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傷口不斷增加,任斌的氣息也在迅速下降,生機迅速流失!

一連七刀過後,葉天已經來到了比武臺的邊緣,旋身落下,姿態瀟灑從容。

而任斌則是被他劈飛出去,撲通一聲落在地上。只見任斌抽出了幾下,有些不甘的瞪了瞪臺上的葉天,隨即便嚥了氣。

銀月聖院排名第五的高手,任斌,就這樣死了!

這一幕,深深震驚這所有人的眼球,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連驚呼都忘記了一般,愣愣的看着葉天,看着死掉的任斌。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名不見經傳的葉天,原本被當做是古家招來的替死鬼,可結果,卻是擊殺了強大的任斌!

僅此一戰,幾乎可以奠定葉天銀月國年輕一輩前十的地位!畢竟銀月聖院本身,就網羅了銀月國各地的高手,能夠在銀月聖院排名第五,已經很了不起了。然而葉天,卻輕鬆斬殺了這樣的存在。

良久,驚呼聲和讚歎聲才爆發開來,尤其是古家這邊,更是興奮不凡,激動不已。

另一邊,大殿下神色深沉,看不出到底是喜是怒。而他身旁的幾個人,都已經渾身顫抖,不知該如何是好了。他們可是記得清楚,大殿下之前說過,不許再出意外了~!

一個人自覺的跪了下來,求饒道:“殿下,實在不是小人的原因,而是這個叫葉天的小子,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啊!”

“是啊殿下,我們之前的情報中,根本沒有過這一號人物,誰也不知道古家之中,竟然還藏着這樣一個厲害的傢伙!依我看,這傢伙肯定不是古家的人,而是被古家高價收買過來的!”

原本不動聲色的大殿下,聽到這句話似乎靈機一動,眉毛跳了一下,道:“收買過來的?呵呵,若真如此,倒不是壞事。”

說着,他長身而起,看向臺上的葉天,說道:“葉天是吧,你實力不錯,能夠輕鬆擊殺任斌,大概能夠排進此次比試的前三了,以你的年紀來看,這實在是不容易。”

聽到大殿下的誇讚,葉天心中冷笑,仇人的誇讚,對他來說倒是別有意味。

大殿下的話並沒說完,而是話音一轉,道:“不過,你雖然實力強,卻也不能違反規矩。此次大會的目的,是讓銀月聖院與各大家族的優秀後輩比武,你代表的是古家,可你能告訴我,你是叫古天,而不是叫葉天麼?”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葉天,而不是古天。不過古家對我有知遇之恩,我代表古家出戰,又有何不可?”葉天回答道。

“呵呵,既然你不是古家人,那按照比試的規定,你是無法代表古家出戰的。所以,我現在要剝奪你參賽的權力,同時,你還要受到責罰,因爲你冒名頂替古家人蔘賽!”

聽到這裏,葉天露出憤怒而慌張的神情:“憑什麼,憑什麼剝奪我的參賽權?我一戰成名,足以排進此次大賽的前三,憑什麼剝奪我的參賽權?我不服!”

見此狀,大殿下卻是狡黠的一笑,道:“你不用着急,本殿下也是愛才之人,不會輕易就這樣抹殺一個天才的。以你的身份,當然是不適合代表古家出戰,因爲你根本不是古家人。但是你卻可以代表我銀月聖院出戰,因爲我銀月聖院,隨時歡迎你加入!而且我保證,只要你加入的話,就直接成爲我的左膀右臂,我對你的培養與待遇,可不會比古家的知遇之恩差。”

聽到這話,葉天顯得有些意動,片刻後卻搖搖頭:“不行,古家對我有恩,我不能如此忘恩負義。”

“哈哈,這有何難?”大殿下朗聲一笑,接着說道,“古家既然對你有恩,那我便替你獎賞報答他們便可。傳我號令,賜古家北方十座城池爲封地,另外晉封古家長子爲第二異姓王,同樣世襲罔替,兩大王位同時傳承,如何?這樣的報答,應該足夠了吧?”

