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十來人就這樣等着,可半個月過去了,葉若羽依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不過他周圍的空間壓力卻還在不停的增加,逼得衆人已經退後了三次,當然,琴女沒有後退,能夠傷到她的都是實物,空間、時間、還有能量根本就不能給她任何威脅。

這也間接的讓她在衆人面前立威,因爲在大家看來能夠抵禦這中壓力而面不改色的人,其神魂境界至少達到了紫色等級!

此時的葉若羽思維正在不停的擴散,似乎已經到了很遠,又似乎近在身邊——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了何處,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現在的他還在空間中!而他現在對於這種沒有波紋的空間震動已經領悟到了三百層!

這前三百層對於葉若羽來說其實很好領悟,因爲這次的前三百層跟之前領悟的大同小異,其實也可以說跟他之前領悟的就是一樣的,只是前一次領悟的葉若羽將注意力放到了空間波紋上——他發出的空間震動就是靠波紋傳遞,這種傳遞總會損失一部分能量,使得招式的威力減弱。

而這次卻不同,他的注意力完全在空間中,他思考的是怎麼樣將發出去的空間震動依靠空間來傳播,這樣的傳播不會產生空間波紋,自然不會損失能量,也就是說同樣是三百層,後一次領悟比前一次領悟的要厲害得多! 可到了三百層之後,葉若羽的領悟就漸漸的慢了下來,因爲後面的震動跟前一次領悟的完全不同,也就是說之前即使領悟到四百八十層,對現在的葉若羽來說,也僅僅只有前面三百層有用。

時間依舊在流逝,可葉若羽依舊沒有任何動作,時間一長,這裏站着的大部分人都開始着急了,他們想的是如果葉若羽在這裏修煉幾十上千年,自己也在這裏等着?

終於,又過了一個月之後,葉若羽眼睛睜開了,此時的他臉上不滿了笑容。

琴女走到他身邊道:“怎樣?領悟到了多少層?”

葉若羽笑了笑道:“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現在已經領悟了四百層,不過看樣子,這四百層比之前的四百八十層威力還要大很多!”

琴女聽後笑了笑道:“這是當然,不然你會花這麼長時間?好了,你是時候將三件武器合在一起了,他們都等不急了呢!”說完之後琴女乖巧的退開了一段距離,雖然一般發生的意外不會對她造成傷害,但她不願意讓自己分心!

葉若羽看着一切準備都做好之後,臉上那嬉笑的表情一瞬間變得極爲嚴肅,身上強大無比的能量不停的澎湃,琴女認識葉若羽這麼長時間也很少見到葉若羽這樣認真。

三件在空中相互吸引而後排斥的寶物,在感受到葉若羽那強大的能量之後,都在不停的震動,而後發出長鳴,似乎很是高興。

葉若羽看着眼前的三件寶物,想了一會之後雙手不停的舞動,片刻時間一個強大的禁制包裹住三件寶物跟他自己,他怕在融合三件寶物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意外,因爲他始終在思考着之前蘇雲星臉上那一絲笑容。

憑直覺葉若羽知道,這次的融合恐怕沒那麼簡單。

不過葉若羽不是那種怕事的人,越是好奇的東西,他越想知道,所以禁制佈置好之後,葉若羽動手了。

霸道的能量從他體內飛出,直接包裹住三件寶物,當有能量參雜進來的時候,三件寶物表面都泛起了流光,似乎是在感應着葉若羽發出的能量。

就在葉若羽準備加大能量強度的時候,三件寶物突然出人意料的開始靠近,接着開始融合,只是在融合的時候,出現了一團模糊的、灰色的能量將其包裹,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就算是葉若羽也無法用神識都無法穿透。

葉若羽看到這灰色的能量時,一陣心悸,這股能量的強大讓他的心中第一次產生了恐懼感,他能夠感受到如果將這股能量比作狂風暴雨的話,那自己達到紫色中級的能量也就勉強算微風細雨了,這之間的差別不是一般的大。

沒用多久,灰色能量開始慢慢的消失,半柱香時間之後,一把血紅色的匕首出現在衆人眼前,也就在這個時候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就在葉若羽暗暗鬆一口氣的時候,那匕首突然一動,伴隨有一道紅光飛快的向葉若羽衝來,緊接着一句嘎叫聲傳來,“小心”兩個字就在這一瞬響徹整片區域。

沒人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因爲這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不過當蘇雲星看到閃動的匕首以及這句爆吼的時候,臉上詭異的笑容更甚了。

葉若羽也被這突然的攻擊打了個措手不及,在匕首閃動的瞬間他就想避開,可惜他們之間的距離太短,而這匕首的速度太快,她根本沒有那能力閃避。

在這個時候他的心出現了一絲慌亂,也就是這慌亂差點要了他的命,不過他還是飛快的鎮定下來,雙手勉強的劃圓,空間震裂,三百層!

