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理事會長說道:“可以說一下你們現在到底積蓄了多少實力嗎?”

李帥解釋說道:“這個還要再過一段時間我才能夠給你準確答案,但是可以告訴你的事情便是,我們擁有來自修真界更高一級世界的一定援助。”

“是那些神仙的力量嗎?”黑暗祭祀插口問到。

李帥點了一下頭說道:“也可以這樣稱呼他們,不過我們一般都將那些人叫做仙人而不是神仙。當我們修真者的力量到達一定境界以後,便會經歷一重天劫,到達另外一個空間,那裏也便是我們修真者稱爲仙界的地方。”

房間裏面的這些人都對李帥的話產生了興趣,即便他們和李帥所處在的環境不同,但是知曉東方的修真者還有更高一級的空間,他們都非常驚歎。

黑暗理事會長猶豫了一下突然問道:“是不是在你們那個叫做仙界的地方,所有的生命都是高於地球上面你們這些修真者的存在。”

李帥說道:“除了個別一些因爲特殊情況留下的人之外,你的話不存在一點問題。”

話音剛落,頓時在房間裏面引起了一片波瀾。他們幾個歐洲暗黑世界的首領,互相對視了一下,對於李帥說到的那個空間,他們只有發出讚歎的聲音。那是一個多麼強大的空間,雖然對於東方的修真者瞭解不是太多,但是他們也還是清楚,修真者到達一定級別後的強大力量。

“那麼你口中的那些仙人,他們比起你的力量來說又是如何呢?”黑暗祭祀看着李帥發問說到。

李帥回答說道:“在那個空間當中,自然有很多遠遠強盛與我的存在,我在那裏也不過是比最底級別仙人強了一點而已。”

房間裏面的衆人又是一陣沉默,突然黑暗理事會長說道:“那麼我們西方神話當中的魔界與神界也是存在的嗎?”

不明白他爲什麼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李帥想了一下不太肯定的說道:“應該也是有的吧。”

其他幾個人也是有些好奇的看着黑暗理事會長,對於他的忽然提問,他們也都有些不解。

看到衆人不解的神情,黑暗理事會長解釋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們能不能也找到更高一級空間的生命幫忙,按說他們當中的一些,也就是我們的前輩祖先,可能也會派出一定力量援手的吧。”

李帥心中猛的一動,說不能在教廷那裏,可能找到一些夠實力的幫手。西方的神學裏面,那些聖潔的天使如果存在,確實就是一些頗具實力強援。

“不過我們這裏有一點問題,你也許能夠幫助我們解決這些困難。”黑暗理事會長沉吟了一下對着李帥說到。

李帥想了一下,“你的意思是通過我找來的那些仙人幫手,聯繫到你們的那些高級空間的生命。”

“就是這個意思,”黑暗理事會長搓着雙手有些忐忑的說道:“我們這邊已經都沒有什麼辦法,過去受到教廷的打擊太大,所以許多典籍都被破壞掉了。曾經也有召喚魔界生物的辦法,現在卻只能喚來一些沒有智能的魔物,想要從我們這邊找到強大的魔界援手,好像這個辦法並不現時。”

“我認識的仙人朋友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來到地球,你的這個建議我會告訴他一下的,也許他能夠幫上一些忙。”李帥並沒有直接給予黑暗理事會長肯定的答覆,“但是你不要期望太大,最好還是要靠你們自己找到方法。畢竟仙界屬於正道,就類似於光明教廷一方勢力,就算他們知道與你們那邊魔界的溝通方法,他們卻未必同意幫你們聯絡到那些傢伙。”

失望的神情立刻出現在衆人的臉上,他們心中都在剛纔出現了強烈的破動,如果真的能夠找到西方魔界的溝通方法,他們必然能夠從那裏獲得很多的幫助。

不過衆人臉上的失望神情很快收斂,幾個人眼神互相交流了一下,最後黑暗理事會長對着李帥說道:“我們經過商量以後,同意和你們東方的修真界達成聯盟,在幾年之後共同抵禦外來者的侵入。不過因爲我們這邊的勢力比較繁雜,想要統一所有黑暗界成員還要一段時間,一旦我們集結好所有力量,便會通過拉爾夫親王告知你一切詳情。”

