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床榻之上,六皇子羅斯林正在做著美夢,卻是被一陣焦急的呼喊聲給驚醒了。

「混蛋,竟然敢吵醒本殿下的美夢,不想活了是不是?」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羅斯林便是一陣大罵。

「皇子殿下,大事不好了,那個小王爺已經到了寢宮前,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找到這裡來的!」一個體形有些單薄的男子趴伏在地上,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小王爺?哦,那個傢伙還沒有被抓起來么?」羅斯林先是一愣,然後反問道。

他看起來並不怎麼擔心,畢竟這裡可是他的地盤,光是侍衛就有多達數千人,更別說一些特殊的高手了。

「回稟殿下,那個小王爺的實力甚是了得,已經不知打敗了多少侍衛,再這樣下去,我怕會危及到皇子殿下您。」

「笑話,區區一個小王爺,難道本皇子還怕了他不成。」

「可是……」

「不要再羅嗦了,那些侍衛就是一群廢物,不過沒關係,我還有四大金剛在,就算那個小王爺有三頭六臂,也休想接近這裡。」羅斯林得意地笑了笑。

說起那四大金剛,原本是他的父親強行安置在他身邊的,說是保護他寢宮的安全,其實是監督他的一舉一動。

羅斯林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平日里並不給那四大金剛好臉色,甚至還經常刁難,雖然他不喜歡,不過不得不承認,那四個傢伙的實力確實厲害。

沒有想到今天,那四個傢伙竟然派上用場了!

「本殿下有些餓了,快去給我準備吃的!」羅斯林打了個哈欠。

就在這時,「噔噔噔」一陣腳步聲響起,一個侍衛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報——」

侍衛單膝跪地。

「什麼事,是不是那個小王爺被我的四大金剛給收拾了!」羅斯林翹著二郎腿,抓起宮女端來的水果吃了起來。

「啟稟殿下,四大金剛已經敗北,身受重傷!」

「你說什麼,咳咳,你再說一遍?」羅斯林被嗆到了,一陣咳嗽,瞪著一雙大眼睛,直接從床榻之上站了起來。

那侍衛只好又重複了一遍。

「不可能,我的四大金剛怎麼可能會輸,一定是你假傳消息,一定是這樣的!」

羅斯林開始顯得六神無主起來。

「屬下句句屬實!」侍衛趕忙說道。

「那個小王爺呢,他……他現在在什麼地方?」羅斯林突然感覺後背冒起涼風來,終於意識到了危機接近。

「據說小王爺已經進入了寢宮,正在搜尋殿下您的下落。」

「什麼?他……他已經進來了,你們這幫廢物都是幹什麼吃的!」羅斯林的額頭上開始出汗了,猛地將手中吃了一半的水果砸向單膝跪地的侍衛。

「怎麼辦,這下怎麼辦才好?」羅斯林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殿下,食物已經準備好了!」一個宮女從外面走進來稟報。

「滾!現在還吃個屁!」羅斯林咆哮一聲,他愈發地覺得不安起來。

「不行,我不能再待在這裡,我要去找我的父王!」

這個時候,羅斯林想到的靠山只有他的父王秦子政,他相信,只要到了父王的面前,那個狗屁小王爺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放肆。

為了怕與東方修哲撞見,羅斯林選擇了走後院偏門。

可是,他還是小看了東方修哲的搜尋本領。

剛到後院,他便被東方修哲給截住了。

「我說皇子殿下,你如此匆忙是去哪裡啊?」

東方修哲坐在噴泉的邊緣石階上,好整以暇地盯著被嚇呆的羅斯林。(未完待續。) 鐵秦帝國的皇帝秦子政,神情有些不安地從輦車上走下來,此時的他,已經來到了六兒子所居住的「養廉宮」前。

「竟然是真的!」

望著被破壞的牆壁和受傷的侍衛,秦子政吃了一驚,他原以為那個東方修哲只是做做樣子,可是現在看來,是真的硬闖啊!

就算秦子政的修養再好,此時也不禁一臉的怒容。

他可以不在乎東方修哲不來朝聖,也可以原諒東方修哲整日無所事事,唯獨不能原諒這種以下犯上。

「來人!」秦子政鐵青著一張臉。

「屬下在!」

「給朕調集一萬御林軍,將『養廉宮』圍住,不可放走任何一人!」秦子政聲音充滿著不可抗拒的威嚴。

他可是帝國的王者,就算顧及三星魔皇慕榮派的面子,無法將東方修哲怎麼樣,但裝裝樣子還是需要的。

「遵旨!」那人下去調兵去了。

「護衛軍隊長何在?」秦子政高聲詢問。

「啟稟陛下,王隊長已經帶人進去了……咦?」

回答的是一位負責駐守在這裡的侍衛,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看見王莽隊長在一行人的攙扶下,緩緩走來。

