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台下眾人的疑惑,林家老祖微微一笑,開口道,「相紙大家都知道我旁邊的是誰了,不過,他並不是你們群想象的那樣,他,不是一個不能修鍊得廢物,相反,他是我林家的天才,這次的族比,大家都會看清他的實力。」

林辰目光掃視著眾人,沒有一絲波瀾。緩緩的走下擂台,靜靜地等待比賽的開始。


林家老祖抬頭看了看天色,大聲道,「時辰已到,比賽開始。林家的弟子都到前台來,抽取自己的號碼,一共五十號,一號對戰五十號,二號對戰四十九號,依次進行。」

林辰跟隨著眾人來到前台,一個小小的木箱里裝著刻有號碼的木牌。

突然,一股清香撲鼻而來,一個小巧的身影頓時出現在林辰的身旁,精緻的小手輕輕的拍在林辰的肩膀上,「林辰,你也來了啊。」

不用猜,林辰就知道是誰。轉過頭看著小臉微紅的林韻,笑了笑,「怎麼,我不可以來么?」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實力是什麼境界了,假如我遇上你了會不會輸掉啊。」林韻一臉認真的看著他,粉撲撲的臉上帶著小孩子特有的天真和純潔。

「放心吧,你的天賦這麼好,就算我在厲害,也不是你的對手啊。呵呵,對了你是多少號?」林辰話峰一轉,問道。

「我是十六號,你呢。」

「我是……」林辰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是五十號,「我是五十號。」

「啊,那你不是第一場了?」林韻的小臉顯得有些驚訝,她覺得林辰第一個上場不是什麼好事。

林家老祖在裁判台上,看著都拿到了木牌的林家子弟,大聲道,「比賽正式開始,族比的種子選拔賽,前三名可以進去大羅天林家總部進行決賽。現在,一號對戰五十號,選手上台。」說完,就坐在了椅子上,接下來的裁判就由他身旁的林風組織。

「走了,我上台去了。」林辰對林韻擺了擺手,身影一閃,就落在了擂台上。對手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出現在擂台上的,不由得加強了警戒。

林韻看著林辰瞬間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心裡不由得暗暗說道,「林辰,你一定要贏。」

林風從椅子上站起來,看著兩方選手,大手一揮,一道透明的光幕包裹著整個擂台,流轉著青色和紅色的光芒。

看著這透明的光幕,「這就是守護陣法嗎。看起來並不是很好啊。不知道能承受多大的力量。」林辰想道,來之前他就了解了,比賽的時候再擂台上會開啟守護陣法,以免選手將場地打破。

「雙方都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可以開始比賽了。」林風說完,就坐在了椅子上,看著擂台。

林辰看著對方,「你是林家子弟,我不想打傷你,有什麼招式都用出來吧,不然你會沒機會用的。」

林戰眼神微微一變,他自然看見了林辰剛來就拿林宇天的小弟林金殺雞儆猴,雖然自己比林金高一星,但是也沒有把握能夠打贏林辰,心裡的直覺告訴他,用完絕招,對方倒下就行了,沒倒下就認輸。

「好,我也不客氣,小心了。」林戰開口提醒林辰。手中取出一把斧頭,寬大的斧刃在陽光下發出銀白色光芒。

一股陽氣從他身上爆發,火熱的氣息瞬間湧入斧頭當中,整把斧頭瞬息之間就變成了紅色,鋒利的斧刃顯得有些猙獰。

「嘭」林戰的腳下一陣閃爍,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帶著沉重的斧頭狠狠的砍向林辰,空氣中滿是爆破之聲。

林辰臉色不變,雙手迅速舞動,一股白色能量包裹住他的手臂,眼睛直直的盯著襲來的斧頭,爆喝一聲,「定!」

「叮」的一聲,金屬交接的聲音,林辰的雙手猶如鐵鉗一般,雙手手掌直接擋住了林戰的攻擊。兩隻腳都陷入了地面下,足以顯示出這一擊的恐怖。

「嘭」,林辰右手猛的一巴掌,將斧頭拍飛,落在一旁。身體瞬間從土裡出來,雙手冒著火紅色的光芒。

台上的眾人除了林家老祖之外,所有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五星大陽師的強烈一擊,除了八星大陽師之外能夠硬接,還沒有看見過四星大陽師能夠接住的,其他人看向林辰的目光都有些改變。

