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倒是蠻有精神,他站在小雲朵房間的窗戶旁,靜靜的凝視著下方正中心位置,那一個巨大的大理石檯面。

小雲朵房間雖然有窗戶,但卻是能夠輕易看到外面,而外面的人,卻根本看不到裡面。當然了,諸如之前所提及的,對於至尊境強者來說,他們卻是有著一定的特權。

拍賣會開始,翁吉一身肅穆裝束出場。

只見他抱拳拱手,對著天地上一層層如星斗般的小雲朵房間中的諸位武者拱了拱手,並未多說一句客套話,而是直接步入正題。

「第一件寶貝,六品丹藥,冰火育氣丹。起拍價格,三萬枚六級元丹。」

翁吉說罷,手中吞納戒光芒一閃,一個古木香盒出現在掌中,只見他毫不猶豫的打開香盒,頓時一冰一火兩種截然不同的強大能量光芒交織纏繞天際。

高級丹藥,一出世,便是流光溢彩,和普通丹丸截然不同。

當然,對於這種品質的丹藥,一些大豪門武者是絕對看不上眼的,即使在精寶閣這邊,也不過是個開胃的小菜而已。

打開香盒,對眾人展示丹丸的真實性,翁吉隨手將其放在一邊,然後閉目凝神,靜靜的感受著天際中密密麻麻小雲朵房間內的變化。

「0073,叫價三萬兩千枚六級元丹。」

「0628,叫價三萬五千枚六級元丹。」

「1051……」

陳風站在窗邊觀察,他發現每一個叫價的雲朵房間,那飄蕩在半空中的雲朵,都會變成紅色的,似乎是在向眾人提醒,這個房間中,是當前叫價最高的主。

第一件寶貝,最終以四萬七千枚六級元丹收場,緊接著就是第二件寶貝。

陳風剛開始還蠻有興趣,每次拍賣會都有熱血上頭的人,為了一件不值那麼多錢的寶貝,你爭我奪,最後兩敗俱傷。一個花了冤枉錢,一個憋了一肚子氣。

由於拍賣的物品實在是太多了,陳風站在那裡,時間長了也是覺得無聊得很,回頭看看燭炎,發現燭炎已經憨憨的睡著了。

「老傢伙,果然是經驗豐富,看來這個時候,睡一覺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陳風看了看手中那長長的清單,現在只進行了十分之一,無奈的苦笑一下,陳風也尋了個座位躺下小歇了起來。

「下一件寶貝,眾所周知,曾經在七彩虹部落,也就是現在的獸域,有七隻上古凶獸,他們曾經是那一片大陸的執掌者。而千年前,由於七隻上古凶獸暴走,惹來霍亂,後有青雲至尊青昱,將其收服,關押在鎮魂古碑之中,以七魔鏡為引導。」

「七魔鏡就是開啟鎮魂古碑的鑰匙,每個顏色的魔鏡,對應著其中一隻上古凶獸。而今天要拍賣的,就是藍家的藍鏡,裡面對應的七凶獸是蜚。不過我要提醒諸位,七魔鏡只是鑰匙,要想釋放出蜚,必須要有鎮魂古碑才行。」

