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穎直接拿起刀和叉。吃了一口牛排,直接就吐了出來,嘀咕着說太鹹,接着又用筷子叨菜,緊接着又吐出來,搖搖頭,又嫌太甜,韓明昊忙推別的菜,給麗穎吃。麗穎叨起來,吃進嘴裏,又吐出來,這次是嫌辣。韓明昊又推一道菜。麗穎吃了,還是吐出來。剛要開口,就被韓明昊聲音打斷了。

“這次太淡了吧!”韓明昊說道。

韓明昊從剛剛第二次吐菜,就看出來麗穎是故意的。如果這麼多次的反應,韓明昊再感覺不出來麗穎不開心,他可就白活了。

“嗯,恭喜你猜對了。就是菜就是太淡了,不僅不好吃,賣相也不好看,特別是服務員,長的那是相當的難看。也直接影響到了我的食慾,不吃了。”麗穎生氣的說道。 第十六章 麗穎說完,起身就要離開,看到那個黃髮女不顧她跟前坐的那個男士。正往這邊看到,把麗穎身體裏的火爆因素,徹底點燃。麗穎快步的走到那黃髮女跟前,怕她不懂中文,淡定從容的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然後拍拍黃髮女的肩膀,讓她看手機拍的結婚證。麗穎並且用不熟練的英語,用手指向韓明昊,並且大聲告訴黃髮女,那個男人是我的。你沒有機會了,不要再放電了,對他來說沒用的。

麗穎說完轉身準備離開。只聽到黃髮女說了句,“恭喜”而且是用普通話說的,還是很標準的那種,麗穎立馬當機了,什麼意思,合着她懂中文,那剛剛她是在諷刺自己英語不好的意思嗎?

麗穎慪氣的經過韓明昊身邊,也沒有理他,直接走進自己房間,氣憤的關上門。

韓明昊拿起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看見坐在牀上的麗穎。兩邊腮氣的鼓鼓的。

“怎麼了,誰惹你了。告訴老公,老公幫你出氣。”韓明昊說道。

“真的嗎?麗穎忽閃着她那無辜的眼睛,看向韓明昊說道。

“當然了,你連老公都不相信嗎?”韓明昊甜言蜜語的哄道。

“哦!惹我的那個人,他不是別人,姓韓,字明昊,就叫韓明昊。你能讓他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嗎?”麗穎看着韓明昊問道。

“怎麼滾”韓明昊問道。

“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怎麼做的總裁啊!聽好了。頭往上腳往下,滾。”麗穎威風凜凜的說道。

韓明昊聽到麗穎都用滾這個字眼了,看樣子真是氣的不輕,忙問麗穎,他犯什麼錯了。麗穎沒好氣的,告訴韓明昊,剛剛在機場有個黃髮女一直對他放電,結果他居然還在酒店裏,跟她有說有笑。最後麗穎得出個結論,認爲韓明昊喜歡**款的。

韓明昊聽完麗穎的控訴,根本就是無理由的事,他什麼時候,跟別的女人有說有笑了。還有什麼**款。人家又不是奶牛,再說他是個不愛喝奶,只愛咖啡的人啊!說起這事。還不都怪麗穎,剛下飛機,黃髮女的男朋友因爲麗穎是東方美女,多看了兩眼,惹的黃髮女不高興了。還以爲麗穎勾引她男朋友呢?

黃髮女在酒店又見麗穎,充滿了敵意,本來是想着讓韓明昊出面教訓麗穎,不要讓她肆意勾引她男朋友的。,韓明昊說明他和麗穎已經結婚領證的原因後,黃髮女才知道是自己誤會了,本來自己還想問問麗穎呢?可誰知,自己還沒有開始呢?麗穎先吃醋發脾氣了。

麗穎聽到韓明昊解釋完之後。尷尬了一下。

“那服務員的事,你要怎麼解釋”麗穎繼續控訴道。

“那是因爲你老公帥啊!你沒有看見周圍的人都羨慕你呢?”韓明昊自誇道。

“我只看到仇恨的眼光。感覺我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一樣。”麗穎不滿的嘟嘴道。

“那這樣,以後我出門戴個頭套好了,你讓摘,我再摘。”韓明昊商量的口氣說道。

“你當去搶銀行啊!還戴着頭套。虧你想的出來”麗穎翻着白眼的說道。

“不要去搶銀行。老公掙錢夠你揮霍的。”韓明昊哄着麗穎,說道。

麗穎聽到,臉不自覺的抽了抽。這是什麼意思。變相的炫富嗎?還揮霍呢?自己又不是隻認錢不認人的主,既然是誤會。就暫時原諒他,以後再給別的女人拋媚眼,絕不輕饒。

韓明昊要知道,麗穎想他給別的女人拋媚眼。估計得氣吐血,他這麼忠貞不二的人,絕不會背叛的。

現在誤會解除了,麗穎還真的覺得餓了呢?說着就要下去吃飯,韓明昊這次學聰明瞭,打電話讓服務員送進房間的。因爲是總統套房,設備是齊全的,麗穎有點乏了,就進衛生間裏,洗了個澡,當走出來時,服務員把菜都送上來了。

麗穎確實餓了,吃飽飯後,看韓明昊還沒有動筷。

百思不得其解,韓明昊不餓嗎?