李帥點了一下頭,雖然他們說還要時間,但是至少已經給予自己肯定的答覆。只要在處理掉血族的事情,歐洲黑暗世界的力量,基本上就集結在了一起。

“我覺得你們黑暗世界當中,肯定還是會有一些隱藏着的前輩,只要找到了他們,你們的力量便會在短時間有一個很大的提升。”李帥鑑於對血族那個一直沉睡中親王原因的想法,對在場的幾個人提醒說道。他的話其實是一個試探,因爲他想知道歐洲黑暗世界真正的力量,而不是擺在門面上看到的這些。

果然不出他的意料,在座幾個人的眼神當中同時閃現出微微的光彩。看來他們明顯都是隱藏了許多實力,就像是那個尼古拉斯親王一樣。

李帥說道:“只有使出全部的力量,才能夠真正應對將要來臨的災劫,如果大家都是抱有隱藏實力的想法,一旦被入侵者攻破了防禦,再要集結一股力量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婉轉的警告了一下在座的傢伙,李帥起身離開了屋子。

其他幾個人都是在那邊思考李帥的說話,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李帥的離去。

剛剛出了房間,李帥就看見拉爾夫的一個最得力助手迎面朝着自己走過來。看着這個血族匆忙的神情,李帥知道肯定是拉爾夫那邊有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老闆,主人要你趕快城堡那裏,一個重要的客人出現了。”

李帥有些疑惑的看了一下這個報訊的傢伙,輕聲問道:“是什麼人來了?”

那個人壓低聲音回答說道:“親王,是沉睡的親王殿下出現了。”

一個沉睡數千年的傢伙,他的突然覺醒是否和異界生物的入侵有關係,李帥心裏打出一個疑問。看來真要趕快過去了解一下,血族中最有實力的傢伙終於甦醒,這也代表血族的問題可以很快解決。

不過剛剛進入拉爾夫城堡所在的空間,李帥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力量明顯要強過拉爾夫幾個境界,已經接近大乘後期的水平。那個傢伙好像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到來,一股莫明的氣息圍了過來。

不過散發出些許的氣勁,那些試探的力量便被李帥全部擋在了體外。這個血族親王的實力不同凡響,雖然只是大乘後期的力量,卻有不遜色於仙人的攻擊能力,血族的能量的特性表現出來它的戰力驚人。

李帥一個瞬移便出現在古堡的大廳當中,拉爾夫和一個面色冷帥的年輕男子站立在一起。他們雖然都感覺到李帥的來到,可是那個陌生男子的力量,明顯要在拉爾夫比拉爾夫更加提前感覺到自己。

這個人就應該是沉睡多年的血族親王了,李帥仔細的看了一下對方的相貌。英帥白皙的臉上帶着一股親和的笑容,金色的長髮披肩垂下,在他腦後的頭髮則是被紮在了一起,束成一條背在身後。

衣着的打扮很講究,頗有一番貴族的氣息,在加上他高大的身材以及光彩四溢的眼神,更是顯出這個人的氣質不凡。

三個人走到了一起,那個親王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向着李帥遞了過來,“李先生你好,關於你的事情我已經從拉爾夫這裏瞭解過了。至於我,你可以稱呼我做索拉圖。”

李帥伸手和對方握在了一起,他客氣的回禮說道:“索拉圖親王,認識您非常高興。”

索拉圖親王說道:“我們直接進入話題吧,異界生物的事情我已經瞭解過了,這次從沉睡當中醒來,我爲的也就是這些事情。”

李帥好奇的問道:“是不是你們血族之中也有類似的預言流傳下來?”


