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格萊奧和雪萌還沒出來。」尤米娜雙手掐腰,看著霧氣瀰漫的臨晴樹林。

格萊奧拉著雪萌的小手慢慢往前走著,「千萬別跟我走散了。」

「格萊奧哥哥,我什麼也看不見。」雪萌跟著格萊奧的步子,她要把步子邁得很大才能跟上他。

「那就拉緊我……誒?雪萌?」格萊奧先是對小姑娘叫對自己的名字而高興,繼而為她忽然鬆手而著急起來,「聽見回答?」

「我在這裡。」雪萌跟上他,在白色的霧氣里露出她白色的小腦袋。

格萊奧撇著嘴搖了搖頭,然後把她抱了起來。

……

「終於走出來了。」他長吐了一口氣,把雪萌放下。

「那我們繼續往前走吧。」尤尼卡聳了下肩,然後拉住妹妹的手往前走。

大家也都跟上。

岔路口。

大路的兩旁鮮花明媚,小路光禿禿的而且前方有些陰沉。

「按照一般作者的套路,應該走小路,大路一定有問題。」艾辛格單手掐腰。

「但是卡萊的套路往往跟一般作者不太一樣,所以我們還是走大路吧。」伊蘭迪無奈地聳了下肩。

【卡萊表示非常無辜。】

這一路上不是沼澤就是陷坑甚至還有比格星上最奇特的一種類似於地球馬蜂的昆蟲生物,他們幾個一路小跑簡直要死要活,並且路越走越窄最後只能一個一個單行前進了。


「這又是什麼套路啊!!!」伊蘭迪抱緊懷裡的雪萌儘可能去保護她。

【卡萊:只是因為大路看起來好走啊】

……

總算逃出這鬼平原,大家癱坐在地上一個勁兒地喘氣。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了伊蘭迪。」凱兮半開玩笑地說道,不禁氣笑。

「都是因為卡萊的套路!」

【卡萊:表示不承認】

他們下一步要面對的是一片大——湖。

「瑞爾斯要求什麼來著。」「不能使用能量,不能飛。」

「這游過去得多長時間啊!」艾辛格瞬間懷疑靈生。

「下水。」凱兮淡淡地說了這麼兩個字,然後就照做了。

大家互視一下,便也都入水了。

水涼得刺骨,一時間的確難以適應。在水下身體凍得發僵,好一會兒才能動起來。


冰系的尤米娜和雪萌相對就自由多了。

精靈在一般情況下是能夠在水下呼吸的。可是這裡的水好涼,吸進肚裡的涼氣簡直要把牙都冰倒。

「嘶嘶嘶嘶在這兒游個泳恨不得把靈凍死媽耶……」艾辛格划動著雙臂,猛地一探頭出水吸了口氣,目光迅速掃過前方。

唉,前路遙遙啊~

「看來我們不是凍死在這兒就是累死在這兒要麼就是淹死在這兒了。」伊蘭迪打趣道。

「別開玩笑了,小姑娘游得都比你好。」尤尼卡看著尤米娜和雪萌齊頭並進的樣子感覺又好氣又好笑。

……

上岸。風一吹,冷得刺骨。

大家一起發了會兒抖。

雪萌用力甩了甩她白色的小腦袋,短髮上的水珠四濺開來。

「別這樣,有個女孩兒樣子沒。」格萊奧揉了她一把。

雪萌盤膝坐在格萊奧旁邊,抬頭對他笑了一下。

真好看……格萊奧眨了眨眼,看著她的頭髮慢慢變干,重新蓬鬆得像個小蘑菇。

「待你長發及腰,娶你為妻可好。」他湊近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雪萌只是晃了晃腦袋,沒有說話。

「太陽開始西沉了……」格萊奧的眸子里蒙上一層燦紅,「我們繼續吧。」

大家重抖精神,奔向最後一道障礙——

一座接近垂直於地面的山。

格萊奧暗暗鬆了口氣。地面系精靈,爬山大概沒問題吧。

出發。

折騰了一整天,基本上都已精疲力盡,感覺手上腿上都提不起勁來,很累,很吃力。

格萊奧的精元又隱隱作痛起來。他深吸了一口氣,一個手滑,狂風便從身下直衝而來。

伊蘭迪眼疾手快地抓住他的手腕,自己卻也因體力缺乏有些力不從心,「格……格萊奧,別管什麼試煉了,保命要緊……快,飛上來……」

「……」格萊奧勉強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別逞強!先保命!快飛上來!」伊蘭迪的手抖了起來。