林戰深呼一口氣,對林辰抱拳道「我輸了。」說完,跳下擂台,消失在人群中,留下一臉平靜的林辰。

林辰也隨即跳下擂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林韻走過來,一臉笑容的看著他,「你真厲害,一招就打敗了林戰,要是我遇到你,肯定沒有多大的勝算。」

林辰無話可說………

另一邊,林宇天一臉陰沉的看著下來的林辰,心中滿是殺氣,「林辰,別讓我遇見你,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他拳頭緊握,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林風從裁判台上站起來,開口道「林辰勝,下一局。,二號對戰四十九號,開始。」說完坐在擂台上,用筆記錄在著什麼。

二號和四十九也同時來到擂台,兩人二話不說就開始打了起來,火紅色和青色的光芒亂飛,看的眾人大聲叫好。

最終在二號的狂攻之下,四十九號落敗,在裁判宣布二號勝利的同時,三號和四十八號也跳上了擂台。

時間在悄然流走,輪到十六號了,林韻對著林辰甜甜一笑,「祝願我勝利回歸吧,嘻嘻。」 以為遇到的真愛卻是個鬼 ,落在擂台上,臉色一變,變得如同冰天雪地一般寒冷,絲毫不給對方好臉色看。

對方顯然也不是一個好欺負的主,手中的劍化作殘影朝林韻攻擊而來,一套林家的殘影劍用得如火如荼。

林韻手中頓時出現一把銀色的細劍,朝著對手直直的一刺,「刺天」,只聽見林韻驕喝一聲,原本刺出去的劍在一瞬間遍布陰氣,青色的光芒不停流轉。

一聲輕響回蕩在眾人耳邊,只見林韻的對手胸前出現了一個血色的小洞,在緩緩流出鮮血,這還是林韻留手的後果,不然,這一劍就足夠要了對手的性命……

觀看比賽的林辰,留了一個心眼,思考著怎麼破掉這一招…… 林韻的對手低頭看著胸前的一個血痕,正在緩緩流著鮮血,失落的從懷裡取出一顆丹藥丟進嘴裡,對林韻抱拳作揖,「我輸了。」說完,跳下擂台,回到位置上。

林韻也從台上跳下來,回到林辰身旁,小臉上滿是笑容,「嘻嘻,我贏了,厲害吧。」說完還比劃了自己瀟洒的一招。

林辰無奈的給了她一個白眼,「你厲害,比我厲害多了,要是我遇到你,肯定輸定了。」學著林韻的口氣說道。

「你學我說話,好難聽,看我不收拾你。」說完伸出小手往林辰的腰間撓去,惹得林辰一陣笑聲。

正在兩人打鬧的時候,林辰眼角的餘光看見又有兩道人影飛了上去,認真一看,發現正是林宇天,眉頭微微皺起,「好了,別鬧了,我看看這林宇天到底有什麼本事,等遇見他的時候把他打敗。」

林韻一看是林宇天,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綉眉微微一皺,「那個林宇天,看起來外表斯斯文文的,其實內心就是禽獸,不,禽獸都比他好多了,簡直就是禽獸不如。」

林辰一愣,想不到這麼一個純潔的小姑娘也會罵人,不由得微微一笑,「看不出來,你還會罵人啊。」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誰。」說完昂起自己的小腦袋,一臉的笑容。

林辰無奈,把目光放在了擂台上,靜靜地等待林宇天出手。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宇天的對手一臉平靜的對林宇天抱拳作揖,「我自認不是宇天大哥的對手,所以,我認輸。」說完,跳下了擂台,留下一臉得意的林宇天。


林辰眼角微微一眯,看著林宇天的目光有些變化,不由得輕聲說道,「這個小狐狸,想不到居然培養了這麼一群忠誠的狗。」

林韻在一旁聽得不清不楚,臉上滿是疑惑,「什麼小狐狸,什麼狗啊?」說完把臉轉向他。

林辰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簡直就是對林宇天赤果果的侮辱。

「說嘛,你說嘛,什麼小狐狸啊?」林韻見林辰不回答,不由得推了推他的手臂,一臉渴望的看著林辰。

「你看,林宇天那一臉得意的樣子,像不像一隻小狐狸?」林辰指著林宇天道。

林韻的反應跟林辰一樣,臉色一愣,精緻的小臉上有些微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著台上的林宇天,目光都有些鄙視。

