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頂天摟着她纖腰,吻了一下。

到沙發上坐下,陽頂天拿出手機,道:“我把鐵龍殺了,拍了視頻,你敢看不?”

“你殺了鐵龍?”

塔娜驚呼一聲,毫不猶豫的點頭:“我要看。”

旁邊的傑西卡也湊了過來。

陽頂天這纔想起,塔娜雖然是世界級的美女,卻還是黑玫瑰的首領,看上去嬌滴滴,手上的人命,卻絕對不止一條,傑西卡也差不多。

陽頂天調出視頻,傑西卡立刻叫起來:“是鐵龍,沒錯,就是他。”

“是他。”塔娜點頭,問陽頂天:“他暈過去了?”

“是,我先把他打暈了。”

陽頂天拍的視頻,不是固定不動的,而是圍着鐵龍拍了半圈,然後才舉的刀。

刀起,頭落。

陽頂天偷看塔娜兩個,與他想象的不同,塔娜和傑西卡都沒有閉上眼晴,更沒有尖叫什麼的。

塔娜微微凝眸,傑西卡則是把眼珠子瞪大了。

果然是見過血的女人啊。

而且,塔娜這一刻的側臉,加上凝眸的神情,竟有着一種別樣的魅力。

雖然一個下午,陽頂天把塔娜的每一處祕密都嚐到了,但這一刻,他突然覺得,塔娜還有很多地方,他沒有探索到。

這個世界級的美女,還有無數的祕密,等着他去探索開發。

“太好了。”

看着鐵龍人頭落地,傑西卡發出歡呼,塔娜同樣是一臉喜悅。

她對傑西卡道:“立刻把視頻發出去,讓鐵龍幫放人,同時警告他們,我們的姐妹無處不在,我們的報復不會過夜。”

她這話,說得氣勢凜然,陽頂天都給她震到了。

他終於意識到,眼前的這個金髮美人,不是普通女子,她是一個亡國的公主,她還是神祕的黑玫瑰的首領,在這樣一個毒梟遍地的國度,不但站穩了腳跟,而且打出了赫赫威名。

她有着燕喃盧燕那樣的嬌美,又有着琴霧那樣高貴的出身,還有着刀衣姐那樣鐵與血的經歷。

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經歷複雜心志堅定聰明果敢的女強人。

在他身下**婉轉的,只是她的一面,而真正的她,是多面的,是立體的,想要看清她,需要時間。

“是。”傑西卡脆聲答應,讓陽頂天把視頻發給她,又問:“我們是不是要做好準備,提防鐵龍幫報復。”

塔娜微微凝眸:“鐵龍幫內部比較複雜,有好幾個大頭目,鐵龍一死,誰也不服誰,應該會打起來,不過我們這邊不能放鬆,讓姐妹們做好準備,一團二團嚴密戒備,同時讓那邊的暗哨隨時提供消息,這邊也要對鐵山城方向放出哨卡。”

看着塔娜佈置,那嬌美的容顏下,卻彷彿是一個大將軍的靈魂,陽頂天不由得暗暗心折。

傑西卡去發佈命令,塔娜這才轉身對陽頂天道:“陽,你太神奇了,不愧是大巫預言中可以助我復國的男人,謝謝你。”

這一刻的她,笑靨如花,說不出的嬌美,與剛纔的她,判若兩人。

陽頂天心魂悸動,摟着她,道:“怎麼謝我。”

塔娜柔情如水:“怎麼謝都行。”

即然如此,陽頂天當然也不會客氣,把塔娜抱起來,抱到樓上,不過沒有進臥室,而是進了浴室。

到鐵山城跑了一趟,又殺了人,陽頂天想要洗個澡,當然也不會放開塔娜。

塔娜咯咯笑着,任由他給她洗了澡,至於真洗假洗,自然不必管。

然後塔娜給陽頂天洗,一路洗下來,就在他身前蹲下了,玉手扶槍,紅脣輕啓,寶藍色的眸子還瞟上來,那月夜海灣似的眼眸中,這會兒淨是媚意……

傑西卡把鐵龍被砍頭的視頻發佈出去,立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而在鐵龍幫內部,則引發了極大的混亂。

不出塔娜所料,當天晚上,鐵龍手下幾個主要頭目就因爲爭奪老大的位置而打成了一鍋粥。

第二天早上,陽頂天還摟着塔娜呼呼大睡呢,塔娜的手機響了,傑西卡興奮的給她彙報:“鐵龍幫全亂了,昨天晚上打了一夜,現在分成了三股勢力,不相上下,那幾個女孩子也放出來了。”