聽到這話,葉天眼珠連轉,細細思量了一番,隨即看向了古家那邊:“古王爺,你對我的知遇之恩,我葉天沒齒難忘,不過如今大殿下對我同樣很賞識,而且願意替我報恩,我想我就算親力親爲,也未必有大殿下所需下的恩惠重,所以,便聽從大殿下的意思,如何?”

“葉天,你怎麼能……”

古神通露出氣憤的神色,手指着葉天,一時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而在古神通身後,根本就不知情的古家衆人,從之前的喜悅瞬間變成了憤怒,一個個指着葉天大罵,叛徒、小人、見利忘義……種種罵名滿天飛。

在他們看來,葉天就是臨場背叛,而且最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是,葉天竟然是投靠了大殿下銀鉸!

要知道之前在古家,葉天口口聲聲說自己和銀鉸是仇人的啊。這種兩面三刀、見利忘義的行爲,實在是太讓他們鄙視與憤怒了~!就連之前與葉天稱兄道弟的古德清、古德白等人,也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葉天竟然會投靠了銀鉸,加入了銀月聖院!

而銀鉸看到葉天的舉動,則是十分滿意,雖然死了一個任斌,但是葉天卻更加年輕,天賦也更好,無疑比任斌的價值更大。

至於他許諾給古家的那些報答,根本就是一些空話而已——用不了多久,古家就會隨着老皇帝而滅亡了,所謂的世襲傳承、封地等等,又有什麼意義?

“好好好,你跟隨於本殿下,本殿下不會虧待你的,哈哈哈……”

銀鉸大爲欣喜,當即就讓葉天來到了自己身邊,眼中也是充滿賞識。

在他看來,這次比試得到葉天這個意外收穫,已經很值得了,至於古家,倒也不急着去滅掉,反正他掌握着大勢,以後機會多的是。 接下來的比試,基本上還是一邊倒,各大家族的高手,根本不是銀月聖院高手的對手,銀月聖院一方取得了完勝。

而但凡是戰敗的各大家族高手,毫無例外,全都被廢掉甚至殺死了,這給各大家族造成了極大的損失!也因此,一些家族對大殿下更爲憤恨了,更堅定的站在了反對銀鉸的位置上;而更多的家族,卻是服軟了——他們家族中死掉一個後輩,這雖然痛苦,但畢竟沒有傷筋痛骨,如果繼續與大殿下對着幹,卻很有可能導致整個家族的敗亡,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一個個家族投靠了銀鉸,除了異姓王古家、文宰顏家等少數幾個家族外,銀鉸幾乎控制了銀都所有大家族。

包括葉天,這個曾經屬於古家陣營的天才,如今也成了銀鉸手下的得力干將。

接下來的這些天,銀鉸的動作越來越大,不斷擴大自己的勢力。而銀月國之中,早已沒有了能夠制衡他的勢力,一切的發展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葉天也得到了銀鉸的大力培養,不但提供了各種名貴丹藥、高級戰技等等,銀鉸還親自與葉天切磋,指點他的修煉。當然,葉天的修煉自成一派,根本不需要銀鉸的指點,也能十分迅速的成長。

一個月後。

在絕佳的條件下,葉天的實力再次提升,來到了真武境五重。隱隱之間,他已經是銀鉸手下最受器重的存在了。雖然他由於年齡原因,實力並不算太強,但從潛力來看,顯然遠超銀鉸身邊的那些高手。在這一個月裏,葉天也接受了銀鉸的幾次任務,無論是殺人,還是別的事情,葉天都十分漂亮的完成了。

“葉天,今天我要交給你一個十分重要的任務。”

“殿下請講。”

葉天對於銀鉸,雖然也是屬下對上司的關係,但他從來都不是那種畢恭畢敬的奴才樣,而這一點,卻正是銀鉸欣賞的地方——真正的高手,是不屈於人的,葉天顯然是這樣一個高手,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所以銀鉸並不在意葉天對自己的“不敬”。

銀鉸從自己的寶座上站起,來到葉天身邊,低聲對他講述了這個任務。

其間,葉天聽得十分專注,神色也沒有絲毫變化。看到葉天淡定的表情,銀鉸十分滿意。因爲他剛剛交給葉天的任務,是刺殺銀星大帝!這樣的任務,葉天卻面不改色心不跳,可見其心理素質!