在倉促之下葉若羽已經不可能發出更強大的攻擊了,勉強的空間震裂三百層,他知道是擋不住這匕首迅猛的一擊,所以在劃圓的用時,他儘量的側身。

幸好雙手同時劃出圓產生的空間震裂阻礙了匕首的速度,不然他的身體肯定會被這匕首穿胸而過,穿胸而過的後果就是,匕首中強大、霸道的能量會在一瞬間攻擊他的神魂,那時候即使不死,也會變成廢人。

可就算是他的反應飛快,匕首還是擦過了他的手臂,“嗤嗤”的聲音不斷響起,第一次是劃過他手臂肌肉時候產生的,後面的幾次則是匕首飛向葉若羽身後的樹木發出的。

葉若羽猛的吐出幾口鮮血,接着臉色一白,剛剛匕首擦過他手臂時候,一股奇怪、詭異充滿暴戾之氣的能量傳入他的身體,直擊神魂,幸好葉若羽現在的神魂已經很厲害,不然這衝入身體的能量足以讓他的神魂遭受重創,甚至還可能讓他的境界直接倒退。

葉若羽來不及多想,馬上就地盤膝,開始修復療傷。

不遠處的衆人除了蘇雲星之外,臉上大部分都露出了驚恐的神情,而跟葉若羽一起的幾人,臉上則全是擔心,剛剛那一擊來的太迅猛,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葉若羽的鮮血已經噴了出來,這讓他們一陣後怕。

當然,除了琴女是完全的擔心之外,這裏所有的人都在感嘆,他們感嘆葉若羽的實力,那樣的速度他居然能夠避開,而且還能反應過來出招抵擋,這在鬼莽地境沒有幾人能夠做到,也就是說剛剛的那一擊在鬼莽地境中能夠躲過的屈指可數。

一炷香之後,盤膝坐下的葉若羽慢慢的站了起來,琴女連忙過去將他扶住,關心道:“沒事吧若羽?”問過之後琴女才反應過來,如果沒事葉若羽的臉色也不會如此蒼白,這根本就是廢話,不過人在關心的時候,最常見的也是這句話。

葉若羽笑了笑,將手搭在琴女的肩膀上,勉強的笑了笑道:“媽媽個球,老子要是再慢一點點就提前去見我家祖宗了!好厲害!”這話剛剛說完,葉若羽腦中便一陣眩暈,琴女在這一瞬間也發現了,連忙將他抱住,此時的她才明白這次葉若羽的傷到底有多重!

從她見到葉若羽到現在,很少見葉若羽受傷,這一次卻是最重的,前幾次雖然出現了受傷昏迷的狀況,但那也只是失血過多,而這次不一樣,琴女能夠看出來葉若羽是神魂受創,而且還傷的不輕。

琴女將葉若羽扶着坐下,緊接着美妙的旋律傳入衆人的耳朵,在場的幾人在沒有清醒過來的時候,卻被這美妙的琴聲吸引。

一炷香的時間之後,葉若羽的臉上慢慢的恢復了血氣,接着他再次吐出兩口鮮血,劇烈的咳嗽起來。

琴女連忙停止彈奏,跑到葉若羽身邊,臉色蒼白的看着他。

葉若羽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臉道:“不要擔心,還死不了!”接着再次扶着琴女站了起來。

此時那匕首已經回到了葉若羽身邊,一擊之後,他安靜了下來,葉若羽伸手將匕首抓住,匕首也沒有任何反抗。

蘇雲星看着葉若羽將匕首拿在手上,臉色馬上就黑了,他冷冷的看着葉若羽,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葉若羽看着蘇雲星的表情笑了笑沒有說話,接着眼神便看向了手上的匕首,這匕首長約一尺,握柄就佔去了總長度的三分之一,在我握柄上鑲嵌有一個半月牙形的玉佩,匕首的身上,正反兩面分別鑲嵌有一道細絲,這細絲是凹下去的,就像是匕首的正中央有一道凹槽一樣。

拿着這匕首,葉若羽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氣息,其實這氣息他應該很熟悉,那是殺氣,強大無比的殺氣!比當初在劍冢劍感受到從空間之門中傳出來的殺氣也弱不了多少!

