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人靜的道路上,突然亮起了火光,我艱難的跑着,身後傳來了陣陣吆喝:“抓住他!”,“抓住這個叛徒!”,“別讓他跑了!”

我的左手受了傷,鮮血順着手臂滴在了地上,媽的,那個該死的訓練師,竟然趁我不備砍我一刀!

狂奔到了農場,看見了白天的少女正站在農場中央,不管三七二十一,摁着她就往她口中灌了一瓶隱身藥水。灌完,我自己又喝了一瓶,只是瞬間,我倆的身形就消失在了黑暗中。隨後便有一羣被遺忘者追尋到了附近,我趕忙捂緊了少女的嘴,少女很乖,並不掙扎。

那羣人在附近搜尋了一下,沒什麼收穫,領頭的一人喊道:“跑遠了!追!”

終於,躲過了追捕。放開了少女,此時隱身藥水的藥效已經消除,我倆都緩緩的顯出了身形,心中感嘆,好在有幾天前幫一個人找了幾樣草藥,那人爲了感激我送了我這幾瓶藥水……不然今天……

“呀!你,你受傷了!”少女發現了我受傷的左臂,眉頭輕皺,從腰間摸出一塊亞麻,撕折成了一條繃帶,迅速的幫我包紮。

“你包紮技術很不錯哦。”感覺到少女離我很近,而且那久違的人類體溫和我肌膚的觸動,讓我不禁臉一紅,扭過頭去不再看她。

少女並不說話,直到幫我包紮好,這才問我:“他們爲什麼追你?”

“還不是因爲你!”我沒好氣的說:“本來我就是有體溫的被遺忘者,又因爲身體沒有任何腐爛,於是同族的人都說我是人類奸細,這還罷了,今天又救了你……”

“對不起,害你被連累……”少女有些自責的低下了頭。

“哼,反正我也忍夠了,他們逼我殺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我不幹了!”我憤恨的說着,手臂的傷口又痛了。

“那,反正你現在無處可歸,你不如跟我加入十字軍吧……”少女拉起了我的手,真摯的看着我。

“現在只好這麼辦了,可是……可是我殺了你們那麼多同志,他們會原諒我麼?”

“放心好了,只要我不說,沒人知道的,而且你的樣貌好,一點不像被遺忘者,只要你不說,肯定沒人看的出來。”

我感覺到少女手上的溫暖,點了點頭:“那好吧,我叫蕭雨勁,你呢?”

“我叫馬里奧·夢露。”

“你姓馬里奧?”

“對啊,怎麼了?”


“沒什麼,懷念起小時候了,你舅舅不會是姓路易吧?”

“你怎麼知道?”

“莫非你爸爸是水管工?”

“他以前的確是……你怎麼知道?”

“我……我再問,你們家族莫非是超級馬里奧家族?”

“是……是啊?”

“你爸爸最終打敗了惡龍庫巴救了公主,和公主結婚生了你?”

“對啊!你認識我爸爸麼?”

“我用你爸爸不死人玩全關……”

“什麼死人,全關?”

“沒什麼……我們走吧。” 少女一路唧唧喳喳,很崇拜我的樣子,在她心目中,我成了和她爸爸一起打敗惡龍庫巴的英雄。

沒辦法解釋,和夢露談論電子遊戲,那是對牛彈琴;但電子遊戲裏的人物,在這個世界卻有現實存在,這點我也搞不通……莫非?莫非任天堂開發遊戲小組中有人也來過這個世界?

沒有更多的時間思索,少女提醒我:“穿過這片樹林,就到十字軍哨所了,我會對他們說是你打敗了亡靈救了我的命,他們會像歡迎英雄一樣歡迎你加入的。”

我略帶疑惑的看着夢露,看來她在血色十字軍中的地位還真不小。

果然,穿過了森林,放哨的十字軍戰士看到我們的到來,都肅然起敬。一個穿着稍有不同的士兵對夢露敬禮後,說道:“列兵阿爾法恭賀小姐光臨。”

“我要見西法長官。”

列兵阿爾法又行了個禮,然後轉身跑進一座塔式要塞,不一會,從要塞裏走出一人,看樣子似乎是個頭頭。

“呵呵,夢露,你回來了。”這個頭頭滿面堆笑的歡迎了夢露,然後才發現了我:“這位是……”

“西法長官,我在路上被亡靈追殺,幸好他救了我的命,他想加入十字軍。”此時的少女沒有了唧唧喳喳的天真,卻表現的莊重威嚴。

“哦?從亡靈手中救出夢露?啊,那可真是英雄可貴,英雄出少年啊!”西法長官滿面堆笑的恭維我,其拍馬屁功夫實力一點不比我差,好,你拍,我也拍~

“長官言重了,像您這樣英姿颯爽,威武挺拔的優秀長官,讓人看上一眼都覺得是無上的榮幸,在下今日能見到您,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這個西法長官留着八字鬍,相貌倒也不差,我這樣贊他自然誇張不少,但他臉皮夠厚,絲毫不覺得我有誇張之意,本來堆笑的臉此時卻笑的更變形了。

“哈哈,真是英雄見面,惺惺相惜!這位小兄弟,我看你將來必有一番作爲!”