比賽還在進行,可是今天已經沒有了林韻和林辰的比賽,看著台上打來打去的無聊動作,林辰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身上的骨頭一陣脆響。

站起身,朝著裁判台上的林重和林家老祖點了點頭,準備離開,出去休息休息。

正準備走的時候,林韻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把拉住林辰的衣服,「喂,你怎麼不看了?」

林辰轉過頭,看著她,一臉的無聊「你覺得這比賽有意思嗎?還不如出去逛一逛,消磨一下時間,反正今天沒有我的比賽了,去玩一下也沒事吧。」說完,輕輕一抖,林韻的小手被他甩了下來,朝著比武場出口走上。

林韻一想,看著擂台上無聊的比賽,不由得撇了撇嘴,「這兩人打架還沒我家的兩條小妖獸玩耍好看。」旋即轉過身,對著林辰喊道,「喂,等等我。」說完,一個閃身就朝著林辰的位置跑去。

一個座位上,林宇天一臉陰沉的看著出去的兩人,站起身對著裁判台上的眾人作揖,旋即也離開了原地。他要追上那兩人,必要的警告一下。

門口,林辰一臉無奈的看著林韻,「你怎麼也出來了,那比賽不是很精彩嗎?」

「才不是呢,那比賽都沒有我家的兩條小狗打鬧好看,無聊。對了,你去哪裡玩,帶我一起好不好,每天呆在家裡我都快發霉了。」說完睜大了兩隻眼睛,眼淚汪汪的看著林辰。

看著林韻這可愛的樣子,林辰笑了笑,「你這樣子跟我家的小白差不多,好吧,那就一起,跟我走吧,我先回家把小白帶出來。」說完,正準備離開,林韻也打算跟在他後面。

一道聲音從他們身後響起,「兩位這要去哪裡啊?要不要一起?」

林辰不用回頭就知道是林宇天,臉色一冷,「林韻,我們走吧,省得等下被野狗咬。」說完走在前面,直接無視了林宇天。

「小子,你找死嗎?敢罵我?信不信我也像打你爹一樣把你打成廢物。」林宇天這句話,徹底觸動了林辰的逆鱗。

林辰轉過頭,什麼話都沒說,臉上的表情足以表示他的憤怒了,拳頭在他的緊握下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滾」,對著林宇天咆哮一聲,全身的聖元都在同一時刻運轉起來,融入他的右手。

一拳頭直接砸像林宇天那張俊俏的小臉,整隻手臂都是通體發白的。只是一個瞬息,拳頭就來到了林宇天的眼前。

林宇天心中冷笑,居然敢動手,找死。伸出手,火熱氣息瞬間遍布整隻手臂,抬手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嘭」,兩人的拳頭同時碰撞在一起,強烈的氣勁頓時爆發,震得兩人同時後退,不過林辰後退了三步,而林宇天僅僅只是后提一步,巨大的差距還有無法用戰技填補。

