼界,自然一看就看的出來石炎他們幾人非常的不凡,讓了都完全的看不透,這讓他的眉頭,也是不由的深皺了起來,心中,也是有了一些疑惑,這些人,真的是黑暗勢力的爪牙嗎,看起來,好像也不太像,只是,如果不是黑暗勢力的爪牙,那來紫虹府鬧事,又是意欲何為呢,

現在紫虹府也已經沒有多少的力量,所以茵蘿侯也是一臉的凝重,道:「幾位,不知道來我紫虹府,是所謂何事,」

石炎道:「茵蘿侯,剛才只是一點小誤會,我們不是黑暗勢力之人,我叫石炎,我跟你們紫虹仙子是舊相識,此次來,是有些事情想要找紫虹仙子,所以還望通傳一下,如果紫虹仙子不願意見我,那我離開便是,我們並無惡意,不用把事情鬧的這麼僵,」

「茵蘿大人,每天都有不少人想要見紫虹仙子,都是這麼說的,」那名守門的弟子道,

茵蘿侯馬上沖他怒吼了一聲:「住嘴,」

被這麼一喝,那守門的弟子也是懵掉了,什麼情況,

茵蘿侯也馬上一臉客氣的道:「原來是石炎小友,久聞大名,今日才得一見,真是幸會幸會,紫虹仙子,也是常提及你,要見紫虹仙子,那恐怕不行啊,因為紫虹仙子已經去戰場了,所以不在我紫虹府中,」

石炎眉頭微挑了一下:「不在紫虹府中,這樣,那倒也沒有什麼,我來找紫虹仙子,本也是有些關於九玄宮的問題想問下他,不知道茵蘿侯知不知道九玄宮在哪裡,我有些事情要上九玄宮,如果知道,還望告之一二,石炎感激不盡,」

「九玄宮,你要尋找九玄宮,」茵蘿侯也是微一楞,看了看石炎,才搖了搖頭道:「九玄宮一直都是非常的神秘,知道九玄宮在哪的人非常的少,我還確實不知道九玄宮在哪裡,這種機密,我也難接觸的到,」

石炎眉頭又是皺了一下,連一名封侯都不知道,那想要找九玄宮,還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石炎也是又問道:「那你們紫虹府現在有什麼人知道九玄宮在哪裡的,不知道能否幫我引薦一下,」

「這個,,」茵蘿侯也頓時一臉的為難了起來,要說肯定知道九玄宮一些消息的,那就只有封王的存在了,現在紫虹府中,也就只有那麼幾名封王的存在了,可是他只是一名小小的封侯,他哪裡能請的動封王的存在,再說了,他知道石炎,也只是因為他知道九天大戰中是一個叫石炎的人奪得了第一,所以他才記住了石炎,

可是石炎自然也不可能拿石炎當封王存在來對待了,

「這個真的很抱歉,封王的存在或許知道一些情況,可是我人言卑微,想請動封王,那是太難了,」茵蘿侯道,

石炎自然聽的出來,茵蘿侯不想為自己去麻煩,這個情況確實讓石炎有些無語了,

火焰至尊可是個爆脾氣,道:「主人,別管那麼多了,既然他們不肯,那我們就自己來吧,不就是一名封王嗎,我就不信還震不出他來,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

說完火焰至尊也不管石炎同不同意,身體直接的衝天而起,然後對著紫虹府張開了巨口,一道驚天動地的吼聲從他的嘴裡咆哮了出來,將整個紫府虹都完全的震響了,不僅是如此,而且這聲音里,而蘊含了可怕的力量噴涌而出,讓所有人都是為之驚震, 茵蘿侯都是嚇的不由自主的後退.臉色慘白難看.那些士衛.更是嚇的趴在了地上.

「好可怕的聲音.好可怕的氣息.這絕對是可以堪比無上王的氣息.不對不對.比無上王還要可怕的氣息.怎麼會這樣.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茵蘿侯也是嚇的不輕.怔怔的看著火焰至尊.真的是被震住了.

他堂堂的封侯.此時也是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出來.看向火焰至尊的眼神.也是有了幾分驚恐.光是這聲音中散發出來的氣勢.就已經讓他知道.他絕對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眼前之人太強大太可怕.恐怕光是氣勢.就足可以碾壓他了.

整個紫虹府.都被震動了.

一道道身影.也是飛了出來.紫虹府深處.幾道身形衝天而起.向著這邊飛了過來.為首的是三名發須皆白的老者.一個個都是活了過千年的老古董.活化石.這三人.也都是封王的實力.三名神通九重境的無上存在.三人一來.目光也是看向了火焰至尊.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火焰至尊很是不屑輕挑的掃了三人一眼:「想請你們出來.還真不容易啊.真是狗眼看人低.我家主人如此客氣的找你們.卻被你們一個個的刁難.要不是我主人仁慈.我早就吃了你們了.」

石炎道:「火焰.不得無禮.」

聽到石炎的話.火焰至尊這才努了努嘴.不再多說了.