夢露似乎不喜歡我們之間的恭維,咳嗽了一聲,對我說道:“我們進去吧。”

一起進了哨所,十字軍治軍嚴厲,特別是等級軍法制度,我暗自留意,每二十米左右就有一個十字軍戰士站崗,看見我們走過,皆立正行禮。

終於,沿着盤旋而上的樓梯,來到了一個大廳,大廳中央正襟危坐着一個老人,老人閉目養神,並不睜眼,聽見我們的到來,只是緩緩的開口道:“回來了?”

“是。”答話的是夢露


“有什麼收穫?”老人仍然慢悠悠的問話,我在心中暗罵,這個老東西看樣子挺尊貴啊!

“收入一名優秀的十字軍。”

“就是你身邊的那小子麼?”

“是的,他很厲害,他救了我的命。”

“哦……這樣……”老人沉思了一下,突然兩目怒睜,喝道:“把他給我抓起來!”

“將軍!他,他救了我啊!”夢露驚道:“將軍,爲什麼要抓他?”

“你會看不出他是奸細?哼,我看你也是有什麼陰謀的吧!把夢露也給我抓起來!”

“哼,果然薑還是老的辣……這都能讓你看出來!”夢露竟然承認了!我心中很是奇怪,夢露是怎麼看出來我是被派來當奸細的?爲什麼她看出我是奸細還假裝不知卻引我來到十字軍哨崗?

“你的心跳比平時每分鐘快了八次,呼吸快了四次。你明知道他是奸細,還要引薦他,不是陰謀是什麼?統統抓起來!”

哎,真是小看了你們的智商……虧我左手還被砍了一刀,苦肉計白演了……我斜目看了看一旁的西法長官,他倒很會隨機應變,早已經換了張臉:“啊哈,我早就看你小子賊眉鼠眼不像好東西,現在將軍火眼金睛,一眼識破了你!你果然是奸細!來人,抓起來!抓起來!”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我冷笑的對着西法長官說道:“哦?我剛纔記得你還說我們是英雄見面,惺惺相惜呢,你也是奸細!將軍,他也是奸細,他說好和我一起接頭的!你快把他也抓起來吧,他絕對是奸細!”

西法大笑三聲,道:“將軍何等聰明,會相信你的……”話音沒落,卻被那老頭子打斷:“來人!把西法也抓起來!哼,你小子倒聰明的很,你以爲這樣我就猜不出你們是同夥了麼?你想的太單純了!”

我心裏暗自好笑,這老傢伙聰明反被聰明誤了~而老頭子也的確是個多疑之人,否則也不會上我的當了。

隨着西法大叫冤枉,我們一同被十字軍戰士壓着離開了大廳……

———————————————————————————————————————————————

意外而且幸運,我和夢露被關進了一個牢房,而那個小鬍子西法長官被關進了對面的牢房。

完全無視對面牢房殺豬般的哀嚎冤枉,我問夢露:“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被派來做臥底的?”

“這再簡單不過了……我開始邀請你加入十字軍就是爲了讓你的上司動心,好派你來做臥底,可惜我的純情戲白演了……”

“好有心機的女人啊,原來一切都只是爲了引我上當……那你怎麼確定我就是臥底的呢?”

“你胳膊上那一刀雖然深,但卻留有餘手,雖然看上去是在你不備時砍上的,但卻相對輕了些,這就證明只是苦肉計。而且,你滴在路上的血跡足夠讓追兵找到你的行蹤,但他們卻沒找你,直接走了。

“你很了不起哦!”

“不,你更了不起,我一直都無法真正看透你,雖然你是來做臥底的,但卻不像是受任何人的指使……而且你竟然能在短時間內就猜透將軍的人格,並且利用將軍的多疑心理……”

“哼,那老東西是夠奸的,他就是自負太聰明才上了我的當。”

“可你爲什麼就沒有看透我的僞裝呢?”

“這個……我對美女沒有免疫力的……”

“……真的?”

