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方穎微微一笑“還在爲周浩的病情想原因嗎?看你這兩天都消瘦了不少!”

“是啊,周浩哥哥到現在還沒有醒,你不也一直擔心他嗎,都兩天沒閤眼了!"納蘭玲瓏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苦笑的搖了搖頭。

別看方穎平時冷冰冰的,所做的一切卻一點都不像冰霜女王該有的樣子。

他們來這裏已經兩天了,以前一直躲在離大城市很遠的地方,來躲避追捕,如今爲了周浩能夠更好的得到治療資源,只能暫時躲在這裏。

這兩天大家都輪流四處分散偵查,如今這裏留下照顧周浩的也只有方穎和納蘭玲瓏了。

滴滴滴滴。。

“嗯?好像是周浩的手機再響?”兩人同時望向周浩躺着的地方,會是誰?

方穎走過去,從周浩褪下來的衣物上拿起他的手機,從上面看到了一條消息。

周浩現在的狀態稱作假死。

短短的一句話,驚醒了苦思這麼多天的納蘭玲瓏,還是木紫姐姐知道的多!

看到這條信息下面的代號以後,納蘭玲瓏對木紫更加的欽佩了。

自從發生莎拉維爾臥底事件以後,每個人聯繫的署名都改成用代號聯絡。就算被對方截取到,也不會一下子追蹤到某人。

什麼是假死?這也是納蘭玲瓏在一本書上看到的,想要進入假死狀態是非常困難的,你想想,一個人沒有呼吸,就相當於已經死了,可這個人心臟卻還在跳動。

那你說這個人到底死沒死?說白了,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人從外吸,就是用口鼻呼吸,轉到用皮膚來呼吸,而人則進入一種空靈的狀態!

可以這麼認爲,這個人其實是在進化,遙想遠古時期,很多大能,窮極一生都想進入一次這樣的空靈狀態,這種機緣可遇不可求!

聽到納蘭玲瓏講解以後,方穎的心算放下了一半。

“這麼說,周浩這次因禍得福?那他什麼時候醒?”

“方穎姐,你是不是對周皓哥哥有意思?一般人聽到別人有這樣的機緣,可不是你這個樣子!”納蘭玲瓏含笑的看着一旁一臉通紅的方穎。

“死丫頭,不許拿我開心,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方穎尷尬的臉都紅了,只能用先前的問題來轉移一下話題。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周浩哥哥的外傷沒什麼問題的話,他醒過來是遲早的事!”

“對了,方穎姐,既然周浩哥哥沒性命問題了,我看還是通知大家,趕緊撤離這裏吧。一旦被暗殺星的人察覺,我們會非常被動的,更何況周浩哥哥現在這個樣子,到時候大家都會很麻煩的。”納蘭玲瓏對方穎說出自己的顧慮。

其實,方穎已經開始通知大家了,聽到納蘭玲瓏的話後,點了點頭。

不過,等大家都趕回來還需要一段時間,方穎和納蘭玲瓏簡單的收拾起行囊,也沒什麼可以帶的。收拾好後,納蘭玲瓏走出門外想看看大家有沒有回來。

沒過兩秒,納蘭玲瓏一臉慌張的閃了進來。

“方。。方穎姐,雙刀客出現了!” 納蘭玲瓏趕忙閉上了房門,一臉驚恐的看着方穎,對於雙刀客她還是由很強的恐懼的,在英國所發生的一切她還歷歷在目,雙刀客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勢必會在這個小鎮再帶來腥風血雨。

可她們什麼都做不了,單單隻有一個方穎,完全不是雙刀客的對手,他來的好快。

其實,這也在情理之中,因爲周浩的傷勢,必然需要大量的療傷藥品,憑藉莎拉維爾和暗殺星的勢力,查到這些東西,也是非常的容易,只是範圍上確定不了他們躲藏的具體地點,這才耽擱了兩天時間。

讓人擔心的結果還是發生了,她們倆最大的期盼就是大家接到通知後能夠迅速的趕回來。

兩人躲在房內,透過房間的窗戶,觀察着外面的動靜,說起來這個小鎮沒有多大,只要雙刀客挨個查找,很快就會查到這裏。

果然,正如方穎所想的一樣,雙刀客開始從他所在的地方動了起來,不過雙刀客可沒有方穎所認爲的耐心,他走到這家屋內,很快抓着一個男子走了出來。

“蕭空,方穎!我知道你們在這,識相的就趕緊出來,上次讓你們跑了,我很不高興。這次如果你們還想着逃跑,嘿嘿!我就殺光這裏的每一個人!!”