而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是驚愕無比的看向了石炎.剛才那麼凶煞的人.竟然是這名少年的追隨者.喊這名少年為主人.三名老者的目光.也是深邃的打量著石炎.想要看穿石炎似的.這名如此年輕的少年.他們確實不知道是什麼來頭.但是.他們卻是感覺.有些看不透這名少年.所以.這讓他們心中.也是無比的疑惑.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一名白髮老者目光看向了茵蘿侯.茵蘿侯也是很艱難的道:「這名少年是石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石炎.你就是石炎.」三名白髮老者這才知道了石炎.

石炎點了點頭道:「對.三位前輩.在下正是石炎.剛才多有冒犯.還望見諒.晚輩此舉.也實在是迫不得已.晚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還望三位能夠幫忙解答一下.」

三名白髮老者看到石炎的態度如此的客氣.本來的戒心也是打消了幾分.一名老者問道:「石炎小友.你有什麼事情.就儘管說吧.」

石炎道:「是這樣的.我在尋找九玄宮的消息.晚輩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去九玄宮.不知道三位前輩能事告之晚輩九玄宮的所在.晚輩必定感激不盡.」

石炎的問題.也是讓三名白髮老者一楞.好半晌才問道:「僅此而已.」

「對.僅此而已.」石炎點了點頭.

那名老者才道:「這是小事而已.這樣吧.說你們可能也不好找.我親自帶石炎小友過去吧.這點小事.舉手之勞罷了.是我們的人不懂事.回頭我會好好的處罰他們.這件事情.我代他們向石炎小友說聲抱歉了.」

石炎一笑.對方既然這麼客氣.石炎自然也是要回之一笑:「前輩客氣了.只是一些小誤會罷了.也沒有什麼.既然前輩肯不辭辛苦.那晚輩就更感激不盡了.有前輩帶路.那自是最好不過了.」

那名老者點了點頭:「那.那便走吧.請.」

有這名封王的老者帶路.不出三天石炎一行人便是找到了九玄宮了.來到九玄宮前.石炎也是不得不感嘆:「怪不得都說九玄宮無比的神秘.果然是如此.想要找到九玄宮.那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怪不得.我問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九玄宮在哪裡.九玄宮.也真是頗有幾分神奇.一個勢力.能做到如此.甚是難得.」

那名老者也是點頭:「對.確實是如此.絕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九玄宮在哪裡.聽過九玄宮的人.都不會有很多.九玄宮.一直以為都是這樣的神秘.讓人有種高不可攀的感覺.這.或許就是九玄宮的特色所在吧.我跟九玄宮雖然算不上有什麼交情.不過也算是認識.倒也是能夠說上幾句話.不如我就送佛送到西.我帶你們上九玄宮吧.或許九玄宮能給老夫一點薄面.」

石炎一笑道:「那就多謝了.」

很快.石炎一行人便是來到了九玄宮的宮門之前.頓時有一名女守門弟子發現了石炎他們.也是馬上的出來道:「幾位還請留步.這裡是九玄宮.任何男士不得踏入宮門半步.」

整個九玄宮.也是有著歷害的陣法守護著.這宮門.可也不是隨便能進去的.

白髮老者看向了那守門女童道:「小姑娘.老夫乃是紫虹府的望相王.老夫有些事情要找你們九玄宮的也惟王.還請去通報一聲.」

那女童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白髮老者.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才道:「好.那你們就在這裡等著.不許踏進半步.我這就去通報.」

「好.我們就在這裡等.」白髮老者點了點頭.對一個小女童.他倒也很是客氣.白髮老者轉頭對石炎道:「石炎小友.這就是九玄宮的宮規.任何男子不得踏入這宮門半步.否則必定會惹得九玄宮大怒.到時候就後果不堪設想了.就是老夫.也得乖乖的在這裡等著.」

「什麼破規矩.不就是一個破門.本至尊隨手就給撕了.」火焰至尊卻是不屑的道了一句.

石炎輕喝道:「火焰.不得無理.」

既然是人家的宮規.那遠來是客.自然要尊守.石炎看著九玄宮中.心情也是有些激動了起來.心中也是充滿著期待感.腦海之中.更是閃出了青青的畫面.那是幾年前的青青.這幾年來.石炎一直要做的事情.救父親.替母親報仇.也都完成了.現在.就剩下最後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到青青.在石炎心中.青青的地位.也是沒有人可以替代的.

「幾年不見了.青青你還好嗎.九玄宮也算是神秘強大.你能有幸拜入九玄宮中.也是你的造化.幾年過去了.不知道你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石炎心中.也是在想著.

等了好一會兒.一名猶如仙女般的中年婦女便是跟著女童走了過來.不過臉上.卻是寫滿了滄桑.看的出來.歲月在她的身上已經留下了許多痕迹.這是一名封王的存在.顯然也是一名活了很久的老古董了.