秦子政自然也發現了迎面走來的隊伍,雙眉不禁就是一皺。

「屬下參見陛下!」

走來的這些侍衛,對著秦子政行了一禮。

被幾人攙扶的王莽,張張嘴想要說什麼,卻是發不出一絲聲音來。

「這是怎麼回事?」

秦子政被嚇了一跳,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王莽如此虛弱的樣子。

侍衛不敢有一絲隱瞞,忙將知道的都說了一遍。

「什麼?」聽完侍衛的敘述,秦子政倒吸了一口涼氣,「南王府的小王爺,單槍匹馬不但冰封了數千名侍衛,還將王莽隊長弄成了這個樣子?」

雖然眼前王莽的情況是再好不過的證據,但秦子政還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屬下所說,句句屬實,不敢有半點隱瞞!」

「小王爺雖然將侍衛冰封,但慶幸的是,現在還沒有出現傷亡。」又有一位侍衛補充道。

這一下,秦子政沉默了。

當今他的老師慕榮派收東方修哲為徒的時候,他雖然見識了這個東方修哲的天資卓絕、舉世無雙,卻沒有想到,如今竟然已經恐怖到了如此地步,一個人就擺平了他精細培育的這麼多侍衛,竟然連王莽隊長都不是其敵手。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東方修哲的年紀應該和尤娜相仿,如此下的年紀,便有了如此實力,要是再過幾年,他豈不是……」

秦子政終於可以理解他曾經的老師慕榮派,為什麼如此看重這個徒弟了,如果換做是他,也一定會如此。

「快請御醫!」停頓了一下,秦子政又道,「派人去通知王祖尚,請他務必前來一趟。」

王祖尚,王莽的爺爺,兩星斗皇,曾經是鐵秦帝國的「開疆總元帥」,現在為「鎮國候」,雖然不再掌握兵權,但依舊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秦子政覺得,由王祖尚出面制止這場風波,是最合適不過的人選。

。。。。。。

王家府邸,王祖尚站在院中,正在指點著孫女王朝的鬥技。

只見正中央位置,一道亮麗的人影不斷翻飛,鬥氣產生出的罡風,吹得院內樹葉狂舞不止。

手持無刃劍,金色的長發飄逸舞動,王朝忘我地投入到招式之中。

王祖尚站在一旁頷首而立,偶爾會指點一句,雖然話不多,卻總能一語中的。

「王朝這孩子的資質比他的幾個哥哥都要強,可惜沒有好的老師指點!」

王祖尚心中如此想著,他雖然已達斗皇之境,然而對於王朝的指點,也只局限於他的經驗。

男人與女人的體質畢竟不一樣,王祖尚實力很強不假,卻無法因材施教,給予王朝的幫助十分有限。

「報——」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庭院的氣氛。

時間不大,一名族人已然來到了王祖尚的近前。

王祖尚和王朝兩人來到大廳,見到了匆忙趕來的報信使者。

「是不是皇宮內出了什麼事?」

姜還是老的辣,未等侍者說明來意,王祖尚率先開口問道。

王朝站在一旁,沒有一絲要迴避的意思,她對於使者的突然造訪很是好奇,甚至有些擔心自己那個皇家護衛軍隊長的哥哥,不會又惹出什麼麻煩了吧?

「啟稟侯爺,出大事了,南王府小王爺闖入養廉宮,意圖對六皇子不利,王莽隊長因出手阻攔,身受重傷……」

「什麼?有這種事?」聽完使者的敘述,王祖尚就是一驚。

「我哥哥受傷了,傷得嚴不嚴重?」王朝忙問道。

「已經有御醫為王莽隊長診斷了,現在情況不明!」

「老夫這就隨你前去,不要再耽誤時間!」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王祖尚不再多問。

「等等,南王府的小王爺?難道是……」此時的王朝,終於意識到了關鍵的一點,腦海里浮現出了東方修哲那古靈精怪的面容來。

東方修哲怎麼會私闖皇宮?

東方修哲又怎麼打傷我哥的?

東方修哲可以打傷我哥???

一瞬間,王朝的腦中冒出了無數疑問來,她覺得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現才對。

為了弄明這一切,王朝跟在王祖尚的身後,往皇宮方向快步行去。

。。。。。。

養廉宮,此時依舊是熱鬧非凡。

秦子政在一群侍衛的簇擁下向著裡面走去,儘管有很多人勸阻他不要前往,但他還是走了進來。

一路上,看著那些七倒八歪、剛剛被解凍沒多久的侍衛,秦子政的心不住地下沉,心中暗想,這就是我鐵秦帝國精挑細選的侍衛軍,怎麼如此不堪一擊?

就算那個東方修哲再怎麼厲害,畢竟是個魔法師,這麼多的侍衛軍,竟然都無法將之留下?

隨著一路前行,終於到了寢宮面前。

可是當秦子政聽到他安置在這裡的四大金剛也被打敗時,他開始有些傻眼了,甚至腦中產生了質疑,這個東方修哲到底是不是人類,怎麼會如此妖孽?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