“你怎麼不吃啊!是不是做的不合你胃口”麗穎盯着韓明昊問道。

“不會,挺好的”韓明昊回答道。

“那你爲什麼不吃啊!”麗穎問道。

“我想吃你”韓明昊調侃着麗穎說道。

“我又不是唐僧,你吃我又不能長生不老,你吃我幹嘛!”麗穎不明所以的說道。

“此吃非彼吃”韓明昊故意把話說的曖昧道。

麗穎突然秒懂了韓明昊的意思,突然感覺自己臉紅的發燙。

韓明昊洗完澡出來時,看見麗穎已經躺下睡着了。知道麗穎可能是太累了。不忍再折騰她,在麗穎額頭留下個吻,說了句晚安。就從背後摟着麗穎一夜無夢。

外面的清晨已經朦朧的亮了起來,韓明昊低頭看看懷裏的麗穎還沒有醒過來,韓明昊躡手躡腳的下了牀,當初是因爲相錯親,麗穎認錯了人,倆人結緣,韓明昊並沒有求過婚,昨天麗穎吃醋,多半是對自己不信任。韓明昊決定瞞着麗穎,偷偷給麗穎一個驚喜。

韓明昊走出房門後,絞盡腦汁的計劃着,等一切就緒,只差麗穎時。韓明昊拿起手機撥打着,麗穎電話。

讓麗穎出來一趟,麗穎不明所以的,在衛生間洗漱完畢,套上一件白色連衣裙,不施粉黛的出了門。當麗穎來到韓明昊指定的地點後,周圍都沒有人,也沒有看見韓明昊,麗穎突然感到害怕了。

這時候直升飛機,在天空飛的很低,突然撒出源源不斷的玫瑰花瓣,麗穎感覺自己不在現實中,卻像在童話裏的花海里。遠處的海上有輛豪華遊艇,遠處還有限量版豪車,這時韓明昊從遠處騎着嶄新的自行車,懷裏抱着超大束玫瑰花。正迎着風向麗穎駛來。

麗穎還在弄不清楚狀況時,韓明昊已經來到麗穎跟前,把懷裏的玫瑰花送給麗穎。

“老婆,我們是錯誤的相識,確造就了對的婚姻,我之所以沒有用條幅寫,只因我想親口告訴你,我韓明昊,愛你程麗穎。一生一世,海枯石爛。”韓明昊大聲的表白道。 從第一眼看見你我就喜歡你,可能是一見鍾情吧!在我維持家業的過程中,有着不爲人知的辛苦,不能相信別人,也成了必修課程。韓明昊回憶過去道。

“你的出現。你的笑容,讓我感到輕鬆快樂。只要看見你,我就安心。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女人,也是最後一個。韓明昊繼續表白道。

而此時的麗穎聽到韓明昊的表白後。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感動的一塌糊塗。

“我不需要你有多有錢,只需要你對我好。好好愛我一個人就行。”麗穎哭到哽咽的說道。

其實麗穎說出所有女人的心聲,女人在對待感情都非常敏感,不需要有錢,不需要浪漫,但是必須要按時回家,出門報備。以真心待自己。僅此而已。

“你若愛我,我便用盡生命全力去愛你,你若不愛我,就請放手,讓我追求自由。”麗穎借用別人說的話繼續說道。

“麗穎我愛你。山盟海誓,不離不棄,直到死亡。”韓明昊用手掌上天,發誓道。

“我也愛你,明昊”麗穎迴應的說道。

明昊聽到什麼,麗穎說愛她,哈哈,自己太開心了,好多年沒有這麼開心過了,自從和麗穎在一起後,每天心情都不錯,只要有麗穎的地方,就是家。以後自己要加倍對麗穎好,愛她,疼她,信任她。韓明昊暗下決心的想着。

剛結婚後。不敢回家。是怕媽媽看出倆人的貌和神離,現在彼此心意已決,麗穎百分之百得相信韓明昊,再說韓明昊如果不愛自己,沒有必要挖空心思搞這些,哄自己開心。都說女兒是媽媽的小棉襖,說起來還真是想媽媽了,等回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媽媽。

“你能不能用心點,我在表白哎,這種感動人心的時刻,你還神遊。”韓明昊小公舉不開心的說道。


“對不起嘛!你繼續”麗穎說道。


韓明昊上前抱住麗穎,懲罰式的吻上麗穎的脣。這個吻持續了十幾分鍾。韓明昊放開麗穎時,麗穎的嘴脣都紅腫了起來。可見剛纔吻的有多麼激烈。

韓明昊隨後用自行車帶着麗穎,問麗穎知道爲什麼自己騎自行車帶她嗎?