「好了,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六萬六級元丹。」翁吉詳細的講解道。

「0152,六萬五千。」

「0066,六萬八千。」

「0829,七萬兩千。」

「……」

七魔鏡。

休息中的兩個人,一聽到藍鏡,這時終於是有所動容,陳風更是一下子躍將而起,快步來到窗戶邊,低頭下望。

翁吉的掌中,正在展示著那藍鏡的麽樣,和其他銅鏡一般,這藍鏡,看上去通體藍色,除此之外,倒是沒什麼特徵。

對於這七魔鏡,雖然聽上去很雞肋,但還是有很多有錢勢力,對它很感興趣。

一時間叫價的聲音倒是不絕於耳,很快這七魔鏡的價格,就上了十萬六級元丹。

「1174,十二萬!!!」

突然間,一個遠處的房間雲朵泛紅起來,他豪氣的從十萬出頭的價格,一下子提升到了十二萬。這突然大跨度的提高價格,令那些叫價的聲音都沉寂了下去。

最終,在翁吉的宣布下,這個1174號令牌的主人,獲得了藍鏡。

「藍鏡歸屬以確定,是個1174號令牌的武者,你覺得他是精寶閣的人嗎?」陳風有些擔心的說道。

「號碼是多少?」燭炎躺在藤椅上,一臉困相。

「1174。」陳風又是朗聲讀了一遍。

「恩,沒錯沒錯,11打頭的,都是精寶閣的內部人員。這種拍賣場,需要有人在暗中抬一抬價格,之前翁吉告訴過我,這次的拍賣會,內部人員的號碼是11開頭。」

「原來如此,這樣就放心了,最後一個七魔鏡,也終於是到手了。」

陳風長長的出了口氣,這一趟的行程,即將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了。

轉過身,陳風往後一瞧,只見燭炎再度睡了過去,這老傢伙好似昨天晚上都沒睡覺一般。

與此同時,天際中,一個雲朵房間內。

烈俊良和幾個烈家高手,以及他的愛女烈曼,端坐其中。

「爹,你之前說他們的目標就是那藍鏡嗎,此番是被1174給拍了去,看來真如你所言一般,那翁吉是要暗中幫助他們了。」烈曼一張白皙面頰,看上去有些陰冷。

「哼,要是曾經的燭炎,我還真不想招惹他。不過,他重塑肉體,實力已經今非昔比,此番來到這精寶閣,真是自找沒趣。曼兒放心,你與他們的仇,爹爹自然會為你討回來,那藍鏡,就算有翁吉化羽等人暗中幫助他們,他們也是得不到。」烈俊良冷笑說道。

烈曼聞聽此言,心中大喜,她倒是很期待,之前竟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傷它的陳風,以及那個白髮老頭,吃癟的時候是個什麼樣子。

… 「接下來,是我們精寶閣這十年來,在天神界及諸凡界十八王朝之內,收集的一些我們判定的很不錯的寶貝,當然,它們的價格也很高,之前的寶物清單上,並沒有特意標註,就是想給諸位一個驚喜。」

當清單上最後一件寶貝拍賣完以後,陳風以為今天的拍賣會已然結束的時候,沒想到翁吉卻突然來了這麼一番話,這不由得勾起了他的興趣。

「第一件寶貝,至尊境絕世武學,大烈日撕空爪。此絕世武技,乃……,此武技,起拍價五十萬六級元丹。」

陳風在雲朵房間中,暗自訝然咋舌,至尊境絕世武學,這簡直也太過震撼了。切莫說天神界的至尊強者有多少,但至尊境的絕世武學,那施展出來威力得有多強?

不僅如此,更令陳風吃驚的是,這一下子就是五十萬六級元丹,這要是摺合成金幣,不知得多少,怕是一個大殿都裝不下。

當然了,對於這等武者來說,金幣對於他們來說毫無意義,只有高等級的元丹,才會對他們有幫助。

除此之外,更加的令陳風驚奇的是,競拍的人還不少。

要知道,這可是至尊境的武技,必須要至尊境才能修鍊,他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勢力前來爭奪。

出了這大烈日撕空爪以外,接下來的幾件寶貝,無一不令人垂涎驚訝。可是那價格,也著實令人感到無力。

「好了,經過幾個時辰的拍賣,想來大家都已經累了吧。那老夫也就不再多耽擱時間,馬上就進行此番拍賣的壓軸寶物,相信這件寶物的出現,會令諸位很感興趣。」

翁吉頓了一下,然後指間吞納戒光芒閃爍,一個通體漆黑的玉凈瓶憑空而生。

這瓶子,毫無任何氣息,只不過瓶口處繚繞著淡淡的黑色氣旋,看上去倒是有幾分奇妙。

「相信在天神界,很多老一輩人,都知道曾經雙帝戰魔皇的傳說吧?」

翁吉此話一出口,在場的幾千名武者,在各自的雲朵房間中,無不震驚愕然。

「雙帝犧牲自我,為保全天神界和諸凡界的安寧,捨身對抗魔皇,最終將魔皇鎮壓在魔域。而自那次大戰之後,魔族的一些寶貝也悄然流進了天神界。魔族身份神秘,他們的寶貝更是難以探尋其真實作用,我手中這玉凈瓶,經過精寶閣閣主洪齊天的確認,它著實是魔族之物,至於其用途,我們卻是不知。不過,我相信在場的諸位,可能有人對此感興趣,若是鑽研一番,也許能得到什麼意想不到的妙用。」

「廢話不多講,此瓶我們稱為魔之玉凈瓶,起拍價格一百三十萬六級元丹,諸位若是有興趣,可以叫價。若是無人有興趣,或者覺得貴了,那我精寶閣便繼續收藏。」

魔族!!!