“那就好。”塔娜很開心:“嚴密監視,不可大意。”

“是。”傑西卡脆聲應答。

塔娜放下手機,把鐵龍幫的情況跟陽頂天說了,陽頂天讚道:“哇,你還真是料事如神呢。” “沒有了。”塔娜謙虛的笑。

她晨光中的笑靨,說不出的嬌美,陽頂天忍不住翻身壓住她:“那你再判斷一下,今早上我會要你幾次。”

“我不知道。”塔娜羞笑。

“那我們來數着好了。”

“不……噢……”

將近中午才起牀,早餐成了中餐。

餐桌上,傑西卡彙報了鐵龍幫的情況,分裂的三股勢力又各自引入幫手,現在整個鐵山城都亂了,估計還要亂一段時間,三派之間要分出勝負,或者至少把地盤劃分完畢,纔會停歇。

而黑玫瑰的名聲則更加響亮,傑西卡喜滋滋的道:“今天又有好多女孩子想加入我們黑玫瑰呢。”

“暫時不再發展新成員。”塔娜搖頭:“下午先開個小會,一二三團的團長和各營連長與會,晚上開大會,我們……”

說到這裏,她微微吸了口氣,看一眼陽頂天,道:“我們準備要回去了。”

“真的啊?”傑西卡又驚又喜,也不由自主的看一眼陽頂天。

她是跟着塔娜從哥迭亞過來的,最初就是塔娜的侍女,很小的時候她就知道,塔娜想要復國,但在這邊呆了近十年,塔娜一手創立了黑玫瑰,卻從沒說過要回國的話。

現在,一夜之間,她說要回國了,難道是因爲這個男人嗎?

“不過這個男人確實厲害,不但**扔得遠,而且能在鐵龍幫嚴密戒備中殺了鐵龍,簡直可以說是神蹟了,但僅僅憑他,就可以復國嗎?”

她心中疑惑,但沒有置疑塔娜的話,而是答應下來,去佈置開會事宜。

下午三點,塔娜召開了黑玫瑰連以上軍官會議,一共有近二十人,全是女子,而且都比較漂亮,有兩個甚至可以說是頂級的美女,即便相比於塔娜,差得也不太多。

陽頂天當然參加了會議,看得眼花繚亂。

塔娜的黑玫瑰女團,全部成員加起來,有一千五百多人,不過不全在莫利亞,而是以莫利亞爲中心,分佈在周遭的幾個城市和鄉村。

她從小受過培訓,頗具軍事能力,雖然黑玫瑰總人數不多,核心的五百多成員,卻都是做爲官員培養的,所以架子很大,一千五百人,分成了三個團九個營。

需要的時候,這三個團立刻可以擴充成三個旅或者是三個師。

塔娜把這種情況告訴陽頂天的時候,陽頂天大加稱讚。

德國曾經用過這種方法,一戰後,德國總兵力受限,便想了個法子,把所有的士兵全當成軍官培訓,有了足夠的軍官,二戰一爆發,立刻就有了幾百萬大軍。


蘇聯也曾經玩過這一手,常備師外,還有架子師,就是一個師的架子,只有一批軍官,沒有什麼士兵,但戰爭一爆發,往這些架子師裏填充一批士兵,立刻就是一個滿員師,分分鐘可以拉上戰場。

塔娜學的,顯然也是這一招。

塔娜是哥迭亞王國公主的身份,這些連以上軍官都是知道的,塔娜說要回國去,準備復國,一幫子軍官都顯出非常興奮的神色。

塔娜當然也介紹了陽頂天,不過沒讓陽頂天表演雙面人的神奇功能。

事實上大巫的預言,雖也有人知道,但信的不多。

晚上開大會,但並不是一千五百人全部參加,真正與會的,只有五百來人,這是黑玫瑰的核心成員,真正受過嚴格訓練,能打能拼且具有一定指揮能力的,就是這些人。

這些人,大多影影綽綽聽說過塔娜是亡國公主的事,這會兒塔娜正式宣佈,並且說要回國推翻軍**,恢復哥迭亞王國,會場立刻就沸騰了。

陽頂天在一邊看着,情緒也受到了感染,同時又有些驚訝:“這些女人,怎麼這麼興奮啊,復國有那麼容易嗎?”