雙刀客說完就擡起抓着男子的手,掐着脖子把他舉了起來,嗜血的眼神猶如地獄惡魔一般盯着他。

“現在,我問你一個問題,希望你的回答能讓我滿意,不然你們全家只能在地下團圓了!這兩天有沒有一批陌生人來到這裏,他們住在什麼地方!"

看着這個在自己手中瑟瑟發抖的人,雙刀客還是很有耐心的等着他,他每次殺人都會很享受其中的過程,並沒有做什麼殺雞給猴看的“無聊舉動”!

異瞳狂妃︰邪帝,太凶猛! ,指了一個方向,正是方穎他們躲藏的位置!

雙刀客笑了,猩紅的雙眼就好像有透視一般,直射在躲藏起來的方穎和納蘭玲瓏的眼裏,好像在告訴她們,我看到你們了,你們跑不掉了。

再次扭過頭來,看着這個男子,臉上還掛着方纔看向方穎她們方向的笑容,抓着他的手卻突然施了力道,送這個男子歸西了!

隨手把這具屍體仍在的一旁,自言自語道;“看在你讓我滿意的份上,就讓你走的舒服一點!”

命師 ,他並沒有着急的衝進去,而是站在房門前。

雙刀客擡手一擊,脆弱的房門頃刻間碎了一地,可是讓他意外的事屋內並沒有任何動靜,死一般的沉寂。

難道不在這裏?雙刀客回頭又看了一眼還躺在那裏的屍體,突然擡手把背後的刀取了下來。

噹啷一聲,正好擋住了從屋**出的一個東西,不是別的東西,正是從方穎手裏射出的冰刀!

看到這記偷襲沒有奏效,方穎心裏暗暗嘆了口氣。

“出來吧,你們的人暫時趕不過來了,乖乖的出來,我可以考慮不殺你們!”

不多時,屋內的黑暗處走出了一臉寒霜的方穎,警惕這看着雙刀客。

“你們把我們的人怎麼了!”現在只能拖延時間了,希望蕭空或者局長能夠趕回來吧。

“你不用白費心思了,還是考慮考慮自己的處境吧,對了,周浩那個傻小子呢!”

“你是來抓他的?”這倒是出乎方穎的意料,不過一細想,也倒是想通了其中的關鍵。


“哼,想找他,你問問我手裏的冰劍答不答應!”擡手就一擊,直刺向雙刀客的心臟。

雙刀客左手用刀一檔,右手快速由上而下砍向方穎。

冰盾!

在手臂上凝結的冰盾正好擋住了雙刀客的攻擊,兩人同時向後撤去。

收回冰劍和冰盾,方穎以極快的速度完成了異能的轉化,在她身體的四周,出現了無數細小的冰片,方穎用手一指雙刀客方向,萬箭齊發,同時射向了雙刀客。

“來的好!”只見雙刀客雙手也在催動這什麼,手裏的雙刀發出詭異的光芒,雙手快速的揮動,所有可攻擊到雙刀客的冰刃全部被雙刀擊飛!

看到自己的攻擊沒有傷到雙刀客一分一毫,方穎此刻心已經涼了大半,心中快速的思考着,到底用不用最後一招,如果沒有奏效,自己,納蘭玲瓏和周浩只能任雙刀客擺佈了!

這樣的結果,不是方穎所想看到的。

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繼續和雙刀客戰在一起,漸漸的方穎體內異能消耗嚴重,逐漸開始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身上也開始出現傷痕。

躲在屋內角落的納蘭玲瓏,看在眼裏,急的直跺腳,手裏不停的拿着手機發着求救信息。

如果不是剛纔方穎讓自己發誓保證不會衝動跑出去,自己一定會衝出去,哪怕能幫上一丁點忙,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煎熬着。

就在納蘭玲瓏胡思亂想之際,一聲慘叫,着實讓她嚇了一跳,她以爲方穎那面出了問題,擡眼一看,方穎還在跟雙刀客苦戰。

“疼疼疼!誰在撤我頭髮!我又不是雞,用不着你給我拔毛!”說完,就用手用力的把納蘭玲瓏的手給抽開了。


“呀,周浩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也不得自己被周浩抽疼的手,趕忙把周浩扶了起來。

“這是哪?你怎麼哭了?”看着淚眼婆娑的納蘭玲瓏,周浩心中充滿了疑問。

“哇,周浩哥哥,方穎姐快死了!~”再也承受不住的納蘭玲瓏哭了出來。

“什麼!方穎在哪?”當下周浩就心中一急,從牀上跳了起來。

順着納蘭玲瓏指給自己的方向看去,雙刀客!