當聽到魔族兩個字的時候,陷入熟睡中的燭炎,一個翻身就站了起來。

快速來到窗邊,燭炎面色凝重的望著那玉凈瓶,眼中光芒閃動。

「你覺得這小瓶子,和魔族有關係嗎?」陳風也是肅然的問道。

燭炎雙目如刀,仔細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那玉凈瓶,然後搖頭道:「這瓶子到不像是魔族之物,不過裡面充斥著強烈的魔氣,顯然是經過多年歲月的侵蝕,瓶子被魔氣感染,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現在魔族躁動,任何有關魔族之物,咱們都應該關注一下,若是沒有人拍下,這東西,倒是可以去找翁吉借來觀瞧觀瞧。」

「0093,一百三十五萬。」

就在燭炎還沒有說完話的時候,一道聲音已經是響起,其中一個雲朵房間,變換成了殷紅的顏色。

「0348,一百四十萬。」

「0661,一百四十二萬。」

「0093,一百四十五萬。」

「0348,一百五十萬。」

「0093,一百六十萬。」

耳畔聽著叫價的聲音,期初倒是有三方勢力在競爭,可是到了後來,就只剩兩個勢力在相互較勁了。

一百六十多萬枚六級元丹,這個數字,讓很多大勢力都望而卻步,這實在是一個天文數字。

0093號雲朵房間,和0348號雲朵房間,交替著變成殷紅色。

隨著價格逐漸靠近兩百萬這個大關,0348號房間的勢力,終於是停了下來,沒有再繼續叫價。

「恭喜0093,您以一百九十五萬枚六級元丹的價格,擁有了這魔之玉凈瓶。好了,諸位,今天的拍賣盛會就到此為止,請拍下寶貝的人,事後和精寶閣聯繫,以換取你們心儀的寶物。」

翁吉說罷,身形一閃,便是悄然消失在了檯面之上。

密密麻麻的雲朵房間,這個時候魚貫著朝出口處飄蕩而去,陳風和燭炎只覺得眼前光芒一閃,他們就憑空出現在了大殿之內。

「誰是那麼有錢,竟然花了一百九十五萬枚六級元丹去買那魔之玉凈瓶?」剛出來,陳風就忍不住對身邊的燭炎問道。

不僅僅是他們,周圍相繼出現的武者,也都互相議論紛紛。

「不知道,不過想來不是等閑之輩。咱們先回客棧吧,等會翁吉將藍鏡送過來,咱們就可以離開這裡了,畢竟現在讓最後一隻七凶獸脫困,才是最重要的。」

燭炎悄然說罷,兩人快步走回到了客棧之內。

之前翁吉說好的,等他拿到藍鏡以後,就親自給二人送來。畢竟只是一件沒什麼價值的東西,算不上十分麻煩。

在客棧內,一邊喝茶一邊等候,等了半個時辰,也不見翁吉到來。

「怎麼這麼久?」

就在燭炎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他的朋友化羽,卻是一臉不爽的走了進來。

「化羽,你怎麼來了。是翁吉托你給我送藍鏡來了?」燭炎開口問道。

化羽面色不大好看,他苦笑著搖頭說道:「事情有點變故,你們所要的那個藍鏡,怕是沒那麼容易到手。老燭,跟我去精寶閣內閣一趟吧。」

「去內閣幹什麼?」燭炎疑惑問道。

「閣主大人出關,現在點名要召見你!」

… 「他要見我?」燭炎眉頭緊皺,想當年,他和洪齊天,倒是老交情了,因為他是當初的煉器大師,故而在整個精寶閣,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四大職業里,唯獨煉器師算是最能賺錢的,一件超級神兵,一件超級保甲,甚至還有更多靈寶什麼的,都是出自煉器師之手。

當初的燭炎,在洪齊天那裡,當真是如魚得水,後者身為至尊境強者,也對他客氣有加。


當然,燭炎是一個好靜之人,對一些世俗的東西,並不太過看重。

「走吧,到了精寶閣內閣你就知道了,話說這還都是你們自己惹來的麻煩。」

化羽感慨一聲,旋即轉身而行,燭炎和陳風對視一眼,也都沒再多問,緊跟其後,再度踏入了精寶閣內閣。


內閣靈界。

剛一進入靈界,陳風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壓力,那種壓力,甚至令人喘不過氣來。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