“環保唄!”麗穎沉思一會說道。

“不然就是這個地方是自行車街道。”麗穎看韓明昊沒有反應繼續猜到。

韓明昊聽到麗穎講的,一隻腿沾地,來了個急剎車。韓明昊懊惱自己爲什麼問麗穎這個問題了。

“ 不對嗎?”麗穎看着停下自行車的明昊說道。

“老婆說的對,我只是在想老婆你怎麼那麼聰明呢?”韓明昊說道。

其實騎自行車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韓明昊認爲簡單浪漫。是留在初戀的美好回憶。因爲上學別人談戀愛,都喜歡騎單車帶着女朋友,當時就想。以後也要騎單車帶女朋友出來溜一圈,因爲他沒有過女朋友,所以特地選擇今天帶老婆出來,就當成初戀的美好回憶吧!

麗穎當然不知道韓明昊所想了,只當是韓明昊低調,並沒有多想。

緊接着韓明昊又帶着麗穎逛商場,因爲來時沒有帶太多衣服,麗穎看到適合自己和家人的,做了一回土豪,統統都買了起來。

錢對於別人來說,那是一輩子奮鬥的目標,但是對於韓明昊而言,那只是個合同裏出現的數字。

麗穎買好東西,韓明昊主動接過來,伶着。在韓明昊的世界觀裏就是,自己老婆自己不疼,難道要讓別人疼嗎?

麗穎和韓明昊隨後就回到酒店裏,韓明昊點了東西,麗穎可能是因爲韓明昊表白自己,太開心了,胃口好到爆。把桌子上的菜通通一掃而光。

吃完飯,麗穎快樂的看着奔跑吧兄弟重播,這是個真人秀節目,麗穎最喜歡裏面的楊穎了,真實又不做作。比賽裏狠灑脫,是兄弟團裏唯一的女漢子。就在麗穎看着電視時,感覺自己下面,一陣暖流。麗穎慌忙起身,進到衛生間裏,原來是大姨媽來了。

幸好自己早有準備,知道自己這兩天來大姨媽,就在行李箱裏,放了兩包衛生巾。這下派上用場了。可是怎麼起身去拿呢?雖然倆人已經有過肌膚之親了,還是會有點尷尬。

哎呀,死就死吧!總不能不用吧!所以麗穎直接從衛生間裏走出來。韓明昊看見躡手躡腳的麗穎感到很奇怪,當看到麗穎後面的小花時,立馬明白了。韓明昊放下書起身出了門。

麗穎看到韓明昊出去了,才大膽的拿了東西。進到衛生間,麗穎衝了個熱水澡,換了件衣服出來時,韓明昊都還沒有回來。本來麗穎想出去找韓明昊的,但是自己肚子痛的厲害,可能是因爲來例假的原因。

韓明昊提着袋子進了客廳,用杯子給麗穎倒了一杯熱熱的紅糖水。來到麗穎跟前,遞給了麗穎。

麗穎擡頭一看,原來他剛剛出去是特地買紅糖了。麗穎伸手接過,慢慢喝完。

“原來老公大人還是個不折不扣的暖男呢?”麗穎調侃的說道。

“現在知道你老公的好,了吧!”韓明昊說道。

“是的,打着燈籠都找不到了。”麗穎忍着痛說道。

韓明昊讓麗穎躺好,麗穎不知道韓明昊要幹嘛!還是乖乖的到牀上躺着,麗穎躺好後,韓明昊突然靠近麗穎,麗穎還以爲韓明昊要浴血奮戰,嚇得忙閉上了眼睛。韓明昊把手輕輕放在麗穎的小腹上,給麗穎按摩。

看到麗穎痛的額頭有絲絲薄汗,韓明昊心像針扎的一樣痛,如果能代替痛的話,韓明昊會義無反顧的替麗穎去痛的。

韓明昊立馬拿起手機,打電話給鼎鼎大名婦科界的教授,問女性經期痛經的問題。韓明昊聽到對方的解答,額頭緊鎖,不一會韓明昊就掛了電話。在此期間,韓明昊的手從沒有離開過麗穎的小腹。