塔娜同樣在會場上介紹了陽頂天,並當場宣佈他爲王夫,也是黑玫瑰軍團的總教練。

塔娜本來是想讓陽頂天當軍團長的,陽頂天吃不消,所以軍團長還是塔娜,陽頂天做了總教練。

大會上定下殺回哥迭亞的總策略,眼見着一幫子女兵個個興奮得兩眼發光,陽頂天又是驚訝又是感慨:“她們真要跟着塔娜殺回去復國,會有多少人血染沙場?”

逐一看過去,至少能找出五六個頂級的美女,估計塔娜招人也看顏值,要是拉一個娛樂女團,那真是分分鐘的事情,但殺回哥迭亞復國,陽頂天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隨後的日子裏,黑玫瑰軍團總動員,塔娜一共挑選了八百精銳女兵跟隨她回國,當然不是一起走,而是分散坐船回去。

莫利亞這邊當然也不會放棄,這邊算是黑玫瑰軍團的總後勤基地,尤其是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兵源,一決定回國,塔娜就放開招兵,然後在這邊培訓,培訓好了才一批批送去哥迭亞。

但她只要女兵,不要男兵。

這邊的男子不是吸毒就是販毒,整體質量上非常差,相反,這邊的女人即有着南美人骨子裏的火熱,又有着女人特有的溫柔細心和服從性,是最好的兵員。

陽頂天最初沒有領悟到這一點,是到後面才發現的。

陽頂天跟着塔娜第一批去哥迭亞。

去之前,他當然要跟修比打招呼,回去幫塔娜復國這樣的事,他是不會說的,只說另外有事,然後給修比介紹了一下傑西卡,再讓傑西卡給修比介紹這邊黑玫瑰軍團留守的人員。

有黑玫瑰軍團支持,修比打開這邊的市場很容易,剩下的,陽頂天就不管了。

從雷克坐船,五天時間,到了哥迭亞,在一個叫鷹城的地方上岸。

鷹城是一個港口城市,不大,但極爲熱鬧繁華,人非常多。

鷹城背後,就是哥迭亞最大的礦區之一,迪龍。

迪龍是一個鐵礦區,有十多萬礦工,加上他們的家屬,以及各種附屬人員,整個迪龍礦區有人口近百萬。

這裏,就是保皇黨的大本營。

說來滑稽,當年暴動推翻塔娜爺爺的統治,迪龍礦工算是一股起義的主力,當年據說出動了二十萬人向首都哥迭亞城進軍。 而在五十年後,受夠了資本家盤剝,從自由民主虛僞口號中醒悟過來的礦工們,又開始懷念當年的老國王了。

這就如同,蘇聯倒臺後,懷念她的人越來越多一樣。

當然,即得利益集團不會這麼想,迪龍礦區不是一個礦,大大小小有幾十個礦,這些礦老闆借礦工們的手,推翻了老國王,拿到了礦區,賺得盆滿鉢滿,自然不願老國王的後代復僻,對保皇黨打壓得非常嚴重。


礦老闆有錢,全都養有自己的護礦隊,最大的一個礦老闆,有兩萬礦工,卻養有一支三千人的護礦隊,裝備也極爲先進,不但有槍,甚至還有坦克和直升機。

其他礦老闆也差不多,最差的,也養得有幾百人的護礦隊。

在途中,塔娜詳細的跟陽頂天介紹了這些情況,她復國的第一步,就是要從迪龍邁出的,當然要跟陽頂天介紹清楚,而陽頂天則聽得目瞪口呆。

礦老闆居然有武裝,不但有槍,甚至還有坦克和直升機,這尼碼,也太火爆了。

而在鷹城上岸的第一天,還沒進入迪龍礦區呢,塔娜就得到一個消息,保皇黨下屬的復國軍總參謀長被捕了。

塔娜是保皇黨的主.席兼復國軍的總司令,但這邊具體負責軍事事務的,是總參謀長雷西。

塔娜要回國推動復國大業,事先當然跟保皇黨總部通了氣的,這邊也很興奮,總參謀長雷西就想提前打響第一槍,發動一個礦區的起義。

結果事機不密,消息泄露,礦老闆提前行動,鐵血鎮壓,參加行動的復國軍第一師兩百多人死傷,雷西也受傷被俘。

當頭一棒啊,陽頂天聽了這消息,只能苦笑,不過也有心理準備,復國,哪有那麼容易的。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