“琴女能看出是什麼品質嗎?”葉若羽將手中的匕首遞給琴女。

琴女拿過之後逼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道:“這匕首很厲害,其中蘊含的氣息不是鬼莽地境的,它可能來自於另一個地方!至於品質,它比現在的魔幻音琴還要厲害,已經是高級神器中的頂峯!”

這裏所有的人聽了琴女的話都狠狠的吃了一驚,沒想到一個特級寶器等級的匕首,加上兩件並不是武器的寶物合起來居然形成一件高級神器,這是怎麼回事?

“你說對了,我來自永恆界!”就在葉若羽準備說話的時候,一個熟悉但又陌生的聲音傳來,這跟剛剛喊出“小心”二字的聲音一模一樣,這聲音特別冰冷,好像沒有絲毫的感情,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是刺空匕首的神靈?你不是被封印了嗎?還有,剛剛那一擊是怎麼回事?”葉若羽笑着說道。

那聲音沉吟了半響道:“我叫夜鬼,剛剛那一擊是我的前任主人留下的!當時他遭到仇家追殺,所以我幫他設計了一次偷襲,讓他將少部分的魂能輸入我的體內,然後將我封印,接着我被主人拆成了三份,目的是在主人的仇人將我融合到一起的時候,能夠發出致命的一擊,這一擊之後我的封印自然被解開!”

葉若羽聽了夜鬼的話失聲道:“你的前任主人能夠控制魂能?不過那灰色的魂能到底是什麼境界的高手才能擁有?那魂能的強大可是遠遠超過紫色魂能的!” “不錯,我前任主人的境界不是你能夠想象的!等你到了他那個境界自然也能夠控制魂能!其實你們現在使用的攻擊都是皮毛,算不上真正的攻擊!不過你剛剛那個空間類型的攻擊卻是不錯的,即使在永恆界中也很少見到這樣運用空間來攻擊的高手!”夜鬼道。

聽了夜鬼的話葉若羽也沒有繼續問下去,這永恆界的東西似乎跟自己沒多大關係,不過有一件事他很想知道,“既然你是永恆界的東西,爲何會出現在鬼莽地境?還有你前任主人的仇家爲何沒有將這三件東西融合?”

“你問的問題我都不知道!因爲在那之前我已經被封印了,沒有絲毫的意識!”夜鬼道,別人問話,“我不知道”這個回答是最無敵的。

聽了這話之後,葉若羽再次疑惑了,這段時間發生的怪事還真一件接着一件,自己的身世纔剛剛搞清楚,卻又出現了兩個問題:樓蘭山寨的另外一件祕密是什麼,夜鬼是怎樣到達鬼莽地境的!

不過除了這兩件之外,葉若羽還對另外一件事比較感興趣,據族譜記載,這樓蘭山寨中有一個暗靈珠,他很想找到!

還有這族譜上面記載的關於那件高級神器的祕密,看這蘇雲星的表情,這件刺空匕首很可能就是,不過它的存在似乎跟記載的有些不一樣,它並不是在千年前的那次大戰中被毀的,而且這件武器也並不屬於樓蘭山寨。

想了片刻之後,葉若羽嘆了口氣道:“這件武器跟你們兩方都有關係,你們自己看着辦吧!”

蘇雲星一聽這話,馬上搶話道:“這是我樓蘭山寨的傳家之寶,肯定屬於我!”說着就要搶葉若羽手中的匕首。

就在這個時候,一人的身影出現在蘇雲星之前,正是對方的那位藍色高級境界高手,他看着蘇雲星笑了笑道:“我拿出來的只不過是兩根絲線而已,所以我並不準備跟你爭奪,在這裏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貪!這件武器不是你能控制的!”

說完之後那人又走到葉若羽身前道:“我知道前輩是君子不願拿這件武器,不過我想說一句,這件武器還是前輩自己收着好,否則流落到鬼莽地境中肯定會掀起一場爭奪,而且剛剛想得到這件武器的那人,他絕對沒足夠的實力守住他!”


葉若羽聽了那人的話愣了一下,片刻之後才反應過來,這人說的也有道理,不過自己還是不願拿這匕首,雖然自己是山賊,但人一旦發起善心來,擋也擋不住!