“我想還有其他很多文明都同樣留下了這樣的預言,我們血族會有這樣的信息應該並不奇怪吧。”索拉圖親王看着李帥說道:“你現在不是在多方尋找可以幫忙的夥伴,我們血族的所有成員,可以全力幫助你抵抗外敵。不過我們這邊卻也有一個事情,需要你來幫忙。這件事情,自然對抵禦外敵有所作用,但是必須要消耗一下你的血液纔可以。”

李帥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儘可以開口,只要我力所能及,一定會幫你解決。”

索拉圖親王看了一下拉爾夫說道:“你先把所有在這裏的其他人都暫時離開一下,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對李先生細說。”

拉爾夫會意的點了一下頭,隨即便將屋裏的其他人全都指派出去。片刻以後,大廳當中只剩下三個人留在了這裏。

索拉圖親王揮手結出一個小型的結界,包圍住三個人所在的一個狹小的空間。他收斂了一下面上的表親,一臉嚴肅的說道:“李先生,我現在說的關係到血族最重要的隱祕,還希望你不要對外人說道。”

見到李帥點頭應承以後,索拉圖親王對着拉爾夫說道:“因爲你已經達到親王的實力,所有後面說到的這些事情,你也便有資格知道。”

雖然不清楚索拉圖親王具體要說些什麼,但是僅從他表現出來的神情就可以看出,必然是一件關係重大的事情,不然他也不會有這樣的謹慎的表現。

索拉圖沉聲說道:“我現在要說的事情是關於血族祖先,也就是一代血族該隱大人的事情。”

李帥和拉爾夫互相看了一眼,隨後都是靜靜的等待索拉圖的繼續說下去。

“我們的祖先其實也並不是真正的血族祖先,他不過是地球上所有血族的先祖而已。所有地球上的血族都是他發展出來的後裔,而當時真正獲得祖先力量傳承的就是十三個二代血族。”

二代血族的事情,只要略微瞭解一點西方神學的人就知曉,可是血族祖先該隱的真正身份,卻是真正的隱祕事情。

索拉圖緩緩說道:“我們的祖先該隱,是來自其他星球上面的生物,他因爲和另外一個種族的生命發生了衝突,所以最後纔會停留在地球上面。而那個傢伙也就是地球上面教廷的創始者,只不過最開始他所創立的宗教並不是教廷,只是在後來有一些人,找到了他受傷後待在的地方,獲得他的部分力量,最後創建了教廷。”

“那麼我們的祖先怎麼樣了?”拉爾夫出聲問道。

索拉圖說道:“我們的祖先,在和那個生物打鬥的過程中受到了沉重的傷勢,因爲沒有辦法治療,最後沉睡在一處隱祕的地方。”

李帥問道:“你要我幫忙的事情,應該就是和你們的祖先有關吧。”

索拉圖點頭說道:“除我以外,還有七個二代血族都在祖先沉睡的地方守護,只要你能夠將沉睡當中的祖先拯救過來,我們所有血族的勢力,必將完全供你調遣,救算是另外七個二代血族,我也可以保證他們會加入到你們的陣營當中。”

拉爾夫問道:“您也是傳說當中的二代血族是嗎?”

“我確實是一個二代血族,”索拉圖說道:“現存的二代血族總共只剩下八個,其他的那些都在與教廷的爭鬥中被擊殺了。”

李帥說道:“需要怎樣才能夠喚醒你們的祖先?”

“我們是血族,喚醒我們祖先的方法就是使用強者的鮮血。”索拉圖看到李帥臉上的表情不對,連忙說道:“不需要很多,只要半杯差不多可以了。”

“這樣啊,那倒沒有什麼問題。”考慮得失之後,李帥認爲這樣的交換條件很是划算。自己半杯鮮血,換來整個血族的幫忙。

“我們什麼時候去那個你們祖先沉睡的地方,事情快些解決掉,對我們以後的事情終歸會有幫助。”李帥爽快的問到。

索拉圖確定李帥已經同意,他鬆了一口氣,在他心裏還是隱藏了一點心思沒有說出來,那個就是李帥在釋放鮮血的時候,自身的力量可能也會被祖先吸收掉許多。但是這個話可不能隨意亂說,要是被對方知道了,他可能就不一定願意使用自己的鮮血了。

