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皇冷然一笑。

“嗷!!!”

“嗷!!!”

一陰一陽的龍鳴震盪天際,兩條神龍纏鬥,一條金晶色,一條黑色。

“嘭嘭嘭嘭嘭嘭!!!”

虛空在兩人纏鬥下,顫顫發抖,一縷縷龍威揉捏空間。

邪皇轉頭,看着夢邪命,好了開始吧!

得到暗示的夢邪命,身上揮舞,烙印符文虛空,猛然抓進自己的心臟。

“額!!”夢邪命皺眉。

拔出心臟,轉眼手上心臟消失,出現在邪皇手中。

夢邪命臉色瞬間蒼白,但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邪皇,沒有人會注意他的臉色變化,只有一隻擔心的殷韻瑩,提心吊膽望着。

夫君,你這是何必!!

殷韻瑩心在滴血,那挖心之舉,讓她咬破紅脣,一縷縷腥甜血液入口。

祭壇上握住心臟的邪皇,手中拿出一枚聖潔的珠子,珠子綻放粼粼聖潔光芒。當他將心中與聖潔珠子相互融合時。

天空一座虛幻遮天都城凌空。

衆人可以感覺到,哪凌空的都城暗含的無邊威能,這讓他們對聖夢帝國的未來,更加肯定。

“聖夢!!!”

“聖夢!!!”

………………

………

見到他們的邪皇陛下,那衆多驚世之舉,他們瘋狂的高呼,但有人看到自己的呼喚,竟然讓那天空虛幻的都城,緩緩實質化,他感覺瘋狂狂熱。

然則感覺到這樣變化的,何止一人。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瘋狂的呼喚。

“嗷!!!”

兩龍纏鬥,逆空奔向祭壇,向祭壇上的邪皇衝去。

衆人爲邪皇捏一把冷汗。

面對一黑一金晶的倆龍,邪皇瞳孔一睜,左右開工,同時抓住,惡狠狠將它們融爲一體。

忽然邪皇手上,陰陽圖現,陰陽圖緩緩旋轉,但在圖中心,衆人看到一枚威能無邊的玉璽。

帝王的權柄!

鎮國玉璽!



“轟隆隆!!!”

邪皇右手拖着玉璽,祭壇猛然凌空而起,向虛空那遮天都城而去,落座在朝堂之上。

當邪皇落座時,原本虛幻的遮天都城,聖潔流光流轉!

只見邪皇左手虛空一抓,一卷龍紋路環繞榜,兩物一現,衆人心生感應,自己與那榜單有着神祕聯繫。

“轟隆隆!!!”

那三千天柱,不知貫穿何地,但卻捅破的地底,降臨另一陰寒死寂的空間。

就在天柱捅破時,邪皇眼中笑意綻放,猛然大聲宣佈:

“聖夢帝國!———成立!!!”

話音剛落,漫天玄黃之氣融入虛幻都城,剎哪一縷縷玄黃紋路環繞,同時地底一條條龍形龍脈逆空,融入虛幻都城。

“嗡嗡!!!”

原本虛幻的都城緩緩化實質,精美的宮殿樓閣呈現。

邪皇望着虛幻的都城,忽然說道:“賜爾名—聖夢!!!”

徒然都城大門之上,‘聖夢’兩字刻印,綻放聖潔光芒。

隨後邪皇又一指:“英雄皇殿—立!!!”

“轟隆隆!!!”

都城核心之地,三千王殿臨立,中央皇者之氣蕩然的一殿,坐鎮中央。

下方是一無盡深淵般的池!

在三千王殿誕生間,那三千天柱中的王座與之遙相呼應他。綻放璀璨王者之威!!

釋放一縷縷聖潔光芒,劃破天際,向疆域中心匯聚,就是邪皇所在地。

一縷縷聖潔的光芒,仿若天網覆蓋金碧疆域,疆域所有人擡頭仰望。

當所有光芒匯聚之時,邪皇將心臟拋出,讓心臟作爲光芒的載體。

“咚咚咚!!!”