“媽的,真是陰魂不散!欺負到老子女人頭上來了!”此刻方穎渾身已經讓自己的鮮血染紅了,周浩奪門而出。

氣頭上的周浩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要把這個雙刀客挫骨揚灰! 外面激斗的兩人,並沒有注意到屋內發生的一切,方頤此刻已經到了檣櫓之末,看着遠方依舊黃沙漫天,自己所期盼的救援始終沒有出現。

總統夫人,晚上見! ,抽身向後退了兩步,身體靠在房門邊的牆上,輕微的喘着粗氣,快速的檢查着身體狀況,體內所剩異能已經消耗殆盡,就連自己所攜帶的靈液也在戰鬥中使用完了。不然不可能堅持這麼久。

雙刀客也沒有繼續緊逼,而是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她。

到是方穎身上的傷並不礙事,雖然傷口衆多,卻沒有致命傷,看來他並沒有要取我性命!

“還打不打了?方穎?本來依着我的性子,你現在已經是個屍體了。可是上面卻不讓我殺你,你知道,我不殺人很難受的!所以還是乖乖的交出周浩,跟我回去,不然等下這裏將會雞犬不留!”

“休想!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帶走周浩!”方穎怒斥道。

“好吧!看來只能先把你打趴下了!”雙刀客無所謂的聳聳肩,在他看來,方穎已經沒有戰鬥力了,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跟自己在這裏廢話。

把手裏的雙刀又重新插回背後,擡起左手,成一手刀狀,目的很明顯,要把方穎擊昏。

就在雙刀客距離方穎還有一個手臂的距離的時候,突然心間一陣恐慌席捲過來!

什麼!只感覺四周突然溫度急劇下降,也不容雙刀客細想,趕忙退到自己認爲安全的位置,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方穎,還有戰鬥力?

這怎麼可能,但是四周的一切卻明確的告訴他這是真的。就在雙刀客躊躇間,屋內伸出一隻手按住了方穎,緊接着周浩從裏面走了出來。

“別幹傻事,接下來交給我。”周浩看着方穎,輕聲安慰道。

看到周浩轉醒,方穎也是非常高興,只是眼下這種情況也容不得他們想其他。

只見周浩把方穎架了起來交給了隨後跟着出來的納蘭玲瓏,吩咐到好好照顧她,就要上去對付雙刀客。

方穎趕忙拉住周浩說到:“別去,他很強,你不是對手!”

周浩輕輕拍了拍拉住自己的手,他真的怒了!他很生氣,就算是被雙刀客差點殺死都沒有讓他現在這麼憤怒!

欺負人欺負到我喜歡的人身上了,這如何能不讓周浩生氣。

“你把她打成這樣,我要你十倍的還回來,加上你差點弄死我,我要不把你拆了,對不起那麼多無辜的人!”

雙刀客看到周浩出來了,也聽到他們說的話,只是心有餘悸的是剛纔那股讓他感到威脅的那股波動,現在雖然沒有了這種感覺,但是剛纔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他不知道這個是從周浩身邊發出的還是方穎發出的。

按理說,冰系異能只有方穎纔有,自己所得到的資料裏面沒有其他人存在這種異能!到底是爲什麼,這也是讓他一直緩緩沒有下一步行動。

不管了!試過才知道,這小子鬼主意挺多的,不會是還像上次那樣在唬我,拖延時間?

再次從背後抽出雙刀,把異能灌注了進去,他要試試這個周浩到底在搞什麼鬼!

“等等!你這一點規矩都不講啊,上次因爲我沒有趁手的兵器,讓你僥倖得了手,這次還想欺負我?”周浩看到雙刀客要衝上來的時候,這纔想到自己還沒有服用靈液,剛纔氣昏了頭,差點壞事。

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也正因爲這句話,讓雙刀客更加確定了周浩在故意唬他,讓自己不安的心也稍稍平定了下。

“哦?那你想這麼樣?”

“怎麼樣?當然是取兵器了,你等着,有種別跑!”說完,就急衝衝的轉身回到屋內,留下差點氣懵的雙刀客,在黃沙中“瑟瑟發抖”。

雙刀客到是不怕他們跑了,如果要跑早跑了。不多時,就見周浩從裏面走了出來,不過手裏卻沒有什麼所謂的武器。

“你取的武器呢!”

“沒找到!”周浩纔不會告訴他,他進去是拿全屬性靈液的。

“小子,我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敢這麼戲弄我,你越是這樣等下吃的苦頭越多!”雙刀客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小子就是在拖延時間!

不過,這都是沒用的!

說完,提刀就向着周浩砍了過來。周浩趕忙調動身體內的靈液,在自己身上出現了一層厚厚的黃沙一樣的鎧甲!雙刀客的刀也如約而至,砍在了上面。

    Leave Your Comment Here