這樣的機會不是每次都有的,力量等同面前這人一般強大的生命在這個空間當中還是非常少有的。

“你既然同意了,我這就可以帶你去,大概半天時間,我們就可以乘車到那裏了。”索拉圖對着李帥說道:“那個地方因爲非常隱蔽,我們也不希望其他人知道,所以通常我們血族過去的時候都是隱藏自己的能力,通過各種交通工具過去的。”

李帥無所謂的點了下頭說道:“沒有關係,浪費不了多長時間,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索拉圖小小激動了一下,心中暗想到,偉大的祖先,您從長久沉睡中醒來的機會終於將要到來。您的子民已經等待了漫長的時間,現在即將要完成您的願望。 暗紅色的建築,好像是用鮮血夾雜破碎的骨肉堆積起來的。陣陣陰森寒意繞在李帥的身邊,風中傳出無數淒厲的慘叫聲。

索拉圖帶着李帥和拉爾夫兩個人,順着階梯逐漸走向古堡的的深處。這個紅色的藏在地下的血族殿堂,帶給李帥的只有異樣冷森的感覺。

地下不時發出嘎崩的骨頭碎裂的聲音,三個人穿行在這個看似荒廢的地方,無可避免的要經過這些堆滿死人遺骸的地方。

索拉圖一邊引路一邊說道:“這個就是我們祖先該隱沉睡的地方,曾經我們在歷史上與教廷等衆多光明的力量發生過戰爭,這裏就是他們留下的東西。”

拉爾夫不時的四處張望,這個地方除了一地骨骼的殘骸,就是一些破舊的武器盔甲。不少教廷方面的東西,埋藏了數百年時間後依然發出聖潔的光輝。

順手抽出一柄插在地面上的長劍,輕撫了一下佈滿灰塵的劍身,頓時柔和白色的光芒發散出來。

拉爾夫的眼神動了一下,雖然並不畏懼這樣加持過聖力的兵器,但是對這些東西他依然會感覺到不爽。畢竟晉級親王的時間並沒有多久,以前的一些習慣短時間內還無法更改過來。

他掃眼看了一下前面帶路的索拉圖親王,發現對方根本就像是沒有一點反應。這樣低微的氣息已經無法影響到他,拉爾夫感到與索拉圖親王的差距。

古堡裏面長久沒有人打掃過,積累的厚厚的灰塵,索拉圖一路前行,身體一直都是同地面保持了微微距離。

李帥也是學着索拉圖親王一般雙腳離地的行走,只是他表現出來的更加不着痕跡,一舉一動之間就像是踩在地面上一樣。

只有拉爾夫一個人還無法控制好身體的運作,所以纔會不時發出異樣的聲響。

突然一陣冷風迎面吹來,李帥微微皺了一下眉毛,他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能量反應,而這股能量的主人對自己的到來抱有非常強烈的敵意。

索拉圖對着黑暗的空間訓斥着說道:“這位是我們血族的客人,不要這麼沒有禮貌。”

嗚嗚的聲音響起,一條身體巨大的三頭狼犬從拐角的地方撲了出來,他衝到了索拉圖的身邊,毛茸茸的大頭伸向索拉圖的手掌。

輕輕的在狼犬一個腦袋上撫mo着,索拉圖對着李帥解釋道:“這個是地獄守護犬,保衛這座古堡最外層的力量。”