那心臟融合光芒後,綻放聖潔光暈,緩緩落入都城核心,落在皇殿之中!

忽然光芒逆流,一道道光芒在迴流時,分下一縷縷光芒融入,每一位金碧疆域生存的生命。

光芒劃入山林,一羣狼的王,被光芒籠罩。

“聖夢!!”狼王驚駭望天。

光芒劃過戰場,落入屍骨堆積的地下,猛然一隻隻手伸出。一位位虛幻身影飄出。

“聖夢!!!”身影鐵血望天。

一道道光芒落入迷茫平民身上,他們淚流滿面,顫抖的喃喃自語:

“聖夢!!!”

光芒劃過無邊河,落入水中生靈中,她一臉歡喜:

“聖夢!!!”

光芒普照金碧疆域,一位位生靈歡喜,但有些權貴卻寒風臨身。

“聖夢!!!” 邪皇的身影凌空,但在金碧疆域所有人眼前,彷彿邪皇正面望着他們。

“我親愛的子民們,你們是我的子民,就與我一起鑄造我們的聖夢!!”

所有人的心靈浮現,一副聖潔完美的國度,那裏充滿希望,沒有痛苦,沒有別離,沒有飢餓。

那是他們渴望的國度,他們曾今幻想的國度。

現在有人要鑄造這樣的國度,他們哪有不歡喜若狂。

“聖夢!!!”所有人嘶聲咆哮。

一滴滴苦澀淚珠落地,苦盡甘來的希望流轉心田。

虛空的邪皇再次說話:“爲了我們的聖夢,你們高舉右手,呼喚聖夢降臨!!!”

“聖夢降臨!!!”

“聖夢降臨!!!”

“聖夢降臨!!!”

………………

………

衆人的呼喚,恍若喚醒神祕的存在,一縷縷聖潔的希望光芒,破空而去,鋪天蓋地飛光芒,再次覆蓋金碧疆域。

當所有聖潔希望光芒,流入都城核心時,隨着心臟咚咚咚跳動,一絲絲暗含希望的液滴,落下!

滴!!

滴滴!!!

滴滴滴!!!

……………

………

希望的液滴匯聚一池,一串串符文閃爍跳動,融入液滴中,一股股神祕氣息在池中衍生。

隨後潮水雲集的符文,流入潮水,一陣陣流光流轉三千王殿。

並且遙遠的邊界,一圈圈聖潔的光芒綻放,光芒所過一座座戰場虛影爬出,一位位殘疾老兵,回覆年輕,傷痕無藥自愈。

“老王,這是怎麼回事!我好了,我年輕了!!”一位殘疾老兵淚流滿面。

三千天柱光圈覆蓋所有金碧疆域。

數以億計的戰場,死亡隕落的軍人,至死亡中甦醒,一位位具有鐵血軍魂的人,與死亡的軍魂,彷彿歸巢飛向天柱。

“是誰在呼喚我們!是誰在打擾我們的沉睡!是誰!是誰!!是誰!!!”

當所有金碧具有軍魂的人、魂,匯聚在天柱時,那至死亡甦醒的軍魂,望着天柱一聲聲質問。

“是我!!”

三千邊界之地,天柱中同時響起,邪皇的聲音。


當這聲音響起,所有驚魂釋放沖天煞氣,手中殘兵直指天柱。

“你爲什麼打擾我們!!!”

鐵血傲骨之音,震盪虛空。

“因爲我需要你們,你們的家人需要你們,你們自己需要你們!!”

你,家人,自己!!

所以的軍魂這是茫然了,他們有的死去萬年,有的千年,百年,還有剛死!他們捨生忘死,不想家人那是騙人的。

家人過得好嗎?有沒有爲他們的死而難過?會不會沒有食物?等等。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