“ 以後你經期的時候,不要碰冷水,因爲你痛經,都是因爲受寒所導致的。”韓明昊深情的對着麗穎說道。 本來想着帶麗穎出去逛逛巴黎的一些名勝古蹟建築。逛完。就計劃着去下一個地方的。可是如今麗穎身體不舒服,韓明昊的計劃暫時只能擱淺,現在首要任務就是照顧麗穎,等麗穎好了,再帶着她觀賞巴黎的美景。那就多在巴黎逗留幾天,反正就是出來玩的,那就得玩個盡興,再考慮回去的問題。公司已經步入正軌,再說還有云哲坐陣,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還痛嗎?”韓明昊輕聲問道。

“不怎麼痛了”麗穎回答道。


“嗯,那你休息會,我就在這裏陪你,睡着了就不會痛了。”韓明昊親了親麗穎額頭柔情的說道。

麗穎聽話的閉上眼睛,不一會就進入夢鄉,韓明昊看到麗穎已經睡熟。這時門鈴響了,韓明昊打開房門,門外身材高大,長相一般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服。

“ 韓總,您要的東西。”門外男人說道。

韓明昊聽見門外說話,立馬一個冰冷的眼神過去,這時男人發現,牀上躺着一個人,應該是太太吧!以前自己的搭檔告訴自己,韓總是寵妻狂魔,剛開始自己還不信,現在只因自己一句話,怕吵醒太太了,韓總那眼神都快把自己殺了。爲了以後自己能活久一點。所以儘量不要和太太接觸。今天還得出個真理,就是以後得罪誰,都不能得罪太太。

韓明昊揮揮手,示意讓他出去,韓明昊是誰,公司做到全球這位置,不可能不涉及黑道,其實韓明昊是黑白兩道,都讓人聞風喪膽的人物。不過黑道的這些骯髒事情,韓明昊是絕不會告訴麗穎的。如果以後要有報應,就衝他一個人來吧!

韓明昊提着東西,轉身進到廚房,把菜全都洗了洗,自己動手做菜,如果外人看到韓明昊圍着圍裙,在做飯,不得驚呆嘍,再說這還是那個手段毒辣,叱吒黑白兩道的韓明昊嗎?能讓韓明昊願意洗羹做飯的,估計也只有程麗穎一人了。

麗穎是聞見香味醒過來的,按照母親的話說,麗穎就是一吃貨。

“好香啊!”麗穎醒來說道。

“醒了,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快起來去洗洗,這就開飯了。”韓明昊拿着鏟子進來,對着麗穎說道。

麗穎用手摸摸自己頭,看到韓明昊圍着圍裙,拿着鏟子,誰能告訴她這是什麼情況啊!麗穎傻愣着沒有行動,大概是被眼前的事情。給整蒙圈了。

韓明昊看着,坐在牀的麗穎,對自己說的話不爲所動,就輕輕的吻上麗穎。

此時的麗穎終於回神過來,剛剛韓明昊還親吻了自己,自己都沒有洗漱很髒的,再看向韓明昊,韓明昊一副不介意的表情,督促着麗穎趕快起牀,自己則進到廚房。

麗穎洗漱出來,看到的是滿桌子好吃的,韓明昊還特意的給麗穎煲了湯,麗穎坐下時,韓明昊給麗穎盛了紅棗湯,說是補氣養血用的,這是韓明昊特地打電話問頗有名氣的老中醫而做的。

每道菜都是誠意,麗穎吃着菜,眼淚止不住的留下來一邊吃一邊哭,韓明昊看見這種情況,有點不知所措了,雖然好幾年沒做過了,就是有點生疏了,也不至於難吃到哭吧!他拿起筷子把每道菜都試吃了一遍,沒問題啊!那現在是怎麼回事?

韓明昊哪裏知道,麗穎吃的不僅僅是感動,還是心疼,想來韓明昊是站在金子塔尖的人,又怎麼會做飯呢?可是他不僅會做,還這麼好吃,這不是一天兩天就練就出來的,看樣子是以前經常做的。韓明昊對自己做這麼多,可自己連韓明昊會做飯都不知道,甚至不止這做飯一件事。還有他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經歷過什麼,自己統統不知道。

突然麗穎覺得很對不起韓明昊,自己怎麼可以對他了解的這麼少呢?不行以後一定要好好觀察他才行。必須要做個好妻子。

“別哭了,寶貝,再哭就變醜了。如果你覺得難吃的話,我叫服務員給你送你愛吃的。”韓明昊安慰道。

“好吃,我很喜歡。”麗穎起來,抱住韓明昊說道。

“寶貝,雖然我也很喜歡你的熱情,但是老公剛剛炒菜時,濺了一身油星。”韓明昊輕聲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