李帥看了一下這個身體高大的狼犬,它站立的高度就已經有兩米了,身體總長應該在四米左右,龐大的身軀足以嚇退多數的入侵者。

雖然狼犬的其中一個腦袋幸福的眯着眼睛,但是它的另外兩個頭顱,還是緊緊盯着李帥與拉爾夫兩個人。雖然敵意稍有減退,可是它卻依然非常謹慎。

“前面就是通向該隱大人房間的通道了,我們只要通過那裏,就能夠見到該隱大人和另外的那些傢伙。”索拉圖一邊說着,一邊走在了前面。

這個古堡裏面籠罩着特殊的能量,特殊的功能就是使得處在這裏的人,沒有辦法輕易看清眼前的事物。往往需要走到很近的地方,才能夠仔細看清楚前面的東西。

雖然李帥的功力高深,可是這個地方的限制依然對他具有效果,對於那個即將見面的血族祖先,李帥確實非常好奇。


一扇巨大的鐵門擋在三人面前,索拉圖飛了起來,手掌朝向鐵門的把手處伸了過去。

紅色的文字出現在鐵門上面,強烈的勁氣不斷阻礙着索拉圖前伸的手臂。索拉圖的身上立刻冒出了紫色的光芒,紅光在照射到他的身體之後,緩慢的消散在他的周圍。

李帥和拉爾夫雖然站在門前沒有動彈,可是大門上面的出現的紅字,卻也引導着強勁的攻擊向着兩人射來。

紅色的光芒在李帥面前很輕易的被攔了下來,可是拉爾夫應付的就比較辛苦,不過數秒鐘的時間,他身上穿着的衣物便在紅色光芒下破碎不堪,李帥轉頭看了一下拉爾夫的面色,雖然沒有受傷,可是卻顯得非常狼狽。

吱啦的聲響從鐵門處發了出來,巨大的鐵門被索拉圖用力的拉伸出來,半空中索拉圖大吼說道:“你們兩人先進去,我隨後就來。”

李帥和拉爾夫對視了一下,快步走了進去,當他們走入通道之後,身後再次發出劇烈的聲響,巨大的鐵門再次合到了一起。

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索拉圖親王滿頭大漢的站立在兩人面前。他有些氣喘的說道:“這扇鐵門在我出去的時候,是七個二代血族使用他們的力量一同關閉的,打開它非常耗費體力,即便以我現在的功力,還是不比七個人合在一起的力量。”

過了片刻,索拉圖氣息平復下來,剛纔不過是因爲他用力過猛,所以需要短時間休息一下。畢竟他也是沉睡了很久,即便是在修煉自己的力量,那也只能能量的大幅度增加,肉體的力量反而一直沒有增進多少。

剛一甦醒過來,索拉圖便從手下那裏瞭解到拉爾夫還有李帥的事情,他就立刻找了過來,以至於身體的能量和他本身強橫肉體並沒有非查過完美的融合起來。一般情況下,他是需要調息一段時間以後,才能夠徹底恢復所有的力量。

大門的後面是一條盤旋通向地下更深處的通道,雖然通道的兩邊都有閃亮的寶石發出光芒,但是這裏氣氛依然顯得極爲陰森。

“我還是在前面引路,這裏還是設有一些比較厲害的陷阱,雖然對我們的威脅不大,但是觸發之後還是會造成許多麻煩。”說完索拉圖就當先走了下去。

李帥和拉爾夫兩人,對這個地方並不瞭解,便也不去拒絕對方的好意。

通道很長,一路走來李帥在這裏面確實感覺到許多極具威力的陷阱,他不時使用自己的力量探測一番,不小心的情況下也觸動了幾個。雖然給三個人的行走造成了一點麻煩,但是都被很輕易的解決掉了,並沒有影響幾個人前進的速度。李帥發現這些陷阱設計的非常精巧,在某些方面可以同仙陣相比較。

順着通道一直向下,不時便會有其他幾個岔道出現在三人面前,索拉圖非常謹慎的說道:“這裏的通道設計和你們東方的陣法有些相同的地方,我以前也研究過一些你們東方的陣勢,發現到這個地方與你們那些陣法的相似之處。據我估計,我們的祖先和你們的起源文明可能也有聯絡,所以互相之間纔會有相同的地方出現。”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