「我……是半個地面系精靈……」格萊奧的手一點點鬆開,「沒有助力點……根本就飛不起來……」

「不不不不不!別放棄!」伊蘭迪抓緊了他。

雪萌也扭過頭來看著她,蓬鬆的短髮被山上的冷風吹得飄搖起來。

格萊奧不自覺地又抓緊了伊蘭迪的手,他的確很想繼續活下去。

可是再這麼膠著下去,他和伊蘭迪會一起墜落。


艾辛格和尤尼卡慢慢地湊過來,一個扶住伊蘭迪,另一個抓住格萊奧的另一隻手。

慢慢地,大家都得救了,只是過程有點艱難,有點長。

……

當大家都回到基地的時候,已是披星戴月了。

瑞爾斯站在門邊,顯然不是很滿意。

「……我們沒有按時完成任務。」伊蘭迪低下頭。

大家也紛紛低下頭。

「但至少你們完成了。這就不錯。」瑞爾斯笑了笑。

大家馬上歡呼擊掌。

「不過——」

驟停。

「沒有按時完成任務,要受罰的。除了雪萌,明天你們每個精靈五百個俯卧撐,女孩子一百個。」

「這不公平……!」「執行命令!」 ……

尤米娜和凱兮休息著酸麻的胳膊看那幾個男生做俯卧撐。

尤尼卡第一個做完無壓力,喝了點水然後坐尤米娜旁邊。

「三百七十一……」艾辛格查著數量,累得頭暈眼花。

「雪萌,我能不能先歇會兒?」「不行,瑞兒子爺爺讓我看著你們!」

雪萌盤膝坐在他們正前方的地方,雙手很放鬆地搭在腿上,眨巴著那雙與布萊克神似的眼睛。

布萊克的眼睛里是冷氣,她的眼睛里是柔軟和調皮。

「四百二十三,四百二十四……」伊蘭迪賣力地進行著,「長痛不如短痛,趕緊做完再說……」

瑞爾斯無奈一笑。

格萊奧做完五百個趴在地上累得爬都爬不起來。伊蘭迪把他扶起來拖到椅子上坐。

大家都累得要命的時候,伊蘭迪還逗著雪萌玩。過了一小會兒,他把雪萌帶到格萊奧旁邊讓他陪雪萌,然後去到瑞爾斯面前。

「我覺得你的訓練不公平。」

「你覺得你們這些血氣方剛的男孩子能跟凱兮、尤米娜比?」瑞爾斯抿了一口茶。

「不,我指的不是這個。」伊蘭迪的眉頭微微蹙起,「我發現你的訓練內容,是針對戰鬥系精靈的。」

瑞爾斯點了下頭。

「艾辛格可以適應得很好,但我們很難。尤尼卡已經修鍊了很久,本來就比我們高好幾個層次的水平。」伊蘭迪單手掐腰,「我明顯地感覺到,格萊奧根本受不了這種強度的訓練。簡直是要了他的命!」

「能意識到這些,說明你的水平的確不錯。」瑞爾斯寓意不明地一笑。

「所以呢?」伊蘭迪不解地看著他。

「你是個好隊長——」瑞爾斯話鋒一轉,「接下來的訓練,強度由你根據你對自己的隊員的了解,來確定。」

伊蘭迪睜大了眼睛。

「很不錯哦,比蓋亞聰明多了。」瑞爾斯拍了拍他的頭,離開了。

伊蘭迪內心一陣凌亂。

此時格萊奧在和雪萌玩我做你仿的遊戲。

格萊奧支起胳膊來了個倒立。

雪萌也像他那樣來了個倒立,然而她剛直起身子,小裙子就滑了下來。於是她趕緊撐開雙腿把裙子撐住。

格萊奧像意識到什麼似的,莫名臉一紅。

「下一個動作是什麼?」雪萌期待地看著他。

「我想想。」格萊奧眯著眼睛想了想,忽然舊傷發作,胸口猛地刺痛了一下。他下意識地捂住精元部位,一頭栽倒在地沒了知覺。

雪萌也學著她的樣子躺地上。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