而葉天,心中則是自語一聲:“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同時他微微拱手,道:“大殿下,這個任務我接了,不過要你爲我創造機會才行!”

大殿下點點頭,這件事他計劃已久,前前後後都策劃好了,創造機會當然沒問題。

…… ……

皇宮。

葉天同大殿下一起,來到了內宮,銀星大帝的居所。這裏,平日都有裏三重外三重的守衛,可是今天,卻守衛寥寥,僅有的幾個守衛,還都是銀鉸的人。這是他早就佈置好的,爲的就是接下來的計劃。

“葉天,看你的了。”銀鉸拍了拍葉天的肩膀。

葉天沒有說話,而是輕輕握了握自己的刀柄,意思不言自明。

隨即,葉天邁入了銀星所在的宮殿。

“陛下,屬下葉天,是本次銀月帝國青年一輩會武的冠軍,特來參見陛下。”葉天的聲音低沉,卻十分清晰。

“咳咳,好,坐吧,不用客氣。咳咳……”銀星老態龍鍾的聲音傳出,帶着不斷地咳嗽,葉天甚至能夠看到他捂嘴的手帕上,有黑色的血液。

看上去,銀星真的已經病入膏肓了,就算不殺他,恐怕他也活不了太久。

此時,整個屋內就只有葉天與銀星,連一個侍婢或太監都沒有。

“鏘~!”


長刀突然鳴響,葉天抽出了自己的無極戰刀,暴起掠向銀星!

手起刀落,鋒銳的刀刃直接刺向銀星的心臟!

“呃,你……”

銀星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只是身體抽動了兩下,就嚥了氣,雙目圓瞪,死不瞑目。他實在是太虛弱了,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葉天舒了一口氣,沒有拔出自己的刀,而是緩步而出,推開了房門,而後喝道:“銀星大地駕崩!”

轟……

這一聲高呼,如同驚雷一般,炸響了整個皇宮,讓整個皇宮都亂了。

不多時,宮內的侍衛、太監、宮女,還有後宮嬪妃衆人,紛紛涌向這邊,包括大殿下銀鉸,也飛速趕了過來。

“父皇駕崩了?父皇怎麼會駕崩了?不可能!”

銀鉸看上去滿臉的悲痛,直接衝進了房內,撲通一聲跪在牀前。看着銀星的屍體,以及那染血的長刀,他心中說不出的喜悅——這老傢伙,終於死了!他霸佔了幾十年的皇位,也終於是我的了!

可表面上,銀鉸卻悲痛不已,痛哭流涕。片刻之後,他突然起身,指着葉天怒喝道:“是你!葉天,是你殺了我父皇!當時只有你在這房中,這把刀也是你的,是你殺了父皇,對不對?”

“哼,你敢殺我父皇,這是欺君之罪,該滿門抄斬~!來人吶,把葉天給我拿下!”

頓時,幾名侍衛衝了出來,將葉天控制住。而葉天則是一臉驚訝的看着銀鉸,滿臉不敢置信的樣子:是大殿下吩咐他來刺殺的,如今大殿下怎麼翻臉不認人,要將自己拿下了?

當然,葉天心中其實很清楚,他早就料到了銀鉸會那麼做:“哼,好一個借刀殺人,銀鉸假情假意的培養了我那麼久,爲的就是今天吧。把殺掉銀星的罪名完全扣在我頭上,他自己即當孝子又做皇帝,真是打得好算盤!不過……你再會算,也算不到後面的事情!”


葉天心中十分淡定,不過表面上,還是做出十分驚恐的樣子。

銀鉸的心中,已經樂開了花——一切都太順利了,和他計劃的完全一樣。如今銀星已經死了,葉天也成爲了替罪羊,只等着他自己宣佈登基,就能成爲名正言順的皇帝!

他臉上繼續假裝悲痛,說道:“父皇勵精圖治,爲銀月帝國的江山社稷,奉獻了自己的一生。如今他遭奸人所害,突然駕崩,實乃是蒼生之憾事~!但國不可一日無君,我作爲大皇子和太子,理應繼承大寶,以免社稷荒廢,帝國生亂。從即日起,我便是銀月帝國國君,諸位愛卿,可有異議?”