其實葉若羽這段時間也發現了,自己的性格變化很多,在村子中殺了那麼多山賊之後,心中的殺氣慢慢減退,而且人的心境也變得特別平和,現在的他連爲自己、爲落唯報仇的那份仇恨也在慢慢的減退,他還不知道這是融合那顆七彩舍利產生的變化。

七彩舍利是佛門重寶,肯定有不平凡的地方,而佛門中人講究的是戒貪、戒嗔、戒殺!所以葉若羽的仇恨纔會慢慢減弱,也正是這樣,他的心才能平靜,修煉纔會更快!

當然任何事情有得必有失,沒過多久,他就爲七彩舍利帶來的改變付出慘痛的代價,他永遠也想不到的慘痛代價。

葉若羽笑了笑對着那位藍色高級的男子道:“你心腸倒是不錯!不過這件武器我還是不能拿,至於原因我也不好解釋!”

那男子聽了葉若羽的話點了點頭,別人有苦衷終究不能過多勸解,他想了一會對葉若羽饒有深意的說道:“鬼莽地境中人都說葉若羽是一個很可怕的人,現在看來果真不錯!呵呵,晚輩告辭!”說完之後便帶着他的人向遠方飛去。

那男子的話倒是將葉若羽說的一愣一愣的,片刻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嘆了口氣之後自言自語道:“如果是在一年前你見到我或許就不會這樣說了!”這話說完之後,他心中也疑惑起來,這人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份呢?不過現在已經沒有給他答案了。

頓了頓之後,他將匕首送到蘇雲星身前道:“既然你要就給你吧!不過拿了這件武器之後,不管你因爲它發生了多大的事都不要怨我!還有,看在婉盈的面子上我再提醒你一遍,壞事做的太多會遭報應的!”

蘇雲星聽了葉若羽的話馬上就憤怒了,不過他沒有發作,他知道此時發脾氣是極不明智的,不過葉若羽那句話還是讓他很不舒服,他盯着葉若羽冷冷的說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葉若羽笑了笑,走到琴女身邊攬着他的細腰道:“第一,葉央等人背叛樓蘭山寨的原因相信你比誰都清楚,第二,這件武器並不是你的家傳之寶,但你將這假消息傳了出去,只能說明你貪,第三,連自己的女兒和父親都利用的你不配當男人!”

這話一說出來,蘇雲星臉上馬上黑的像要滴水一樣,他狠狠的瞪着葉若羽,他知道只是瞪着他,他是不會殺自己的,畢竟他不管怎樣也會照顧自己女兒的面子沒,所以他敢!當然,他也明白葉若羽說的是什麼意思!

“師尊,你這是…?”很顯然蘇婉盈並沒有理解葉若羽剛剛說的三點。


葉若羽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蘇婉盈的肩膀道:“你太單純了,不適合跟着你的父親捲入一場場爾虞我詐中,我看以後你還是少出現吧!”

蘇婉盈聽後還是不明白,一雙疑惑的眼睛緊緊的看着葉若羽,這已經說明了一切。

琴女看着蘇婉盈疑惑的眼神,道:“你師尊剛剛說的第一點原因在於你的父親並不是什麼好人,他有很大的野心,但是他的實力不夠,所以將希望寄託在你們家族的一件祕密上,這也正是葉央等人背叛的原因!第二點相信你明白,這匕首不是鬼莽地境中的物品,更不可能是你的傳家之寶,第三點…”

“好了!我們走吧!”琴女正要說第三點的時候,葉若羽將她的話打斷了,接着攬着琴女向盛傾城等人走去。不過確實這蘇雲星太毒辣了,他明知道葉若羽是看在蘇婉盈面子上纔不跟他計較,沒想到他得寸進尺!

更讓人可氣的是剛剛的爭鬥,本來不是可能發生的,可就因爲他的貪,纔將蘇婉盈陷入困境,要不是自己幾人來的及時,說不定蘇婉盈就重傷了。

而他搶別人寶物的時候,明明受到了蘇婉盈的勸阻,卻還是出手了,他就是看準瞭如果自己擋不住,蘇婉盈跟蘇福肯定會出手的,因爲他是婉盈的父親、蘇福的兒子。

這樣的人琴女和葉若羽都看不慣,他們也不想婉盈受到傷害,所以纔會將話說到一半,以示提醒。

此時的琴女看着葉若羽,眼神中滿是愛慕之意,他知道葉若羽不讓自己說是怕影響蘇婉盈跟蘇雲星的父子關係,笑了笑對着葉若羽耳語道:“我發現你越來越不像山賊,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葉若羽也湊到琴女耳邊道:“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他這話惹得琴女一陣咯咯的嬌笑,臉上也泛起了一絲紅潮,此時的葉若羽感覺,琴女的容貌這世間恐怕已經無人能及了。