「也惟王.別來無恙了.」望相王一抱拳道.

對方也是對望相王點了點頭:「望相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了.望相王.你可是稀客啊.今天帶這些小傢伙們來.是所謂何事.」

望相王指了指身邊的石炎道:「這位是石炎小友.是他有事情想要找九玄宮.具體什麼事情.那就要問他了.我.只不過是個帶路人罷了.」

能讓望相王帶路.也惟王目光也是落到了石炎的身上.如此年輕的小子.本來她完全可以無視.只不過她卻從石炎的身上看到了讓她琢磨不透的氣息.這讓她.也是一臉疑惑了起來:「如此年輕紀紀.實力卻是深不可測.當屬曠古之才.石炎.這個名字.倒也好像聽說過.不過..你來我九玄宮.又是所謂何事.」

石炎道:「也惟前輩.是這樣的.幾年前.九玄宮有位前輩在炎黃洲玄空郡一處邊緣之地帶走了一名女孩.名叫青青.光時前輩帶走青青這時.就說她是來自九玄宮.我是青青的哥哥.這些年來.我都在尋找九玄宮.希望可以再見到我妹妹青青.所以.我也是找上了門來.還想問一下.青青不知道可否在你們九玄宮.」

「青青.這件事情..你就得問她的師傅青玄了.」也惟王也是微微的嘆了口氣道.

看到也惟王的反應.石炎的眉頭也頓時的一皺:「前輩.莫不是青青出了什麼事情.」

也惟王看了看石炎.才道:「你等一下.我通知了青玄.她會過來的.有什麼事情.你問她吧.她最清楚.」

石炎心中不好的預感.也更濃了幾分.這讓石炎原本好的心情.也頓時的冷到了谷底.

等了一會兒.有一道年輕而又漂亮的女子走了過來.絕對看一眼就會讓人痴迷上.看模樣.也就是三十的樣子.但卻是猶如九天玄女一般.她的身上有是有著超凡脫俗的氣質.

「青玄前輩.你就是青青的師傅是嗎.當初是你在炎黃洲玄空郡的邊緣一個叫青劍宗的地方帶走了青青是嗎.」石炎急切的問道.

青玄王一臉的冷漠.冷漠中還帶著傷感.看了看石炎.才道:「你就是石炎.我經常聽青青提起過你.說你是她世上唯一的親人.是她的哥哥.不錯.當初是我將青青帶走的.不過青青現在.不在九玄宮中.她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遙遠到你沒有辦法找到的地方.不過你放心.青青現在很好.也很安全.你不用為青青擔心什麼.」

石炎微一楞.很遙遠的地方.那是哪裡.

不過今天石炎就是為青青而來的.見不到青青.那最少也要知道青青到底在哪裡:「青玄前輩.我是青青的哥哥.我是她的親人.我想.我意義有權力知道.她現在到底在哪裡.幾年不見她.不可能青玄前輩你說一句青青現在很好.現在很安全.我就要離開.我今天來.就是為青青而來.所以.還望青玄前輩.你能把話說明白一點.我想知道青青到底在哪裡.我想去找青青.想見見她.」

「只有見到了青青.我才會完全的放心.完全的安心.見不到青青.我是不會罷手的.」

青玄的柳眉.也是微微的蹙了一下.看著石炎.好半晌才道:「不是我不肯告訴你.而是這裡面涉及一些我九玄宮的秘密.所以不能夠隨意的告訴你們.我是青青的師傅.我視青青為我親生女兒.我不會騙你們的.」 石炎搖了搖頭道:「青玄前輩,並非我不相信你,只是青青是我的親人,是我的摯愛,我的心情,希望青玄前輩可以理解一下,今天我既然來了,那我就一定要知道青青到底去哪裡了,如果因為你們一句這是關乎到你們九玄宮的秘密,我就不能過問的話,那恕我不能接受這個理由,如果你們九玄宮一直用這樣的理由來回答我的話,那是不是我這一輩子都別想見到青青,」

青玄王和也惟王也是看著石炎,顯然兩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不悅之色,

青玄依然是一臉冷漠的道:「石炎小友,該說的,我也都說了,我能向你保證的,就是現在青青很好很安全,至於你非要讓我告訴你青青去哪裡了,那我確實不能夠告訴你,你若不相信,非要執意尋問,那我也還是不能夠告訴你,青青是我的徒弟,我關心她不會比你關心她少,好了,你們走吧,」

石炎也是有些怒了:「走,我剛才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今天我既然來了,那就一定會問個清楚,讓我就這樣走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青玄前輩,我敬重你,但還是不要如此的搪塞我,」

也惟王也是有些責怒的對望相王道:「下次再是隨便亂帶人來我九玄宮,別怪我跟你翻臉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