「哼,居然敢動手,接招吧。」林宇天冷笑一聲,抬腿就往林辰的腦袋招呼,腿風呼嘯而至。

林辰急忙後退一步,手掌一翻,火毒匕首瞬間出現在手心,狠狠地往踢來的腿刺入,沒有絲毫憐憫。

林宇天收不住攻勢,只好左腿用力一蹬,整個人凌空而起,躲過了林辰這狠招。臉上滿是怒氣,想不到林辰居然動用武器。

一旁的林韻看著林辰不敵,急忙上前攔在兩人的中間,「林宇天,欺負比你境界低這麼多的人,你的尊嚴都被狗吃了嗎?有種跟我打。」說完取出細劍,一臉冰冷的看著林宇天。

「哼,只會躲在女人背後的孬種,有種出來,我們好好切磋一番。」林宇天不好對林韻出手,只能用言語激怒林辰,好讓他出手。

林辰臉色一冷,眼睛盯著他,「現在沒時間跟你到這裡浪費,明天族比,讓我遇見你,你會後悔的,白痴。」林辰也不是傻子,知道林宇天用的激將法,罵了一句,眼神中滿是不屑。

「你,好,很好,不要讓我在族比遇見你,否則,就算有老祖護著你,我也會把你打成殘廢。」林宇天忍著即將爆發的怒火,轉身離開。

林辰看著遠去的林宇天,不由得握緊了拳頭,心中發誓,要將父親的債,全部討回來。

閉上眼深呼一口氣,平靜了下心情,對著林韻微微一笑,「走吧,不要被一條狗破壞了心情,我帶你去看看我的寵物,小白。」

林韻這才收起武器,對著林辰做了個鬼臉,「我救了你,要怎麼感謝我啊?嘿嘿,要不你帶我去玩吧。」

林辰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笑到,「跟上我,我就帶你去玩。」說完,整個人消失在林韻眼前,聲音從遠處傳來。

林韻一臉錯愕的看著林辰消失的地上,不由得跺了跺腳,小臉滿是生氣的樣子,「你耍賴。」整個人在原地留下一道倩影,跟隨著林辰往林重三人的隱居地方而去。

好一會後,林辰轉過頭看著還沒追上來的林韻,走進了家門,看見趙雅音正坐在凳子上休息,手裡還拿著一本破舊的書。

看見林辰走進來,趙雅音放下手中的書,從凳子上站起來,對著林辰微微一笑,「怎麼樣,辰兒,今天沒什麼壓力吧?」

「娘,您放心好了,我會好好的。」林辰安慰道,說完,一道白色的影子撲進林辰的懷裡,正是小白。

朝著林辰叫了幾聲,可愛的小臉上滿是幽怨,似乎在責怪林辰不帶它一起出去。

輕輕的摸了摸小白身上潔白的絨毛,「好了,大不了下次就帶你一起,走吧,帶你進山玩去。」說完對趙雅音揮了揮手,消失在原地。

趙雅音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孩子,總是這樣……」

林辰家門外的石頭上,林辰正坐在那裡,抱著小白啃著一個鮮紅的果子,靜靜地等待林韻的出現。


幾分鐘后,一道倩影出現在林辰的眼中,正是林韻。林韻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直接從遠處對準林辰甩了過來,在空氣中發出「咻」的一聲,速度簡直跟聲音一樣快。

林辰看著襲來的未知物品,臉色一凝,將果子放到小白的嘴裡,右手頓時被潔白的光芒包裹,「嘭」,未知的東西與林辰的手掌相遇。

滾燙的溫度差點讓林辰甩了出去,好一會才漸漸冷下來,此時林韻才來到林辰身邊,粉撲撲的小臉上冒著細密的汗珠,就好像早晨剛摘的蘋果,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你,你耍賴,居然沒有說開始就跑了,下次再也不跟你玩這種遊戲了,哼。」林韻氣喘吁吁的說道,小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嘿嘿,我可沒有說要跟你比啊,是你自己要追上來的。」說完,拿起手中的東西一看,原來是一個青色的果子,直接往嘴裡送了進去。

看見林辰一口咬掉一大半的果子,林韻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看著林韻笑的花枝亂顫的樣子,林辰就知道不對勁了。

突然,從嘴裡傳出來一股苦澀的味道,就好像吃了好幾個沒成熟的果子一樣,舌頭在一瞬間失去了味覺。「你,你居然整我?」林辰看著林韻,臉上有點小小的生氣。

不過,林韻似乎沒聽見他說話,把目光放在了林辰懷裡的小白身上,大眼睛中滿是喜愛之色,伸出手想去摸了摸小白身上的絨毛,林辰卻一把將小白拿了起來「想抱它,嘿嘿,先得經過我的同意。」

林韻一抬頭,小嘴一嘟, 災變高武世紀 ,「林辰,把他給我抱一抱好不好,就一下,一下下就好了。」

林辰嘿嘿一笑,「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不然,我不會給你抱的。」

「你說,只要是不太過分的,我都可以答應你。」林韻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她現在的心思已經完全被小白的模樣吸引了,就好像小孩子看見了新奇的玩具一樣,得不到死都不會離開。

「好吧,條件就是親我一下,哈哈。」林辰用著開玩笑的語氣道,他想以林韻這種小孩子不可能敢,所以故意刁難一下她,想看看林韻到底是什麼反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