“等等!你不能將我交到他手上!”就在葉若羽剛剛邁出一步的時候,夜鬼的聲音再次傳出。

葉若羽轉過腦袋,疑惑的看着那匕首沒有說話。

“這人殺氣太重,你將我留在他身邊,肯定會有很多人因我而死!當然,他也極有可能被我身上的魔氣和暴戾之氣控制,最終走火入魔,你這樣是害了他!”夜鬼頓了頓說道。

聽了夜鬼的話葉若羽笑了笑道:“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不過我也怕被你控制!”

夜鬼桀桀的怪笑了兩聲道:“你不會的,我能感受到你身上佛門的氣息,能夠有這樣氣息的人就不會有太重的殺心,即使偶爾殺人,也不會因爲我而影響到心境!”

葉若羽聽後嘿嘿的笑了兩聲,道:“只是我送出去的東西是不會再拿回來的!”

夜鬼沉吟了片刻,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爲了不讓我繼續害人,只能將自己永久封印了!不過我相信你什麼的那位姑娘不會讓我這麼做的,一個神靈能夠達到我這個程度絕對不容易!”

葉若羽聽後看了琴女一眼,他也知道琴女不會讓他這麼做的,沒想到今天自己居然被一個神靈威脅了,而且自己還沒有任何辦法反抗。


嘆了口氣,他拿走了蘇雲星手上的刺空匕首道:“你這傢伙真是災星,一出來將我打成重傷不說,還讓我做了一次不仁不義之人!最可恨的是我居然被一個神靈威脅了!”

琴女聽後,嘻嘻的笑了兩聲,調皮的說道:“反正不仁不義的事你也不是第一次做,再說對於蘇雲星來說你是不仁不義,但是對於那些以後可能死在刺空匕首上的人來說,你就是救命恩人!”

葉若羽拍了下琴女的頭,笑道:“這次不仁不義說到底就是因爲你!算了,反正蘇雲星以後也會找我的!” 說着他又對蘇雲星三人道:“有一件事想告訴你們,我知道蘇雲星已經比我早知道,或者說在我確定這件事之前,蘇雲星已經猜出來了!我就是葉央的兒子,如果你們想報仇我隨時恭候,這就是琴女之前說婉盈如果知道那件事便不會認我這個師尊的原因!”

出乎意料的是,蘇婉盈、蘇福兩人聽了葉若羽的話似乎並不吃驚,隨即葉若羽也明白了,蘇婉盈跟蘇福肯定也已經猜到了這件事。

沉吟了片刻之後,蘇婉盈走到葉若羽身邊挽着他的手臂道:“如果我現在還想重新拜你爲師尊呢?”

葉若羽笑了笑道:“既然還想當我的徒弟就得先放開我的手!”

蘇婉盈聽了臉紅了一下,連忙將手從葉若羽的手臂上拿開,從葉若羽懂事開始,到現在爲止只有三個女人挽過葉若羽的手臂,一個是之前他未過門的妻子,一個是琴女,最後一個就是蘇婉盈。

琴女看着蘇婉盈的樣子笑了笑,接着轉頭對葉若羽道:“你那麼兇幹嘛?婉盈是你徒弟,挽着你的手臂這有什麼!”

葉若羽看着琴女,嘆了口氣,接着對蘇婉盈道:“我準備回行走山寨了,你們呢?”

他這話問的真是不高明,蘇雲星肯定是不會跟着葉若羽的,而蘇婉盈卻想跟着他,只是她不能就這樣離開自己的父親吧?這選擇倒是讓她爲難了!

琴女瞪了葉若羽一眼道:“婉盈好不容易纔見到她父親,你想教她東西也不用這麼着急吧?”說着她又對蘇婉盈道:“你先跟着你父親吧,等你有時間就去行走藥行找龐湛,他會帶你們去找若羽的!”

蘇婉盈聽了琴女的話感激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再回行走山寨的路上,葉若羽攬着琴女的腰,假裝不高興的問道:“我說你幹嘛總是把別的女人往我身上推?想讓我變成一個負心薄倖的人?”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