“假的。其實我也看出你不像是存心加入十字軍。而且也能略微察覺到你的不一般。”

“哦?說來聽聽。”

“我前後共殺了十二個十字軍,他們每一個寧死都不肯將十字軍勳章交出來,但你不同,你見我殺了你那麼多同伴,雖然驚怒,但並不怨恨很深,而且不知道是何原因,你竟然把十字軍徽章取下交給我,這就足見你並非存心加入十字軍,再加上面對流楓的威脅,面對追捕大隊的搜捕,你都能做到冷靜,我不得不說,雖然你裝的很天真,但你並不簡單。順便說句實話,我的確不是單純爲了接受命令纔跟你深入虎穴的。我大概是爲了救你纔來的。 ”事後諸葛亮人人都會做,我可沒那麼大本事那麼多心思,但是在聰明的女人面前如果稍顯笨拙,大概就會有被騙的下場,所以此時把事情說的如我所料這般,完全是故扮高深。

“爲了救我?爲什麼要救我?”

“英雄救美,樂意奉陪。”我自信的笑了一下,大有死到臨頭充英雄的風範。

“那你要怎麼救啊,現在你和我手腳都被施了咒的鐐銬鎖着,而且又在牢籠裏,周圍到處都是巡邏和守衛……”

我俯視了一下手腳上的鐐銬,心說:“管他耶穌如來阿拉宙斯,誰保佑我都行,讓我的詛咒能力再次出現奇蹟吧!”

爲了給自己自信,我微笑的對夢露說:“他們失誤了一件事,那就是沒封印住我的嘴。”

“莫非,你想把這個……把這個鐐銬咬開?”夢露吃驚的打量着我。

我又不是鐵齒銅牙,怎麼咬開這鋼筋鐐銬呢?這個白癡夢露,我當然是靠詛咒的力量啦!

“這鐐銬怎麼不全部斷掉呢?全部斷開就好了!”我集中了意志,用上了自己最原始的被封印的超強詛咒力量……

一剎那間,房間變的幽暗,我突然感覺到牙不好受,感覺牙很癢,很想啃什麼東西的……不會吧,莫非真是想讓我用牙……

顧不得紳士了,突然間我如同得了狂犬病一樣,發瘋的啃向鐐銬——喀嚓一聲,鐐銬出現了牙印,哇賽,啃鋼筋的感覺真爽!我又是使勁一啃,並用牙緊緊咬住,用力一撕,手上的鐐銬就已經成了廢鐵……

夢露驚呆了,我自己也很驚訝,不過好在一口好牙也是優點。把自己的腳鐐咬開後,又咬開了夢露的手鐐,握住夢露的腳踝想幫她咬腳鐐時,夢露臉一紅,下意識的縮了縮腳,羞道:“你……你的樣子好象狗,趴在地上亂啃……”

像狗麼?沒辦法……我這是狗急跳牆,顧不得羞了。啃斷了夢露的腳鐐,發現牢房裏的幽暗快消失了,於是趕緊抓緊時間把牢門的鐵欄杆咬斷了兩根,終於,在我和夢露脫離牢房時,幽光消失了,而我的牙也恢復了正常的感覺。

對面牢房的小鬍子長官看着我咬鐐銬的一系列動作,並最終逃出牢籠,不由驚呆了,但馬上就盜版我的姿勢一口啃向了自己的手銬……結果不用說……滿嘴流血的他又被我補了一個暗影箭,暈倒在了牢房裏。

“你厲害……還真用牙咬開了,那你要怎麼逃出守衛和巡邏呢?”

我不答話,從魔法虛空中拿出兩瓶隱身藥水,給了她一瓶,然後打開另一瓶,一仰而盡…… 有驚無險的脫獄成功,雖然脫獄手法另類,但好在脫獄技巧純熟,逃出十字軍哨所後的一路上,夢露又恢復了原先的唧唧喳喳:“你的牙怎麼那麼厲害啊……”

我無言以對。

“爲什麼你的脫獄技巧那麼純熟?”

小學看加里森敢死隊,初中看亡命天涯,高中看拯救大兵瑞恩,大學……

“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有過一個,但是分了,準備發展小雅,但是貌似被流楓搶先了。

“我當你女朋友好不好?”

“我對小丫頭不感興趣。”終於,我被她說的煩躁起來,蹲在地上開始鬱悶……也不知道小雅最近過怎麼樣。

鬱悶發呆無聊外加聽着夢露的無限嘮叨,突然傳來了一個磁性的聲音:“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強盜?!我起身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發現……

“笨蛋,我在你腳下!”我低頭看去,才發現一個身長還不到一米的機器人……這個機器人頭很大,水桶身材,但五官和四肢都還挺齊全。這會,它正用威脅的表情看着我——我暫且當那是威脅的表情……

“你想劫錢還是劫色?劫錢沒有,劫色你把這個女的拿去。”我話一出口,馬上遭到夢露的一捶重擊……疼的我揉了半天。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