在場的“諸位愛卿”,基本上都是依附於銀鉸的人,即便不是,此時也不敢提出不同的聲音,自然全是一片迎合之聲。

銀鉸滿意的點點頭,心中有些激動。等了那麼久,自己的願望終於實現了。皇位,終於到手了!

他瞥了一眼銀星的屍體,心中冷笑一聲,隨即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皇位——那個位子,現在是他的了!

銀鉸迫不及待的想要起身,去做到皇位上,體驗一下那種君臨天下的感覺。可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後背一涼,一股痛徹心扉的感覺,席捲了他的神經!

他低頭看去,卻見自己的胸口,露出了一個漆黑的匕首尖,那匕首尖的位置,正是從自己的心臟穿出來的!

用盡了力氣,銀鉸轉過身,卻見拿着那把致命匕首的,正是自己的父親——銀星!

銀星竟然沒死,竟然在這樣的時刻,用一把匕首終結了自己兒子的性命!銀鉸看着自己的父親,再看看自己的胸口,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

“不,不可能……怎麼會這樣,死的人怎麼會是我?”

一瞬間,銀鉸的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念頭,整件事情的前前後後,在他腦子裏不斷運轉。

就在這時,那被侍衛控制住的葉天,竟然也沒事人一般,站了起來,並且來到了他的面前,臉上帶着冷冷的笑容。

看到這副笑臉,銀鉸心口又是一痛,彷彿又有一柄匕首插在了心臟上。

“怎麼會是你?你……你和銀星……”

一瞬間,銀鉸彷彿想通了所有事情——這一切,根本就是葉天和銀星計劃好的,之前的刺殺,他本以爲是自己安排的,是自己設計了整個刺殺,讓葉天成爲替罪羊,讓銀星糊里糊塗的死掉;而事實卻是,他銀鉸纔是被算計的人,銀星和葉天根本就是一夥的,而這一次的刺殺,也在他們的算計之內!

銀鉸臉色陰晴不定,時而是痛苦,時而是不敢置信,一會兒看向葉天,眼中充滿憤恨,一會兒又看向自己的父親銀星,眼中有悔恨,有不甘,還有許多複雜的情緒。終於,他喟然一嘆,似乎是將自己的最後一口氣舒了出來,整個人的身子也軟了下來。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啊……呵呵。”

這一刻,銀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隨即終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終究,他還是敗在了自己的父親身上,敗在了更爲老辣的銀星大地身上。儘管他千算萬算,還是沒有銀星算的深,算的妙!葉天,原本被銀鉸當做是自己的一枚棋子,可結果,他卻恰恰死在了這一步棋上,因爲這一枚棋子,根本不受他的掌控!

看到銀鉸死了,葉天沒有絲毫的表情,並沒有太多報仇的快感,反倒是有一絲感嘆。身在皇家,身不由己,這銀鉸有今日的下場也是自食其果,自己只不過是替天行道罷了。


他看向銀星,說道:“不好意思陛下,剛剛那一刀,實在是迫不得已。”

銀星擺了擺手,道:“這不怪你,整個計劃都是我同意了的,你也是按計劃辦事。話說回來,這一切還都多虧了你,我和整個銀月國,都該感謝你。”

說罷,銀星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手握着插在胸口的長刀,突然用力,直接將長刀拔了出來。同時他服下一枚丹藥,傷勢開始快速恢復。

剛剛葉天那一刀,雖然看上去插在了他心口上,但實際上,銀星早就有所準備,用真元把心臟的位置挪動了一些,所以那一刀並不致命。反倒是他刺向銀鉸的那一把匕首,卻是直穿心臟,十分致命。

看了看銀鉸的屍體,銀星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落寞,畢竟這是他的親生兒子,結果卻死在了他自己的手中。雖然他是迫不得已,但虎毒不食子,要他一點都不難受,也是不可能的。

他緩緩開口道:“傳朕旨意,銀鉸逆子,意圖謀反,如今已經伏誅,但凡銀鉸一黨,皆屬叛逆,着一從重發落!葉天護駕有功,當論功行賞,封爲異姓王,世襲罔替,暫由葉家家主葉秋陽擔任。”

    Leave Your Commen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